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出版科学》2002年第三期(总第41期)  
 
目 录

卷首语
·加入WTO后政府如何管好出版 / 王建辉
专论·特约稿
·盛世修典 协调共进 / 宋木文
出版学·出版工作
·图书出版特性新探 / 朱胜龙
·加入WTO后强化著作权行政管理的对策 / 郑凌辉
·集团组织的财务管理 / 罗伟明
·出版业资本营运的认识误区 / 徐曙初
·出版企业财务管理创新 / 刘再智
·新华书店如何应对教材出版发行改革 / 彭圣华 谢文涛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优秀文化网站的成功之道 / 王栾生
·网站编辑的素质与能力 / 徐晓鸿
书苑掇英
·关于出版品牌的研讨 / 范军
·出版品牌应处理好几方面的关系 / 董中锋
·出版品牌的社会运作与人为运作 / 刘敏
·明星作者与出版品牌 / 刘英
·读者动机与出版品牌 / 胡其山
·品牌战略中的读者意识 / 高娟
·品牌图书与品牌运营 / 夏兴通用
·我看基础教育类出版品牌 / 李嘏娜
编辑史·出版史
·中国出版史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 肖东发
·一举成名天下知 / 吴永贵
编辑随笔
·我爱中华 / 戴文葆
·编辑的诚信 / 张小新
编者·作者·读者
·钱文霖与他的科技编辑方法论 / 许淳熙
·何启治的文学编辑生涯 / 卢斯飞
品书录
·再现伟大历史进程的图像巨作 / □ 查加伍
·唯美的灵感与华丽的激情 / □ 徐 鲁
科研信息
·出版专业技术人员将进行职业资格考试 / 文集
·全国部分编辑学会工作座谈会在上海召开 / 田君月
·中国编辑学会召开部分出版社 总编辑工作座谈会 / 凡丁
·《 蒙古学百科全书 》 陆续出版发行 / 宝彦

 

何启治的文学编辑生涯

卢斯飞


    人民文学出版社是一家历史悠久、贡献卓著的出版社。这里人才荟萃,识高知深,佳作如林,精品迭见。荣获大奖之作,人称“半壁江山”。不少作家从这里崭露头角,走向成功,他们由衷地把当年为自己作品刮垢磨光、呕心沥血的编辑们称为“老师”,这个称呼十分朴素,也十分恰当。最近该社出版的资深编审何启治先生的《文学编辑四十年》(以下简称《四十年》),不仅真实记录着一个编辑在人生道路上的甘与苦、得与失、惶惑与思考、追求与欢乐,而且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一代编辑学人的精神风貌和心路历程,让人们看到时代风云在出版史上留下的痕迹。何启治曾经担任该社副总编辑、长篇小说终审、《当代》和《中华文学选刊》的主编。他在各个具体岗位上的经历、构想、探索和反思,更加显示出《四十年》的文献价值和学术价值。
    优秀、合格的编辑,大都具有一种平凡而又脱俗的精神境界。的确,编辑工作是平凡的,它的全部日常事务就是策划选题、组稿、审读和加工稿件、发稿等这几件事,年复一年,青灯黄卷,研精覃思,周而复始。编辑做的是幕后工作,不该以显学面目出现,不能像大牌明星一样招摇过市。俗话说:“只有状元学生,没有状元老师。”编辑培养指导的作家成了“状元”并不乏见,但编辑们一般都能淡泊自守,不去奢求浮名虚誉。因此有些编辑朋友叹惜自己的工作是“为他人作嫁衣裳”,这种看法不无道理,只是似乎不够全面。那么,何启治对编辑工作作何体会呢?他曾在此书题诗《致编辑》中说:“愿你做一棵小草,/没有小草哪里会有碧绿的草原?/愿你做一块小石头,/没有小石头哪里会有巍峨的高山?/愿你做一滴水珠,/没有水珠哪里会有浩渺的海洋?/愿你做一抔黄土,/没有黄土哪里会有苍茫的大地?/……”他在诗中说到愿为小草、石头、水珠和黄土,以成就草原、高山、海洋和大地,这也就是鲁迅所说的木石精神。一个文学编辑有了这种认识和体会,很自然就会找到自己的价值、位置和感觉,产生热爱,乐此不疲,并且不计得失,默默耕耘,虚怀若谷,精益求精。
    何启治于1959年大学毕业分配到人民文学出版社工作。在十年动乱的岁月里,也曾面临许多无奈。他曾先后下放农村锻炼,去上海申新纱厂当“临时工”,到王杰生前所在部队当战士,还是当时中央出版系统惟一的一名援藏教师。尤其是在1970年被打成所谓的“五·一六”分子,一度失去人身自由。此外,他还曾面临从教还是从文的选择,出国还是继续报效祖国的选择。但他还是把对祖国、对人民的深情,体现在对文学编辑工作的选择上。他曾多次对同事们说过:“我们每一个人大都是一般的人才,但人文社、《当代》杂志可以被视为当代文坛上举足轻重的‘巨人’之一,伺候好这个‘文学巨人’,应当是我们的光荣责任。”由于他矢志不移地选择了文学编辑工作,因此过去所受的挫折和委屈只是使他更清醒也更多了一些智慧,并且化为动力,使他在新时期、在当代文学的编辑岗位上为一些重要作品或文学新人有艺术个性作品的发表和出版发挥了重要作用。从而产生了像《古船》、《大国之魂》、《大上海沉没》、《南京的陷落》、《白鹿原》、《商界》、《人间正道》、《我是太阳》、《牵手》、《北方城郭》、《突出重围》、《狂欢的季节》等一系列优秀的编辑成果。这说明,一个编辑的精神境界,他对价值的判断和职业的选择,将会产生怎样的结果。《四十年》告诉我们,作者的精神境界,主要来自他的敬业奉献精神。但它的养成,还得力于鲁迅思想的熏陶(他曾在鲁迅著作编辑室工作,耳闻目睹人们对鲁迅人格的敬仰,体会到编辑工作的深层意义),也得力于前辈编辑的大家风范(如冯雪峰的忍辱负重,韦君宜的敢于负责,秦兆阳的稳重精细等等),得力于同事们的理解合作,得力于作者和读者对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厚爱与关切……所有这些,《四十年》中都有真实感人的记述。
    一个优秀、合格的编辑,还应该具有高人一筹的眼力和坚定的胆识。前者使他在大量的来稿中能够披沙拣金,剖璞得玉,不致有遗珠之叹;后者使他在关键时刻能够挺身而出,不计个人利害得失,努力让优秀作品脱颖而出, 不致为蛛网尘封。通读《四十年》我觉得作者可贵之处在于,他通过长期的工作实践,在这方面形成了自己的较为完整的编辑思路。
    何启治认为,眼力并不是难以捉摸的抽象概念和“早晚时价不同”的标签。一个文学编辑应该根据时代的进程和文学发展的内在规律,适时地提出衡量作品的标准和尺度。有了它,编辑的眼力就有了比较科学的依据,就能掂量出作品分量。为此,他从1980年起陆续写了《题材的开掘和美的创造》、《套子·模子·路子》、《更新颖、更深沉、更丰富些》等一系列论文,从编辑学或小说编辑的角度对此进行理论探讨。1985年8月,他在中国社科院文学所举办的一个讲习班上具体地谈了编辑对小说的鉴赏和要求,然后总结说:“一篇好的小说应该有使读者获得印象,引动感情,引起思索和得到艺术享受这样的审美阅读效果。”“为了把
握好审稿标准的辩证关系,我们还得遵循真实前提下的八字方针:新颖、深刻、
尖锐、准确。”有了这样一个标准,编辑对稿件的取舍就大致有了一个准绳了。
    他还认为,一个编辑对一部书稿作出取舍的正确判断固然很重要,但对一个作家的创作路子提出正确的建议,对一部复杂的还不是很成熟的作品进行具体的删削加工,使之更上一层楼,应该说就更体现了编辑的水平。例如四川青年作家邓贤原先打算把《大国之魂》写成百万字的长篇小说,他听从编辑建议改写成31万字的纪实文学作品,后来由责任编辑动手去其枝蔓,以近20万字的篇幅在《当代》上发表了原作品中最精粹也是相对完整的部分。此后香港、台湾出版时用的就是更加紧凑凝练的“《当代》版”。邓贤随后又有《中国知青梦》、《流浪金三角》等力作问世,一跃成为备受海内外瞩目的青年作家之一。这样的例子还有好些。
    《四十年》一书还谈到,越是有影响的文学作品,越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形成“八面来风”的情况;有时还会引来某些批评。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把编辑当终身事业的人,对自己认准的优秀作品就要据理力争,“与这样的作品共荣辱,与写出这种作品的作者共进退。一个编辑,如果对这样的作品在基本评价或判断上有失误,那就意味着人生道路的大失败”。有兴趣的读者,不妨浏览一下书中关于《古船》、《大国之魂》和《白鹿原》等作品发表经过的介绍,或许能从中获取某些启示。这些情况谓之“潜文学史”,亦无不可。
    一个优秀、合格的编辑,对于自己必须具备什么样的素质,应该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和较高的追求。《四十年》的作者认为,“信仰坚定、博古通今、视野开阔、目光敏锐”是一个编辑走向成熟的标志。他在采访、介绍一位著名编辑、记者时又对这个问题展开具体的论述。这就是:第一,要有鲜明的美学理想和坚定的信念;第二,要具有丰富的阅历和广博的文化知识修养;第三,要有开放的眼光,敢于接受新事物,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第四,要有实事求是的精神和敢于“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科学态度;第五,要有胆识、勇气、科学的预见性和对文学新人、新作的热情扶持。我想,这五个方面也正是何启治努力追求的目标。
    根据中国新文学史和中国现代编辑史的实际情况,笔者认为,一个文学编辑,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最好成为一种或多种文体的写作行家。这样,他对创作的甘苦就能做到“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在处理稿件时也许会更冷静,更加设身处地为作家着想,更为细致周全。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鲁迅、茅盾、巴金、叶圣陶、朱自清、沈从文等文学大师都曾长期担任编辑,成果累累;而在中国现代编辑史上,从邹韬奋直到冯雪峰、韦君宜、秦兆阳等等一批优秀编辑,也都笔耕不辍,成绩斐然。也许正是受到大师和前辈们的熏陶以及生活在人民文学出版社这样的环境里,促使何启治在百忙的工作中仍然挤出时间从事文学创作。他在业余的写作所得,已编辑出版的有小说《天亮之前》(合著),传记文学《少年鲁迅的故事》(获全国优秀少儿读物一等奖),报告文学《播鲁迅精神之火》(合作,获1981~1982中国作协优秀报告文学奖),评论集《美的探索》(合著),散文报告文学集《梦·菩萨·十五的月亮》,纪实文学《中国教授闯纽约》和《何启治散文》等。这就说明:编辑和写作并非“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有追求就会有动力,勤耕耘就会有收获。
    当然,对于编辑素质的要求并非一成不变,也许对于新世纪的编辑还可以再加上一条:通晓外语,能熟练操作电脑,使编辑出版工作逐步与国际接轨。这一条可能正是何启治这一代编辑有所欠缺之处。《四十年》的作者只是告诉我们:编辑学无止境,编辑的追求也永无止境。

(作者单位:广西师范学院)    
  
    (《文学编辑四十年》,何启治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年5月出版,定价:25.00元)
 
 (ID:310)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