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3年第3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工作也要“三贴近”
纪念中国编辑学会成立十周年
·谈谈省、市编辑学会的性质和任务
·关于编辑学会的认识与思考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出版专业学术期刊的定位--为《出版科学》创刊十周年而作
·编辑代表作的意义
·论编辑活动的基本规律
·编辑方法论刍议
·编辑过程中形式与内容的统一
·编辑核心竞争力初探
·小说文稿的审读和编辑加工
·校对的基本理论与实践
出版学·出版工作
·出版文化与出版产业建设
·追念韩国安春根教授
·安春根先生的生平与学术活动
·高校文科学报与计算机网络技术应用
·试论图书馆管理创新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百科全书的可读性与视听性--漫话多媒体百科全书的浏览功能
·电子出版学科建设浅议
·略论互联网对版权保护的挑战
书苑掇英
·关注图书“性能价格比”
·重视图书版本的创新
·编辑要加强职业道德建设
·装帧设计重在创意
·我编《盘龙城青铜文化》
编辑史·出版史
·王云五的出版家素质
编辑随笔
·《老出版人肖像》后记
·文学与艺术的交融
·我当主编惬意时
·科技工具书的选题策划
·由《谁动了我的奶酪》想到的
编者·作者·读者
·重学术,重规范,与时俱进
·我与《出版科学》
·《新帮手》系列热销引发的反思
·我编辑的第一本书
品书录
·民俗文化的历史再现
·大师风范 艺术真采
科研信息
·全国编辑学理论研讨会探讨编辑活动的基本规律
·2003年全国出版专业职业资格考试辅导教材出版
·湖北出版文化城正式落成
·《点击〈出版科学〉》出版
纪念湖北省编辑学会成立十周年
·围绕编辑学研究的议论
编辑语文知识
·谈编辑的语文修养
·编辑要练就过硬的“文字纯洁功”
·“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中通人事”
·编辑要善于利用工具书

 

“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中通人事”

--古代文化常识与编辑工作

林久贵


    我们平常形容某人博学,说他“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中通人事”。作为编辑人员,也应当是博学的人,因为出版物内容包罗万象、丰富多彩,出版物质量的高低与编辑人员文化素质的高低有比较直接的关系。特别是文史编辑,更应该了解天文、地理、人事方面的知识,尽量朝着“博学”“多识”的方向努力。
    提到天文,一般人都认为它深奥莫测,难于弄懂,我们这里所说的“上知天文”,是指了解有关天象、天文名词、天文术语以及与天文密切相关的历法等方面的常识。编辑人员掌握了这方面的知识,有助于发现和解决文稿中的有关错误。比如,牵牛星、北斗星是很多人皆知的星象,但古籍中出现的“斗牛”并非均指“北斗星和牵牛星”,因为“斗”和“牛”不是北斗星和牵牛星的专称,有时候指的是斗宿(南斗)和牛宿,特别是“斗牛”连称时,指的就是斗宿和牛宿。某出版社出版的《唐宋词一百首》,将文天祥《念奴娇·驿中言别友人》“堂堂剑气,斗牛空认奇杰”中的“斗牛”注解为“北斗星和牵牛星”,就不正确。再比如,古书中提到的“水”“火”星名,并不是指水星和火星,而是指恒星中的“定星”和“大火”,《诗经》中“七月流火”的“火”,即指“大火”,而不是火星。“二十八宿”“分野”等天文名词也经常出现在古诗文中。杜甫有诗感叹人生的别离:“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其中的“参”“商”,就是二十八宿中的两宿,因为参宿在西,商宿在东,不能同时出现在人们的视域,所以用来感叹人事。我们拜访某人不遇,常留便条称“参商为憾”,是表示未能相见感到遗憾的意思。如果不知道二十八宿的名称,显然对“参商”就会不甚了了。“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是李白《蜀道难》中的名句,读到这句诗时,往往对“扪参历井”不太理解,实际上这里的“参”“井”,指的就是二十八宿中的参宿和井宿。因为古人将天上的星宿与地上的州域对应起来称为“分野”,所以上面的“参”“井”分别代指古代四川地区的益州和雍州。蜀道跨越二州,攀行在蜀道上,就像用手可以摸到天空的星星,可见蜀道多么高峻奇险。
    “下晓地理”这里主要指的是了解古今地名变迁、历代政区沿革等方面的常识。地名问题看似简单,但一牵涉到古今变化,就常常使我们如坠五里雾中。因为有的地名古今相同,但并不指同一地方。如历史上称北京的地方至少有十个之多,唐曾以太原府为北京,宋曾以大名府为北京,金曾以临湟府为北京,明曾以大梁为北京。再如今天的桂林,在秦代指今广西贵县南,在三国时指今梧州市,在西晋时指今柳州市东。有的古今同一地方,但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名称,如今天的北京,在历史上曾称为燕、蓟、幽州、析津、中都、大都、北平等;今天的南京,在历史上曾称为金陵、建业、建康、江宁、应天、天京等。有时形近地名也容易混淆我们的视线,如广东的黄埔与上海的黄浦,四川的平昌与北京的昌平,广东的封开与河南的开封,河北的安新与河南的新安。有的地名还比较特别,弄不好会望文生义。如某出版社出版的《郁离子醒世谋略大全》中有一段文字:“齐湣王既取燕灭宋……望诸君以诸侯之师入齐。”编译者将后一句注释为:“眼看各国君王用诸侯的军队进攻齐国。”将“望诸君”注释为“眼看各国君王”,就是望文生义,因为“望诸君”是燕国大将乐毅降赵后的封号,“望诸”是赵国的一个地名,“君”也不是君王,而是战国时贵族的称号。有时稍不留意,还会错把地名当人名。某报1997年2月22日一文在解释成语“邯郸学步”时说:“古时候有个名叫邯郸的人,为学别人走路而忘了自己该咋个走路。”我们知道,“邯郸学步”出自《庄子·秋水》,大意是:燕国有个人来到赵国都城邯郸,看到当地人走路姿势很美,就跟着学,结果不但没学好,反而忘了自己原来是怎样走路的,最后只好爬着返回故乡。该文作者显然是把地名错当人名了。如果编辑了解一些历史地理知识,为作者把把关,就可避免出现这样的错误。
    “中通人事”这里主要指的是了解历史上的典章制度。我们审阅有关历史上的典制稿件时,经常感到头疼,要么是不明其义,要么是不知其误,要么是知其误而不知怎么改,这是因为对有关典章制度的知识不太熟悉。比如,古代的职官制度就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系统,仅官名变迁问题就不容易弄清。有的名称相同,但其职掌或含义不同。如大(d鄆)夫,既是官名(秦汉唐宋均有御史大夫、谏议大夫等),又是职官等级名(夏商周,官分卿、大夫、士三等),还是医官名(宋代始设,后世医生称大夫,即本于此)。又如御史,秦代以前为史官,汉以后多指主管监察的官吏。某期刊1995年第5期有文称:“唐玄宗当了扒灰,御史们就不敢直书一句。”在这里,作者显然把唐代的“御史”当作负责修史记事的史官了,唐代的御史是主管监察的官,而不负责记事修史。再如驸马,我们都知道,它是皇帝女婿的专称,但最早的驸马却是一种官职,汉武帝时就设有驸马都尉,负责管理皇帝外出时的车马事宜,魏晋以后才成为皇帝女婿的代名词,而不再是一个实际的官职。有的职掌相同,但名称不同。如宰相,基本上是行政首脑的通称,历代有不同的名称,战国、秦、西汉称宰相为“相邦”或“相国”,隋唐以中书令、尚书令等三省长官为宰相,宋代以同平章事为宰相,明代以内阁大学士为宰相,清代以军机大臣为宰相。还有一些职官的含义要特别注意,不能望文生义。如洗(xi#3n)马,本是官名,为太子太傅、少傅的属官,太子出行,则为前导、为侍从。古籍中常见的“为太子洗马”一句,意思是“担任太子洗马的官职”,而有人将它解释为“替太子冲洗马匹”,实在大谬。古代职官任免升降也有专门的术语,如致仕,即辞去官职,婉转的说法就是“把禄位还给国君”。某文中有一句:“大量中国古代知识分子一生最重要的现实遭遇和实践行为便是争取科举致仕。”这里的“争取科举致仕”,意思大概是“争取通过科举考试获得一官半职”,而“致仕”在古代只有“辞去官职”义,因此这里“致仕”的用法明显有误。凡是遇到自己不太明了的古代官名及职官任降升免用语等,一定要勤查职官制度方面的专书,以免出现常识性的错误。
    与“人事”更为接近的是古代礼制和姓名称谓,这方面的知识对编辑工作也相当重要。古代礼制,按传统的说法可分为吉、凶、军、宾、嘉五类,称为五礼。嘉礼之中,有所谓冠礼,是指男子到了二十岁要举行结发加冠的一种礼仪,表示可以娶妻,实质上就是成年礼。我们经常看到“弱冠之年”的说法,就是泛指男子二十左右的年龄,而且特指“男子”,不可用于女性,有时可见一些出版物中以“弱冠”称女性年龄,显然错了。女性的成年礼称笄(j"n)礼,就是十五岁时举行的结发加笄礼。所谓结发,就是在头顶上把头发盘成发髻,以区别童年的发式,表示已经成人,可以结婚。《昭明文选》有苏武诗:“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可见这种风俗流传已久,后世即以“结发”指原配夫妻。凶礼中的丧礼也比较复杂。人死后,生者居丧时的衣着就不相同,按亲疏远近的关系分为五等,叫“五服”。对“死”,按等级的不同也有不同的称法,如天子死了叫“崩”,如山陵崩、驾崩;诸侯国的国君死了叫“薨”,是“倾覆”的意思;大夫(官名)死了叫“卒”;士(读书人)死了叫“不禄”;一般的人死了才叫“死”。民间对“死”的称法又多种多样,如过世、走了、作古、归西、弃养、百年之后、寿终正寝等。
    取名字是中华民族历来相当看重的事情,俗话就有“赐之千金,不如教之一艺;教之一艺,不如赐之好名”。姓名是一个人在社会生活中用以区别于其他社会成员的识别符号,与编辑业务相关的姓名知识也有很多。比如姓氏中有许多僻姓,像前、后、左、右、春、夏、秋、冬等,就值得注意,连姓名的“姓”本身就是一个姓,《汉书·货殖传》有“临淄姓伟,资五千万”一句,其中的“姓伟”不是一个姓伟的人,而是一个姓“姓”名“伟”的人。姓氏中除了常见的单姓、复姓外,还有三字以上的多字姓,如北周有“万纽于瑾”,姓万纽于,名瑾,不知道的人将其误为“万纽、于瑾”二人。宋代有“侯莫陈利用”,姓侯莫陈,名利用,不知道的人则将其误为“侯莫、陈利用”二人。遇到不像姓的姓时,要勤查有关姓氏的专书,如《希姓录》《奇姓通》《通志·氏族略》《中国人名大辞典》等。古人的名和字是分开的,一个人不仅有名,而且有字,即所谓“幼名冠字”。为表尊敬,在社交场合不能直呼其名。当然,尊长对子侄晚辈,照例称名不称字。某电影写袁世凯喊其长子袁克定:“芸台,叫你洪姨娘找二十服御制舒肝丸,请蔡太夫人先吃半年看。”芸台是袁克定的字,袁世凯应该直接喊其名“克定”才对。古人取名和字有很多讲究,“名”和“字”要相互表里,即名和字的意义有一定的关联,或相同,或相近,或相反。如孔子的学生宰予字子我,予与我同义;屈原名平,原和平近义;朱熹字晦庵,熹与晦反义。古代的文人雅士往往还有自己的号,以表明自己的意向或特征等。如陆游号放翁,以表意趣;苏轼号东坡居士,以表居地。有时对某人,既不称其名,也不称其字,而以所任或曾任官职称呼,这叫官称,如常称杜甫为杜工部、杜拾遗,称王维为王右丞。有时以其出生地或族望地或为官地来称呼,统称为地望称,如称柳宗元为柳河东或柳柳州,称王安石为王临川,称黎元洪为黎黄陂。了解这方面的知识,也能帮助我们发现和处理文稿中的错误。某出版社出版的一书中收有一首《无题》诗,其中一句是:“耗子忘形充老虎,国人怒目视奴才。希、墨、项城榜样在,下场鹰犬亦堪哀。”注云:“希、墨,即德国、意大利独裁者希特勒、墨索里尼二人。项城,指春秋时终于灭亡的项国。”诗文本身没有错误,问题出在注释里,“项城”指的是仅当了83天皇帝就在全国人民的唾骂声中忧惧而死的袁世凯,因为袁世凯是河南项城人,当年就有文人以“项城”称呼他。还有更为复杂的讳称、谥称,以及帝王专有的庙称、年号称等,限于篇幅,就不一一作介绍了。
    总之,古代文化常识与编辑工作的关系至为密切,具备“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中通人事”的修养,就能使我们的思维敏捷,目光敏锐,易于发现文稿中出现的常识性错误,提高文稿的质量,切切不要认为它无关紧要而加以忽视。

    (作者单位:湖北大学古籍研究所)
 
 (ID:457)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