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出版科学》2003年第二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业跨越式发展的 目标体系与政策环境
纪念中国编辑学会成立十周年
·办刊十年
·试刊前后
·固本图新,从善如流
专论·特约稿
·喜看我国期刊步入品牌成长期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学研究的新任务新课题
·21世纪呼唤编辑批评
·开展部门编辑学研究 建设完备的编辑学大学科体系
·编辑主体在审读加工过程中的创造性作用
出版学·出版工作
·关于发展湖北出版产业的思考
·浅论网上书店与连锁书店的联合
·加入WTO后出版社 如何做好思想政治工作
·试论现代出版业的社会信用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传播媒介与编辑活动漫谈
·我国学术期刊信息化现状之一瞥
书苑掇英
·关于精品图书的话题
·少儿图书编辑艺术的创新
·校对学板块歌
·重视图书信息录入工作
·出版企业所得税会计研究
编辑史·出版史
·顾千里与古籍刻印出版事业
编辑随笔
·杂感的杂感
·周振甫在潢川
品书录
·中外标点符号史综合研究的开山之作
·新的课题 新的阐释
科研信息
·武汉大学编辑出版专业二十周年大庆公告
出版专业职业资格制度
·我国实施出版专业职业资格制度的意义和主要内容
·2002年度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试题
·出版专业理论与实务
·出版专业基础知识
·出版专业理论与实务

 

杂感的杂感

李冰封


    2002年10月上旬,接到《出版科学》的一封约稿信,大意说,2003年3月,是《出版科学》创刊十周年,希望作者们能写些与编辑学及出版学有关的文章,以纪念这个日子。近十年来,我与《出版科学》编辑部一直有些联系,趁这机会,写些与自己从事过的专业有关的文章,讲些自己想说的话,那当然是好事。当时,就给蔡学俭同志复信说:愿意承担这任务,但有分量的论文,肯定写不出,看看能不能争取写一篇小杂感。我这个新闻出版战线的老兵,退役已经十多年,由于疏懒,近年对于自己从事过的专业,很少专门去钻研、探讨,对一些新出现的情况,更是说不出所以然。如此说来,总不能下笔千言,离题万里,来一番信口开河吧!从11月下旬起,眼看交稿期限已近,正发愁不能完成这个任务。
    前两天,翻阅报纸,在《湘声报》副刊上,看到一篇与出版工作多少有些关联的杂感,写得不错。文章质朴、平实,接触了实际问题,讲了真话。读了这篇杂感以后,觉得我也有一些小小的感想,可以跟着说一说。所以,就决定写这篇《杂感的杂感》来完成任务。
    先摘要介绍《湘声报》副刊上这篇由冯远理先生写的题为《关于书的话题》的杂感。
    中国人越来越不爱读书了,这一说法目前大概不会有多少异议。上个世纪80年代初,国人那种对知识渴求的精神,想来还令人怦然心动。那时的书,动辄印量就是几十万册,甚至一二百万册,让今天的作家、出版社无法想象。如今时过境迁,当年的风光难以再现。1998年最为轰动的余杰的那本《火与冰》,据说发行了30多万册。这还是这几年最火的几本书之一,一般的学术著作能印一万册也就不错了……
    前年暑假,我回安徽农村老家探亲,顺便了解了一下本村文化现状。在全村近2 000人中,自费订阅报刊的无一人,经常购买报刊的只有一位中学教师,他本人购买的书籍也很少。我的兄弟姐妹大都在城镇工作,经济条件在当地还算不错,除弟弟订阅一份电视报、经常购买《扬子晚报》外,其余姐妹三人连一份报刊都没订,更谈不上买书了。细想一下,这种事何止发生在农村和小城镇,就是大中城市甚至是知识分子集中的地方又何尝不是如此!我供职的中学,教师大都是大学生,甚至部分教师还取得了研究生的资格,但是又有几人读书。除了手头的几本复习资料外,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多年来连一本人文书籍都没买过,教师真的变成了“教书匠”。由于经常投稿,我经常和一些报刊的编辑、记者接触,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的水平我实在不敢恭维。当一个社会连教书的人都不愿读书,连从事新闻、文化事业的人都不读书了,我们还能指望工人、农民甚至官员、商人读书吗……
    可话又说回来,即使国人爱读书,他们能买得起书吗?这20多年,价格上涨最快的非书莫属,在大多数商品升幅不足10倍的情况下,书价却飚升20多倍。目前的书价,可以说大多数读者无法承受。
    再退一步说,国人即便有钱买书了,又有多少好书供他们阅读呢?目前充斥图书市场最多的是哄骗学生和家长的各种复习资料,而真正体现着知识分子良知、智慧、人格的书籍却凤毛麟角。
    不爱读书的民族绝不是一个有创造力的优秀民族,无书可读的民族是一个不幸的民族,读不起书的民族是一个悲哀的民族。在劣质书籍充满市场的情况下,作为一个经济不宽松的普通读者,凭何选择优秀书籍呢?我看离不开优秀的读书人。让他们先读,然后再把好书推荐给我们,本人这几年所买的书籍大都是思想家和杂文家推荐的作品,获益最多。
    这篇杂感的作者,我不认识。从文章中可以看出,他是一位在中学供职的教育工作者,主要是做提高人的素质的工作。可能是出于对职业的责任感,也可能由此引发出对整个国家、民族的责任感,他写了这篇杂感。他没有从事过出版工作,但,旁观者清,我以为,他也把出版方面的问题说得比较清楚,看问题也算客观。
    这篇短短的杂感,至少可以启发我们思考如下几个问题。
    1.为什么“中国人越来越不爱读书了”?当然,也包括越来越不爱读多数的报刊。在这个问题上,当今出现的情况,为什么和上世纪80年代的情况,有着如此巨大的差距?其中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这里面的原因,要作具体分析,不可笼而统之,扣上一顶大帽子。比如,近年,由于电脑的迅速发展,上网的人多了,在这方面,人们占去的时间也多了,自然而然也就把读书读报的时间挤掉了。此其一。又比如,上世纪80年代初期,有电视的人家是少数,如今,大多数人家都有了电视,看电视的时间多了,也就挤掉了读书的时间。这原因,恐怕也不容忽视。如此等等。这都可以说是由于生活状况的改善带来的影响。应该承认,这都是一些原因,但绝对不是主要原因。上网的人多了,大家对探求知识的兴趣更广泛了,如果人们心态正常,必会进一步激起人们挤时间去读书读报的愿望。电视的普及,如果掌握得当,也绝对不会大幅度地影响读书。在许多国家,电视的普及率早就超过了中国大陆,为什么在他们
那里,偏偏有多数人爱读书呢?所以,不能主次颠倒,把一些次要原因,变成了主要原因。
    有人说,这种现象的出现,恐怕是一种“精神的失落”。这种说法,到底有无道理?这就需要教育工作者、社会学家、政治学家、文学家、心理学家等各种类型的专家学者,作些深入的探讨。当然,出版、新闻工作者,也需要对这问题作些实质性的研究。
    还要探讨一下,这种社会风气,如果进一步蔓延,其后果将是如何?如果把问题看得更深入些,是不是可以这样说:这种“症候”的出现,从本质上看来,是一个民族素质正在下降的一种重要征兆?不从这样的角度去进行深入探讨,恐怕还不容易对此种现象作出合理的解释。
    2.为什么质量不高或劣质的图书充斥着市场,而广大读者想读的好书,却越来越少?平心而论,这种现象的出现,主要责任不完全在出版界。因为出版界没有能力去营造一个宽松、宽容、宽厚的社会人文环境,也没有能力去营造真正的“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学术、艺术领域中的民主氛围,而这种氛围是繁荣学术和艺术绝对需要的。经过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的,党在学术、艺术领域中的正确政策,没有民主的氛围,死气沉沉,人云亦云,把“独立思考”精神打入十八层地狱,则多数的好书,无论如何也是不能破土而出的。
    但,出版界无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这种看法是公正的话,那么,出版界在这方面,应负的责任是什么呢?
    3.当今,出版界有一种提法是:图书的出版“应以市场经济为导向”。这样的提法,到底是否全面?有人更把这种“导向”理解为“能赚钱的书就出,不赚钱的书就不出”,这样做行不行?图书是一种精神产品,把复杂的精神产品的生产等同于物质产品的生产,是不是违反了整体的精神产品生产的规律?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出书当然要面向市场,要考虑市场的需要。因此,出版部门当然要下大力量,对图书市场进行深入的调查研究,并在调研的基础上,对市场情况作出中肯的分析和判断。过去,对这工作,有不少单位做得很好,但也有不少单位,还需大力加强此项工作。这是问题的一方面。另一方面,确实也有一些书籍,在市场上需要是很少很少,而出版它们,确实又是积累文化的需要,研究科学的需要,启迪民智的需要,建设社会文明的需要。制订选题时,遇到这一类有价值的出版物,应该如何正确处理?如果仅仅因为出这一类书不但不赚钱,反而要贴不少钱,就把它们打入冷宫,是否与发展先进文化的要求背道而驰?
    其实,这是一个存在已久的老问题,如今是更加突出了。在当今条件下,这问题应该如何正确、妥善地解决?在目前,健康地发展图书市场,还需要什么辅助力量或制衡力量?这的确应该进一步深入探讨。美国全国有几万个各种类型的基金会,据说,资金加起来有几千个亿。基金会在发展教育、科学、文化、艺术和各种社会公益事业方面,是一种极好的社会辅助力量,同时也是在这方面对市场经济的一种制衡力量。其中有些基金会有资助出版的项目。一些高档次的各类科学著作,某出版单位无力出版,就向基金会申请资助,经过基金会认真研究讨论通过后,就可以给予资助。我国出版界,如何根据我国实际情况,结合我国的传统,汲取这些经验,是一个可以讨论、研究的问题。
    4.现在,社会上有一种瞎吹、瞎捧的不良风气,也影响到出版界。在历史上,这种不良风气,曾使我们全民族吃了大亏。现在,如果不加以注意、制止,肯定将会“重蹈历史覆辙”。出版界应如何对待这种不良风气呢?最后这个问题,上述那篇杂感没有涉及。但这一问题因与前面提到的问题有密切关联,所以,也在此一并提出。至于上述杂感中提到的书价问题,我以为,这是一个牵涉面很广而又很复杂、很具体的问题,并涉及到一些历史上的原因。我国加入WTO以后,恐怕还有一个与国际逐渐接轨的问题。而且,我国各地情况也不尽相同,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讲清楚的事。妥善的解决办法是,由相关的管理部门组织专家对市场状况作充分的调查、研究和分析后,再提出解决方案。
    近十年来,《出版科学》刊登过许多有关出版学、编辑学方面有分量的好文章,有目共睹,成绩斐然,希望以后还能就出版界面临的一些重要的理论和实际问题,继续发表一些重要文章,启发读者的思考。现在,我写这样一篇不登大雅之堂的杂感,来纪念它创刊十周年这个隆重的日子,不知是否会贻笑大方?
 
                                              2002年12月5日,于长沙    
                                       (作者单位:湖南省新闻出版局)  

 (ID:424)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