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1年第4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要以科技进步为动力 / 王建辉
 
·版权贸易 异常活跃 / 罗紫初
·磁盘原稿与编校工作 / 张兴田
·第六届全国年画评奖揭晓 / 戴建国
·对提高编校质量的思考 / 刘理忠
·电子出版时代编辑新思路 / 朱 诠
·符号小,学问大 / 王一禾
·格罗斯和《编辑人的世界》 / 老 鸣
·湖北省列选“十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简析 / 郑保荣
·加快我国出版业市场化进程的意义与前景 / 张先立
·介绍新编《出版史料》 / 郁 进
·毛晋刻书功过谈 / 曹 之
·论书装艺术审美客观标准的多重性 / 孙成林
·“三个代表”与科技编辑工作创新 / 刘 玲
·是“O”不“0” / 史新奎
·网络版图书要发挥网络的技术功能 / 高诚毅
·《学报编辑工程论》出版 / 何斯达
·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与先进的出版理念 / 王业勤
·也论出版创新 / 徐鸿钧
·在编辑工作的“接合部” / 杜厚勤
·出版集团的财务机制创新 / 肖新兵
·编辑批评及其方法 / 胡光清
·图书选题策划中的文化因素 / 董中锋
·第四届全国出版科研优秀论文奖开始征文 / 汪 清
·对我国编辑学理论研究深化的重大贡献 / 林穗芳
·国际化背景下汉字的发展 / 李尔钢
·编辑学理论纲要(下) / 阙道隆
·胡青坡与中南人民文学艺术出版社 / 叶 颖
·加入WTO与我国版权保护 / 冯志杰
·科技编辑工作中的常识性错误及其辨识 / 梁 琼 刘 辉
·试论期刊刊名的虚与实 / 范 军
·我国图书买方市场的特征及对策研究 / 贺剑锋 刘 炼
·网络出版的特点和发展前景 / 李 庆
·编辑工作中的著作权问题 / 段 维
·新时期编辑活动新的特点和要求 / 邵益文
·一扇了解阿拉伯世界的窗口 / 陈 至
·知识经济与高校学报创新 / 赵迎红
·传统图书与网络图书阅读差异比较 /

 

符号小,学问大

王一禾


  标点符号的重要性,在上小学时就听老师讲过,以为不难学,从来不把它放在心上。直到当了编辑,落笔改稿时,才发现标点的应用颇费斟酌,如果用得不当会影响文意,不能掉以轻心。林穗芳先生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中外标点符号的研究,我有幸成为他所著《标点符号学习与应用》一书的责任编辑。读完书稿,我心里确确实实很受感动。小小的标点符号往往不受人重视,林先生却以它为研究对象做成了大学问。
  这本书在2000年1月一问世,就备受社会各界关注。有的出版社给每个编辑、校对发一本。同年3~4月新闻出版署教育培训中心在北京举办了两期汉语文字、标点规范与运用培训班,即以这本反映国内标点研究新水平的著作为教材。学员有新闻出版翻译单位的副总编辑、室主任、高级工程师、副编审、副教授、副研究员、编辑、校对,有些学员还具有博士、硕士学历,如此高层次的文化人都报名来参加学习,是办班前意料不到的。考虑到书报刊的各类差错中占第一位的是标点差错,整个培训时间一半以上是用于标点教学(包括一次测验,要做86道难易不等的题,被称为“标点托福”),由作者亲自授课评卷,受到学员欢迎。他们说,以后写文章、审稿、改稿,一定注意标点问题,至少可以保证这方面不会再出现明显的差错。他们认为这本书不仅是难得的好教材,还可以作为工具书常备在案头,表示回去以后要向本单位,向从事文字工作和语文教学的同行推荐这本书,使大家都重视标点符号的学习与应用。第一次印刷本在各地书店很快售完,人民出版社现已重印供应。
  语言有学,文字有学,标点也有学。林先生在《语文建设》1997年第4、5期发表的文章和本书前言中论证了在语言学领域建立独立的标点学科的必要性(袁晖主编《标点符号词典》修订本作了介绍),并建议以“punctuatology”(英语形式)作为“标点学”学科名称的国际用语。我国研究标点符号的专家、四川工业学院高东升教授认为林先生的书“学术水平很高,实际上应叫‘标点符号研究’”,称赞作者 “把人们忽视的东西提到‘标点符号学’的高度,并解决了很多具体疑难, 对语言文字的规范化贡献不小”。一年多来,他们不断有书信来往,就书中涉及的标点理论、用法规范和正误辨别等问题进行细致深入的探讨,累计已有数万字。一位高校学报主编说:“看书名似乎会给人一种印象,这是一本一般的关于标点符号常识用书,实际上这是一本学术含量很重的力作。可惜我不熟悉这个专业,否则真想写个介绍,让语言文字工作者、高校和中学教师们都来读读这本书,肯定会有极大的好处。相信这事早晚会有人做的。”
  本书分理论、历史和用法三大部分。作者重视理论对实践的指导意义,在讲解标点用法之前,首先探讨标点的概念、对象、功能、种类和层次等问题,说明标点符号和书面语其他符号的区别,这是十分必要的。有的标点论著把校勘符号、语音符号,甚至把著作版权号“?”、 序数号“No”、 页码号“p”等作为标点符号来讲解,这就混淆了标点和非标点的界限。“No”和“p”是缩写词,属于文字,不是标点符号。
  关于汉语标点层次,一些语文教材和参考书通常分为4或5层:1)句号、问号、叹号> 分号、冒号 > 逗号 > 顿号 ;2)句号、问号、叹号> 冒号>分号 > 逗号 > 顿号。《标点符号学习与应用》一书则分为7层:篇章号> 分段号> 句号、问号、叹号> 分号 > 逗号 > 顿号 > 词内符号。作者把话语(语篇)作为标点学的研究对象,认为字符是最小的标点单位,篇是最大的标点单位。在篇章号之下是分段号,句号、问号、叹号等句末点号处于第三层次。整理出土文书总是先分篇标段再断句。在最小的句内标点顿号之下还有词内标点——用于合成词内的连接号和省字号等。冒号可以引起句子、句群以至段落,即大于句号;冒号用于句内,可以大于分号,也可以小于分号。由于冒号的位置在话语中并不固定,所以划分汉语标点的7个层次没有把冒号列入。
  除收入国家标准《标点符号用法》的16种标点符号外,书中增加了篇章号、分段号、分隔号、代字号、虚缺号、示亡号、标示号和省字号。一般标点著作都是首先从句号用法讲起,本书把篇章号和分段号放在句号之前讲解是作者根据自己对汉语标点系统的理解所作的一种创新的尝试(《标点符号词典》修订本对林先生所讲的篇章号之一种——“篇末号”设专条作了介绍)。每一种标点符号一章,内容包括该种标点符号的由来、功能和用法正误等。汉语所有标点符号以逗号的用法为最复杂、最灵活,也最难下定义(西文对逗号的定义“用来分隔最小的句子成分的标点符号”不适用于汉语,因为汉语在逗号之下还有顿号表示更小的停顿)。本书讲了逗号的19种用法(比国标多讲15种),并对逗号的功能作了高度概括:逗号把句子切分为意群,表示小于分号大于顿号的停顿。对于较难掌握的分号,书中讲了6种用法,其中一种“用于大句中被冒号、破折号、括号、引号分隔出来的并列分句之间”是对分号用法的新概括。分号误用的情况共讲了9种,对读者提高鉴别力很有帮助。
  作者将改变字体和间隔安排作为重要标点手段写入书中,同行专家深表赞许,认为还可以多讲一些。关于间隔安排,书中列举了8种情况,包括以空行区分大小结构层次,以间空作为独立词语的分界,以间空代替标点分隔标题的词句,以间空分隔段首小题和正文等。爱尔兰小说家乔依斯《尤利西斯》的最后一章表现作者意识流的写作技巧最有代表性。全章原文38页1 608行,仅用了两个句号,此外没有其他标点,但词与词之间留了空隙。萧乾、文洁若夫妇的中译本为尊重原著,除保留两个句号外,未加其他标点。林先生分析这一章中译文成功之处不在于“无标点”,而在于“在该加标点的地方加了空格”,这个空格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标点。有了这样的断句符号,中文读者阅读才没有困难。
  由于作者有深厚的汉语功底,又通晓多种外语,便使《标点符号学习与应用》一书有了可以说国内尚无人可出其右的一篇《中外标点的历史和比较》。这一篇概述了汉语标点的发展历史,从“句读”和“标点”的词源、秦汉简册标点、唐代写本和《金刚经》刻本的标点,一直讲到新中国历次颁行的《标点符号用法》,并以专章论述了现代汉语标点系统的特点:1)既与国际接轨又保持自己的特色;2)点号的种类和使用数量多于一般外语;3)命名原则统一。
  有些外语标点符号依形态命名或音译外语名称。例如“句号”、“冒号”、“省略号” 俄语分别称为“точка”(点)、“двоеточие”(双点)、многоточие”(多点),日语的“冒号”“分号”名称是音译英语的“colon”“semicolon”,不了解词源便不知道音译的意思。列入我国《标点符号用法》的16种标点符号均依照标点功能而不依照标点形态命名,也不用音译的外来语,看到一种标点符号的名称,顾名思义便可知道它是作什么用的。16种标点符号以外的其他一些标点符号在收入《标点符号学习与应用》一书依据同样的原则定名。例如“/”英语和汉语都有两种名称——依形态命名的“virgule/斜线号”和依功能命名的“separatrix/分隔号”,前一种名称更为流行,但作者依据《标点符号用法》的命名原则选用了后一种名称。“分隔号”可以把斜线“/”、竖线“|”等起分隔作用的不同形式的符号都涵盖在内,而“斜线号”不能。从西文引进的另一标点apostrophe(’)的中文名称在本书所以定为“省字号”,而没有选用“撇号”“高位撇”“省年号”“缩写号”等,是考虑多种因素的结果。“撇号”“高位撇”表形不表意,所以不取。apostrophe(’)在西文中除表示“省年”外还可以表示与“年”无关的省略。西文另有缩写点(.),称为“abbreviation point”,主要缩写的方式是截取一个词的一两个或几个字母,多数字母不写出来。而apostrophe(’)主要表示个别字音或字母的省略,多数字母要写出来。“省字号”比“缩写号”更符合原意。
  尤为可贵的是关于外语标点历史的研究,本书介绍了多种外语“标点”的词源、古代至中世纪希腊语和拉丁语的标点、德国谷登堡《四十二行圣经》印刷本的标点,以及意大利出版家阿·马努提乌斯对奠定西方新式标点系统的基础所作的贡献。然后分别讲述英语、德语、俄语、朝鲜语、日语的标点,说明其演变过程或值得注意的特点,包括英国英语与美国英语标点的差异。其中许多知识,读者很难从国内已有的出版物中得到。像汉语使用标点特别多、朝鲜语使用标点特别少,作者把汉语与10种外语标点作了比较之后,发现这一语言事实,并结合两国书面语的特点从理论上予以阐明,使人耳目一新。为什么汉语需要使用的标点比一般外语多,要把这个问题说清楚就得有独到的研究。百科全书编纂家、语文评论家黄鸿森编审在《考镜源流 针砭差错 足资鉴戒》一文中称赞本书在我国开创了比较标点学的研究,“中外古今标点从形式到含义变化的比较贯穿于全书”,“称得起是80年来标点符号研究最为丰硕的成果”(《新闻出版报》2000年5月22日)。这“80年”是指我国在1920年正式颁行新式标点符号以来的80年。曾多次来华进行学术交流的韩国出版学会副会长、惠泉大学出版学教授李钟国读到这本书后在2000年6月21日给作者来信,对这部他称为“高深的专门性的著述”作了高度评价。他写道:“《标点符号学习与应用》详细阐明了写文章时绝对必要的各种形式的‘文章符号’(标点符号)使用法,这是极为重要的研究成果。尤其是您论述了‘标点’的历史概况,并列举世界各国的事例,令人瞩目。其中也介绍了韩国(朝鲜语的标点)的事例,由此可知先生对学问关注的范围实为广博。”
  “这本书把标点符号的来龙去脉讲清楚了”——这是国家语委研究语言文字应用的一位专家对《标点符号学习与应用》一书所作的评价。要做到这一点可不容易,因为每一种标点符号都有自己的演变、形成和传播过程,如果不一一查证,就有可能以讹传讹。拿叹号的来源来说,许多标点著作都提到王炳耀1897年在香港出版的《拼音字谱》一书的《句义表》中根据古文圈点法和外文标点符号拟订了10种新式标点符号,其中有“慨叹之号”和“惊异之号”。“慨叹之号”的形式为“!”,各种书的说法是一致的;“惊异之号”的形式,有些书印作西班牙语的反向叹号“”,也有印作分号“;”的,甚至有印作西文字母“i”或“j”的,让读者无所适从。王炳耀怎么可能把外文字母作为自己设计的标点,使文字同标点不分呢?为了保证介绍准确无误,林先生找到《拼音字谱》1897年原版的影印本加以核对,在《标点符号学习与应用》一书有关部分特别说明:王炳耀的“惊异之号”是把“慨叹之号”即今叹号(!)的一点从针形竖线的下方移到上方,针形竖线不变,仍然上粗下细,与西班牙语用于感叹句开始的反向叹号(竖线上细下粗)稍有不同( 见上书第78~79页)。电脑字库有西班牙语的反向叹号,但没有“惊异之号”这类特殊符号,林先生交稿时附来了《拼音字谱》影印本《句义表》所载10种标点符号的复印件,以便出版社排版室据以绘制。从《标点符号学习与应用》读者还可以知道:叹号是14世纪下半期意大利人文主义者的创造。在现存的文献中叹号最早见于佛罗伦萨城邦执政官、作家萨卢塔蒂的拉丁语著作《论法律和医学之高尚》1399年写本。在世界标点发展史上是萨卢塔蒂最先把三种句末点号——叹号和(在叹号之前已出现的)句号、问号同时用于他的这篇文章。他还是括号的发明人,这个十分有用的标号首见于这个写本。许多标点著作介绍“示亡号”时都没有涉及它的来源。林先生根据自己从事俄语翻译书编辑工作的经历,在本书中提出示亡号在“50年代初通过翻译俄语书刊进入汉语”的看法。除黑方框形的示亡号外,书中还介绍了西文另一种形式的示亡号——剑形示亡号的用法。
  本书《外语标点的历史发展》一章的《古代至中世纪希腊语和拉丁语的标点》一节写了7 000多字,其中讲到:公元前5世纪希腊铭文偶尔出现分隔词句的点号。亚里士多德谈论过当时的文章不加标点,“给赫拉克利特的著作断句非常费事”。公元前2世纪亚历山大图书馆馆长亚里斯托芬首创古希腊语三级标点制。公元前1世纪初色雷斯的狄奥尼斯奥斯在所写的世界第一部希腊语法《语法艺术》中把标点符号分成句点、中点、小点,并结合语法对标点系统作了理论上的阐明。在后古典时期(前3~~前1世纪),希腊语已经使用省字号(apostrophe),8~9世纪又增加了问号。与古希腊铭文不同,几乎所有古罗马铭文都使用点号分隔词语。一种不晚于公元前3世纪的纸草纸写本(现存维也纳博物馆)用形式类似今冒号的两点来分隔句子。4世纪罗马语法学家多纳图斯赞成亚里士多德的三级标点制,在所著语法教材中加以阐发。多纳图斯的学生、基督教会神学权威哲罗姆(约347~420年)为他翻译的《通俗拉丁文本圣经》创设了一种根据讲读原则“按大小句段”切分经文的标点系统。拉丁语《祈祷书》的标点一般多于同时代的其他书籍。8世纪后期至9世纪起,《祈祷书》陆续增加了一些新标点,其中有节号、升号、问号等。在介绍英语标点发展史时,《标点符号学习与应用》还讲到9世纪末英格兰的阿尔弗雷德大王把罗马教皇格列高利的《教牧之心思》译成古英语,其中共使用三种标点:第一种圆点(.),形式像现代英语的句号,作逗号使用;第二种(;),形式像现代的分号,作句号使用;第三种是反向分号,用来表示句内较显著的停顿。而1996年我国出版的一本标点著作却说“欧洲之有标点符号,最早不超过公元11世纪,仅相当于我国宋代而已;而我国之有标点符号,则远在公元前3世纪”,这种论断是怎样得出来的,欧洲“最早”(在11世纪?)使用的是哪一种标点符号,作者未提供任何文献依据加以说明。在《标点符号学习与应用》问世一年多之后,2001年2月新出的另一本标点著作仍旧说 “西方使用标点符号,最早也不会早于11世纪”,可能是因为作者尚未看到林先生的书。《标点符号学习与应用》有430页,主要内容虽然是讲汉语标点的应用,对学习标点用法有帮助,但也有不少篇幅(约占全书1/3)是讲标点理论和历史的,对标点研究者也有一定参考价值,作为责编感到有责任向广大读者推荐。
  最近台湾高校的一位老师给林先生来信,说他虽然从事科技工作,但对语文十分有兴趣,近年来在学校开科技写作课程,也曾想钻研中文标点符号的历史和理论。信中谈到“台湾的中文系学生还是要练‘点书’,当做基本功夫。而台湾的知名作家,还有一路逗点,到底才用句号收尾的作风”,他跟本校“中文系的人谈到标点符号,从来就得不到什么收获。图书馆里关于标点符号的参考书,就几本薄薄的使用手册、使用指南而已”。2001年4月他到北京参加清华大学90年大庆,买到了林先生的《标点符号学习与应用》,“读后大喜过望”,认为“大作的重要性和实用性在台湾也是必然很高的”,自荐要为该书在台湾出版“找出版社探探路”,“希望多附古代标点符号的图片”,并建议希腊文和韩文等外文除了现在用拉丁字母转写外还补上原文。


文章中“欧洲之有标点符号……公元前3世纪”引自(吴直雄《实用标点符号手册》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96年版第1页)、“西方使用标点符号,最早也不会早于11世纪”引自邢大华、王宝珠《标点符号实用指南》山西教育出版社2001年2月版第4页。

(作者单位:人民出版社)  (ID:137)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