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1年第4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要以科技进步为动力 / 王建辉
 
·版权贸易 异常活跃 / 罗紫初
·磁盘原稿与编校工作 / 张兴田
·第六届全国年画评奖揭晓 / 戴建国
·对提高编校质量的思考 / 刘理忠
·电子出版时代编辑新思路 / 朱 诠
·符号小,学问大 / 王一禾
·格罗斯和《编辑人的世界》 / 老 鸣
·湖北省列选“十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简析 / 郑保荣
·加快我国出版业市场化进程的意义与前景 / 张先立
·介绍新编《出版史料》 / 郁 进
·毛晋刻书功过谈 / 曹 之
·论书装艺术审美客观标准的多重性 / 孙成林
·“三个代表”与科技编辑工作创新 / 刘 玲
·是“O”不“0” / 史新奎
·网络版图书要发挥网络的技术功能 / 高诚毅
·《学报编辑工程论》出版 / 何斯达
·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与先进的出版理念 / 王业勤
·也论出版创新 / 徐鸿钧
·在编辑工作的“接合部” / 杜厚勤
·出版集团的财务机制创新 / 肖新兵
·编辑批评及其方法 / 胡光清
·图书选题策划中的文化因素 / 董中锋
·第四届全国出版科研优秀论文奖开始征文 / 汪 清
·对我国编辑学理论研究深化的重大贡献 / 林穗芳
·国际化背景下汉字的发展 / 李尔钢
·编辑学理论纲要(下) / 阙道隆
·胡青坡与中南人民文学艺术出版社 / 叶 颖
·加入WTO与我国版权保护 / 冯志杰
·科技编辑工作中的常识性错误及其辨识 / 梁 琼 刘 辉
·试论期刊刊名的虚与实 / 范 军
·我国图书买方市场的特征及对策研究 / 贺剑锋 刘 炼
·网络出版的特点和发展前景 / 李 庆
·编辑工作中的著作权问题 / 段 维
·新时期编辑活动新的特点和要求 / 邵益文
·一扇了解阿拉伯世界的窗口 / 陈 至
·知识经济与高校学报创新 / 赵迎红
·传统图书与网络图书阅读差异比较 /

 

国际化背景下汉字的发展

李尔钢


  “国际化背景下汉字的发展”这个题目是曹先擢先生自己首先提出来的。他说,对这个题目感兴趣的原因,并不只是因为他刚参加过东京新闻社和《北京日报》联合主办的“汉字文化的未来”研讨会从日本回来,也是长期以来对这个题目有较多思考的缘故。
  一个大背景是英语的主流地位,世界许多国家和国际机构的官方语言、工作语言都是英语,英语是国际公务和商务活动使用的主要语言,电脑程序语言、网络语言都是以英语为主流,最近国际约定海事呼救也一律使用英语。在这种大背景下,国际化的汉字怎样寻求自己的发展道路就是一个问题。
  汉字曾经在国际间产生过非常积极的作用,拿日本和朝鲜、韩国来说,过去这些国家有语言无文字,没有文字就不能记事,他们的使节到中国来,看到汉字赞叹不已,把汉字带回去与他们自己的语言相结合,于是这些国家才有了文字,有了文字才有了历史记载,才有了政府颁布的诏书政令,这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发展进步都是非常重要的。
  汉字为什么能够漂洋过海在他乡异域扎下根呢?曹先擢先生认为这有三方面的原因。     
  一是汉字本身的特点。字形规整,有很强的表义能力,每个汉字正好记录汉语中的一个音节,而从字义来说,它记录的或者是词义或者是词素义,可以统称为语素义。所以汉字可以称作是“表语素的音节文字”。汉字的字形字义与音的结合不像拼音文字那么紧密。一个汉字记录一个汉语音节,它所记录的词义和词素义是特定的,然而汉字在记音时不具有特定性。例如“爱”,它记录了汉语ài这个音节,这个音节中还有“隘”、“艾”、“碍”、“瑷”、“嗳”,但是表示喜欢的ài只有“爱”这一个字,别的字则用来表示另外的意义,分工明确。所以说汉字在记录汉语时在视觉上能够分化同音的词和词素,这是汉字的一大优点。
 由于汉字在记音上不具有特定性,所以汉字有某种超方言的特点。“爱”在北京话里读ài,在其他方言中读别的音,但由于字义具有特定性,不同方言地区的人,尽管读音不同,对“爱”的理解却是一致的。汉字把方言音异义同的两个方面巧妙地作了分别处理,这样,不同方言地区的人便可以用汉字来交流思想了。同样的道理,汉字也可以移植到其他民族的语言中。汉字在中国一个字代表一个音节,而到日本一个汉字可以代表一个或两个音节。音是浮动的,而字义,指概念义,基本上是固定的,如“大学”、“东京”,中日两国发音不同,意义相同。日语是黏着语,因汉字无法对付助词和实词的词尾变化,于是利用汉字创造了假名,使汉字的字形和意义对应其本国语言。汉字的区别性很强,因此,现在韩国虽然使用谚文,但是为了避免与同音字混淆,有地位的人士仍然使用汉字印制自己的名片。在日本也有类似情况。在比较正式的场合,比较正规的文体,路名、地名、店铺招牌,总之在凡需要清晰区别的情况下,汉字的使用特别多。
  二是历史机遇。古代日本和朝鲜等国有输入中国儒家文化和经过中国化了的佛教文化的强烈需要,于是汉字也随之一起进入,有时在译语中连汉字形音义一起引进,如日语数字的“一”到“十”的发音就与汉语古音一样。值得注意的还有一种情况是交流中的逆输入。例如近现代随着中国现代化的需要,从西方引进新的观念,日语中一些现成的译法,如“民主”、“科学”、“积极”、“消极”、“文化”、“干部”等等,也都从日语中以汉字的形式重新进入中国,并对新文化运动和思想革命产生了推动作用,比较一下“民主”与“德谟克拉西”、“科学”与“赛因斯”这不同的译法,从日本以汉字形式引进译语的优越性不言而喻。
  三是输入国人民的创造性。举一个例子,“自由”的观念是从西方引入的,相对于专制,它表达了一种在法律范围内不受拘束,不受限制,随自己意志活动、创造和竞争的权利,这显然是一种先进的观念。但是日本人在翻译时采用了一个在佛经中早已存在的词“自由”,使先进的观念和传统的文化结合起来,加速了新观念进入人心的步伐,对汉字文化圈中的其他国家如中国也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那么,在新的国际化的形势下,汉字是否就可以完全取消呢?曹先擢先生引用日本一位作家井上先生的话说:不可能。在许多情况下,拼音文字可以取代汉字,但是历史不能割断,先辈选择了汉字,你要接触日本的历史典籍,就会遇到汉字问题。在日本,对汉字的认识程度往往是一个人文化修养的标志。从实际使用来说也是这样,如“ ”这个字,近代音义都是来自西方,假名也可以写出读音近似于英语electric的エレクトリツク来,但是从书写角度来说词形太长,而且日语中“ ”、“ 话”的读音基本与汉语一样,所以人们在书写时还是喜欢选择写汉字“ ”。类似的情况在韩国也存在着,韩国政府要求使用的是一种在李朝时期创造的由28个字母组成的拼音文字(谚文),但是由于韩国语言中70%的语汇都来自汉字,因此拼音文字在使用之中就容易造成意义含混不清,这在公务、新闻、出版以及户籍管理等方面都带来了问题。
  过去汉字的主要问题之一是难于作机械处理,汉字打字机与外文打字机相比的确笨重得多,效率也低得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因此有人说我们丢掉了一个“打字机时代”。那时我们自己都在考虑将拉丁化作为汉字的出路。而现在汉字录入的问题已经解决,在五笔字型计算机汉字输入技术成功的时候,美国《新闻》周刊发表了题为《古老的文字终于赶上电脑时代》的专文,预言:“古老的文字和硅世界的奇特结合,将给亚洲的经济和文化生活结构带来巨大的变化。”日本《新闻周报》也用大字标题刊登文章《古老汉字改变整个亚洲历史》,这都不是过誉之词。韩国近年来也由包括大学校长、国会议员和社会名流在内的数千人组成了“全国汉字教育推进总联合会”,呼吁从社会文化需要出发,改变长期忽视汉字教育的状况以及由此引发的民族文化危机,政府也已经颁布规定,要求在公文中易混淆的词语后加注汉字。在新的世纪中,汉字正在世界文化范围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
  当然,我们还应当清醒地意识到仍然存在的问题,我们还需要作出不断的努力,才能使汉字适应信息时代的需要。在汉字改变历史的过程中,汉字本身也要接纳多种文化,例如现在在网上通行的汉字中就夹杂着大量的英语单词和缩略语,有人因此感到汉字的纯洁性受到了污染,其实大可不必大惊小怪,这就是汉字国际化过程中与其他文字的交融交流,对此我们要看主流。再如我们自己的文字政策,由于电脑技术的发展,汉字简化的工作已可以基本定型,继续简化汉字只会扩大我国通行的汉字与国际汉字文化圈中通行的汉字之间的差距。这种差距由于汉字早先的简化已经存在,例如我们“飞机”的“机”,在日语汉字中的意思是“桌子”,日语中汉字的“飞机”只写作“  ”,这是我们用简化字主动拉大了与国际汉字文化圈的距离。我们还要加强国际交流,有位日本朋友说得好,他说,过去日语中汉字的问题只是日本人自己的事,但是在网络时代,汉字的问题就是国际问题。同样,我国的汉字问题也不仅仅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我们也要从国际从世界的角度加以考虑,把汉字的事情办好。
(作者单位:湖北人民出版社)  (ID:157)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