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3年《出版科学》第四期  
 
目 录

卷首语
·文化体制改革与出版体制改革
专论·特约稿
·出版单位主办主管制度的由来与调整的探索
·出版性质与思想方法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劳动规律漫议
·作品组合论
·读者是一切编辑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宿
·试论编辑发现的科学品质和科学精神
·期刊编辑应强化四种意识
出版学·出版工作
·顺应世界潮流 推进比较出版学的建立与发展
·论出版集团能力的整合
·对加强出版社版权管理工作的思考
·武汉大学编辑出版学专业二十年
·知觉特点对校对的影响
·浅析出版社应收账款的管理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网络出版及其发展趋势
·中文古籍数字化的成果与存在问题
书苑掇英
·时代呼唤职业出版家
·我国出版单位现有融资模式分析
·装帧设计中如何解决显示器的色彩校准问题
·重视外校队伍的管理
·周报发行工作的发展趋势
·社办发行改革模式研究
·发货店连锁经营的特点和职能
·浅谈图书发行信息反馈
编辑史·出版史
·白居易与图书编撰
·唐代图书政治功能浅析
·蔡元培对新图书出版业的贡献
编辑随笔
·普及经典名著的成功尝试
·长江文艺出版社坚持品牌发展战略纪实
编者·作者·读者
·编辑谈《编辑的故事》
·图书:能不能少留一点空白
品书录
·了解当代翻译家、从事译学研究的必读书
·灯下有一个快乐的你
·植物生殖生物学研究的里程碑
科研信息
·第十五届全国地方版协年会暨湖北省编辑学会
·湖北省评选首届“出版科研学人奖”
编辑语文知识
·编辑要学习语法
·谈形式逻辑中的概念运用
·“六书”与文字编辑工作

 

试论编辑发现的科学品质和科学精神

江 凌
摘 要: 编辑发现的科学品质主要表现为敏感性、否定性、整合性、创造性和前瞻性,编辑发现的科学精神主要表现为学习进取、开拓创新、严谨求实、坚忍不拔和敬业奉献。
关键词: 编辑发现 科学品质 科学精神
第1共2页 >> 1页 2页


    在当今知识经济时代,人们的工作生活与信息密不可分,作为朝阳产业的现代出版业,更是一刻也离不开信息。面对蜂拥而至的信息,编辑如何发现和选择有效信息,进行选题开发和编辑加工呢?这涉及一个编辑发现问题。我们认为,编辑发现就是捕捉、感知、整合事物潜在的为受众所关注的有效信息,并通过报刊、图书、广播、电视、互联网等传播媒介公之于众的一种创造性智力劳动。简单地说,编辑发现的实质就是捕捉、感知和整合信息。
一、编辑发现及其科学品质

    科学发展的关键是发现,没有发现就没有科学的发展。出版文化产业亦是科学文化不断被发现、发展和复制的结果,作为精神生产活动的编辑出版工作者,在出版文化的推陈出新中,自然也是以发现作为出版文化创新的手段。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编辑发现在出版文化产业中的重要性与日俱增。首先,出版资源在本质上是信息资源,策划选题需要对信息资源的独到发现和创造性开发。其次,向读者提供优质的精神文化产品,需要编辑在审稿加工时善于发现书稿的独特价值和问题,以提升出版物质量。再次,发展壮大科学文化队伍,进行宣传营销,需要不断地发现新人新作和市场新需求。总之,发现贯穿于编辑出版的全过程,没有发现就没有真正的编辑出版。
    编辑发现是建立在唯物主义认识论基础上的。恩格斯指出:“我们自己所属的物质的、可以感知的世界,是唯一现实的;而我们的意识和思维,不论它看起来是多么超感觉的,总是物质的、肉体的器官即人脑的产物。物质不是精神的产物,而精神却只是物质的最高产物。” [1]马列经典作家告诉我们,物质的客观存在第一,思维意识第二,编辑发现的本源是客观事实,事实在先,发现在后。客观存在是编辑发现的前提,编辑发现提升客观事物(这里主要指信息、作品等)的有效价值。
    科学品质是科学实现其社会文化职能的内在动力,它包括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发展所形成的优良传统、认识方式、行为规范和价值特征。唯物主义认识论乃编辑发现的科学的认知基础。作为文化要素的科学品质,不仅是出版文化发展和更新的动力源泉,而且为编辑发现的科学化提供了有力的手段。编辑发现的基本科学品质有以下几方面。
    1.敏感性。在编辑发现的过程中,感觉总是走在前头,最直接地告知你事物变动的信息,回答你“怎么样”。列宁说:“不通过感觉,我们就不知道实物的任何形式,也不知道运动有任何形式。”[2]如果说感觉是编辑发现的认知起点,那么编辑敏感则是编辑主体对客体的一种迅捷的反应,它能快速地捕捉出版文化中变动的信息,并尽可能地指向理性认识,判断出信息的价值或得出某种意义。编辑发现的敏感性包含直觉和灵感两种基本要素。直觉是直接地臆测事物客观规律的感觉能力,灵感的产生是由于某一事物或现象对思维的启发,使得所要探索的问题一下子获得妥善的解决。直觉和灵感一般是瞬时的,要提升其质量就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如知识储备、思维习惯等)。敏感性强的编辑最可贵的品质是从平常的出版文化现象中发现不平常的东西,从表面上貌似无关的东西发现相似点或因果关系。比如,秦始皇兵马俑的发现过程就是记者、编辑敏感性的一个鲜明例证。1974年春,中新社记者蔺安稳回陕西临潼县老家探亲,无意间听说当地农民在秦始皇陵东侧挖井时,挖出了同真人一般大小的“泥娃娃”,便赶到文化馆仔细端详,认为这可能是稀世珍宝。于是连夜赶写了《秦始皇陵出土一批秦代武士陶俑》一文,送给《人民日报》的编辑,《人民日报》编辑敏锐地感到这里面大有文章可做,急忙组织记者深入挖掘这一题材,作了一系列组合报道。在记者、编辑的配合下,考古专家终于让这一世界奇迹浮出水面。
    2.否定性。否定性是在质疑、批判和扬弃的过程中剔除事物或观念中落后的、过时的、没有价值的东西,肯定其中进步的、新鲜的、有价值的东西,进而发现新选题、新问题、新方案。否定和批判的本质是吐故纳新,它包含着发现的重要因子。黑格尔关于否定的论述的深刻性在于否定本身包含着新东西、新发现。编辑发现一般是建立在怀疑和否定的基础之上的,怀疑是编辑发现的起点,但如果只有怀疑而没有否定和批判,那将一无所获,只能成为怀疑论的奴仆;没有否定,在知识爆炸的信息时代将会无所适从,即使拥有大量的知识和信息,也难将其升华为超越他人的新见解。从某种意义上说,没有否定和批判,就没有发现和创造。在编辑发现过程中,从选题策划到宣传营销等,都是在不断地否定和磨合中逐步完善的。比如《大败局》一书的书名,开始叫《激情时代的终结》,此书名偏重于学术化,有点文绉绉,而且给人以过去时的感觉。然后是《企业败局解读》《中国企业败局解读》,但“解读”一词已经用得太滥,缺乏新鲜感,也不是很大气。还有《摔跟头》《走错了哪一步》《帝国的崩溃》等,几番否定,后来定的《大败局》书名,不拖泥带水,叫起来又响亮、大气,颇具市场号召力。
    3.整合性。编辑发现的整合性是编辑主体对相互关联的各种信息进行综合加工的一种品质。当各种信息从不同角度以不同形式出现时,编辑主体能够对其进行科学筛选、组合、修改、加工,从而获得最佳、最全面的信息,产生创造力。选题开发的实质,就是编辑主体对信息资源的整合,使信息资源在一定文化主题的整合中产生满足受众需要的新的信息价值,并得到相应的市场回报。在如今信息社会时代,信息渠道增多,信息流量剧增,编辑每时每刻都在以不同的方式接触信息、感知信息、加工信息、整合信息。《北京青年报》之所以获得读者的钟爱,不仅在于传递的信息快和多,还在于编辑善于整合信息。他们最先推出的几个周刊,利用报纸可以无限增厚的优势把信息分类整理,极大地增加了读者的自主选择权,读者可以迅速地忽略掉对自己无用的信息而直奔主题,省时省力,同时有一种被尊重感和阅读中的舒适感。
    编辑发现的整合性还包括发现思维的整合。思维的种种形式,例如,形象的和抽象的,时间的和空间的,静态的和动态的,平面的和立体的,纵向的和横向的,定性的和定量的,求同的和求异的,滞后的和超前的,单向的和全方位的,等等,都是根据不同的标准而划分的,并组成了上述思维形式的“对子”。在思维形式“对子”的统一中,只有统一形态的思维整合,才能发挥出编辑发现的效用和功能。事实上,全方位的综合思维在个性心理需求上很大程度依赖于直觉思维、联想思维、顿悟思维等,这些形式的思维的整合化在编辑发现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4.创造性。从信息论的角度而言,所谓创造,就是人脑通过对吸收的信息进行加工重组产生的新信息。编辑发现的创造性也就是根据现有的信息源,通过揭示客观事物的本质和内在联系,导出新颖的独特发现,实现文化知识的增值。这一发现特性贯穿于出版文化的全过程:从选题的提出到出版物的问世,整个出版链条均由创造性的发现链接。编辑发现的创造性可分为三种形态:一是原生创造。任何一个事物的产生都有最初始的孕育过程,出版链条的始点是选题,编辑通过整合信息,策划选题,成为精神产品的原生创造者。编辑“原生创造”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抛出一个思想或主题,留给别人去完成后续的成果。二是次生创造。编辑在收到一部文稿后,便要进行创造加工对文稿的不完善之处予以修葺,疏漏之处予以补充,错讹之处予以纠正,平庸之处予以升华,臃肿之处予以删削。可以说,稿件加工的过程,也是编辑主体用自己的慧眼不断发现问题、修补完善的过程。三是后续创造。对文稿内容的编辑加工结束以后,编辑的发现便进入形式的修饰与营销策划阶段,如撰写内容提要、前言或后记,编制索引,设计封面、版式等后续工作,也需要编辑不断地发现闪光点,拓展新思路,设计新方案。
    5.前瞻性。前瞻性的特点是通过现有事物信息来认识新的事物和信息,借助已有的知识经验来理解、把握和预测那些没有直接感知的,或目前还不能感知的事物和信息,从而预见和推知事物发展的趋势和结果,并用未来的发展来调整现在。出版文化信息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地变动,尤其是在当前社会变革的时代,常常会涌现出许多新信息、新现象、新思潮。这些新东西虽然没有直接的社会原型,有的只是雏形,如同才露尖尖角的“小荷”,但它的构成“元素”却是现实存在的。这些“雏形”和“尖角”,往往是编辑发现的敏感地带。编辑主体可以根据现实存在的“元素”或“雏形”,作出自己的前瞻性预测。因为,任何现实存在的“元素”或“雏形”,都是有其因果联系的,有其存在的缘由,同时,任何事物都有其萌芽和发展、消长的逻辑进程,有其发展的规律性。所以,编辑主体首先能够在头脑中建立起由因果联系构成的事件链环的“模型”,其次还能够在已有经验的基础上,找到重复出现的文化现象中的规律性,探索到它的奥秘。编辑顺着这一“模型化”的事件链条,一环一环地探索、发现,推测、预见出最后一环。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就是编辑善于发现、勇于发现的结果。因而,编辑发现必须有前瞻性的预见力,善于用敏锐的眼光观察社会信息,从其变动过程中对事物现象作历史的考察,以便发现苗头,掌握动向,预测未来,描绘趋势。 (ID:480)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