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2年第1期  
 
目 录

卷首语
·让出版科研更好地 转化为生产力 / 王建辉
专论·特约稿
·关于我国著作权法的修改 / 宋木文
编辑学·编辑工作
·也谈网络时代的编辑活动 / 逸 士
·一本书一本书地锤炼 编辑出版理念 / 喻纬
·“入世”对中国期刊业的影响 和应采取 / 赵可
·璧有瑕,请为君示 / 蔡克难
·用“三个代表”思想 指导编辑工作 / 邹少雄
·书籍与大众传播 / 仓理新
·出书结构调整直面的几重关系 / 谢清风
出版学·出版工作
·试论出版基础理论建设 / 刘辰
·漫议出版抢滩” / 赵航
·鲁迅先生的书刊广告艺术 / 范军
·图书营销工作中的市场预测 / 关铭
·图书出版合同的若干法律问题 / 徐德欢
·汉文字校雠的源流与传承 / 孙培镜
·传承文化遗产的力作 / 胡兆熹
·中央部门出版社校对岗位培训班结业考试题 /
·《典诠丛书》的装帧设计 / 王乔
首届数字时代出版产业发展与人才培养国际学术研讨会专稿
·出版数字化与网络出版 / 张儒
·电子书正向我们走来 / 钱爱玲
·利用网络优势 发展出版发行业 / 朱勇慧
书苑掇英
·版式设计要抓视觉找感觉 / 江志君
·中西部出版合作的前景 / 李海宁
·我看“工者有其股” / 杨红卫
·图书市场营销的个性化 / 彭瑛
编辑史·出版史
·张元济的编辑思想 / 李艳
港澳台出版•国外出版
·纯文学期刊路在何方 / 李德复
·文品与人品 / 黄弗同
多媒体·数字出版
·胡真和他的出版观 / 郑清源
·稿费琐谈 / 彭燕郊
·这颗心,在为波兰哭泣 / 徐鲁
·爱情的写作 / 海男
品书录
·人品·学品·精品 / 段维
·壮丽的天河 / 陈至
·一部富于创造性的专著 / 杨发明
·《李峰文集》的启示 / 潘杏英
·让科技发展与人类文明并肩前行 / 雷振清
·学有三长 述成一家 / 赵庆伟

 

一本书一本书地锤炼 编辑出版理念

喻纬


   阙道隆先生在《编辑学理论纲要》(《出版科学》2001年第3、4期)中指出,编辑学的学科体系“由编辑业务、编辑史和编辑理论三部分组成”。“编辑业务、编辑史是血肉,编辑理论是灵魂,共同组成一个有机整体”。在谈到编辑学的研究方法时,阙先生指出,它“有三个层次,即指导方法、一般方法和具体方法”。“编辑学属于应用科学”,“应用科学常 用的社会调查法(包括抽样调查和普查)、个案研究法、定量研究与定性研究相结合的方法 等,对编辑学研究有重要作用”。我十分赞同阙先生的上述观点。
  建造编辑学大厦,构筑它的理论框架是十分重要的。但是仅有理论框架,离编辑学大厦的完工还十分遥远。打个比方,当一座建造中的大厦刚刚支起钢筋混凝土的框架时,它是很难吸引过路人的目光的,而当它开始外装修时,过路人便会纷纷评头品足起来,尽管他们 十有八九对建筑学是外行。个中道理很简单,因为前者仅有骨架而无血肉,在外行看来是没 有生气的,而后者有了血肉,连外行也会觉得它充满了生气。编辑学研究只有 骨架是不行的,一定得有血有肉,才能虎虎有生气。
  其实,编辑学的血肉,编辑学研究者是生造不出来的;编辑学的基石,编辑学研究者是凭空 打造不出来的。理论来源于实践,它只能是丰富的实践经验的科学总结。依照这样的认识, 我认为,编辑学的基石,就是古今中外已经出版的一本本图书的编辑出版经验。我们很难设想,离开了对古今中外已经出版的一本本图书的编辑出版经验的研究,还会有什么编辑业务和编辑史的研究可言。
  
提倡一本书一本书地锤炼
编辑出版理念的理由

  我之所以提倡一本书一本书地锤炼编辑出版理念,主要是出于以下两方面的考虑。
  第一,古今中外出版的图书的数量可谓汗牛充栋。编辑学着重研究的,应当 是其中的优秀图书,也就是确有编辑出版理念可以锤炼的图书。
  最近几年,我花了一些时间研究科学普及,觉得有些体会可以迁移到编辑学的研究上来。关于科学普及的内容,通过一段时间的讨论,我国的科学界、科普界、传播界达成了共识,那就是,它应当包括科学的知识、方法、思想和精神这四个层面。研究这四个层面的内容及其相互关系,是有意思也是有意义的。科学知识与科学的方法、思想和精神并不是割裂的。科学知识可以看作为其他三者的基础,而已经用文字叙述、记载的科学“方法”、“思想”和“精神”便可以看作为科学“知识”(这里将知识、方法、思想和精神都打上引号,因为尽管它们已经用文字记载下来,其真伪可能尚未辨明,文字叙述、记载的东西,有阅读能力的人就可以通过阅读而吸收,将它们作为学习或批判的对象,这就是我所说的可将它们通通看作“知识”的含义)。科学方法往往与具体的科学知识有着紧密联系,它附着在具体的科学知识之上,而在运用科学方法时,又要求将它与原有的科学知识相剥离,迁移到另外的科学知识上去。科学方法的可操作性很强,运用起来是需要技巧的。从掌握科学方法的数量,运用科学方法的娴熟程度、灵活程度、创造性等种种方面,可以看出一个科学工作者的功力。科学思想和科学精神,都是从大量具体的科学知识和科学方法中提炼出来的,对掌握具体的科学知识和科学方法在更高层次上具有指导性。不能居高临下,高屋建瓴,用思想与精神去驾驭知识与方法,仅是熟悉一些知识与方法,只能成为一个“工匠”。但是,只会侈谈“思想”与“精神”,没有熟练掌握、运用相当数量的 知识与方法的真功夫,也只是一个空谈家,这样的人对科学与科普的促进实际上是没有什么用的。应当指出的是,科学思想和科学精神,是本来就蕴藏在具体的科学知识与科学方法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联系之中的。从具体的科学知识与科学方法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联系中提炼出科学思想和科学精神,是“发现”而非“发明”。
  我们也可以按照知识、方法、思想和精神这四个层面来整理优秀图书的编辑出版经验。本文标题中出现了“理念”二字。《辞海》告诉我们:理念一词,“通常指思想。有时亦指表象 或客观事物在人脑中留下的概括的形象”。 这样来看本文标题中所说的“锤炼编辑出版理念”,就不只是指锤炼编辑出版思想这一层面,而应当是总结优秀图书的编辑出版经验,达到知识、方法、思想和精神这四个层面的统一。
  我曾经在另一篇论文中说过,图书是通体透明的,无处不可设计。反过来说,在图书中实现了的设计总是会留下痕迹的,把玩这些痕迹,可以体味出设计者的匠心。锤炼一本图书 的编辑出版理念,实际上是“再发现”原设计者(作者、编辑与出版者)在编辑出版这本书时运用的知识与方法以及渗透其中的思想与精神。编辑学研究者 只有对优秀图书下功夫才是值得的。粗制滥造的图书的制造者根本就没有对一本书的编 辑出版下过什么设计的功夫,既然如此,编辑学研究者就不可 能从这种书中提炼出编辑出版理念来。
  第二,古今中外的图书中确有一大批优秀图书,值得我们去锤炼它们的编辑出版理念。最近连续二十几年中我国出版的优秀图书的数量,也许是历史上最多的。同时我还想说,在一年出书14万多种的“出版大国”,优秀图书所占的比例实在是太小了!我们对优秀图书的研究又实在是太薄弱了!
  我国有一批在广大读者中口碑甚好的出版社和编辑, 我们不妨从锤炼一本书的编辑出版理念开始,进而发现一类书、 一位编辑、一家出版社的编辑出版理念。
  
试以“老”字号图文互动图书为例

  让我们具体看一看最近几年出版的一类“图文互动” 图书“老”字号。这里的“老”字号,指的是书名中带有“老”字的几套书。
  “图文互动”,是个新词儿,过去只是说“图文并茂”。大致到20世纪80年代末,由于用纸质量和印刷技术的限制,除了画册之外,我国图书正文中的图片的印制质量是比较差的。到了20世纪90年代,由于用纸和印制的质量都得到了堪与世界同步的极大提高,特别是由于先进的电脑技术在印刷业中的广泛应用,确保正文中图片的高质量已无物质上和技术上的困难,图文互动的图书便应运而生了。
  首先应当提到的是江苏美术出版社1993年7月问世的《老房子》系列。《老房子》是老 的民居建筑的照片集(其中的照片是近期拍摄的,并非老照片),除了书前有一篇引言之外,图片只有标题而无说明文字。老的民居建筑,是很多人生活过的环境, 也是祖 辈的生活环境。面对老的民居建筑,人们对故土、故人的思念之情油然而生。《老房子》的题材是如此贴近平民的生活,因此引起广大读者的强烈兴趣。但是,近期拍摄的老民居黑白 照片,呈现在读者面前的多是年久失修的老房子,一般读者很难由此想象出昔日的鼎盛繁荣,视觉欣赏所得到的美感大打折扣。《老房子》的篇幅大,定价高,限制了它的销量。
  1996年12月,山东画报出版社开始出版丛刊《老照片》。《老照片》的创意,缘于该社编辑出版《图片中国百年史》,那是上下两巨册的一套书,只用了搜集到的照片的1/3。好不容易搜集到的老照片应当充分利用,再出丛刊是个好办法。但是,创办《老照片》又不仅仅以此为目的。这是“有书为证”的:《老照片》第1辑上便刊登了征稿启事,征集20年以前拍摄的、有意思的老照片和相关的文章。
  对历史的记载,向有正史、野史之分。正史,是以君主的传记为纲领的纪传体史书。 我国在20世 纪50年代到80年代出版的反映20世纪历史的画册大概都可以列为“正史型”。 “正史型”的历史画册和“正史型”的编辑出版理念,当然是极为重要的。但是,有没有在“正史型”之外,或者说作为“正史型”的补充,更好地体现“历史是人民写的 ”这一真理的编辑出版理念呢?我认为,《老照片》之所以能畅销并长销不衰,重要原因就是它在这方面做了大胆的、有益的和成功的尝试。翻开任何一辑《老照片》,在领袖、名人之外,你都可以读到普通人写下的家史、个人成长史,他们人生旅途中的悲欢离合,令你百感交集!普通人从“家庭相册”中翻检出的老照片谈不上摄影艺术, 但它们能深深地打动你的心,引发你去反思历史!将这样的老照片和相关文章对照阅读,我第一次领会到“图文互动”的深刻含义,也从此不再将“图文互动”当成一句套话去看待和使用。从这个角度看,我们不妨将《老照片》的编辑出版理念称为“平民型”的。
  《老照片》还有一系列设计之处可以圈点。前10辑的《老照片》,每辑为大32开、128页(4个印张),版权页上不但注明文字字数,而且注明照片幅数,用纸考究,印刷精良(正文中的照片经得起用放大镜来看细部),但是定价只有6.50元。再精明的读者看到这个价格,也会心动,切实地看到《老照片》的物有所值,“物有超值”。买3辑《老照片》还不到20元!丛刊的定价策略, 应当注意吸引读者持续购买,《老照片》每辑6.50元的定价真是将定价策略用到了极致。《中华读书报》记者舒晋瑜的统计证实了这一策略的成功:《老照片》1~4辑各发行二三十万册,5、6辑各发行十几万册,7、8辑各发行6万册 , 往后各辑各发行3万册。《老照片》的发行量大概创造了中国图文互动图书的发行量之最。这样大的发行量,当然会创造一定的经济效益。但是,我认为,意义和作用不仅在这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老照片》第一次使图文互动的优秀图书走进千家万户,让“平民型”的编辑出版理念得到广大平民的检验,获得广大平民的认可与欢迎!
  1998年10月,江苏美术出版社的《老城市》系列问世。在《老城市》的编辑出版工作中,出版社加大了“编辑含金量”。《老城市》中用的都是老照片, 文字作者是出版社精心挑选的名作家。编辑将一大包老照片拎到作家家中,任由作家遴选、编排,再配上文字。与其他类型的作者相比,作家(特别是小说作家)对老照片的心灵体验更为独特与深刻,他们能从老照片中引发出独特的想象与思考,他们的文字也更为洒脱与灵秀。有的作家在看到一大包老照片后,不但积极调动脑中的积累,而且钻进图书馆去做了一番研究。我以为,作家撰文的《老城市》,应当同时增进读者对老城市的历史感受和文学感受,两者不可偏废。从这个角度,我偏爱那种对城市历史以及选中的老照片下过一番考证功夫,增强历史厚重感的写法(例如叶兆言的《老南京》)。《老城市》的用纸更为讲究 ,增强了收藏价值。同(下转15页)(上接17页)时,定价策略也受到重视,大32开、8个印张的平装本的定价为23元 ,是爱书人能够接受的。
  1999年10月,三联书店的《乡土中国》系列开始出版,第一本是《楠溪江中游古村落》。《乡土中国》中的照片是近期拍摄的,《楠溪江中游古村落》正文6.25个印张中有2个印张是彩印的,安排了不少彩色照片,黑白照片也非常清晰、精细。彩色照片逼真、亲切、立体感强,顿时使全书显得逼真、亲切、充满立体感,翻阅起来真是赏心悦目。与《老城市》不同,《乡土中国》的作者都是乡土文化、乡土建筑的研究专家。专家的眼光是全景式的,深刻的,具有深邃的穿透力,能够引发读者作多方面的思考。《乡土中国》照片中的画面,尽管仍然主要是一座座古建筑,但它们不再孤立,不再静止,专家的文字将它们作了有机的整合,让它们游动起来,同时让我们看到了乡土建筑与当代居民的融合,看到了乡土建筑与我们祖辈的融合。
  以上提到的4种“老”字号图文互动系列图书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都表现出良好的成长性和旺盛的生命力,连续出版的时间长、品种多,给人一种“欲罢不能”的印象。例 如,《老照片》已出版了18辑,自发来稿已占到稿源的50%,在老照片的资源开发上形成了良性循环,到2002年底要出到26辑。最近,在《老照片》问世5周年之际,山东画报出版社又推出了《老照片》精选本4种,16开本,彩色精印, 每种20个印张,定价在30元左右。《乡土中国》系列已出4种,并被列入《2001~2005年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十五”期间要出版多达20种。
  以上对4种“老”字号图文互动系列图书的编辑出版理念的分析,只是粗线条的,可以挖掘和值得挖掘的东西还很多。 从图文并茂到图文互动,是从量变到质变。照片怎样征集,怎样筛选,由谁来筛选,怎样编排,由谁来编排;文字作者怎样遴选,请哪一种类型的作者最合适,编辑与 文字作者怎样“互动”,文字作者和照片又怎样“互动”(这两个“互动”是图文互动的保证与基础)……这些都是我们应当关注的。同时,还不应看轻一些“细微之处”, 如图书开本、篇幅、纸张、印刷种类(黑白还是彩色)、定价的选择与确定等。有时,正是 这些“雕虫小技”,决定了图书的命运。
  像以上列举的“老”字号图文互动系列图书那样的优秀图书,古今中外都有许多。让我们克服浮躁情绪,静下心来,埋头读书,潜心研究,一本书一本书地整理出优秀图书的编辑出版理念,为今后出版新书时锤炼编辑出版理念提供借鉴,为创立中国的编辑学打造基石。
  
                         
(作者单位: 江苏教育出版社)
  
 (ID:178)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