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出版科学》2002年第三期(总第41期)  
 
目 录

卷首语
·加入WTO后政府如何管好出版 / 王建辉
专论·特约稿
·盛世修典 协调共进 / 宋木文
出版学·出版工作
·图书出版特性新探 / 朱胜龙
·加入WTO后强化著作权行政管理的对策 / 郑凌辉
·集团组织的财务管理 / 罗伟明
·出版业资本营运的认识误区 / 徐曙初
·出版企业财务管理创新 / 刘再智
·新华书店如何应对教材出版发行改革 / 彭圣华 谢文涛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优秀文化网站的成功之道 / 王栾生
·网站编辑的素质与能力 / 徐晓鸿
书苑掇英
·关于出版品牌的研讨 / 范军
·出版品牌应处理好几方面的关系 / 董中锋
·出版品牌的社会运作与人为运作 / 刘敏
·明星作者与出版品牌 / 刘英
·读者动机与出版品牌 / 胡其山
·品牌战略中的读者意识 / 高娟
·品牌图书与品牌运营 / 夏兴通用
·我看基础教育类出版品牌 / 李嘏娜
编辑史·出版史
·中国出版史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 肖东发
·一举成名天下知 / 吴永贵
编辑随笔
·我爱中华 / 戴文葆
·编辑的诚信 / 张小新
编者·作者·读者
·钱文霖与他的科技编辑方法论 / 许淳熙
·何启治的文学编辑生涯 / 卢斯飞
品书录
·再现伟大历史进程的图像巨作 / □ 查加伍
·唯美的灵感与华丽的激情 / □ 徐 鲁
科研信息
·出版专业技术人员将进行职业资格考试 / 文集
·全国部分编辑学会工作座谈会在上海召开 / 田君月
·中国编辑学会召开部分出版社 总编辑工作座谈会 / 凡丁
·《 蒙古学百科全书 》 陆续出版发行 / 宝彦

 

中国出版史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肖东发
摘 要: 回顾了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出版史研究取得的进展,其研究成果之多、涉及范围之广、研究探讨之深超过以往任何时期,并展望了今后研究发展的路向。
关键词: 出版史 成果 进展
第3共4页 >> 1页 2页 3页 4页



    2001年5月第七届世界印刷大会在北京召开。北京大学出版社赶在会前出版了肖东发的新著《中国图书出版印刷史论》。该书的源流篇对出版印刷起源的几个必要条件,如文字的产生、图书的起源、出版的萌芽、早期的编辑活动及造纸术发明等问题,均加以考辨并做出回答。雕版印刷一章 综合考证了东汉至隋唐之际与印刷术发明有关的文献与实物,特别是近年来发现的文物,提出印刷术发明于隋唐之际,并初步理清了雕版印刷术在7至9世纪的发展脉络,用史实反驳“韩国发明说”。活字印刷一章对中韩争议较大的金属活字的发明问题也展开论述,提出我国宋代已有金属活字。流布篇对中国印刷术的外传,包括东传朝鲜半岛、日本;西传西亚、北非、欧洲两条路线理出线索,最后对中国图书文化的总体特点及其在世界文化史上的地位、作用和对现代化的影响加以分析和论述。
 
二、中国出版史研究进展分析
 
    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出版史研究所取得的进展是显而易见的。可归纳为以下几方面。
    1.研究范围不断开拓,诸多空白得到填补。20世纪80年代以前可以说没有一部系统完整的出版史论著,近十几年则出版了一批以出版史为名的通史性专著,这个飞跃是巨大的。在其分支学科中,以往的成果以图书史为最多,印刷史次之,编辑史、翻译史、发行史等论著几乎是空白。就是印刷史研究,也只讲图书的印刷,很少涉及其他方面。近年来以张秀民的《中国印刷史》和张树栋、张耀昆编著的《中国印刷史简编》及张树栋等主编的《中国印刷通史》为代表的印刷史著,不但讲印书,还有年画、纸币、报纸、期刊、纸牌等,不仅包括印刷品,还有对印刷材料的研究,用大印刷史观开展研究,大大拓展了研究领域,使印刷史概念更加完整。
    近20年不仅编辑史、翻译史、出版史、发行史等空白得到填补,还出版了一大批关于某一出版单位或某一编辑出版家的微观研究成果,如《文化书社 中国早期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书刊发行机构》(1990)、《开明书店纪事》(1992)、《新知书店的战斗历程》(1994)、《生活书店史稿》(1995)、《新华书店总店史(1951~1992)》(1996),以及《韬奋与出版》(1983)、《报人出版家陈翰伯》(1990)、《出版家黄洛峰》(1991)、《记胡愈之》(1993)、《编辑出版家叶圣陶》(1994)、《新文化出版家徐伯昕》(1994)等。这些成果不仅丰富了出版史的分支研究,也反映了近年来研究的进展。
    2.研究方法多有创新,内容体例各有所长。大部分论著教材都注意吸收考古界的新发现和学术界的新成果来充实自己的内容。在研究角度上,各家也发挥了自己的专长。仅以1990年出版的三部著作为例:一部是复旦大学姚福申著的《中国编辑史》,主干部分是编辑思想的源流和演变。时间跨度大,内容丰富,超过同类型的编辑史稿,全书35万字,涉及不少著名的编辑家及其作品,为中国几千年编辑事业梳理出一条脉络。第二部是南开大学来新夏主编的《中国古代图书事业史》,该书以图书为中心,包括搜求、典藏、管理、整理、编纂,还加上流通与利用,显然拓宽了传统图书史的研究领域。第三部是巴蜀书社出版的李致忠的《历代刻书考述》。作者发挥在国家图书馆善本部工作多年的优势,以丰富的馆藏善本实物为基础,联系各个不同历史朝代的时代背景,综合了多年来自己辛勤研究的成果,详细记述了中国刻书事业的发展历程,可以说达到了作者提出的两个目的:一是深化了版本学的研究,二是给中国出版史研究积累了素材。
    同样是中国出版史著作,宋原放、李白坚合著的《中国出版史》,采取了与以往的中国书史、印刷史不同的写法,不追求描述若干历史现象,而是以文化发展为背景,对现有的出版史料作了新的编排和考察,力图作宏观描述,重点放在勾勒
出版史的发展线索,在研究目的和研究方法上别具一格。
    肖东发主编的《中国编辑出版史》则是第一部把编辑史和出版史结合在一起的著作。该书注意编辑活动与出版工作的结合,从社会文化背景入手,重点研究历朝编纂机构和编辑活动、著名编辑家及重要出版物,图书的生产过程、形式制度、贸易流通,包括书价、早期版权、法规及出版管理制度等。全书按时代分期,每一时期按上述脉络加以叙述,纵横有序,眉目清晰。由于是教材,各章之后列出思考题,便于学习掌握。
    3.研究成果形式多样,提供多处发表阵地。以往的出版史研究成果以史料集和教科书为多,近年来以全面系统的综合性论著为主,同时涌现了大量的学术论文,此外,还有大事记、回忆录、图录、照片集、影视片和大部头志书、工具书等。如《新华书店五十年》(1987)就选收了1 200 幅照片, 形象地记录了该店成立50年的光荣历史。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古代木刻画选集》(1985)共10册,收唐代至清末的木刻画584幅,以文学插图为主,题材极为广泛,艺术风格也多种多样。该书对中国古代印刷史研究有重要参考价值,出版后受到国内外文化界人士赞誉,日本艺术研究会为此授予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功劳杯”。1987年秋在德国莱比锡举办的世界最佳图书博览会上,该书又荣获“世界最美图书银牌奖”。同类成果还有上海美术出版社1987年出版的《中国版画史图录》及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出版的《中国古代版画丛刊》。关于版画研究的另一系列成果是学苑出版社于2000年5月出版的首都图书馆周心慧研究馆员的专著《中国古版画通史》及其主编的10大册《新编中国版画史图录》。前者以时代为经,事例为纬,对中国古代版画艺术的发端及源流递嬗,详加论述,依其刊刻地区、艺术流派、内容题材等分门别类、条分缕析。引证数据宏富赅博,论证详明周备。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有后者为基础,图录共汇集古版画作品3 000幅,涉及各朝版本近2 000种,是一部迄今为止规模最为宏大、收录最为完备、资料最为详明的古版画史图录类工具书。在此之前,他们还出版了《古本小说版画图录》、《古本戏曲版画图录》、《中国古代佛教版画集》、《中国古典风景园林图汇》、《古本戏曲十大名著版画全编》、《陈老莲木刻画》、《明代版画图释》等。在收集、整理、选择、排序、撰写释文以及书前综述过程中都为自身研究及其他研究印刷史、版画史的学者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提供了系统、全面、难得的资料。
    工具书类如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出版的王肇文编的《古籍宋元刊工姓名索引》。该书从369种宋元善本中收录刊工共4 500人,分“宋元刊工姓名索引”和“采用书版本简介”两部分,对研究版本和古代印刷史颇具价值。
    20世纪80年代初由方厚枢、章尔扬编剧,峨眉电影制片厂摄制了一部彩色科教影片《书的故事》;1986年北京图书馆、上海师范大学、上海戏剧学院联合摄制电视科教片《中国古代书籍史》。两者都从古代结绳记事、文字的产生、甲骨文、简策、帛书讲到造纸术和印刷术的发明。前者共三集,还介绍了图书的印制过程及各种现代的书。20世纪90年代中期,北京大学与中央电视台联合拍摄150集电视片《中华文明之光》,其中也有《中国造纸术》、《雕版印刷》、《宋元善本》、《古代版画》等与中国书史、印刷史有关的专辑。
    20世纪80年代以来,《出版工作》(现改为《中国出版》)、《编辑之友》、《出版发行研究》、《编辑学刊》、《出版科学》、《图书与情报》等数十种编辑出版学以及图书馆学、文献学刊物陆续创刊,大都开辟了“出版史”或“书史书话”专栏。1982年上海市出版工作者协会专门创办了《出版史料》期刊,专门搜集、刊载自鸦片战争以来,特别是“五四”运动至1949年间的出版史料,适当兼及古代和当代的重要资料。创刊十年后并入《编辑学刊》,该刊对于中国近现代出版史料的整理发掘做出了突出贡献。至于各省市为配合出版志编写创办的丛刊、辑刊等更不胜枚举。2001年《出版史料》又由开明出版社恢复出版,这对出版史研究的深入发展是十分有利的。还值得提及的是中国书籍出版社、湖北教育出版社、山东教育出版社、大象出版社克服各种困难,分别编辑出版了《中国出版史料》的古代卷、近代卷、现代卷和当代卷,挖掘出不少珍贵史料。
    4.研究层次不断加深,纠正不少谬误成说。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各地编写新方志工作,设立了“出版志”这一内容,通过征集整理出版史料,极大地推动了出版史的研究工作,使其在更广更深的层面上展开。不少地区都感到现有史料极为丰富、涉及范围广、时间跨度大,远非一部综合性的、受体例和篇幅限制的“出版志”所能容纳,需要把征集到的大量史料分门别类加工整理成不同形式的成果传之于世。例如江苏省出版史志编纂委员会在编纂《江苏出版志》的基础上,又编辑了一套《出版史志丛书》,包括《江苏刻书》、《江苏民国时期出版史》、《江苏图书编辑史》、《江苏报刊编辑史》、《江苏图书印刷史》、《江苏出版大事记(1949~1992)》、《江苏革命出版活动记事》、《江苏出版人物》、《江苏出版机构》、《民国党派社团出版活动史略》、《华中解放区出版事业简史》、《江苏出版史(民国时期)学术讨论会文集》等十余部,他们还以市为卷,出版了《江苏艺文志》。北京、天津、河北、浙江、湖南、云南等省也推出各种形式的系列成果。仅从这一点,就可以说,出版史研究已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研究的深入还表现在一些学术专著视野开阔,角度新颖,富有论辩性。曹之《中国印刷术的起源》一书是中国出版史专题研究的新成果,开拓了研究印刷术起源的新思路,其方法是通过对各种文化现象的多角度扫描,全方位、多学科地论证“唐代发明说”。该书从造纸史、制笔史、制墨史、藏书史、目录学史、题壁史、教育史、抄书史、书业贸易史、佛教史、外交史、石刻史、赐书史、拓印史、装订史、货币史、文字演变史等方面加以论述,分析了过去学术界的成绩和不足,指出其中某些论证不周和材料不实之处,纠正不少似是而非的观点。
    关于造纸术发明的年代,目前学术界也有不同见解,许多著作教材都根据近年来西汉古纸的发现否定了东汉“蔡伦造纸”成说。其中以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潘吉星研究员的《中国科学技术史·造纸与印刷卷》所列最为详实。国家图书馆李致忠研究员在《中国古代书籍史》中特别纠正了以往把经折装混同于梵夹装的谬误。 (ID:305)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