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1年第4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要以科技进步为动力 / 王建辉
 
·版权贸易 异常活跃 / 罗紫初
·磁盘原稿与编校工作 / 张兴田
·第六届全国年画评奖揭晓 / 戴建国
·对提高编校质量的思考 / 刘理忠
·电子出版时代编辑新思路 / 朱 诠
·符号小,学问大 / 王一禾
·格罗斯和《编辑人的世界》 / 老 鸣
·湖北省列选“十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简析 / 郑保荣
·加快我国出版业市场化进程的意义与前景 / 张先立
·介绍新编《出版史料》 / 郁 进
·毛晋刻书功过谈 / 曹 之
·论书装艺术审美客观标准的多重性 / 孙成林
·“三个代表”与科技编辑工作创新 / 刘 玲
·是“O”不“0” / 史新奎
·网络版图书要发挥网络的技术功能 / 高诚毅
·《学报编辑工程论》出版 / 何斯达
·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与先进的出版理念 / 王业勤
·也论出版创新 / 徐鸿钧
·在编辑工作的“接合部” / 杜厚勤
·出版集团的财务机制创新 / 肖新兵
·编辑批评及其方法 / 胡光清
·图书选题策划中的文化因素 / 董中锋
·第四届全国出版科研优秀论文奖开始征文 / 汪 清
·对我国编辑学理论研究深化的重大贡献 / 林穗芳
·国际化背景下汉字的发展 / 李尔钢
·编辑学理论纲要(下) / 阙道隆
·胡青坡与中南人民文学艺术出版社 / 叶 颖
·加入WTO与我国版权保护 / 冯志杰
·科技编辑工作中的常识性错误及其辨识 / 梁 琼 刘 辉
·试论期刊刊名的虚与实 / 范 军
·我国图书买方市场的特征及对策研究 / 贺剑锋 刘 炼
·网络出版的特点和发展前景 / 李 庆
·编辑工作中的著作权问题 / 段 维
·新时期编辑活动新的特点和要求 / 邵益文
·一扇了解阿拉伯世界的窗口 / 陈 至
·知识经济与高校学报创新 / 赵迎红
·传统图书与网络图书阅读差异比较 /

 

在编辑工作的“接合部”

杜厚勤


    “接合部”是一个军事术语,其本义是指“作战时两个部队战斗队形或阵地相连接的地方”(《军事大辞典》第75页,上海辞书出版社1992年12月版)。军事常识告诉人们,接合部因其容易让人产生麻痹和容易被人忽略而成为薄弱的部位,作战时,它往往会成为攻击或被攻击的突破口。有一部电影叫《渡江侦察记》,它讲述的是1949年渡江战役前夕,人民解放军一支侦察小分队深入敌后侦察敌情的故事。而这支侦察小分队插入国民党军江防部队所选择的位置,就是其两支守军的接合部。
    应当说,每种职业、每项工作都有它不同环节彼此“相连接的地方”,而这些环环相扣之处往往也容易成为薄弱部位,这在某种程度上很像军事上所说的“接合部”。编辑这个行当自然也不例外,它也有自己这样的“接合部”。
    一
    我对“接合部”的认识最初始于杂志的编辑工作。那是1988年年初的事,当时我刚刚接手《编辑之友》编辑部的工作时间不久,在手忙脚乱地编出第一本杂志之后,终于看到了散发着油墨清香的那一期的样本,于是我连忙拿在手里左翻右翻,起初自我感觉还挺好的,但很快我的目光就凝滞在目录页上:糟糕,四封上的所有内容,包括文、图标题和相关的作者署名,全都未编入目录!
我们知道,由于出版物的形式不同,期刊与图书二者目录的著录方式亦有差异。比如说,作为纸介出版物的外表,图书的封皮笼统地说就叫封面,细分则包括封面和封底;而期刊的封皮除了封面(或曰封一)、封底(或曰封四)之外,尚有封二、封三的概念。对于封二、封三乃至封四,大多数期刊都要对其加以充分利用,因此,除了纯粹的商业性广告另当别论之外,在这些位置所刊载的内容理应编入期刊的目录之中。此外,作为期刊封面设计者的著作权体现,其署名也要写在目录页里。
    其实,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常识问题,而我之失误完全是由于缺乏经验和未及时请教他人所致。
    就期刊编辑部的分工而言,用于四封的文字稿件及图片稿件的说明文字是由文字编辑负责相应的编辑工作的,而四封的装帧设计工作则是美术编辑的职责范围。于是文字编辑与美术编辑的工作在这里交汇,由此构成了二者之间的一个“接合部”。由于彼此分工不同,工作性质不同,文字编辑和美术编辑干起活来总是各忙各的,然而他们同处于一个编辑部内,就好像摆在同一条战线上的两支友邻部队,必须根据战役的发展随时协调进退,使其之间的“接合部”无懈可击。
    二
    有了最初的教训之后,我开始留意起“接合部”的问题。其实,除了期刊之外,图书的编辑工作当中也有这样的“接合部”。
    文字编辑和美术编辑尽管从事的都是编辑工作,但二者由于分工的不同,形成了不同的职业特点,包括他们思考问题的着眼点和方式方法以及他们的职业语言都有较大的差异。在日常的编辑工作中,美术编辑的头脑里所充塞的全是构图、色彩、点线位置、色调对比以及桌面设计的种种电脑效果之类的问题;至于文字,在美术编辑的眼中,它只是用于平面设计中的若干元素中的一个,美术编辑所要考虑的只是选用什么样的字体和多大的字号,把它放在什么位置,它的设色及其与其他设计元素之间的对比关系等等。而对于文字编辑来说,他的全部工作就在于“文字”二字,无论是具体文字的写法、词语的选用、语句的通顺与否、章节段落的安排情况,还是文稿、书稿的内容(包括思想的、学术的、政治的等等)及结构等,文字编辑所考虑的全是文字撰写得对不对或合适不合适的问题。因此,无论是期刊还是图书,当美术编辑拿来封面设计稿之后,文字编辑一定要对其文字内容反复认真地进行核校。经验表明,在各种纸介出版物上,凡字号越大、字数越稀少、位置越显眼的地方,越是需要文字编辑给予特别关注,否则极易出错。而书籍的封面(包括封底、书脊、勒口)、扉页、插页以及书眉等处,就是文字编辑必须时时保持警惕的一个个“接合部”。
  除了文字编辑和美术编辑之间的这些“接合部”之外,纯属于文字编辑职责范围之内的部分里,也存在着容易产生疏忽、容易出现差错的“接合部”。比如章节标题,往往字数较少,字号较大,位置也比较显眼,如果不多加留意,它很可能成为审稿和编校工作中的盲区;有的时候,章节标题的文字内容在编校期间略有更动,或者它在清样上的页码位置有所移动,若不及时在目录当中给予相应关照,也会出现纰漏。再比如书眉文字,编校稿件时,如果文中标题在清样上的页码位置发生变动,相关页码上的书眉文字亦应有所调整;而各类字、词典除了正文应有书眉文字以备检索外,其目录页、笔画或音序索引页也应标注相应的书眉文字以方便读者。还有全稿内文的体例统一问题,包括各级标题的不同字号、字体及其所占位置的前后统一,注释文字标注方式的前后统一等等。这些都是需要文字编辑细心收拾的一个个“接合部”。
    三
    在文字编辑和美术编辑工作彼此相衔接的地方,还有一处可能不大为人所注意,这就是在书籍封面设计当中使用具有资料价值的图片时出现的“接合部”问题。
    将图片作为设计元素而运用于某些门类图书的封面装帧之中,是书籍装帧设计者经常使用的一种方法。这种图片的使用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纯粹只起装饰作用,其画面形象与书本身的内容没有任何联系。一种是在具有资料价值的前提下同时起到设计的装饰作用,这样的图片往往与书的内容有某种直接的或内在的关联。
    笔者曾读过一本名曰《古书版本常谈》(毛春翔著,中华书局1962年10月版)的书,它的封面采用的是一幅表现木活字工场里制造活字坯子的中国古代线描图,其中所描摹记录的场景与这本书的内容可谓是珠联璧合相得益彰。由于封面所使用的这幅美术作品与书的内容联系紧密,因此它属于“具有资料价值”的图片之列。但倘若这本书不是在扉页背面注明了这幅美术作品的名称及出处的话,恐怕除了版本学专家之外,很少有人能够知晓画面当中所表现的内容是什么,那么它所具有的资料价值也就无法为一般读者所知晓。由此,这本书对封面图片进行文字标注的编辑处理给人留下了至深的印象。
    然而,无论是在书店还是在书展书市翻阅浏览图书时,我们看到的更多是缺乏对封面选用具有资料价值的图片所应当做的必要的文字标注。比如名人文集的封面所选用的作者照片摄于何时何地及相关背景,传记作品封面的传主肖像画的绘画作者是谁,旅游书封面上的摄影画面是哪一处胜景,介绍自然科学知识的书的封面上的图片所表现的是一种什么样的自然现象,等等。这些都与那本《古书版本常谈》的编辑处理方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像这样的情况,如果在书的编辑过程中,文字编辑和美术编辑在这个地方能够多一些沟通和互相配合,那么它其实是一件极简单而又很容易解决的事情。
    通过翻书从正反两个方面学到的东西,我把它运用到了自己的编辑实践当中,如四卷本的《明代皇帝秘史》(山西人民出版社1998年1月版),设计者在每一卷的封面上都选用了一位皇帝的绣像列于其上,作为责任编辑,我将这四位皇帝的名字及庙号、年号等称谓分别标注在各卷的前勒口下端;又如《新批评文丛》的第一、二辑(山西人民出版社1997年3月、1998年4月版),用于封扉的书名中的“新批评”三字系辑自鲁迅先生手迹,我遂在书的扉页背面对此加以注明。
    四
    涉及到书籍的辅文,是编辑应当刻意关注的又一类“接合部”问题。
    所谓辅文,是指书籍中正文的附属文字,它多数置于正文前后,其作用在于辅佐正文的内容表述,帮助读者加深对作品正文的理解。辅文所涵盖的内容是很多的,包括题字、目次、凡例、前言、序言、出版说明、编者的话、编者按语、检字表、各类注释、索引、跋、后记和附录等等。
    这里所涉及到的各种各样的辅文,从撰写者的角度而言,有些名目完全是由编辑来完成的。这里,仅就我在编辑工作当中曾经接触过的“编者的话”一类的辅文谈一点感受。
  在很多书里,正文里边已有作者的详尽叙述、表述、论述,且间有注解、说明,同时前有序、后有跋,那么,还要编辑来说些什么呢?
    所谓“编者的话”,其实就是编辑围绕书的内容及相关情况不得不向读者述说的话。由于角度不同,尽管著(译)者、序者、跋者站在学问的角度、评介的角度已将书的题旨内容说透说尽,但可能还是会有一些与书本身相关的信息他们没有涉及或未接触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编辑不写几句作个交代,那么书出来之后可能会显得缺少了点什么。因此,这也可以算是一个“接合部”问题。
    《书的故事》(书海出版社1998年4月版)是一部苏联的书话集,此书译文很好,而且前  有国内学者的前言,后有苏联学者的后记,书的内容构成似乎已很完整。但原著中的多种书末注释在翻译时被删去,且原版中的大量插图的取舍、遴选及编排处理是完全由我们来进行的。鉴于这样一种情况,作为责任编辑,我撰写了一篇“编者的话”,对相关问题作了说明。 
    《常见别字认定》(书海出版社2001年1月版)是作者沈闰祥先生的一本遗著。作者从事编辑工作五十年,毕生与文字打交道,只写了这么一本与职业密切相关的书,而且还未来得及亲睹它的出版。因此,就为这一点,我在书即将付梓之际,草就了一篇短文附于书末。
  大概是由于多数情况下不需要编辑来写这么几句话,因此它一般也不为人所留意和重视,或者有的人干脆就懒得动手。不过一旦书里需要这么一段话的时候,编辑还是应当“该出手时就出手”。
  五
  尽管辅文被称作“附属文字”,但它绝非可有可无。在很多情况下,它其实是书的有机构成之一,如果缺失了必要的辅文项目,有时可能会使全书的结构出现断裂。目录与索引,对于辞书类出版物来说,就是这样至关重要的两种书籍辅文,值得在此专门品论。
  我曾买过一本《简明类语词典》(王安节等编,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4年5月版),这是一部用于写作的中型语文词典,其体例系按语词 的义类编排,全书收词14 000余条,分别列于440多个类目之中。从选题的角度看,这部词典很有特色。但我多次遇有疑难想查阅它时,却总是翻来翻去而不得要领,甚至根本就摸不着庙门。原来此书只有按义类排列顺序的所有词条的词目表,而未编制词条的音序或笔画索引,由此带来的问题是:读者若想查某个词,首先要判断这个词归属于哪个义类;如果判断失误或者判断不出来,那就只有耐着性子把含有一万多个词语的词目表逐一看过;而读者使用词典,主要是为了查阅某个不知晓或不甚明了的词语或知识点,需要的就是方便快捷,以达到迅速解答疑惑的目的,总不能每次都要为查寻一个词而把整部词典翻检一遍吧。于是这本词典最终被我束之高阁。
  在一部词典里,尽管目录和索引当中所著录的内容是完全一样的,但二者由于其内容排列顺序的不同而具有不同的功用:目录所体现的是词典内容的逻辑结构及编排顺序,所表明的是词典里“有什么”;索引则体现了词典的专门供人查检的功能,对于读者想要查找的内容,它可以便捷快速地回答“有没有”(以及如果有的话又在书中的什么位置)。《简明类语词典》只有目录(词目表)而没有索引,因此它只能告诉你它“有什么”,却无法简便快捷地回应你它到底“有没有”。这就是词典工具书类读物因缺失索引而带来的问题。可见,像这样的辅文绝不是可有可无的。上海辞书出版社于1979年推出的新版《辞海》,其版本有三:“三卷本”、“缩印本”和“二十分册本”,其中的“二十分册本”堪称专科类词典编纂的典范。在二十个分册中,除《语词分册》采用以字带词的非义类编排方式外,其他十九个分册均按词义类别编排词目顺序,并在书末附“词目笔画索引”,使用起来远比“三卷本”和“缩印本”方便得多。我在曾经接手的两部专科类词典书稿的编辑过程中,就从《辞海》“二十分册本”中学到了不少东西,并结合所责编的词典书稿的特点加以灵活运用。比如《中国报刊辞典》(书海出版社1992年6月版),当初作者交来书稿时,其中的“报刊”部分的词条是按报刊创办时间的先后排列顺序的,而“报界人物”部分的词条却是按人物的姓氏笔画排列顺序的,我遂将后者按人物的出生年月调整了顺序;在处理“词目笔画索引”时,我把报刊部分的词条排成宋体字,而将非报刊类的词条排成楷体字,这样可以使读者翻检起来更便于分辨查找。
  综上所述,就专科类词典而言,目录与索引是读者用以阅读和翻检查寻的必不可少的两把钥匙,且缺一不可。从编辑工作的角度来说,它们构成了词典当中两个不容忽略的“接合部”,这是我们在编辑辞书类稿件时必须谨慎对待的。
  上边提到的那本《常见别字认定》,其作者姓名中间的“闰”字,因使用频率远低于与其形近音同的“润”字而容易搞错,故而在这本书的编校过程中,无论内文还是封扉,凡是出现作者姓名的地方我都小心谨慎,以防致误。但后来为了赶书市,在付印之前校看版权页时,匆忙之中还是把“CIP数据”当中作者姓名里排错的“润”字给遗漏掉了,几个月以来的谨小慎微最终却因一时大意而“失荆州”。由是而伸引之,编辑工作可谓一环扣一环,而所有这些环环相扣、相衔接之处,也就是本文所说的容易造成疏漏和导致错误的“接合部”,是时时都需要我们给予关注和关照的地方,容不得半点马虎。(作者单位:山西人民出版社)  (ID:150)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