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2年第1期  
 
目 录

卷首语
·让出版科研更好地 转化为生产力 / 王建辉
专论·特约稿
·关于我国著作权法的修改 / 宋木文
编辑学·编辑工作
·也谈网络时代的编辑活动 / 逸 士
·一本书一本书地锤炼 编辑出版理念 / 喻纬
·“入世”对中国期刊业的影响 和应采取 / 赵可
·璧有瑕,请为君示 / 蔡克难
·用“三个代表”思想 指导编辑工作 / 邹少雄
·书籍与大众传播 / 仓理新
·出书结构调整直面的几重关系 / 谢清风
出版学·出版工作
·试论出版基础理论建设 / 刘辰
·漫议出版抢滩” / 赵航
·鲁迅先生的书刊广告艺术 / 范军
·图书营销工作中的市场预测 / 关铭
·图书出版合同的若干法律问题 / 徐德欢
·汉文字校雠的源流与传承 / 孙培镜
·传承文化遗产的力作 / 胡兆熹
·中央部门出版社校对岗位培训班结业考试题 /
·《典诠丛书》的装帧设计 / 王乔
首届数字时代出版产业发展与人才培养国际学术研讨会专稿
·出版数字化与网络出版 / 张儒
·电子书正向我们走来 / 钱爱玲
·利用网络优势 发展出版发行业 / 朱勇慧
书苑掇英
·版式设计要抓视觉找感觉 / 江志君
·中西部出版合作的前景 / 李海宁
·我看“工者有其股” / 杨红卫
·图书市场营销的个性化 / 彭瑛
编辑史·出版史
·张元济的编辑思想 / 李艳
港澳台出版•国外出版
·纯文学期刊路在何方 / 李德复
·文品与人品 / 黄弗同
多媒体·数字出版
·胡真和他的出版观 / 郑清源
·稿费琐谈 / 彭燕郊
·这颗心,在为波兰哭泣 / 徐鲁
·爱情的写作 / 海男
品书录
·人品·学品·精品 / 段维
·壮丽的天河 / 陈至
·一部富于创造性的专著 / 杨发明
·《李峰文集》的启示 / 潘杏英
·让科技发展与人类文明并肩前行 / 雷振清
·学有三长 述成一家 / 赵庆伟

 

纯文学期刊路在何方

李德复


  了解几个省、市级纯文学期刊,月发行量只有一两千份。最近,国家统计局发布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数字是十二亿九千多万人。按这个数据计算,有的纯文学刊物是五十万人到一百 万人才订它一份,数量太少!故街头巷尾的书店、邮亭、书摊上,此类刊物几乎绝迹。
  是不是如有人所讲:文学期刊的辉煌日子如黄鹤一去不复返了,它的市场被通俗文学以及生活、娱乐、休闲等类期刊挤掉了。它的本性是“阳春白雪”,只属于文学专家和比较严肃的人群欣赏……发行少,正是文学的自然回归。
  愚以为,这都是只看现象不看本质,掩盖文学期刊发行量上不去的所谓理由。关键问题在哪?主要是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过程中,原来习惯于计划经济的文学期刊领导者虽对文学内行,却对经营文学外行。有的人甚至看不起“经营”二字,自以为在坚守“阵地”,发行量少亦很清高。带着这样的情绪,纯文学期刊的路今后只会在低潮的回水湾里打圈圈 。
  能否改变文学期刊当前失落的局面呢?回答是肯定的:能!首要一条,是文学期刊领导者要从计划经济的思路,转化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思路。表面上,很多人似乎懂得这一点,可在 实践上还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一套:只知文学期刊的思想、教育功能,不知文学期刊的产 业、利润效应;只知伸手向国家要钱——自认为以文学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上面不给钱行么?而不知用文学给国家赚钱——为精神文明贡献物质力量。现在,应该明白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文学期刊是一种特殊的精神商品,它包含两重性,也就是我们通常讲的,要双赢、双效益,即在社会效益的统帅下,必须获得可观的经济效益。只有承认和树立这个观念,狠心给文学期刊“断奶”,期刊本身也有骨气,不再向企业家募捐,四处化缘,相信纯文学这杆特有阳刚之气的大旗是立得起来的!有人说,真给文学期刊“断奶”,怕会“断”熄了火。我不这么看,文学期刊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如果“休克疗法”太猛,一时适应不了,便逐步“断奶”,直到完全自力更生,才能扬眉吐气,呈现希望之光。
  第二,紧接着,要彻底改变当前文学期刊的管理机制、经营机制。据了解,大部分文学期刊 的编辑仍在吃大锅饭,没有竞争,干好干坏基本一个样。须知期刊是靠好作品占领市场的, 你发表的好作品越多,占领市场的份额就越大,反之亦然。期刊发行量上不去,不要怪读者没水平,只能怪自己刊发的作品质量不高。而好作品、优秀作品,是靠编辑努力组织来的。若不实行竞争机制,约稿好坏、改稿好坏、上好稿多少没个区别,基本靠资历、职称、职务 拿报酬,这种计划经济时代的“按劳分配”,怎能鼓励编辑组来好稿、改出好作品呢?这种用人机制,是很难出优秀作品和办好一个文学期刊的。有的通俗文学和文化生活类期刊,为什么能发行几十万份、几百万份?仅仅是它的内容与纯文学期刊不一样吗?非也!他们在管理机 制上,特别在用人机制上,完全与市场经济挂钩:编辑的报酬,不是凭资历、职称、职务, 而是看你能不能组来好稿?每期能编多少字上版面?发好稿多,上版面多,报酬就高,否则就低;发不出稿子,就只发生活费;一连几个月发不上稿,则按制度下岗。激励机制一抓就灵。有的编辑努力编发好稿,一月能收入几千元,有的只拿几百元甚至更少。这才叫“多劳多得”,这才会使人感到“本领恐慌”,这才真正是优胜劣汰。但许多文学期刊至今还不敢采用这种机制,说拿不下脸面,怕得罪人。难道期刊质量不高就不怕得罪读者,发行量少也 心安理得吗?当然,关键还在于从期刊主编到每一个编辑都要加强市场经济意识,建立一整套适应市场经济的制度,包括成本核算、发行规则、广告办法等。观念带动机制转变, 机制激发人的积极性,作品质量上来了,还愁期刊发行量上不去吗?
  第三,要调查研究文学期刊市场,要真正明白文学期刊在当代如何生存、发展、壮大?要做扎扎实实的工作,不要企求一个早上吃成大胖子,光在表面形式上标新立异,炒作所谓的轰动效 应。据笔者多年调查,文学期刊的生命之光全系在其所发表的作品上,作品上乘,市场就大,读者就多,刊物良性循环,欣欣向荣,像《人民文学》、《当代》、《收获》、《十月》 等,即使有困难,也只是前进中的困难;相反,若作品无新意,又无可读性,市场便小,发行量必然每况愈下,有的省市一级的文学刊物目前就是这种状况。所以,核心问题还是把力 气、资金用到组织好稿这个刀刃上,千万别在与作品无关的“花招”上使傻劲。比方有的文 学 期刊,没几篇好小说,好散文,只是把开本改大,用高级铜版纸印,豪华得如一些富有的时 尚刊物,又卖不了几本……但稿费却甚低,一些好稿便不上门了。且看有的文化生活类期刊,比文学期刊富,封面远不如文学期刊豪华,稿费则高得多,不少优秀文学作品,立刻跑到 这类刊物上亮相,特受欢迎。
  有人把追求作品“卖点”当贬义词,似乎讲文学“卖点”是侮辱文学,是庸俗。其实,这是没有摆正文学的“两重”位置,自视甚高,编的稿子却在市场上、老百姓中没人要,看来, 文章还是落到地上好,有卖点的才卖得掉。文学作品一定要服从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
  作品的卖点在哪里?期刊老总又怎么掌握?不少有经验的主编是这么认识的:一个是,不论现 在文学界出现多少派别,什么“边缘化”、“网络化”,什么“前现代”、“后现代”,什么“另类”、“新类”,什么新写实主义、新体验主义……对期刊市场而言都毫无意义。市场要什么?不论过去与现在,要真正能雅俗共赏的,真正全方位反映生活的,真正现实主义的作品。不管文学这主义那主义的出现、起伏、消失、变异、发展,都是从现实主义这个母 体里胎化产生的。读者不管你是报上的,刊物上的,书上的,还是网络上的,只要是生动地反映了现实,特别与自己经历的生活息息相关,能引起共鸣的东西,他们就会买,会读,会 作义务宣传员、推销员。另一个是,千万不能欣赏、启用所谓上天入地的、隔代观火的、深文概全的泡沫文学。哪怕肥皂泡再漂亮,也莫让它上刊物。真实——依然是文学期刊的灵魂。当然,这个真实既要有文学自信,又要有文学创见。法国哲学家德勒兹曾指出“哲学终 结”的观念——是写作力创新缺乏的表现。而泡沫文学便是创作力枯萎的包装。它是生 活的 浮光掠影,是不触及现实生活本质,甚至是假造虚伪的。这类作品一上刊物,不论多么危言耸听,气势汹涌,不要几个回合,读者便摸到底细,慢慢不再上当了。还有一个是,尽量组约“三喜欢”的稿子,即读者喜欢,文学评论家喜欢,管意识形态领导喜欢的作品。有人说 ,读者喜欢的作品,评论家不一定喜欢;评论家喜欢的作品,管意识形态的领导不一定喜欢。我看问题在于选稿,要千方百计找“三喜欢”的聚光点。因人民性与党性是一致 的,关键是把人民性融于党性之中,既能展现人民的正面形象,又能体现党的奋斗精神。这样的作品是不少的,如邓一光的《我是太阳》,张平的《十面埋伏》、《抉择》,陆天明的 《大雪无痕》,等等。不论从上层、中层、下层,只要达到了“三喜欢”,就会受到评论家好评,管意识形态部门的推荐,以及读者的排队购买。福建出版的《中篇小说选刊》,为什么一直红火,发行量一直较大,道理就在这里。
  最后,若想把文学期刊办红火、办畅销,刊物主编就要有点牺牲精神。因为办文学刊物的人大部分是作家,有的是很有成就的著名作家。这些人创作任务重,社会活动多,当主编往往只挂名,把编辑工作交给副手或其他人。一把手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全心全意办刊,同仁们 能同心协力吗?期刊只能是凑凑合合编下去。所以,文学期刊的主编人选,既要政治强、业 务精,又要肯牺牲自己——主编要主,把精力投入到“为人作嫁衣裳”的编辑工作上来,像当年鲁迅、冰心编刊物,像解放初期赵树理、李季办杂志,是完全能把文学期刊办出特色, 兴旺发展,走出一条宽广的光明大道来的。

  
                    (作者单位:爱情婚姻家庭期刊社)
  
 (ID:203)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