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3年第3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工作也要“三贴近”
纪念中国编辑学会成立十周年
·谈谈省、市编辑学会的性质和任务
·关于编辑学会的认识与思考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出版专业学术期刊的定位--为《出版科学》创刊十周年而作
·编辑代表作的意义
·论编辑活动的基本规律
·编辑方法论刍议
·编辑过程中形式与内容的统一
·编辑核心竞争力初探
·小说文稿的审读和编辑加工
·校对的基本理论与实践
出版学·出版工作
·出版文化与出版产业建设
·追念韩国安春根教授
·安春根先生的生平与学术活动
·高校文科学报与计算机网络技术应用
·试论图书馆管理创新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百科全书的可读性与视听性--漫话多媒体百科全书的浏览功能
·电子出版学科建设浅议
·略论互联网对版权保护的挑战
书苑掇英
·关注图书“性能价格比”
·重视图书版本的创新
·编辑要加强职业道德建设
·装帧设计重在创意
·我编《盘龙城青铜文化》
编辑史·出版史
·王云五的出版家素质
编辑随笔
·《老出版人肖像》后记
·文学与艺术的交融
·我当主编惬意时
·科技工具书的选题策划
·由《谁动了我的奶酪》想到的
编者·作者·读者
·重学术,重规范,与时俱进
·我与《出版科学》
·《新帮手》系列热销引发的反思
·我编辑的第一本书
品书录
·民俗文化的历史再现
·大师风范 艺术真采
科研信息
·全国编辑学理论研讨会探讨编辑活动的基本规律
·2003年全国出版专业职业资格考试辅导教材出版
·湖北出版文化城正式落成
·《点击〈出版科学〉》出版
纪念湖北省编辑学会成立十周年
·围绕编辑学研究的议论
编辑语文知识
·谈编辑的语文修养
·编辑要练就过硬的“文字纯洁功”
·“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中通人事”
·编辑要善于利用工具书

 

我当主编惬意时

李福海


    我在人民邮电出版社工作了20年,当了15年主编,曾主编过《邮政技术》《中国邮政》(中英文版)和《科技与出版》,其中让我最为惬意的是退休前5年主编《科技与出版》。当时编辑部的同志很团结,编辑部外天地广阔,工作上得到多方面的支持。那时生活和工作的情景历历在目,至今难忘。
    《科技与出版》的主办单位是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科技出版工作委员会(简称科技出版委员会),人民邮电出版社是承办单位,因此编辑部可以“脚踏两只船”,争取到一个比较宽松的工作环境,这给我和编辑部的同志带来了工作时的好心情,为办好期刊奠定了良好基础。
    科技出版委员会要求《科技与出版》成为联结各科技出版社的纽带,人民邮电出版社要求该刊成为本社对外的窗口。本着领导的高标准要求,我提出编辑部不承担社里的经济指标,以利于集中精力办好刊物。社领导答应了,这为我们解除了经济压力。虽然两年后编辑部承担了该刊的经济指标,拿不到社里的平均奖,但科技出版委员会在我任主编期间,一直给我们补贴一份与社里给的等额奖金。领导上认可了我们的工作成绩,没有提出过高的经济指标要求,大家都愿意集中精力办好刊物,这使我们的心情格外舒畅。
    我们除了在内部有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以外,对外还建立了广泛的联系,与政府有关部门,与编辑出版有关的学会、协会等社团组织,均保持着融洽的关系,得到他们的支持、指导和帮助。良好的外部环境有利于工作的开展,我个人也受益匪浅。我退休前,有几家科技出版社的领导邀请我退休后为他们工作,直到我退休后在金盾出版社上班时,还有的社领导打电话问我能否改变主意。这些关怀让我感到宽慰,我由衷地向他们表示谢意。
    1982年《科技与出版》创刊时,刊名为《科技出版通讯》,1988年改为《科技出版》,1993年由人民邮电出版社承办后,改为《科技与出版》,从此该刊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当时根据新形势的要求,办刊宗旨明确为“搭科技与出版之桥,传编印发之经,为繁荣科技出版事业服务”。在众多的编辑出版类期刊中,《科技与出版》的特色定位是“内容新、文章精、信息量大、实用性强”,要求编辑集中力量精选精编短小实用的文章,以务实和创新的工作精神追求刊物的最佳境界。经过两三年的努力,工作取得了明显的效果。当时调查显示,《科技与出版》每期刊登的文章有50%左右受到读者好评,编辑部的工作成绩也得到了有关方面的认可。
    1995年《科技与出版》有50篇文章被列入1996年出版的《中国出版年鉴》,位于众多编辑出版类报刊的前列;有11篇文章入选《中国编辑研究》,占各报刊被选入文章的22%;在《1995全国出版工作报刊资料索引》中,《科技与出版》有28%的文章被编入索引。在1995年8月7日的《新闻出版报》上,一位知名的总编辑发表评论文章,概括该刊“注重科学性,读者信得过;注重实用性,读者用得上;注重指导性,读者离不开”。
    1996年《科技与出版》被评为“出版事业类核心期刊”。当年,新闻出版署抽查署直52种期刊的编校质量,《科技与出版》的差错率仅为0.18F< ,编校质量名列第一。1996年《编辑学刊》第6期,一位主编发表文章赞扬《科技与出版》“反对官样文章,而以实用性、可操作性为刊物特色”。还有一位社长在1996年12月7日的《新闻出版报》上发表题为《敬业可嘉》的文章,赞扬《科技与出版》编辑部的工作。
    1997年《科技与出版》荣获新闻出版署颁发的“综合优秀奖”和“优秀作品奖”。1997年9月23日的《新闻出版报》上发表了一位老资格主编的评论文章《耐读实用与众不同小议〈科技与出版〉杂志的特色》,文章指出:“在众多出版类期刊中,《科技与出版》以其特色著称,其特色主要表现为编辑思想的‘与众不同’。它比较注重实用性,而不去营造已为有些同类期刊所构建的学术性氛围。对于科技出版工作者来说,该刊发表的文章可见可亲可用,对工作起着直接的参考以至指导作用。”还有一位编辑出版界的老同志,在1997年《科技与出版》第6期发表题为《喜读〈科技与出版〉》的文章,指出该刊“注重编辑工作手段现代化的研究”,“重视语言文字规范化和国家标准的宣传贯彻”,他感到“一下子被刊物清新的编辑风格和浓重的信息含量吸引住了”。
    以上说明,《科技与出版》已成为得到各方面认可的品牌。尽管《科技与出版》从2002年开始改由清华大学出版社承办,但编辑部仍然重申原来的办刊宗旨、刊物特色和务实创新的工作精神,并在2003年第1期刊登了宣传口号:“《科技与出版》——跨世纪的品牌,由清华人继续打造。”看到这些,我感到无比欣慰,工作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我担任主编期间,参与编辑部工作的先后有8位同志,他们都为该刊取得的成绩作出过贡献。特别是编辑部最终形成的四人工作班子,以团结、和谐、进取的工作精神,创造了《科技与出版》的辉煌。
    我们四人思想相互沟通,工作配合默契,每个人都能发挥出自己的特长,从而形成了群体优势。一本刊物是一个整体,大家都能从整体出发,在工作中发挥出群体优势,才能把刊物办好。
    我们四人注重团结,没有发生过不愉快的事。大家相互关心和爱护,关系始终很密切,工作中志同道合,劲都能往一处使。在四人中,我是“文革”前的大学毕业生,肖连序是“文革”前的“老三届”,薛陶是“文革”中的“工农兵”大学毕业生,张卉是20世纪90年代清华大学的“双学士”,但是我们之间没有“代沟”,在一起生活、工作得很愉快。在外界,我们注重形象,注重影响,与各有关方面相处得很融洽,走到哪里都能受到欢迎。现在回想起当年的情景来,还真是让人留恋。
 
(作者单位:金盾出版社)
 
 (ID:461)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