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出版科学》2003年第二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业跨越式发展的 目标体系与政策环境
纪念中国编辑学会成立十周年
·办刊十年
·试刊前后
·固本图新,从善如流
专论·特约稿
·喜看我国期刊步入品牌成长期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学研究的新任务新课题
·21世纪呼唤编辑批评
·开展部门编辑学研究 建设完备的编辑学大学科体系
·编辑主体在审读加工过程中的创造性作用
出版学·出版工作
·关于发展湖北出版产业的思考
·浅论网上书店与连锁书店的联合
·加入WTO后出版社 如何做好思想政治工作
·试论现代出版业的社会信用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传播媒介与编辑活动漫谈
·我国学术期刊信息化现状之一瞥
书苑掇英
·关于精品图书的话题
·少儿图书编辑艺术的创新
·校对学板块歌
·重视图书信息录入工作
·出版企业所得税会计研究
编辑史·出版史
·顾千里与古籍刻印出版事业
编辑随笔
·杂感的杂感
·周振甫在潢川
品书录
·中外标点符号史综合研究的开山之作
·新的课题 新的阐释
科研信息
·武汉大学编辑出版专业二十周年大庆公告
出版专业职业资格制度
·我国实施出版专业职业资格制度的意义和主要内容
·2002年度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试题
·出版专业理论与实务
·出版专业基础知识
·出版专业理论与实务

 

中外标点符号史综合研究的开山之作

——读林穗芳《标点符号学习与应用》

黄鸿森
第1共3页 >> 1页 2页 3页


     学术界殷殷期望出版一部标点符号史著作,近年在报刊上仍然听到这种呼声。香港《词库建设通讯》第9期(19968月出版)刊出黄河清先生《较早介绍西式标点符号的人》一文,报道了清末外交官员张德彝在1869年写的使西游记中介绍西方的九种标点符号,然后说:“囿于笔者见识,我尚未看到系统研究各种标点符号名称由来的专著,显然这又是留给我们这一代人的空白。”《文汇读书周报》2000812日的一期刊载止庵先生《关于标点符号》一文说:“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写过‘标点符号史’之类文章,如果有的话,倒是很想一读,希望弄明白叹号、问号之类,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在汉语中应用。”

林穗芳著《标点符号学习与应用》(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从书名看,没有“史”字;从内容看,“史”约占全书的30%,近10万字,成为全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全书的学术精华所在。因此,把这部书看作是一部中外标点符号发展史是无可置疑的。也可以说林著在事实上已经填补了黄河清先生所说的“留给我们这一代人的空白”,而其篇幅则大大超过了止庵先生“很想一读”的“‘标点符号史’之类文章”。

在史学领域中,标点史似可归入文化史中的专题史。林著作为一部综合描述中外标点符号史的学术著作,至少在中国是前所未见的,是一部开山之作。笔者通读全书,就其“史”学部分而言,有下述值得称道的特点。

一是多元结构

史书不能写成流水账,标点史也是这样。林著的标点史是由中外标点通史、语种标点史、点别史构成的立体多维架构。

林著总体框架分为三篇:第一篇标点概况,第二篇中外标点的历史和比较,第三篇标点符号用法。

诚然,第二篇是标点史的主体。其中第一章记述汉语标点的历史发展,第二章记述外语标点的历史发展,这两章可视为中外标点符号简史。

除了通史,林著还写了语种标点史。讲西方标点起源,当然是“言必希腊罗马”。随着欧洲历史的发展,还分别介绍了德语、英语、俄语标点的沿革,旁及法语、西班牙语、捷克语的标点应用状况。林氏不是西方中心主义者,除了汉语以外,还为东方的日语和朝鲜语标点的历史和现状各设立专节加以记述。

可贵的是写了“点别史”。林著第三篇是讲标点的应用,除了为国家颁布的《标点符号用法》所列的16种标点符号各立专章之外,还增加了篇章号、分段号、分隔号、代字号、虚缺号、示亡号、标示号和省字号8种标点,也各设专章讲述。在讲述这24种标点应用的开头,都设有“由来”一节,原原本本、脉络清晰地介绍每种标点的历史,给读者查“档案”提供了很大的方便。

标点史是一种专题史。这种多元结构的设计是继承了我国优秀的史学传统。司马迁的《史记》就是由纪、传、表、书多元构成的通史,成为后世纪传体史书的楷模。林著不是一部纯粹的史书,为把“史”的内容穿插进去,就要付出更多的思考。

二是考镜源流

清代历史学家章学诚(1738~1801年)为治史提出“辨章学术,考镜源流”的主张,在林著标点史中得到充分的体现。

汉语标点史溯源到甲骨文中使用的线条和间空作为分词分段的手段。林氏认为,狭义的标点指书写形式的标点,广义的标点还应包括非书写形式的标点,如间空、大写、分段等,并把非书写形式的标点作为研究对象。钩识号从先秦至少到汉代一直用来断句。《说文解字》已把“  ”“、”正式列为条目,两者配对,是汉语早期的句读符号。然后逐次介绍唐代写本和《金刚经》刻本的标点,宋代至清中叶的标点,清末至民国时期的标点,以至新中国的《标点符号用法》,称得起是一部扼要而又系统的标点符号简史。句读是中国传统的标点,则在第一篇中设“句读·圈点”作了专门的讨论。

西方标点源于古希腊。林著说,公元前5世纪的希腊铭文,用词连写,只是偶尔用直行的二连点和三连点分隔词句。大学者亚里士多德(前384~前322年)在《修辞学》中提到哲学家赫拉克利特(前540~前470年)的著作因为连写难以断句。林著指出西方新式标点系统的奠基人是意大利语法学家和出版家A.马努提乌斯(约1450~1515年)。他以语法原则取代诵读原则制定五种印刷标点:逗号(,)、分号(;)、冒号(:)、句号(。)和问号(?)。他的家族在百年间出书近千种,行销欧洲各地,这几种基本标点为各语种普遍采用。欧洲各语种也逐渐形成自己的标点体系,英语标点是在18世纪晚期才完备的。

几千年来,汉语和西方一些语种的标点符号的发展和变化是有很大差异的,从宏观上考虑,也有相似的前进轨迹。那就是由字、词、句的连写,而逐步采用标点或非标点的方式断词断句;由不同地域、不同见解、不同学派采用不同的标点符号,逐步舍异求同,而在一个语种内采取统一或基本统一的标点符号体系。

耐人寻味的是,人类在古代就创造出灿烂的文明,但是创造为数不多的标点符号却是步履维艰。中国在殷商时代已创造出甲骨文,发掘出土的甲骨片所载约有4 500个单字(可识者约为三分之一)。东汉许慎著《说文解字》已收篆文9 353字,从那时直到清末,得到共同认可使用的还只有句(。)、读(、)、表示着重的(.)、表示专名的(——)等几个标点而已,而且这些标点符号常常同其他符号(如评点符号)混用,直到1920年北洋政府教育部公布《请颁行新式标点符号议案》才有成为系列的12种标点。

古代希腊文明是令人耀目的。在公元前5世纪前后已经是哲人辈出,为后世留下哲学、史学、文学、自然科学方面的大量文献。可是直到希腊化时代亚历山大图书馆馆长阿里斯托芬(公元前257~前180年)才创制出三级点号:中圆点(· )、上圆点(˙)、下圆点(﹒),从无到有,且成序列,弥足珍贵。欧洲几个较大语种的标点符号,到18世纪末至20世纪初才最后定型。

标点符号的形状远比文字简单,而数量又远比文字为少,何以文字很早就能创造出来,而系统的标点符号却姗姗来迟,东方如此,西方也如此,这倒是值得文明史研究家思索的问题。 (ID:426)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