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3年第3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工作也要“三贴近”
纪念中国编辑学会成立十周年
·谈谈省、市编辑学会的性质和任务
·关于编辑学会的认识与思考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出版专业学术期刊的定位--为《出版科学》创刊十周年而作
·编辑代表作的意义
·论编辑活动的基本规律
·编辑方法论刍议
·编辑过程中形式与内容的统一
·编辑核心竞争力初探
·小说文稿的审读和编辑加工
·校对的基本理论与实践
出版学·出版工作
·出版文化与出版产业建设
·追念韩国安春根教授
·安春根先生的生平与学术活动
·高校文科学报与计算机网络技术应用
·试论图书馆管理创新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百科全书的可读性与视听性--漫话多媒体百科全书的浏览功能
·电子出版学科建设浅议
·略论互联网对版权保护的挑战
书苑掇英
·关注图书“性能价格比”
·重视图书版本的创新
·编辑要加强职业道德建设
·装帧设计重在创意
·我编《盘龙城青铜文化》
编辑史·出版史
·王云五的出版家素质
编辑随笔
·《老出版人肖像》后记
·文学与艺术的交融
·我当主编惬意时
·科技工具书的选题策划
·由《谁动了我的奶酪》想到的
编者·作者·读者
·重学术,重规范,与时俱进
·我与《出版科学》
·《新帮手》系列热销引发的反思
·我编辑的第一本书
品书录
·民俗文化的历史再现
·大师风范 艺术真采
科研信息
·全国编辑学理论研讨会探讨编辑活动的基本规律
·2003年全国出版专业职业资格考试辅导教材出版
·湖北出版文化城正式落成
·《点击〈出版科学〉》出版
纪念湖北省编辑学会成立十周年
·围绕编辑学研究的议论
编辑语文知识
·谈编辑的语文修养
·编辑要练就过硬的“文字纯洁功”
·“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中通人事”
·编辑要善于利用工具书

 

编辑要善于利用工具书

张志云


    在编辑工作中,审读稿件,核实材料,常常会碰到一些知识性和资料性问题,需借助工具书加以解决。工具书对编辑工作的重要性是不容置疑的。如果编辑不重视对工具书的利用,遇到疑难时不勤翻检,就容易犯错误、闹笑话。有这样两则例子:
    某位编辑审读一位老先生的书稿,老先生在《自序》中交代此书成书过程时有这样一句话:“走亦厕身其中,董理其事。”编辑以为老先生笔误,径自将“走”字改为“某”字。
    有一篇书稿,内容讲一位华裔美籍男青年高位截瘫后顽强生活、学习的感人事迹,其中有这么一句话:“十三岁正当豆蔻年华,不幸的事发生了。”编辑在审读书稿时,未能挑出其中的毛病。
    在第一例中,如果编辑注意翻一翻手边常用的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古汉语常用字字典》,或者翻检一下《汉语大字典》,就可避免犯错误:“走”字是对自己的一种谦称。在第二例中,如果编辑翻一翻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便可知:“豆蔻年华”一词出自唐代杜牧《赠别》诗:“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后来一般用来称十三四岁的女子。在《汉语大词典》《辞海》和成语词典中亦能查到相同的解释。
    然而,即使在主观上重视对工具书的利用,在实际运用中还可能会遇上一些麻烦。例如,有位编辑在工作中碰到了这样一个棘手的问题:“鹘伶的渌老儿说不尽的抢。”(《董西厢》)他觉得这一句话颇难理解,于是查阅工具书。先翻检一些普通的字词典,再查阅大型的综合性词典,花了很大功夫,结果一无所获。
    这说明,在利用工具书时,人们还会面临困难,其中的主要原因有:
    一是问题本身可能比较复杂。在编辑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有些是比较简单的,如前面提到的有关“走”字的字义、“豆蔻年华”的词义问题,利用常用工具书,一查便知,但大量的则是一些错综复杂的问题。如欲查询中国历代自然灾害中有关“蝗灾”的历史文献记载,涉及的层面就比较广泛;有些问题难于判断,如“高标见嫉,闺闱恨比长沙”(《红楼梦》第七十八回)一句中,要查询“长沙”一词的含义,就要判断它到底是指地名还是人名。如此一类情况,是造成利用工具书时面临困难的原因之一。
    二是选择工具书时存在“一(问题)对多(工具书)”的矛盾。工作中面对的问题是具体的、特定的,而工具书品种繁多,如何在众多工具书中进行合理选择,以达到准确高效地解决问题的目的,这并不容易。在前面《董西厢》的例子中,那位编辑就没有解决好这一矛盾,翻检了大量工具书却不得要领。
    三是具体问题的复杂性与工具书某种程度的独特性之间的矛盾。每一种工具书都有特定的内容和功能,有其局限性,如人名方面的工具书只供查检人名,其中《外国人名辞典》供查考外国人名之用,《中国人名大辞典》供查检我国上古至清末人名之用。而有些问题相当复杂,不能指望借助一两本工具书就可以解决。如要系统地获得有关郑樵的生平及其著作的研究资料,这就不是检索一二部专门性人名辞典所能解决的,而必须综合利用多种工具书。
正因为如此,编辑利用工具书要注意以下基本方法与要求。
    1.分析问题。在编辑工作中,当你碰到一个问题时,首先要问自己,这是一个涉及哪方面的问题?对它分析一番。如前面《董西厢》的例子,经过分析,知道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古代汉语方面的问题。因为《董西厢》是金人董解元《西厢记诸宫调》的简称,它是一种说唱结合而以演唱为主的文学样式,具有当时民间口语的特点,所以很难懂。要读懂它,依靠一般的综合性古汉语词典恐怕不易解决。再如前面《红楼梦》的例子,“长沙”一词通过上下文分析,明确应为人名,而且应是人之别名。正如李鸿章被称作“李合肥”,柳宗元被称作“柳柳州”一样,是以地名代人名。要了解它是谁之别名,必须查检有关人名词典而不是地名词典。
    如果编辑对面临的问题本身不具备一定的常识,不能判断问题的关键所在,使用工具书时就会不知从何入手,浪费时间和精力。这就要求编辑平日注意积累知识,多方面充实知识结构,使自己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杂”家。
    2.熟悉工具书。对问题进行分析以后,接下来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应该去查哪一类工具书?这就要熟悉各类工具书的性质、特点和功用。大体上说,查字一般利用有关的字典或词典,查词一般利用有关的词典,查诗词文句一般利用诗文名句辞典或专门性的类书,查人名及人物传记可利用人名辞典及有关的人物传记索引,查机构团体一般利用机构名录,查年、月、日可利用有关的年表、历表,查历史大事可利用纪事年表或有关的辞典,查典章制度一般利用政书,查地名及地理位置可利用地名辞典和地图集,查统计资料一般利用统计性年鉴或统计资料集,查书刊论文一般利用有关的书目、索引。
    还是以上述二例加以说明。《董西厢》一例中,通过分析问题,知道靠普通词典不能解决,必须查阅专门性的语言辞典——诗词曲特别语辞的辞典。这一类辞典常见的有张相的《诗词曲语辞汇释》,朱居易的《元剧俗语方言例释》,徐嘉瑞的《金元戏曲方言考》,王学奇、王静竹的《宋金元明清曲辞通释》等等。《董西厢》属金人作品,所以可查《金元戏曲方言考》或《宋金元明清曲辞通释》。通过查检,可以很快得到答案:鹘伶,聪明也,渌老,眼睛也,抢,动人、美丽也。《红楼梦》一例中,判断“长沙”是人之别名,具体指谁,必须查有关人名工具书。这一类工具书也很多,如《中国人名大辞典》《古今人物别名索引》《室名别号索引》等。经过查检没有结果,再查《中国人名大辞典》所附“异名表”,可知“长沙”即汉代贾谊的别名。再查《中国人名大辞典》“贾谊”条,得知贾谊曾遭谗被贬为长沙王太傅,故有贾长沙之称,在“闺闱恨比长沙”一句中,是借贾谊受屈遭贬喻晴雯因诬被逐。
    工具书数量庞大,种类繁多。熟悉工具书,谈何容易!编辑只有通过自身不断摸索,在实践中逐渐熟悉各类工具书的性质、特点和功用。
    3.注意工具书的综合利用。当面临的问题较为复杂,依靠一二种工具书不能解决时,就要注意工具书的综合利用。所谓综合利用,是指根据线索,连续查书,以寻根究底,解决问题。如前面郑樵一例,可先利用《辞海》《中国人名大辞典》等综合性辞典或专门性人名辞典查其生平简历,获得有关他的基本信息,以便进一步因人、因时、因地、因事系统查找。根据他是福建兴化人这一线索,可利用《宋元方志传记索引》《福建通志传记兼艺文志索引》《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等,查出地方志有关他的传记资料。根据他是宋代著名的学者这一线索,可利用《四十七种宋代传记综合引得》《宋代传记资料索引》《宋元学案人名索引》等断代传记索引,查出有关传记资料。得知他是著名史学家、目录学家,可利用《中国史学家评传》《中国目录学家传略》等进一步了解其生平经历及学术成就。当然,《中国历代年谱总录》《二十四史纪传人名索引》等基本工具书的利用也是不可或缺的。最后,可通过利用各种书目、论文索引,查出有关他的各种研究资料。
    再举一例说明如何综合利用工具书。《城南感怀呈永叔》《猎狐篇》《庆州败》《己卯冬大寒有感》《吾闻》《吴越大旱》六首诗,仅知为一人所作,现在要查出它们的出处与作者。根据《城南感怀呈永叔》诗题中提到的“永叔”这一称谓,可先查《中国人名大辞典》,得知宋代欧阳修字永叔,由此推测此诗的作者可能与欧阳修同时代。根据《猎狐篇》诗题,可猜想此诗所写是有关狐狸的故事,于是查《古今图书集成》一书,果然在该书的《禽虫典·狐狸部·艺文》中找到了《猎狐篇》全诗,并得知作者是宋代的苏舜钦,应证了与欧阳修同时代人的推测。接下来再查他的文集《苏学士集》,终于查到了这六首诗的出处。
    除了以上所讲的三点外,在利用工具书时,编辑还应了解工具书的欠缺和弊病,以免沿袭疏舛,发生错误。因为工具书也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要善于借鉴,去粗取精。

     (作者单位:湖北大学古籍研究所)
 (ID:458)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