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出版科学》2002年第三期(总第41期)  
 
目 录

卷首语
·加入WTO后政府如何管好出版 / 王建辉
专论·特约稿
·盛世修典 协调共进 / 宋木文
出版学·出版工作
·图书出版特性新探 / 朱胜龙
·加入WTO后强化著作权行政管理的对策 / 郑凌辉
·集团组织的财务管理 / 罗伟明
·出版业资本营运的认识误区 / 徐曙初
·出版企业财务管理创新 / 刘再智
·新华书店如何应对教材出版发行改革 / 彭圣华 谢文涛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优秀文化网站的成功之道 / 王栾生
·网站编辑的素质与能力 / 徐晓鸿
书苑掇英
·关于出版品牌的研讨 / 范军
·出版品牌应处理好几方面的关系 / 董中锋
·出版品牌的社会运作与人为运作 / 刘敏
·明星作者与出版品牌 / 刘英
·读者动机与出版品牌 / 胡其山
·品牌战略中的读者意识 / 高娟
·品牌图书与品牌运营 / 夏兴通用
·我看基础教育类出版品牌 / 李嘏娜
编辑史·出版史
·中国出版史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 肖东发
·一举成名天下知 / 吴永贵
编辑随笔
·我爱中华 / 戴文葆
·编辑的诚信 / 张小新
编者·作者·读者
·钱文霖与他的科技编辑方法论 / 许淳熙
·何启治的文学编辑生涯 / 卢斯飞
品书录
·再现伟大历史进程的图像巨作 / □ 查加伍
·唯美的灵感与华丽的激情 / □ 徐 鲁
科研信息
·出版专业技术人员将进行职业资格考试 / 文集
·全国部分编辑学会工作座谈会在上海召开 / 田君月
·中国编辑学会召开部分出版社 总编辑工作座谈会 / 凡丁
·《 蒙古学百科全书 》 陆续出版发行 / 宝彦

 

中国出版史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肖东发
摘 要: 回顾了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出版史研究取得的进展,其研究成果之多、涉及范围之广、研究探讨之深超过以往任何时期,并展望了今后研究发展的路向。
关键词: 出版史 成果 进展
第4共4页 >> 1页 2页 3页 4页



    5.研究目的日益明确,探讨规律继承传统。许多新著都力求用马列主义历史唯物论的观点去探讨图书出版事业的发展规律。如李致忠的《历代刻书考述》把现存的有一定代表性的典籍置于产生它的历史环境中,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诸方面,分析其撰写、编纂、出版的原因,把曾经出版、传抄尔后又散佚失传的某些典籍钩沉出来,分析其产生的时代背景以及失传的社会原因,然后将两者综合起来加以考察,这样就勾画出某一时代图书出版流通的大致轮廓,使古代出版史研究拓宽了视野,深化了探讨层次,优化了学科素质。
    从1989年到1992年,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和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一连召开了三次“中国近现代出版史学术讨论会”。三次会议的论文集收录178篇论文,共135万字。会议的主题十分明确,就是研讨近现代中国出版的优良传统。与会代表从不同角度探讨、总结内涵丰富的出版优良传统,并取得共识:研究出版历史,就是要以史为鉴,继承和发扬历史上的优良传统,就是为了创造出版的明天和未来,建设和发展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出版事业。
    6.研究队伍不断扩大,海外学者投身其中。取得上述进展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研究队伍的不断成长壮大是一个重要原因。首先是领导重视,加强了组织和引导,使研究工作进展较快。新闻出版署成立了党史资料征集工作领导小组,并于1987年6月在大连召开工作会议,会后抓了“三落实”:组织落实 全国26个省市新闻出版局建立了相应的机构,从中央到地方,业已形成一个出版史料征集工作网络;规划落实 20多个省制订了《征集规划》,拟订了征集选题,征集和整理了一批资料,完成了一批编写任务;选题落实 经新闻出版署批准下达的第一、第二批“党的出版史料全国性选题”,有关省市已落实撰写任务,有的选题已经完成。多年来,有一批热心的老同志如宋原放、吉少甫、叶再生、方厚枢等长期辛勤劳动,刻苦奉献,积极参与出版史料征集和研究工作。上海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印刷印钞分会早在80年代就编印了《印刷职工运动资料》1~3辑、《中国革命印刷史资料》和《中国印刷史资料汇编》,最近又编印出《雕版印刷源流》、《活字印刷源流》、《历代刻书概况》、《装订源流和补遗》四本中国印刷史料选辑,部头更为庞大。前后共选辑史料近500篇,约350万字,反映了近百年来中国印刷史及其研究概况。叶再生自1993年以来主编了近10辑《出版史研究》丛刊,由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其宗旨是提供出版史研究信息,展示研究成果,开展学术讨论,交流研究心得。积多年收集所得,2002年在华文出版社出版了近400万字的巨著《中国近代现代出版通史》。
    其次是高等院校集中了一批出版史研究力量,不仅北京大学、武汉大学两校有研究书史、印刷史的传统,而且1985年以来,南开大学、清华大学、河南大学等相继办起了编辑出版专业。据统计,到2001年9月,全国已有37家高校建立编辑出版学专业。许多出版印刷史成果都是在为这些院校专业教学的基础上逐步完善成形的。王建辉、王余光等就是以近代出版、商务印书馆为题完成了博士论文。此外还有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文史馆、文化新闻单位、历史研究部门的史学工作者,也积极投身这一事业,像卓有成就的张秀民、李致忠二位都是国家图书馆的工作人员。
    再有就是我国港台和外籍学者的积极参与。我国台湾省学者在出版印刷史研究方面几十年从未间断,涌现了一批知名学者和重要成果,如李书华、屈万里、昌彼得、吴哲夫、潘美月等。美国芝加哥大学远东语言文化系及图书馆学研究院名誉教授兼远东图书馆馆长钱存训是研究中国书史、出版史的专家。他们还培养了一批不同国籍的硕士、博士研究生,专门研究中国文化和中国出版史,如美国的包均雅、贾晋珠,瑞典的艾思仁,新西兰的邓肯,韩国的曹炯镇等。
    这20年间,海外也多次召开有关中国出版印刷史的学术研讨会。1988年8月在美国圣迭戈召开的第五届国际中国科技史研讨会议上,专门设一分会,以“纸和印刷”为主题。1998年在美国俄勒岗、2000年2月在纽约举办中国国家图书馆馆藏善本图书展览期间,以及2000年3月在圣迭戈举行的亚洲研究学会年会中,都有关于中国印刷史专题的学术会议和专题研讨。韩国1997年9月在清州市,1999年10月在汉城延世大学,2000年9月在清州古印刷博物馆连续召开有关印刷图书文化起源及金属活字的国际学术研讨会。日本也设立了历时为2000~2004年投资巨大的“东亚出版文化研究”课题,还于2001年12月在东京召开有中、日、韩、美、英、法、俄、澳等国学者参加的“东亚出版文化研究国际研讨会”。由此可知,中国出版印刷史的研究不仅在国内得到学者重视,而且在国际上也得到热心中国文化史研究的学者们的关注。近年来已经形成活跃的研究势头。

三、中国出版史研究发展路向的探讨

    综上所述,这20余年成就蔚然可观,但也要辩证地加以分析,从出版史研究领域来看,图书史、印刷史是两大热点,成果较多。编辑史、发行史的空白正在得到填补,翻译史、版权史的全面系统论著仍未多见。
    从历史时期分析,印刷术发明前的研究已得到弥补,近现代出版史的研究还显薄弱。
    从研究内容分析,尽管有的学者已经指出要注意从出版产品的思想内容、物质形态、社会作用三方面结合起来研究,但由于历史和现实等方面原因,仍然存在研究物质形态多、研究思想内容不够、研究社会作用更加忽略的问题。
从研究的成果类型来分析,近两年汇编的史料集、论文集规模巨大、数量较多,
教材和20~30万字左右的中性学术专著也为数不少,系统全面的大部头通史著作
则尚未出现。
    从研究的目的来分析,以往的某些成果仍限于材料的堆积与现象的罗列,没有注意分析出版过程中各种现象变化的因果关系,没有把探讨出版活动产生发展的规律作为研究的目的与重点,还不能透过现象揭示事物之间的本质联系,只言其然,不言其所以然。
    总之,20世纪最后20年的出版史研究工作虽有很大发展,但仍存在着研究领域不够完整、研究视野不够开阔、研究目的不够明确、研究层次不够深入等问题,亟待建立起一个完整的中国出版史学科体系。
    在新世纪开始之际,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在全国范围组织一批专家学者,着手完成一项国家级重点工程《中国出版通史》。这些学者不仅来自出版界,还包括教育界、文化界及图书馆界,要在三年内完成8卷本、300万字的一部史论结合的大部头史书。这样一项标志性工程的启动对我国乃至世界出版史、文化史研究均有重大意义。作为国家重点研究工程,要想体现出我国目前出版史研究的最高水平,有所创新,有所发展,首先就要明确出版史研究的对象、研究内容和研究目的。
    《中国出版通史》编委会专门就出版史的研究内容展开讨论,而且还制订统一明确的体例。经过研讨,编委们基本取得共识,出版史研究应该包括如下内容:
历史文化背景,包括时代特点、学术思潮、文化政策;
    出版业概貌,包括各朝代历史阶段的划分、区域的概况、出版数量统计;
    出版管理与出版机构,包括管理机构及制度(有关著作权、出版、流通等法规,审查制度与禁书)、政府出版机构(中央和地方)、民间出版机构(书坊、私家、寺院、书院)、重要的编撰活动和校勘整理;出版地区,包括出版中心、重要出版地区、各地出版特色分析;
    出版人物和社团,包括编辑家、出版家、发行家、刻书家(印刷术发明前有以抄书为业的书佣和经生、印刷术发明后有私人刻书家、书坊刻书世家及刻工)、出版群体、出版社团、文化团体;重要出版物,包括类型分析、各个时期的代表著作、选题分析、畅销书现象和机制分析;
    形式制度和装帧设计,包括复制技术(刻画、抄写、印刷、光电新技术)、书籍制度(简策、卷轴、册页)、装帧设计(字体、字号、版式、结构、封面、扉页、插图及演变);
    流通与经营,包括流通渠道(聚书地、市场、读者)、版本记录(题记、牌记等)、经销策略(定价、稿酬、印数)、作伪与粗制滥造(制假、剽窃);中外出版交流,包括中外出版物交流、中外版权交流、中外技术交流、技术的外传(造纸术、印刷术的外传);
    总体特点的分析及影响,包括编辑思想及实践、出版策略及分析、出版研究及成果(校勘学、目录学、版本学、辨伪学、辑佚学等)、优良传统及经验教训、对当时及后世的影响(教育、学术、社会发展等方面)。
    最重要的一点,研究出版史应该有明确的目的。研究工作不应满足于对历代出版史实的钩沉索隐和对历代图书的编辑、复制、流通、管理等出版环节的阐述,理出发展头绪也仅是研究的开始。我们要站在更广阔的社会背景之下,透过纷繁复杂的历史现象,全景式审视并清理出中国出版事业的发展、变革的脉络,总结其兴变盛衰的规律。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余敏将研究中国出版史的目的和指导思想概括为“总结经验,研究规律,以史为鉴,促进繁荣”。这是很有见地的。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  
 (ID:305)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