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1年第3期  
 
目 录

卷首语
·编辑工作要讲政治 / 蔡学俭
 
·2001年全国文艺集团图书订货会走势简析 / 杨真红
·编辑的基本素养 / 邓雷仓
·培养出版人才四议 / 胡 磊
·出版是什么 / 杨晓鸣
·出版资源的二次开发 / 虞厚安
·磁盘稿的编校特点 / 徐 扬
·丛书、类书、百科全书及其比较 / 刘 辰
·大学生阅读需求与购买倾向调查分析 / 谭 平
·对乡土中国的深切忧患 / 李正武
·电子出版 日益繁荣 / 罗紫初
·访爱泼斯坦 / 尹均生
·法国书展掠影 / 周百义
·赴美考察观感 / 宗 成
·发扬党的出版工作的优良传统 / 石 峰
·翻译学研究的新成果 / 刘重德
·编辑学理论纲要(上) / 阙道隆
·图书体例设计断想 / 王文戈
·我的入党和读书 / 王 益
·武汉旅游的指南 / 朱光辉
·数字化、网络化出版 / 熊昕绘
·网络出版的优势及劣势 / 刘 影
·小说是一种奇迹 / 刘醒龙
·一部别开生面的长篇小说 / 梁 芳
·“一大”前后党的出版工作 / 蒋曙晨
·研究读者,进行读者细分 / 明厚利 高勇群
·编辑要提高社会交际能力 / 李 俊
·推动编辑学科建设 促进理论创新 / 范 军
·对中国图书出版印刷文化的总体思考(下) / 肖东发

 

我的入党和读书

王 益


我 的 入 党 和 读 书

——为党的80诞辰而作

王 益

    1934年,国民党无锡县党部,逼我填《共产党员自首书》。我当时根本不是共产党员,连共青团员都不是,我怎么能填《共产党员自首书》?填《共产党员自首书》就等于背叛党,我怎么能背叛党?但当时国民党无锡县党部却逼得很紧,先是传讯我,把我叫去训话,发给我空白的《共产党员自首书》让我填。我不填,就叫我把它带回家,想好后再填。我仍不填,就派特务来纠缠,三天两头要我交出《自首书》。我当时正在读高中,不愿抛弃学业,采取拖延战术。后来他们对我说,再不交出《自首书》,就“不客气”了。我知道拖 不下去了,再不填,就要逮捕我。我不得不在这年的10月,带着空白的《自首书》,逃往上海,把它交给了我认识的共产党员。在此之前,我的好朋友孙佐凯,与我同样情况,既非共产党员也非共青团员,也因国民党勒逼填《自首书》逃往上海。逃跑之前,对我说,如果在无锡站不住脚,可以到上海去,生活总是有办法的。有了这样一句话,我才能往上海跑。这时我的年龄是16岁10个月,离17岁还差两个月。
    国民党逼我填《自首书》,也不是没有些许因由。当时我有强烈的抗日反蒋的思想,对党也有一点认识,与共青团无锡县委书记有联系,做了些出版刊物和在墙上写革命标语的工作,可以说是一个进步青年。那时白色恐怖很厉害,党团组织常常受破坏,被捕以后有些人往往“自首”。在共青团县委书记征求我意见,希望我入团时,我表示暂不入团。与共青团县委书记联系上不久,他就被捕了,供出了我,但也如实地说明我并未入团。国民党不管这些,却要我作为共产党员“自首”。他们这样做,有两层用意:如果我“自首”了,党就不再要我了,可以把我与党隔开;二是为了邀功,他们把逼我“自首”称为“肃反”,如果我“自首”了,是“肃反有功”。实际上,国民党这样做蠢得很,是为丛驱雀、为渊驱鱼,把进步青年往党的怀抱中推,逼上梁山。
    逃到上海后,我加入了中华民族抗日武装自卫会。它是党的群众性的外围组织,现在很少人知道它。《辞海》中找不到这条目,《毛泽东选集》的注释中提到它,建国后中央组织部的文件中提到它,姚依林逝世后发表的生平介绍中提到它。这个组织符合我当时的觉悟水平。国民党对它同样是要抓人的,我加入后没几个月,我们的小组长就被捕了,我侥幸没有被捕。
    上海的党组织受到严重破坏后,有一段时间,上海几乎很难找到党。1937年抗战前夕,党中央派冯雪峰到上海,才逐渐地把党组织恢复起来。1937年底,华应申告诉我,他已找到党,他想恢复党的关系。他说我已具备入党条件,可以申请入党。我认为我对党的认识很幼稚,不宜马上入党,还需要努力学习。应申没有催我。1938年我调往广州工作,在广州人生地不熟,与广州地下党没有任何联系。在此期间,我读了一些关于党的书。主要读了《论共产党》。这是一本很好的书。厚厚一册,几百页,是收集摘录马恩列斯和毛泽东(可能还有张闻天)有关党的论述编辑而成。原原本本,原汁原味,读来非常得益。我对党有了比较全面明确的理解,我决定申请入党。在书店工作,书很多,是读书的有利条件。光有书,还不是读书的充足条件,读书还必须有时间。我一直忙忙碌碌,没有读这本书。1938年广州沦陷,从广州经梧州撤退到桂林,从梧州到桂林走水路,逆水行舟,一天才走几十里。我在船上呆了十几天,仔细地读了这本书。入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入了党就要在党的领导下工作,遵守党章党纪,为党的事业奋斗一辈子,必要时要舍生取义,杀身成仁,所以必须对党有全面深刻的认识。1939年1月,回到上海,我申请入党,得到批准。入党介绍人孙冶方在批准我入党的支部会上说,王益受党的教育多年,已符合入党条件,不需要后补期了,并指定我担任党小组组长。他还指出了我认识上的不足之处:在入党申请书上没有写“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我的入党申请书是我思想状况的真实写照。党的最低纲领,紧紧地吸引了我;对共产主义制度,我认为是遥远的事,写不写都可以。当时不了解,有或没有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是大不一样的。
  我在国民党“封”我为共产党员四年之后,读了一些书,才申请入党。书读得不够,因此入党申请书都写不好,严格讲,它是不合格的。(作者单位:新闻出版总署)   (ID:120)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