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4年第二期  
 
目 录

卷首语
·新闻出版信息化工作要加快发展
专论·特约稿
·关于出版社企业属性问题的通信
编辑学·编辑工作
·关于编纂历时性汉语新词典的设想(中)
·选择与加工:编辑活动基本规律的核心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陈云与新闻出版》问世
·道隆新著《编辑研究文集》
·文化视角下的编辑与出版
·经济一体化背景下的中国科技期刊发展
出版学·出版工作
·试论出版文化
·出版集团的组织文化建设
·图书版税制与出版产业建设
·图书营销中的产品策略
·买方市场条件下出版社财务管理的新思路
·网点建设现状与对策
编辑史·出版史
·出版的性质和出版人的追求
·王云五与商务印书馆的古籍出版
编辑随笔
·我的编辑经历和体会
·儿童图书编辑“三性”谈
出版专业职业资格制度
·2003年度全国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试题
·2003年湖北图书展在台北举行
·出版专业理论与实务(初 级)

 

图书版税制与出版产业建设

汤林弟
摘 要: 版税制是伴随欧洲近代新式出版业的出现而形成的一种稿酬形式,它对协调出版商与作者之间的关系发挥了重要的调节功能。版税制早在20世纪初便在中国出现了,60年代被废止。近十年来,随着我国涉外出版活动的不断拓展以及出版界版权意识的增强,版税制又得到越来越多的采用。文章从英美出版产业的历史经验、版权产业的发展趋势、搞活出版稿酬体制、中国出版产业的发展要求几个方面对这一问题进行了论证。
关键词: 版税制 出版产业 改革


  图书版税制早在20世纪初便在中国出现了,在其后的很长时间里,它与稿费共同构成中国图书出版稿酬体制的主要形式。1960年10月,当时主管出版业的文化部联合中国作家协会发出《关于废除版税制、彻底改革稿酬制度的报告》,标志着图书版税制正式废除。此前,从1954年开始,就有人主张废除版税制,建设一种全新的、充分体现按劳分配原则的稿酬体制。应该说,废除版税制有其历史的原因,比如新中国建立初期受苏联出版管理模式的影响,当时单一的按劳分配体制的束缚,出版宏观调控机制的不健全,以及在有关问题认识上的偏差,等等。这次废除版税制在一开始就曾遭到出版界有关人士的强烈反对。比如,金曹错在1957年第7期(总第184期)的《文艺报》上发表题为《把废除了的版税制度改回来:谈文学书籍的稿费和稿费制度》的文章,反对废除版税制。1962年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期间,文化学术界人士针对废除版税制提出了许多意见,促使文化部就这一问题进行研究,并导致了后来折中的基本稿酬加印数稿酬办法的制定。废除版税制后,这一形式一直是主要的稿酬形式。到20世纪90年代,随着涉外版权贸易的开展,这一情况才逐步改变。朱希在1992年第9期的《中国出版》上撰文分析指出,当初废除版税制并非明智的决策。
  20世纪90年代以前,关于是否实行版税制的争论基本上是围绕稿酬问题展开的,是基于分配原则的考虑。而20世纪90年代以后,特别是本世纪以来,版税制问题应该被放在更为广阔的视野中考察,这便是当今的中国出版产业改革。出版产业改革是中国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系统工程的有机组成部分,改革自上个世纪80年代初开始,但是由于出版业的特殊性质,出版改革明显滞后于改革大局总的进程。加入WTO所带来的压力与契机才真正加强了中国出版产业改革的动力。因此,近几年来无论是在出版实践上还是出版理论上,都对出版产业改革进行了深入的反思与探索。
  出版产业改革的思路大致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种:一是就发展方向来谈,提出了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出版产业道路的主张;二是从宏观发展战略来谈,提出集团式发展与内涵式发展等模式;三是基于出版产业各个环节的基本原则与要求的分析,提出了许多具体的建设方案。这三种思路总的倾向是主张学习欧美出版产业的先进经验。应该说,在产业改革初期吸取先进经验并对之进行本土化实验的做法是科学明智的,但是,要想取得预期的效果,尚有许多方面需要深化认识。目前,中国出版界比较多地注意到出版集团在欧美出版产业中的地位与作用,但还没有真正深入地关注欧美出版产业先进的市场机制,比如代理制、版税制等。中国出版产业不可能一味地和永远地走欧美式发展道路,归根结底还是要建设中国特
色社会主义的出版产业。因此,我们应该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到对中国出版产业市场运行机制的培育上来,真正从内部增强中国出版业的实力。
  之所以提出以上问题,是因为在笔者看来,集团这样的事物并非现代出版产业的核心所在,现代出版产业的主导力量在于其健康有序的市场运行机制。综观欧美出版业发展的历史,版税制对出版产业的发展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英国出版家伊安· 斯蒂芬森把出版产业看作是一个生态系统,作者版税制在其中便体现了该系统的“能量流动”。它保证了作家和读者之间的必要联系,而这种必要联系又成为文化健康持续发展与繁荣的必要因素;同时,版税制也保证了出版生态系统中的核心成分——作者、出版商、书商和读者——公平地分享出版利益。对于中国出版产业来说,实行版税制的必要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欧美出版产业长期的发展经验表明,版税制对出版市场能起到有效的调节作用。现代出版产业是一个具有多重关系的复杂系统,只有理顺这些关系才能保障出版产业的良性发展。在这一点上,欧美出版业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摸索出许多值得我们借鉴的经验。古代出版的基本矛盾是出版者与读者之间的矛盾,现代出版的矛盾还包括了出版者与作者之间的矛盾。版税制对解决这些矛盾具有很好的效果。历史地讲,版税制最初是出版商出于分担出版风险而做出的选择,目的是将出版者与作者两相捆绑,一旦出版商在市场上遭受失败,可以将一部分损失转嫁于作者。但是这样的做法客观上开创了一种惯例,即在出版活动中作者必须与出版者生死与共。无论出版者还是作者都不愿看到失败的结果,因此他们必然想尽
一切办法保证出版行为能够为他们带来利润,这对于一个出版商来说具有决定性意义;对于整个出版行业来说,这种状况也有利于生产力的提升。出版商与作者之间生死与共的关系并不意味着他们之间没有争执与分歧,实际上,任何一次出版行为的实施都是出版商与作者间竞争、妥协的结果。作者创作出图书的内容,出版商生产图书的形式并将之出售给读者,任何一方都有理由从图书的出版利润中抽取自己应得的部分,但问题是,他们之间将如何进行利润的分割。就现代出版总的趋势来看,作者在出版系统中的地位正日益得到加强,这就意味着作者所占份额的不断扩大。出版商与作者通过合同形式确立他们之间的协议并严格遵守
协议规定的事项,这样一种惯例构成了欧美出版业市场机制的支柱。欧美各国政府都非常重视这种惯例并辅以相关法律予以保障。
  ⒉实行版税制与版权产业发展趋势的要求是契合的。版权产业是以版权为核心资源和核心价值的产业形态,它不仅包括出版产业,同时包括其他文化产业形态,还包括一些涉及版权的制造业、服务业等产业形态的相关部分。总之,版权产业以版权为核心,覆盖了现代产业经济的诸多领域,构成当代经济发展的显要景观。在欧美发达国家,版权产业在经济总量中占有很大的比重,已被认为是未来经济的主体。在这个大背景下,版权超越了出版产业的域限,将传统产业分类法之下的各产业形态相互贯通,可以说,原来界限分明的产业条块分割正在慢慢消解,未来经济中,任何一个产业都不能脱离其他产业而独立存在和发展下去。这种趋势与我们以往对于出版业的认识形成巨大的反差。我们习惯于强调图书出版与
一般商品生产的不同点,将来我们会越来越多地认识到它们之间的共同点。作为出版产业的主要产品形态,图书在承载文化和意识形态使命的同时也承载着商业使命,两方面的结合构成了图书的市场价值。作者与出版商都是图书生产的参与者,都应该为此获得相应的报酬。这里所说的报酬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稿费,因为稿费给人的印象是作者在出版活动中只起到微不足道的作用;这里所说的报酬,对于作者来说是一种可以凭借其版权获取源源不断的利润的权利。对于版权权利的尊重与保护,将成为中国出版产业建设的重要任务之一。
⒊就中国出版产业发展的现状来讲,采取版税制必定有利于出版市场的激活。20世纪50、60年代形成的基本稿酬制度至今仍然是中国出版稿酬制度的主导形式。这种稿酬形式最初是苏联定额稿酬体制的变种,因为两者都是依据 “按劳分配”原则。基本稿酬后来虽经调整演变为基本稿酬加印数稿酬,但是实质上并没有多大的改变,依旧带有强烈的“按劳分配”色彩。但是我们稍加分析便可看出,基本稿酬制度依据的 “按劳分配”原则不是科学的按劳分配原则,而是它的极端形式——“大锅饭”原则。按劳分配原则要求突出劳动的效益并由此决定分配,基本稿酬制度显然不符合这样的要求,因为在它的指导下,作者获取稿酬的基本根据是书稿的字数,也就是说,尽管不同图书的经济和社会效益有很大差别,但是只要字数相同,就只能得到相同的报酬。这明显不利于图书“双效”的发挥。同,这样的稿酬形式大大地影响了图书创作者的积极性。既然字数多少可以决定稿酬的多少,那么作者完全有可能将书稿的篇幅故意拉长,本来1万字可以说清楚的问题用2万字来说。对于提高出版物质量来说,这不能算是一种好的现象。基本稿酬体制的不利影响还表现在,这种稿酬形式实行初期表现出的轻视作者著作权的倾向,客观上为后来出版社故意压低作者稿酬这一不良风气的形成打开了缺口。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作者的权利没有得到充分的尊重。版税制不同于基本稿酬制度,它是随着出版市场的长期发展而产生的,体现了市场规律的要求,这就决
定了它比基本稿酬制度更加切实和灵活。在欧美出版史上,版税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英国,从19世纪早期开始,它就成为出版商与作者之间市场关系的基础。
  4.实行版税制符合中国出版产业发展的要求。当前的中国出版产业改革,就是要把过去行政干预为主改为市场调节为主,把出版市场的自我调节与国家的宏观调控相结合,真正做到尊重出版业自身的发展规律。所以,过去某些不适应出版市场机制的地方有必要进行改革。从长远来看,许多环节的改革都会涉及版税制。首先,基本稿酬制度已经明显不适应出版市场的多元化局面,在市场竞争机制的影响下,稿酬上必定会形成比较大的级差。从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版税制在一定范围内得到恢复,其中主要用在涉外版权贸易场合。1999年4月,国家版权局颁布《出版文字作品报酬规定》,明确提出变以往国家对出版稿酬的硬性规定为宏观指导,其中对版税制做了比较详细的指导规定。其次,随着出版产业改革的深
入,完备的版权保护制度必将被提到一个相当重要的位置,这和世界范围内知识产权保护的总体趋势相吻合。没有完善的版权保护制度,出版产业不可能健康有序地发展;没有与国际接轨的版权保护制度,中国出版业就不可能在将来世界出版格局中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所以说,推行并完善版权保护制度是中国出版产业的必然选择,我们也应该在出版业的其他方面进行与之相配套的改革。欧美出版业的实践证明,版税制既能体现版权保护的原则,同时鲜明地体现了版权利用的原则(即共享和平衡原则),因此,应该得到我们的重视。

  参考文献
  [1]鲁湘元.稿酬怎样搅动文坛.北京:红旗出版社,1998
  [2]刘杲,石峰主编.新中国出版五十年纪事.北京:新华出版社,1999
  [3]王余光.中国新图书出版业初探.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9
  [4]Iain Stevenson,The ecology of publishing and printing:Seven elements that shaped the modern world of the book, LOGOS,WHURR PUBLISHERS, 2001(3)

(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科研所) 

 (ID:557)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