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3年第3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工作也要“三贴近”
纪念中国编辑学会成立十周年
·谈谈省、市编辑学会的性质和任务
·关于编辑学会的认识与思考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出版专业学术期刊的定位--为《出版科学》创刊十周年而作
·编辑代表作的意义
·论编辑活动的基本规律
·编辑方法论刍议
·编辑过程中形式与内容的统一
·编辑核心竞争力初探
·小说文稿的审读和编辑加工
·校对的基本理论与实践
出版学·出版工作
·出版文化与出版产业建设
·追念韩国安春根教授
·安春根先生的生平与学术活动
·高校文科学报与计算机网络技术应用
·试论图书馆管理创新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百科全书的可读性与视听性--漫话多媒体百科全书的浏览功能
·电子出版学科建设浅议
·略论互联网对版权保护的挑战
书苑掇英
·关注图书“性能价格比”
·重视图书版本的创新
·编辑要加强职业道德建设
·装帧设计重在创意
·我编《盘龙城青铜文化》
编辑史·出版史
·王云五的出版家素质
编辑随笔
·《老出版人肖像》后记
·文学与艺术的交融
·我当主编惬意时
·科技工具书的选题策划
·由《谁动了我的奶酪》想到的
编者·作者·读者
·重学术,重规范,与时俱进
·我与《出版科学》
·《新帮手》系列热销引发的反思
·我编辑的第一本书
品书录
·民俗文化的历史再现
·大师风范 艺术真采
科研信息
·全国编辑学理论研讨会探讨编辑活动的基本规律
·2003年全国出版专业职业资格考试辅导教材出版
·湖北出版文化城正式落成
·《点击〈出版科学〉》出版
纪念湖北省编辑学会成立十周年
·围绕编辑学研究的议论
编辑语文知识
·谈编辑的语文修养
·编辑要练就过硬的“文字纯洁功”
·“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中通人事”
·编辑要善于利用工具书

 

谈谈省、市编辑学会的性质和任务

邵益文


    湖北省编辑学会成立十年了。在这十年中,他们坚持理论研究为实际工作服务、为大局服务、为培养编辑人才服务,工作是卓有成效的。他们的活动不仅推动了编辑学学科建设,而且增强了作为一个学术组织的生命力和凝聚力,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出版事业作出了贡献,值得祝贺。
    在祝贺湖北省编辑学会成立十周年之际,我想根据他们和上海、天津、江苏等省、市编辑学会的经验,说一点不成熟的看法。
    我国的一些大城市和若干出版大省,都建有编辑学会,还有一些同类出版单位也成立有专业性的编辑学会(如中国科技期刊编辑学会、湖南省科技期刊编辑学会)。这些组织有的活动多一些,有的活动少一些,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很多,其中一条是对编辑学会的性质、任务不是很清楚,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这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我也说不好,只想抛砖引玉,希望能够引起更多同志的关注。
    先说性质。中国编辑学会是群众性的学术团体。这里有三点:一是综合性。它是一省一市的组织,又是一省一市编辑方面的综合性组织,可以包括编辑的各个方面,如图书编辑、期刊编辑、报纸编辑、影视编辑、音像编辑等,也就是说,它不是某个地方某一种编辑的专业性组织,不单是期刊编辑或者音像编辑的专门组织。二是群众性。凡是这个地方的编辑工作者,只要符合章程规定的吸收会员的条件,都可以参加。为什么要强调群众性,因为编辑学是一门应用学科,有很强的实践性,是以社会实践为基础的,不是几个人的事。三是学术性。这是学术团体的本质属性。作为编辑学会,应该定位在研究编辑理论、编辑工作和编辑队伍等方面。这是毋庸置疑的。
    再说任务。省、市编辑学会的任务是什么?应该说,任务是很多的。总的是要研究编辑活动的理论和实践,为大局服务,促进社会主义出版事业的繁荣和发展,不断地推进编辑学学科建设。具体有这样几方面。
    首先,要研究编辑学和编辑工作的理论,包括编辑工作的地位和作用、编辑思想、编辑艺术、编辑作风和编辑的职业道德等。可以是一个问题、一个观点的研究探讨,也可以就编辑活动作全方位的探索,具体视实际情况而定。目的在于充实和丰富编辑学和编辑工作的理论,减少实际工作中的盲目性。
    第二,要研究编辑实践,不断总结新鲜经验。这应该是省、市编辑学会的重要任务之一。编辑学是从实践中来,又是随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的。总结实践经验,是丰富理论的重要途径。根据需要和可能,总结各种各样的经验十分必要。从实践看,可以总结一本书的编辑经验、一套书的编辑经验、一个社或一个地区的编辑经验、一个时期或一个阶段的编辑工作经验。总之,是要一点一滴地去发掘和积累经验,使它上升为理论。这是作为应用学科的编辑学学科建设所不能缺少的。
    理论来源于实践,理论创新同样依赖于实践。只有实践,只有不断地总结实践经验,才能使编辑学的理论得到创新,得到发展,学科建设得以推进。这样就可保证编辑学的理论站在编辑实践的最前列,编辑学的学科建设站在编辑实践的最前沿,使其有可能真正成为指导编辑实践的有力武器。特别是当前,研究经济全球化、文化多元化和高新科技迅猛发展条件下的编辑实践,研究数字化、信息化时期的编辑实践,下功夫获取新的经验,这一点尤为重要。不研究新时期的编辑实践,就可能被实践远远地抛在后面,更谈不上引起广大实践者的兴趣。理论不能脱离实际,应用科学更不能脱离发展着的实际。这是编辑学能不能生存、立足、发展的根本问题。
    第三,积极发现与培养优秀人才。推进出版事业的繁荣发展,必须依靠人才。省、市编辑学会要善于发现人才的苗子,大力加以培养。既要在实践中锻炼人才,又要给他们以引导。特别要努力发现编辑理论研究方面的可造之才,启发他们的研究兴趣,帮助他们把握研究的方向,选准研究的专题,撰写研究资料和论文。也可以开展评选优秀论文和研究成果的活动,帮助有志者多出成果,提高他们从事研究工作的积极性。还可以组织有兴趣、有积极性的业余研究人员,经常讨论一些问题,交流心得体会。必要时邀请一些局、社领导与他们座谈,解决研究中的疑难。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指引下,一个省、市如果能有几个人,哪怕是二三个、三四个能自觉地经常坚持做编辑出版理论研究的人,这个省、市的编辑出版工作一定能发展得更加顺利,为整个出版事业作出更大的贡献。在新的历史时期,事业要发展,取决于人才,谁能把握先机,作出成绩,谁就能取得回报。
    在培养人才问题上,既要宣传先进人物,也要宣传普通编辑在日常工作中的成就。这方面可以和全国性的韬奋奖、百佳出版工作者、中青年优秀编辑的评选结合起来,和本省本市本系统的先进工作者的评选结合起来,宣传他们的先进思想、先进事迹和先进经验;也可以组织他们参加全国性的科研论文评奖,参加全国性的或跨省区的理论研讨会和有关学术活动,加强交流,获得启迪。省、市编辑学会要善于运用自己的学术园地,展示成果,扩大交流。现在有些学会有自己的期刊,如中国编辑学会有《中国编辑》,上海有《编辑学刊》,湖北有《出版科学》,中国科技期刊编辑学会有《编辑学报》,都是编辑出版理论研究的园地。还有《中国出版》《出版发行研究》《编辑之友》《出版广角》《出版广场》《新闻出版交流》等期刊,《中国新闻出版报》《中国图书商报》《中华读书报》《文汇读书周报》等报纸,都是非常关心编辑出版研究的。一些高等院校学报,在这方面也很积极。应该努力争取他们的支持,加强相互协作,共同为编辑理论和编辑学研究作出贡献。
    关于活动。活动是学会的生命,没有活动学会也就不存在了。我主张不一定都搞大活动,可以小型多样。多搞一些小型活动,如小型座谈会,某一问题的研讨会,或者讨论某一种观点、某一本书、某一种现象(如质量滑坡、重复出版等),人数也不要多,三四人、七八人就行,但是要认真准备,不要因为人数少、问题小,而不认真。讨论以后,要写一个内部简报,把不同的看法理一理,焦点摆一摆,以引起更多人的思索,就会大有好处。这种活动参加人数少,看来不起眼,但真正把问题抓准了,就能给人以启发。这种活动要搞好,功夫在会外,就是事前要作充分准备,要言之有物。人数少,比较灵活,可以见缝插针。次数也不一定很多,一年有那么二三次,真正搞得好就会有影响。当然不是说只能搞小活动,不能搞大活动。大活动涉及的人多,要有经费支撑,可能难度较大。如果能搞起来,当然好,但一定要从实际出发,量力而行。
    还要注意,学会的活动不要和其他部门、其他组织(如版协、刊协、发协)重复。需要讨论的问题,能搞的活动多得很,要注意另辟蹊径。如有需要,也可以联合开展活动。不论联合还是单独开展活动,始终要把效果放在第一位,以取得实效为原则,要避免形式主义或表面上做做样子的“形象”工程。
    最后,还有一个领导问题。从目前省、市编辑学会设置看,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作为省一级的独立法人社团,在省、市民政部门登记,由省、市新闻出版局(或总社)直接领导。另一种是在省、市版协的体制内,作为二级机构,组成编辑工作研究委员会,对外称编辑学会。无论是前者或后者,都与中国编辑学会保持着密切的业务联系。从工作开展情况看,前者活动比较正常,因为它是独立组织,有一定的社会责任。它要符合民政部门设立社团的要求,如果一年中毫无活动,就不好交待。属于后者的,活动开展不平衡,有的好一些,有的少一些。因为各省、市版协的情况不一样,二级机构多,有的上面顾不过来,下面左顾右盼,可能受些影响。但不管前者后者,搞好搞不好,关键是两条:一是局(总社)领导对理论研究重视不重视。凡是局领导对理论研究比较重视,认识到出版作为精神生产,更需要有科学的理论来武装队伍,有正确的舆论导向和充足的智力支持,那么,这个省的出版理论研究就能开展起来,学会就能茁壮成长,就能对出版事业有所促进,反之,这方面的工作就会受到影响。二是要有一些热心人,包括退下来的老同志。他们经过长期的实践,能够比较深地认识到理论研究的重要性,能不计名利,愿意积极地从事学会工作。这是做好学会工作的基本条件。有了这些热心人,学会工作就会搞得有声有色。拿湖北省来说,学会所以有成绩,就是因为历届省局领导的重视,又有蔡学俭同志等一批积极分子不辞辛劳,全力支撑。总之,有些省、市学会工作所以做得好,在省内受到大家的尊重,在省外受到各方面的称赞,主要是靠这两条。这两条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领导重视,热心人容易涌现,能有所作为;热心人努力工作,取得成绩,可以促使领导更加重视。
    说到这里,我有点感想,市场经济体制正在逐步完善,出版改革正在不断深化,生产关系的变革必将影响生产力变化,也会影响作为精神生产的编辑工作出现许多新的情况和问题。这个时候,必须加强和深化编辑理论和编辑学的研究,才能更好地保证出版事业的健康繁荣。实践证明:一些编辑出版理论研究工作做得好的地方和单位,总是方向端正,舆论氛围良好,队伍心态正常,出版工作也能顺利发展。反之,往往会出这样那样的问题,这种事例并不少见。可见,不能小看编辑出版理论研究。
 
 
                                                           2003年4月25日
(作者单位:中国编辑学会)
 (ID:431)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