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4年第二期  
 
目 录

卷首语
·新闻出版信息化工作要加快发展
专论·特约稿
·关于出版社企业属性问题的通信
编辑学·编辑工作
·关于编纂历时性汉语新词典的设想(中)
·选择与加工:编辑活动基本规律的核心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陈云与新闻出版》问世
·道隆新著《编辑研究文集》
·文化视角下的编辑与出版
·经济一体化背景下的中国科技期刊发展
出版学·出版工作
·试论出版文化
·出版集团的组织文化建设
·图书版税制与出版产业建设
·图书营销中的产品策略
·买方市场条件下出版社财务管理的新思路
·网点建设现状与对策
编辑史·出版史
·出版的性质和出版人的追求
·王云五与商务印书馆的古籍出版
编辑随笔
·我的编辑经历和体会
·儿童图书编辑“三性”谈
出版专业职业资格制度
·2003年度全国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试题
·2003年湖北图书展在台北举行
·出版专业理论与实务(初 级)

 

选择与加工:编辑活动基本规律的核心

陈景春
摘 要: 人对信息需要进行选择性接受、理解和记忆,选择性是人对信息的基本关系。编辑活动是为满足受众对信息选择的需要而进行的先期性选择。人在信息接受过程中已有加工,编辑只有通过加工才能完成并提供适于传播的媒介。选择性法则和加工性法则构成编辑活动基本规律的核心。此说具有惟一性、概括性、简单性和可操作性。
关键词: 编辑活动基本规律 选择性法则 加工性法则



  

  马克思在历史上第一次正确解决了人在认识和反映客观世界时主体和客体的辩证关系,指出:“感觉为了物而同物发生关系,但这物本身却是自己本身和对人的一种对象性的关系。”[1]这就明确了主体对客体的反映不是静态的、受动的,而是动态的、能动的,不是平面镜式的映照,而是对象性的输入。人所感受或接受的只是对人感兴趣或利害攸关的事物,对其余的均可能“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排除于视野之外。对此,马克思还进一步解释说:“忧心忡忡的穷人甚至对最美丽的景色都无动于衷,贩卖矿物的商人只看到矿物的商业价值,而看不到矿物的美的属性。”[2]马克思没有生活在信息时代,但他所揭示的能动的、对象化的反映论,为我们今天对信息活动的认识奠定了科学基础。
  人和信息的关系是一种传播、认识和接受的关系,这种关系也完全符合马克思所揭示的辩证唯物主义反映论的基本原理:即它是一种动态、能动的对象性关系。人不可能接受所有作用于自身的信息,只能是一种对象性的输入,在反映和接受过程中对一切信息都需要进行过滤和筛选,也就是要进行选择。所以,在人与信息的关系中,选择不是偶然出现的,也不是可有可无的。翻开任何一本传播学著作,都会发现字里行间充满了选择一词,如美国学者沃纳丁·赛弗林指出:因为受体“根据本身的背景来理解信息的内涵意义。他们根据以往的经验、文化素养、需要、心境与态度等进行选择性理解。他们对于信息还进行选择性接受和选择性记忆”[3]。一个人每时每刻都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信息,他不可能也不需要这么多的信息;信息饱和会使人无所适从甚至烦躁不安,这时所需要的首先是选择性。如从政者可能更关心中央的政策精神和各地的改革动态,久病缠身者更注意保健知识和药品广告,而一些要出门旅游的人则格外关注天气预报等,这是尽人皆知的。在选择性接受后,还有选择性理解。理解就是赋予信息以一定的性质、意义或价值,带有很强的主观色彩。鲁迅先生在《绛洞花主·小引》中以《红楼梦》为例说:“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这段话可以说明不同的人对同一组信息,可以有完全不同的理解。这一点在信息传播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表明不存在纯客观的传播,必定要附加上传者自身的价值观念。总之,人们面对蜂拥而来的信息,先是要进行选择性接受,继而要进行选择性理解,可见选择性是人与信息之间的一种最基本的关系。
  如果说在古代信息相对短缺时期,人对信息的选择可以用个体的方式自我完成的话,那么,随着信息生成日益增多,传播渠道日益发达,作为个体的人生活在信息的海洋中,自我选择出现了矛盾。应该说正是这一矛盾导致一定专业程度的传播活动出现。其一是出现了著作活动,他们从几乎是无限量大的信息海洋中进行选择、集中、整理,转化为语言的或非语言的符号后,制成精神产品,但这些精神产品质量参差不齐,数量十分庞大,对于受众来说还是一片海洋,于是又出现了作为其二的编辑活动。编辑活动根据既定受众群体对信息选择的需要,着重对精神产品进行再选择,并对被选中者赋予适合的物质载体,制成物化精神产品如图书、报纸、刊物、广播电视节目等以供传播。所以说,历史上所以出现编辑活动,就是应受众的选择需要而产生的;编辑活动的核心就是为受众对信息选择的需要而进行的先期性选择,选择也就成为编辑活动中客观的、必然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基本规律中最重要的因素。


  正如任何一种社会实践活动都是为了进行创造一样,人类从事编辑活动的目的也是进行编辑创造。什么是编辑创造?编辑活动创造什么?在这些重大问题中应蕴含着编辑基本规律的踪迹。所以,不妨再换个角度,从如何在编辑活动中达到编辑创造的目的,来探讨编辑活动的基本规律。
  什么是创造活动?可以有不同的界定。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则从其根本属性上作了深刻剖析,马克思说:“实际创造一个对象世界,改造无机的自然界,这是人作为有意识的类的存在物的自我确证。”“动物只是按照它所属的那个物种的尺度和需要来进行塑造,而人则懂得按照任何物种的尺度来进行生产,并且随时随地都能用内在的固有尺度来衡量对象,所以,人也按照美的规律来塑造物体。”[4]自从《手稿》被重新发现以来,以上两段话一直被当作马克思主义美学的经典性箴,实际上也是人类关于进行创造性活动的箴言,它的要点是人自己的“自我确证”和“用内在固有的尺度来衡量对象”,亦即人本质力量的投射和对象化。编辑活动虽不直接塑造物品,但却从事精神产品的生产,这其实就是编辑创造,这种创造方式主要体现在对客观信息或精神产品,按照人的需要和价值这一内在尺度进行能动性和创造性选择,通过这种对象化的选择创造出符合人需要的精神产品来。比如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时,很快就被当时《物理学学报》的编辑普朗克所选择并发表,以至后人评价诺贝尔奖金获得者普朗克时,认为他除了亲自发现热辐射定律外,他的另一个重大贡献就是选择并发表了“相对论”,冲破了牛顿经典物理学的局限,使人的认识步入了一个崭新的天地,并推动了核能物理学和航天物理学的长足发展。与此相反,杰出的奥地利生物学家孟德尔在1865年发现遗传学中的分离法则和独立分配法则,这本应是现代遗传学发展的转折点,但当时却没有得到发表和公诸于世的机会。直到1900年,孟德尔法则才被三位不同国籍的学者同时再次发现并发表,揭开了现代遗传学的帷幕,孟德尔的遭遇使遗传学的发展至少迟滞了35年[5]。以上两例,说明无论是科学家还是艺术家创造的精神产品,都只具有潜在的功能,只有被编辑选择并传播后,这种潜在的功能才会变为现实的功能。编辑选择是把著作界潜功能转化为现实功能不可逾越的途径。人类文化史所积淀下来丰富璀璨的成果,固然都是科学家和艺术家血汗的结晶,同时也都是成功编辑选择的结晶,是众多编辑本质力量投射和对象化的结果。由于编辑选择是进行编辑创造的主要方式,所以从这个角度也足以证明选择是编辑活动基本规律的重要因素。



  应该说,人们对信息进行选择性接受和选择性理解后,还要进行选择性记忆。心理学上的所谓记忆,就是信息对大脑的输入和加工(编码),信息的储存以及在需要时信息的提取和输出过程。记忆在很大程度上含有对信息再加工的成分,表明在选择过程中,已经不间断地出现了加工。加工则是选择的必要延伸,选择与加工存在着密切联系。
  由于编辑选择是为了受众对信息选择的需要进行的先期性选择,选择之后还要供于传播,这就要使之物化、载体化;编辑选中的信息或精神产品,与编辑意图及受众需要之间尚有距离需要弥补;信息传播过程中难免存在噪音干扰,这些都要求编辑在进行选择后,对被选中的产品从内容、结构到形式,从信息到符号进行进一步的加工。只有经加工后的信息或精神产品才能供于传播,因而加工也是人与信息之间的基本关系,在编辑活动中是继选择之后的另一项重要法则。编辑加工的内容和方式很多,归纳起来主要有:
  1.标准化。信息或精神产品必需载体化(物化)后,才能成为物化精神产品,供于传播。通常运用的物化手段,一是复制(印刷、复录等);二是占有空间(展览、演出等);三是占有时间(广播电视节目的播放等),因为空间和时间是物质存在的必要方式,也可作为物质载体。人类进行任何一种规模化的物质生产都要符合标准化要求。所谓标准化指从事生产活动时对产品的一些尺度性要求,多数可以量化,是一些必须遵守的硬标准。比如在纸介质的书报刊中,对各种开本、版面、栏目的厘定,文本各层次字体、字号的标示,各种数词、外语大小写、正斜体的标定,以及插图、图表、公式位置的设计等。在广播电视中,则有播音员声音与被采访声音(或图像)的混压,以及时间的限定。如天津人民广播电台早7点新闻节目
的时间长度为15分钟,每分钟播出220字,共计播出3300字;这是一个硬标准,任何编辑在编制这档节目时必须符合这一标准。如此等等。
  2.规范化。规范是一个群体成员都应该理解和遵循的普遍规则,它是人们长期习得和社会实践形成的存在于社会成员之间既有的参照系和准则,少数形成条文,多数是无形的,但对人们的思维和实践形成了一种约束力。编辑加工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要使被传播的信息或产品规范化。它的范围十分广泛,媒介中政治、经济、道德、法律的价值判断要规范;文本中语言或非语言符号的运用要规范;信息传播中出现的噪音干扰如错字、别字,不规范的病句要改正,声像的不清晰、不完整要剔除;甚至,规范还应包括角色、等级等身份意识的自我约束。总之,编辑要通过规范化加工,进行自我约束和规范,使传播活动符合大多数成员的社会规范准则。
  3.优化性加工。即编辑最大限度地发挥主体的创造性,从形式到内容使被加工的对象更臻完美,更吻合编辑意图和受众需要。这方面已有很多论述,不赘。需要补充的一点是:如果要投入巨大力量进行这方面的加工,必须先具备准备的眼光;假如耗时耗力所得仍然只是一般化的产品,就不如把同样的力量用之于选择、用之于选准选好上。这说明优秀的加工必须用在优秀的选择之上才有意义,说明了选择和加工的密切联系。
  编辑对信息或精神产品进行标准化、规范化和优化的加工后,即可得到适于载体化,与编辑意图和受众需要更吻合的文本,可供于传播了。所以说,加工是继选择之后构成编辑活动基本规律的另一项重要因素。



  编辑活动中的选择与加工,不能仅从具体运作方式的角度来审视,而应从法则的高度来把握,带有思维方式的性质。它们可以归纳很多编辑活动中具体的手段、方法和环节。比如选择作为一项法则,即可具体化为很多方法,如规划方针宗旨(确立选择的范围和层次),进行选题策划(客观信息流与受众信息选择的契合),制订选题(对信息或精神产品的选择),评价(在选择时用自身内在尺度去衡量对象价值属性的观念性活动),发现(在评价中发现新的价值因素),组稿(选择作者),取舍(选择活动的最终决策),决定传播时机(产品与受众需要最佳结合点的选择),确定载体制式(信息对载体的选择),以及对信息反馈的选择等。加工也横跨于作者、编辑、技术编辑、美编和制作各环节,对信息或精神产品的内容、形式、
结构、排列、组合等都需要作一些改变。所以,选择与加工,绝不仅是编辑活动中具体的运作方式、方法、手段或环节,而恰恰是对它们的理论概括。它们作为法则,作为宏观的思维方式,贯穿于编辑活动的始终。这是由人与信息的选择性关系和加工性关系所决定的。
  因此,可以认为,编辑主体对编辑客体实施选择性法则,对被选中的信息或精神产品实施加工性法则,构成了编辑活动基本规律的核心。当然,实施这些法则,还要有一个高素质的编辑主体,这是不言而喻的了。这一说法具有以下特点。
  1.惟一性。任何一种媒体,只要进行编辑活动,都要运用这两项法则,它们是不可或缺的,舍此而无其他。
  2.概括性。不是具体的编辑过程、环节、手段或方法,而是在法则高度上对它们的理论概括,在编辑活动中是最高层面的理论概括。
  3.简单性。任何一种科学规律,经若干次归纳后,其表述方式都应具有简单性,这也是科学美的重要形态;选择与加工说符合这一要求。
  4.可操作性。任何一种规律都是供人掌握和运用的。目前不少论者在规律的讨论中提出了很多启人心智的见解,惜难于运用。选择和加工说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在实践中运用它,才可以达到这些论者提出的目标。

注 释
  [1][2]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78~80
  [3][美]沃纳丁·赛弗林,小詹姆斯·W·坦卡特.传播学的起源、研究和应用.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85.279

  [4]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50~51
  [5]参见谈家桢.基因的萦梦.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0.34~35

(作者单位:百花文艺出版社)  

 (ID:550)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