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出版科学》2003年第二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业跨越式发展的 目标体系与政策环境
纪念中国编辑学会成立十周年
·办刊十年
·试刊前后
·固本图新,从善如流
专论·特约稿
·喜看我国期刊步入品牌成长期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学研究的新任务新课题
·21世纪呼唤编辑批评
·开展部门编辑学研究 建设完备的编辑学大学科体系
·编辑主体在审读加工过程中的创造性作用
出版学·出版工作
·关于发展湖北出版产业的思考
·浅论网上书店与连锁书店的联合
·加入WTO后出版社 如何做好思想政治工作
·试论现代出版业的社会信用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传播媒介与编辑活动漫谈
·我国学术期刊信息化现状之一瞥
书苑掇英
·关于精品图书的话题
·少儿图书编辑艺术的创新
·校对学板块歌
·重视图书信息录入工作
·出版企业所得税会计研究
编辑史·出版史
·顾千里与古籍刻印出版事业
编辑随笔
·杂感的杂感
·周振甫在潢川
品书录
·中外标点符号史综合研究的开山之作
·新的课题 新的阐释
科研信息
·武汉大学编辑出版专业二十周年大庆公告
出版专业职业资格制度
·我国实施出版专业职业资格制度的意义和主要内容
·2002年度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试题
·出版专业理论与实务
·出版专业基础知识
·出版专业理论与实务

 

顾千里与古籍刻印出版事业

□ 张志云
摘 要: 顾千里一生从事刻书活动。他自己出资主持刊刻,与他人集资刊刻,大量的则是辅佐他人校刻诸书。他的刻书思想值得借鉴。顾千里的刻书活动说明,清代乾嘉时期出版业已出现明确的专业分工。
关键词: 顾千里 古籍刻印
第1共2页 >> 1页 2页


    顾千里(1766~1835),名广圻,千里是他的字,号涧蘋,又别号思适居士,后以字行。江苏元和(今吴县)人。清代乾嘉后期著名考据学家、校勘学家,被誉为“清代校勘第一人”。他一生贫寒,却潜心向学,嗜好古书,在古籍整理与出版事业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一、顾千里的刻书活动

    顾千里被誉为嘉庆、道光两朝刻书的四大中心人物之一[1]。他生活在乾嘉考据学风极盛的时代,也是私家藏书之风与刻书之风鼎盛的时代。他的家乡苏州,是当时全国的出版中心之一,官刻、家刻、坊刻都很兴盛。他的刻书活动,主要有几种类型。
    一是自己出资主持刊刻。由于他家境贫寒,这类自刻之书不多,只有两种:
    1.晋郭璞《尔雅注》三卷。刻书时地:嘉庆十一年(1806)刻于江宁(今南京)。刊刻形式:覆刻(明嘉靖本)。刻书目的:“(此本)世已不多见,蒙实病焉,乃重刊之,其本审知原出于宋椠,足订正俗本讹脱。” (顾千里《思适斋集》卷十四《重刻吴元恭本尔雅跋》)
    2.清段玉裁《释拜》一篇。刻书时地:嘉庆十二年(1807)刻于江宁。刻书目的:“非欲用,是酬知己也,为后世求段氏学者将有涉于此也。” (顾千里《思适斋集》卷十一《刻释拜序》)
    二是与他人集资刊刻。这类刻书只有一种:宋丁度等《集韵》十卷。刻书时地:嘉庆十九年(1814)与方维甸(葆巌)等人合资刻于江宁。刊刻形式:补刊重修(曹寅刻毛钞本《集韵》)“仍而不改,恐失其真”。刻书目的:“《集韵》以无他刻,学者尤重之。版存江宁榷史署百余年来,渐已损泐,是诚不可不亟为补完也。” (顾千里《思适斋集》卷七《补刊集韵序》)
    三是辅佐藏书家、学者、官员等校刻诸书。这是顾氏刻书活动的重心。当时诸家刻书,都争迎顾氏以助校刊,提高刊本的质量与名望,其中助孙星衍校刊有以下诸书:
    1.明梅鷟《尚书考异》六卷。刻书时地:嘉庆十九年(1814)校刻于江宁。收入《平津馆丛书》。刊刻形式:以明钞本为底本,合诸本之长,加以校补,编录刊印。刻书目的:“梅氏之守经据古,有功圣学,足称一代名儒,不可不使后学不见其书,今为流布,以广其传,且以宣国家表彰经学之旨。”(《平津馆丛书》本《尚书考异·孙星衍序》)
    2.汉许慎《说文解字》十五卷。刻书时间:嘉庆十四年(1809)校刻,收入《平津馆丛书》。刊刻形式:以宋刻小字本覆刊,篆文为顾氏亲手摹写。《平津馆丛书》本《说文解字》孙星衍《重刊宋本说文序》曰:“又属顾文学广圻手摹篆文,辨白然否,校勘付梓。”刻书目的:流传善本。
    3.孙星衍《魏三体石经遗字考》一卷。刻书时地:嘉庆十一年(1806)刊刻于江宁。收入《平津馆丛书》。《平津馆丛书》本《魏三体石经遗字考·孙星衍叙》曰:“(其书)既成,寄顾茂才广圻于江宁刊刻传远。”
    4.唐王瓘《广黄帝本行记》一卷。刻书时地:嘉庆十二年(1807)校刊于江宁,收入《平津馆丛书》。顾千里《思适斋集》卷九《广黄帝本行记序》曰:“渊如先生得壹是堂旧钞本,属校刊于江宁,因借朝天宫正统十年藏本对勘一过,凡订正若干字。”
    5.《轩辕皇帝传》一卷。刻书时地:嘉庆十二年(1807)校刊于江宁,与《广黄帝本行记》合为一册,收入《平津馆丛书》。顾千里《思适斋集》卷九《轩辕皇帝传序》说此书与《广黄帝本行记》“渊如先生所得壹是堂钞本正合二种为一册,必所出同源也……今既一并校刊于江宁,独惜弗获述古藏本对勘耳。”
    6.元陶宗仪《古刻丛钞》一卷。嘉庆十六年(1811)校刻于江宁。收入《平津馆丛书》。孙星衍重编刊刻。顾千里《思适斋集》卷十五《古刻从钞跋四首》中跋孙刊本《古刻从钞》云:“此伯渊先生所重编次,以原书随得随钞时代杂糅难于观览故也,远寄属校,因再四寻勘。”
    7.魏曹操《孙子注》三卷。
    8.周吴起《吴子》二卷。
    9.周司马穰苴《司马法》三卷。
    此三种合为一册,嘉庆五年(1800)校刊。收入《平津馆丛书》。以宋椠影刻,顾千里手摹上板。《平津馆丛书》中此书有孙星衍《序》,云“《孙子》三卷,魏武帝注,《吴起》二卷,《司马法》三卷,皆宋雕本,嘉庆五年三月,属顾茂才广圻影写刊板行世”。此三种书后都有墨记曰:“嘉庆庚申,兰陵孙氏重刊小读书堆藏宋本顾千里手摹上板。”
   10.宋宋慈《洗冤集录》五卷。嘉庆十二年(1807)校刻于江宁。附《唐律疏议》后,收入《岱南阁丛书》。影刻元刻本。顾千里《思适斋集》卷八《重刻宋元检验三录后序》云:“(《洗冤录》)向得元椠本,丁卯岁为孙渊如观察摹刻于江宁,附《唐律疏议》后以行。”
    11.隋李播《天文大象赋》一卷。嘉庆十七年(1812)校刻于江宁。附于《续古文苑》中,收入《平津馆丛书》。“渊如先生在浙中得晴川孙之手钞本《大象赋》并《注》一帙”,“先生以此注世间罕传,属予校刊以行。”(顾千里《思适斋集》卷十《隋李播天文大象赋后序》)
    12.晋葛洪《抱朴子内篇》二十卷。嘉庆十八年(1813)校刻于江宁。收入《平津馆丛书》。孙星衍《新校正抱朴子内篇序》云:“适予及方制府、顾茂才校定是书,因先以《内篇》付梓。”
    13.宋韩元吉辑《古文苑》九卷。嘉庆十四年(1809)校刻。收入《岱南阁丛书》中。影刻。 “况自宋以来,流传已鲜,日就残失,将致湮沈,尤宜亟为表微,爰影摹开雕。”(顾千里《思适斋集》卷十《重刻宋九卷本<古文文苑>序》)
    14.孙星衍编《续古文苑》二十卷。嘉庆十七年(1812)校刻于江宁,收入《平津馆丛书》。《平津馆丛书》本《续古文苑·孙星衍序》曰:“为予讨论有顾君千里,凡得书二十卷,作者若干家,付之剞劂,以广流传。”
    15.唐长孙无忌等《唐律疏议》三十卷。嘉庆十二年(1807)校刻于江宁,收入《岱南阁丛书》。影刻(元余志安刊本)。顾千里《思适斋集》卷八《唐律疏议后序》云:“今年渊如先生见属摹刊于江宁……今守前人慎下雌黄之戒,悉依旧文,弗敢轻加改易。”
顾千里助黄丕烈校刊有以下诸书:
    1.吴韦昭《国语注》二十一卷。嘉庆四年(1799)校刻于苏州,收入《士礼居丛书》。覆刻(影宋钞本)。
    2.汉高诱《战国策注》三十三卷。嘉庆八年(1803)校刻于苏州,收入《士礼居丛书》。覆刻(宋刊姚氏剡川本)。
    3.《汪本隶释刊误》。嘉庆二年(1797)为黄丕烈校勘《隶释》,成《隶释刊误》,嘉庆二十一年(1816)黄丕烈始刊成,收入《士礼居丛书》。
    4.汉焦延寿《易林》十六卷。嘉庆十三年(1808)校刻于苏州,收入《士礼居丛书》。重编刊刻(陆敕先校宋本)。
顾千里助张敦仁校刊有以下诸书:
    1.汉郑玄《礼记注》二十卷。嘉庆十一年(1806)校刻于江宁。影刻(宋抚州公使库本)。
    2.《仪礼注疏》五十卷。嘉庆十一年(1806)校刻于江宁。以宋景德官刊单疏本及宋严州单注本相合影刻。“夫二本之在天壤间为功于此经非浅,而获见者罕,不亦惜哉。遂与千里商榷合而编之,重刻以行世。” (顾千里《思适斋集》卷七《重刻<仪礼注疏>序》)
    3.东汉桓宽《盐铁论》十卷。嘉庆十二年(1807)校刻于江宁。翻刻(明弘治涂祯本)。
顾千里助秦恩复校刊有以下诸书:
    1.唐骆宾王《骆宾王文集》十卷。嘉庆二十一年(1816)校刻于扬州。收入石研斋《唐人三家集》。摹刊(影宋本)。“惜其流传绝少,遂摹刊印行。” (顾千里《思适斋集》卷十《骆宾王文集考异序》)
    2.唐吕温《吕衡州文集》十卷。道光七年(1827)校刊于扬州,收入《唐人三家集》。翻刻(旧抄本)。“复念此仅存之秘笈,几于举世莫见,不可不及今流布,乃刊行之。”(顾千里《思适斋集》卷十《吕衡州文集序》)
    3.唐李观《李元宾文集》六卷。刊刻时间为嘉庆二十三年(1818),收入《唐人三家  集》。
    4.唐赵元一《奉天录》四卷。刊行时间为道光十年(1830),收入《石研斋四种》。
    5.汉扬雄《法言》十三卷。嘉庆二十四年(1819)校刻。以宋治平监刻本影刻。顾千里《思适斋集》卷九《重刻治平监本扬子法言并音义序》云:“戊寅首春购得宋椠,稍有修板,终不失治平之真。……爰以明年影摹开雕,凡遇修板,仍而不改,并讹误举摘如干条缀诸末。” (ID:423)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