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1年第4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要以科技进步为动力 / 王建辉
 
·版权贸易 异常活跃 / 罗紫初
·磁盘原稿与编校工作 / 张兴田
·第六届全国年画评奖揭晓 / 戴建国
·对提高编校质量的思考 / 刘理忠
·电子出版时代编辑新思路 / 朱 诠
·符号小,学问大 / 王一禾
·格罗斯和《编辑人的世界》 / 老 鸣
·湖北省列选“十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简析 / 郑保荣
·加快我国出版业市场化进程的意义与前景 / 张先立
·介绍新编《出版史料》 / 郁 进
·毛晋刻书功过谈 / 曹 之
·论书装艺术审美客观标准的多重性 / 孙成林
·“三个代表”与科技编辑工作创新 / 刘 玲
·是“O”不“0” / 史新奎
·网络版图书要发挥网络的技术功能 / 高诚毅
·《学报编辑工程论》出版 / 何斯达
·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与先进的出版理念 / 王业勤
·也论出版创新 / 徐鸿钧
·在编辑工作的“接合部” / 杜厚勤
·出版集团的财务机制创新 / 肖新兵
·编辑批评及其方法 / 胡光清
·图书选题策划中的文化因素 / 董中锋
·第四届全国出版科研优秀论文奖开始征文 / 汪 清
·对我国编辑学理论研究深化的重大贡献 / 林穗芳
·国际化背景下汉字的发展 / 李尔钢
·编辑学理论纲要(下) / 阙道隆
·胡青坡与中南人民文学艺术出版社 / 叶 颖
·加入WTO与我国版权保护 / 冯志杰
·科技编辑工作中的常识性错误及其辨识 / 梁 琼 刘 辉
·试论期刊刊名的虚与实 / 范 军
·我国图书买方市场的特征及对策研究 / 贺剑锋 刘 炼
·网络出版的特点和发展前景 / 李 庆
·编辑工作中的著作权问题 / 段 维
·新时期编辑活动新的特点和要求 / 邵益文
·一扇了解阿拉伯世界的窗口 / 陈 至
·知识经济与高校学报创新 / 赵迎红
·传统图书与网络图书阅读差异比较 /

 

试论期刊刊名的虚与实

范 军


    就一首诗、一篇文章来说,标题是其旗帜或眼睛。它揭示主题,展示中心思想或内在意蕴。好的标题,能引导读者抓住文章主旨,产生阅读兴趣,进而一览全文。中国古代文学艺术家一向很重视诗文标题。清代郑板桥曾说:“作诗非难,命题为难。题高则诗高,题矮则诗矮,不可不慎也。”唐代著名诗人贾岛作了更为直接,也更为生动形象的阐发:“题者,诗家之主也;目者,名目也。如人之眼目,眼目俱明,则全其人中之相,足可坐窥万象。” 
    题目之于诗文,犹如人的眼睛。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子”,通过题目这一诗文的“眼睛”,读者是可以洞悉“灵魂”、“坐窥万象”的。
  就期刊而言,刊名,简单说就是期刊的名称。国内外对期刊的界说,都将刊名列为最基本的构成要素之一。《中国大百科全书》(新闻出版)称期刊是“具有同一标题的定期或不定期的连续出版物”。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的《期刊管理暂行规定》中指出:“本规定所称期刊,是指有固定名称,用卷、期或年、月顺序编号,成册的连续出版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64年11月19日在巴黎举行的大会上通过决议,对期刊所下的定义是:“ 
    凡同一标题连续不断(无限期)定期与不定期出版,每年至少出一期(次)以上,每期均有期次编号或注明日期的称为期刊。”① 
    上述界定中所说的“同一标题”、“固定名称”就是期刊的刊名,是一份期刊不可缺少的重要构成要素。
    从最浅表的层次讲,刊名就是一个符号。刊名之于期刊,就像人名之于人、企业名称之于企业,有便于称呼、便于记忆和便于特指的作用。而从现代符号学的视角来审察,刊名,尤其是有意象符号性的刊名,具有更加丰富的内涵和意义。
    现在,人们常将人类的智能系统归结为一个符号操作系统,认为人是使用符号的动物,“符号化的思维和符号化的行为是人类生活中最富于代表性的特征,并且人类文化的全部发展都依赖于这些条件”②。所谓符号,是由人们约定或创造出来用以代表对象的标志物,或者说是用来代表事物的记号、标记等等。1916年,瑞士语言学家费·德·索绪尔的《普通语言学教程》出版,作者在该书中指出,任何符号都是能指和所指结合的产物。现在人们普遍沿用这一说法,并认为能指即符号形式,亦即符号本身,它显然必须是某种意象的物质载体;所指即符号内容,亦即符号所标志的对象,它可以是某种意象或外在事物,也可以是某种概念、命题、律则或公式。报纸中以某种特定意象符号作名称的,国内外都不少。例如,越南共产党20世纪30年代初办有一份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报纸,名为《镰刀与铁锤》,报名中两种实物,实为两个有特别意义的符号,有能指,也有所指。期刊的刊名,也正是能指与所指结合的产物。如我国的《中国科学》、《知识经济》、《南风窗》、《网迷》等刊名,既有自己的符号形式,也有所标志的对象,是二者的有机统一。
    若从哲学认识论的角度,着眼所指或符号内容,那么我们可将符号分为抽象符号和意象符号(或称为概念符号与表象符号),其中抽象符号的所指可以是概念、律则、代数式、系统模式和各种抽象的理论体系等,而意象符号的所指可以是任何的意象。刊名作为符号,实际上也是存在抽象与意象的区别的。有编辑学家将期刊刊名分成“实”与“虚”两类,实的接近于抽象符号,虚的则多为意象符号。这里不妨举两组刊名。第一组:《内燃机》、《爆破器材》、《丝网印刷》、《泥沙研究》、《真空科学与技术》、《流体力学实验与测量》。这些都是“实”的刊名,虽与那些概念、律则、公式等有别,但在指示义的明确、单一方面,是十分接近的。第二组:《花城》、《昆仑》、《钟山》、《长城》、《漓江》、《萌芽》、《芳草》、《莽原》、《青海湖》。这是一组文学期刊刊名,是偏于“虚”的一类,它们的所指与字面意义并不是简单的对等关系。这种意象性刊名不及抽象性的“实”刊名意义明确,但其内涵义更加丰富,更具审美韵味。此处的“昆仑”、“长城”等,皆不是实指,而是有某种象征寓意的。这种形象生动、寓意深刻的刊名在中国现代期刊史上是可以信手拈来的。辛亥革命时期,创办报刊是资产阶级革命家的一项重要活动。当时,留日学生以一个地区、一个省为单位,建立学生组织,创办区域性或以省命名的刊物,成为一道独特的革命风景。《湖北学生界》、《江苏》、《云南》等期刊在当时都产生过一定的影响。1903年由浙江留日同乡会主办的《浙江潮》具有鲜明的反帝爱国思想,其刊名在地名的基础上加一“潮”字,便形象生动、意蕴不凡了。刊名《浙江潮》是用来“作革命潮汹涌的象征”。1924年8月,创造社新人周全平、倪贻德、敬隐渔和严良才等人创办《洪水》周刊。“洪水”这一由周全平所起的刊名,意义在于涤尽人世间所有罪恶,“不先破坏,创造的工程是无效的,真正的破坏,一切固有势力的破坏,一切丑恶的创造的破坏,恰是美善的创造的第一步工程”(《撒旦的工程》)③。“洪水”的深义揭示得十分清楚了。
    从实的刊名与从虚的刊名各有特点和优势,也各有其局限,因而各有其适用对象与范围。从实与从虚两类刊名又非水火不相容,有时也可以矛盾地统一于同一刊名之中,达到互相补充、相得益彰的效果。例如,抗战时期由茅盾主编的《文艺阵地》,刊名中“文艺”乃实指,“阵地”则为虚指。“取名《文艺阵地》,既考虑到‘阵地’的战斗性,适合当时的期刊风尚,又以‘阵地’暗示出战斗的堡垒性,意在提倡踏踏实实的文艺创作与批评。”④对于更多的期刊刊名来说,从实与从虚的差异是明显的。关于两类刊名的差异,也可以尝试从意象符号的角度探本索源。
    我们知道,符号内容或所指通常有两个层次。其一是较浅的层次,是符号所直接标志的对象,一般称为“指示义”;其二是较深的层次,是在指示义的基础上产生的新的符号内容,一般称其为“内涵义”。例如,由黑白两色构成的圆图,是被称作“阴阳鱼”的太极符号。它的指示义是阴阳的对立和统一,而其内涵义则包括刚柔的对立统一、顺健的对立统一,以及天地、男女、清浊、寒热等等的对立统一。又例如,在中国古代思想中,“木”、“火”、“水”、“金”、“土”五个字可说是五个符号。它们的指示义分别是木火水金土这五种物质形态,而它们的内涵义却很广泛,包括五星(木星、火星、土星、金星、水星)、五色(青、赤、黄、白、黑)、五音(角、徵、宫、商、羽)、五方(东、南、中、西、北)、五味(酸、苦、甘、辛、咸)、五季(春、夏、季夏、秋、冬)、五帝(青帝、赤帝、白帝、黄帝、黑帝)等⑤。
    抽象符号的指示义往往是明确的、单一的,而它们的内涵义却很贫乏。由于抽象符号的内容确定而且单一,因而可以作高度精密推理的基础。就期刊来说,一般学术性、高层次理论性刊物的名称比较符合内涵明确、单一的要求,以从实的为多,如《文艺研究》、《历史研究》、《哲学研究》、《中国语文》、《太阳能学报》、《天体物理学报》等等。
    意象符号的指示义远不如抽象符号明确,它的内涵义则远比抽象符号丰富。由于内涵义的复杂,便影响了意象符号所指内容的精确性,使它很难成为任何精密推理的基础,但在人文科学领域,它有时是适用的。人文科学具有某种模糊性,而模糊性恰巧也是意象符号的特点。就期刊来讲,非学术性期刊,尤其是文化类、文学艺术类期刊的刊名是比较适合模糊一些的。
    报纸的命名与期刊有相通之处。1907年,革命派创办了一份名为《神州日报》的大型报纸。以“神州”这一带有意象性的字符作刊名,内涵是丰富而深刻的。“神州”是中国的古称,在旧诗文中,它往往和故国联系在一起。用它作报名,一个明显的目的,是为了唤起广大读者对灾难深重的祖国的深沉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感情。创办者于右任在谈到这个报纸的名称时,也指出:“顾名可以思义,就是以祖宗缔造之艰难和历史遗产之丰富,唤起中华民族之祖国思想”,“激发潜伏的民族意识”⑥。在文艺类报刊中,这种名称更有意义。现代西方的文艺符号学认为,文学艺术是表现人类情感的符号形式。它研究文艺符号特征的前提是与非文艺符号相区别。卡西尔在《人论》中说:“ 
    因为艺术和科学是在完全不同的平面上行进的,所以它们不可能彼此相矛盾或相反对。”⑦ 
    就前者来说,卡西尔充分认识到艺术与科学的差异性,说它们“是在完全不同的平面上行进的”,两者不是一回事,不能混为一谈;同时,正因为是在两种不同平面上行进,所以,这两者不必同在一个平面上相互抵触、相互矛盾。
    期刊的命名也正是两大类型,风格迥然有别,二者互相补充,相映成趣。前举一些文学期刊的刊名就是充满意象性特征的。少儿期刊中从虚的、充满童趣和韵味的刊名也有不少,如《红树林》、《小溪流》、《大灰狼》、《小星星》、《红领巾》、《花蕾》、《小蜜蜂》等等。近年新创刊的青少年文艺期刊,有的从刊名即可见其诗情画意,如《同龄鸟》、《大风车》、《花季·雨季》、《白桦林》等等。
    国外的一些期刊,特别是文学艺术类期刊命名,也是很讲究艺术性的,带有审美意象思维的色彩,通过一些刊物的刊名便可知其大概。1868年,法国资产阶级民主派记者、政治家罗什福尔创刊并主编了《灯笼》,仿佛是黑暗专制中的一线光明,形象生动,寓意深刻。该刊站在资产阶级民主的立场,以笔锋犀利的文章,讽刺抨击专制制度,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被人们誉为“暴露帝国流弊的强烈光焰”⑧ 。这个刊名就是一个从虚的、意象化、审美化的刊名,既美,又有蕴含。至于文学期刊中的此类刊名,更是俯拾皆是,如美国的《海滨》、《大草原马车》、《大西洋》,英国的《大商船》,法国的《圆桌》,德国的《神殿门》,古巴的《绿橄榄》,埃及的《新月》,蒙古的《火星》、《曙光》,越南的《百花》等等⑨。这样一些优美、别具神韵的刊名,确实富有美感,让人回味。早在1823年至1825年,俄国十二月党人曾出版过名为《北极星》的文学年刊,宣传革命思想;三十年后,赫尔岑继承前驱者的事业,再创同名文学、政治综合性年刊,为推翻沙皇专制和农奴制度而呐喊。十月革命前,俄国的布尔什维克办有一份革命的秘密刊物,名为《伏尔加河的曙光》。十月革命成功后,苏联又大力创办杂志,其中有《星火》、《红色的田野》等等。刊名如诗如画,让人憧憬。这类艺术化的刊名在期刊史上实在是很多的。也许是受到俄国革命先驱的影响,抑或依托于中国文化对于北斗指路之恩备加赞誉和期许的背景,20世纪30年代初的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给自己新创办的一个机关刊物起名叫《北斗》,每期的封面上就赫然印着北斗星居上中部位的星图,每期封面底色有所变化,但黑底白星的主题图则始终如一。“左联”的斗士们一定希望这份刊物也能像北斗一样给暗夜中寻路的人们一点启示吧!从思维学的角度看,审美意象思维方式是通过塑造审美意象,来达到某种带有文学艺术情趣的思想境界。中国历史上有些诗人、画家在艺术活动中的构思,以及有些艺术评论家在欣赏过程中的沉思遐想,大多属于这种类型。上述期刊的刊名也当属于这类审美意象的范畴。
    由于这种从虚的意象符号思维方式不够精确和严密,因而用它创设的刊名有时也受到一些批评,例如有研究者对20世纪50年代的文学刊物《新港》的命名即有褒有贬。天津当时在塘沽建成新港,全国驰名,中国作协天津分会创办了一份期刊,命名为《新港》。研究者褒此刊名理由有三:一则借用了塘沽新港名声为刊物扬名;二则含蓄地表明了这是天津办的刊物,这比《××(地名)文艺》之直接标出地名有情致;三则还暗寓有这是一份充满新生活力的新期刊,是新生力量园地之意。贬此刊名,主要是认为它有一个“致命性的缺点”,就是这个刊名不能表明这是一份文艺期刊的性质,很容易被误认为是一份有关新港港务、建设、管理、业务等性质的刊物。经向该刊提出这个意见后,木已成舟,无法更改,只好在《新港》刊名之下,再加上“文学月刊”四字,稍作补救⑩。
    我们认为,含蓄、朦胧正是这类刊名的特点,无须特意“补救”。刊物新创办之时,也许人们会将《新港》误认为港务管理刊物,会将《青海湖》误认为环保刊物,会将《大商船》误认为经济刊物。但时间一久,它们作为文学期刊的印象烙在读者的脑际,便不会再误会了。常有“约定俗成”之说,刊名与其性质、内容的默契,也有一个“约定”、“成型”的过程。 
    刊名是抽象一些好,还是形象一些好,是从实好,还是从虚好,不能一概而论。大的原则是因刊而异。不同类别、不同性质的期刊有不同的内容、不同的特点,对刊名自然也有不同的要求。如果我们把《莽原》改为《河南文学》,《漓江》改为《广西文学》或《桂林文学》,《敕勒川》改为《内蒙文学》,《鹿鸣》改为《包头文学》,《蓝盾》改为《天津公安文学》,《剑与盾》改为《上海公安文学》,《黄钟》改为《武汉音乐学院学报》,《交响》改为《西安音乐学院学报》……这样一来,名与实倒也没有什么不符,但呆板单调,缺乏个性色彩的缺点便难以避免了。赤橙黄绿青蓝紫组成了七彩虹的美丽,期刊的百花园也当在刊名上争奇斗妍。
    虚化、美化的刊名往往不适合学术研究、工程技术等类刊物,似乎也不太适合文摘类刊物以及某些党政机关刊物。如中国期刊协会主办的《期刊锦绣》,以广摘博选中外期刊精华为宗旨,刊名不可谓不美,但由于该刊名雅致有余而鲜明不足,难以为读者所理解,因此发行量老上不去。1996年改刊名为《中外期刊文萃》,期刊特色跃然于刊名之中,读者望“名”而知“义”,很快产生阅读兴趣。该刊不久就打开了市场,发行量飙升至十万份以上。“锦绣”与“文萃”,前者虚,后者实。看来还是当虚则虚,当实则实。由中共湖北省委纪委、监察厅主办的《楚天风纪》也是虚实结合的好刊名,相形之下,中共吉林省委纪委、监察厅主办的《浪淘沙》则过于诗意化,多少有些模糊了刊物的读者定位。《浪淘沙》原名《吉林纪检》,刊名过实,而现在又太虚化了,看来这个度还是不太好把握的。
    刊名作为浓缩型的信息编码,在读者阅读、报刊征订及市场销售中起着重要的“桥梁”作用。谈到这里,我们再顺便举个刊名与市场息息相关的例子。1909年,资深编辑、小说家包笑天创办了一份小说刊物。起初,他主张用《今小说》或《小说季刊》,但书商从生意眼出发,认为用“大观”二字可以表示内容丰富,因为当时的《笔记大观》、《清朝野史大观》、《书画大观》、《书法大观》、《魔术大观》一类书名相当走俏。包笑天遂接受书商意见,用《小说大观》作了刊名。看来,刊名虽只是个符号,但于读者、于市场有某种启导作用。从实从虚,有时市场眼光、读者意识是十分重要的。这方面,好的书商有许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



注 释
①《中国大百科全书》(新闻出版),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0年版,第234页。
②⑦(德)恩斯特·卡西尔著:《人论》(中译本),上海译文出版社1985年版,第35页,第216页。
③参阅《杨义文存》第三卷《中国新文学图志》(上),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217页。
④李频:《编辑家茅盾评传》,河南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144页。
⑤参阅蒙培元主编《中国传统思维方式》,浙江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50~251页。
⑥参阅方汉奇《中国近代报刊史》,山西教育出版社1981年版,第477~478页。
⑧张隆栋、傅显明编著:《外国新闻事业史简编》,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57页。
⑨这里所列举的期刊多为历史上有过的,并非现在都还在出版的期刊。
⑩参阅徐柏容著《期刊编辑学概论》,辽宁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第308页。
(作者单位: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

  (ID:163)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