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4年第二期  
 
目 录

卷首语
·新闻出版信息化工作要加快发展
专论·特约稿
·关于出版社企业属性问题的通信
编辑学·编辑工作
·关于编纂历时性汉语新词典的设想(中)
·选择与加工:编辑活动基本规律的核心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陈云与新闻出版》问世
·道隆新著《编辑研究文集》
·文化视角下的编辑与出版
·经济一体化背景下的中国科技期刊发展
出版学·出版工作
·试论出版文化
·出版集团的组织文化建设
·图书版税制与出版产业建设
·图书营销中的产品策略
·买方市场条件下出版社财务管理的新思路
·网点建设现状与对策
编辑史·出版史
·出版的性质和出版人的追求
·王云五与商务印书馆的古籍出版
编辑随笔
·我的编辑经历和体会
·儿童图书编辑“三性”谈
出版专业职业资格制度
·2003年度全国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试题
·2003年湖北图书展在台北举行
·出版专业理论与实务(初 级)

 

我的编辑经历和体会

郭有声


  我在出版社做过编辑、编辑室主任、总编室主任、副社长兼副总编辑,从来没有离开过策划和组织书稿工作,一晃儿就是二十几年。我在给编辑讲业务课时,有的编辑给我出了一个题目,让我谈谈在策划和编辑书稿过程中的切身体会。这便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缘由。说是“体验”也好,说是“教训”也好,期望对同行有所启示。


读者定位、内容定位要搞准确


  以往,一提出书就想到作者,一提卖书就想到书店,这是对的。但是,对读者重视不够。其实,编书是给读者看的,读者才是图书的消费者。所谓“两个定位”要搞准确,就是说要搞清楚这本书是写给谁看的,即要明确主要读者对象和兼顾读者对象。要根据主要读者对象的文化水平和需要,来确定本书的主要内容和写法。这就需要了解读者的情况:他们是什么文化水平,需要什么内容,需求量有多大,从而确定重点写什么,写到什么程度,这本书的印数是多少。我体会,过去有些书失误在这“两个定位”不准确上。例如,有些医学科普书,“医生读起来不过瘾,老百姓读起来看不懂”,所以卖不出去。同时,只有读者定位、内容定位准确,作者才能确定“写什么、怎么写”,以适应和满足读者的需要。深了
,读者“吃不消”;浅了,读者“吃不饱”,深浅适度才实用。在书稿内容上,要求注重“四性”(科学性、通俗性、实用性、指导性):注重科学性,读者信得过;注重通俗性,读者看得懂;注重实用性,读者用得上;注重指导性,读者离不开。这样,才能使读者“买起来放心,读起来顺心,用起来称心”。有的书,读者用起来并不称心如意,原因是实际工作需要的内容,写得太简单,而不大需要的内容,写得太繁琐。
  这么多年,我在组织书稿的过程中,有过成功的喜悦,也吞过失误的苦果,关键都在这“两个定位”上。成也在此,败也在此。


功夫要下在作者交稿之前


  我在编辑工作实践中总结出一个公式:
  选好题+选好作者+打好框架+做好“田间管理”=一部书稿成功的80%剩下的20%工作,在审稿和审读加工阶段来完成。这就叫“功夫下在作者交稿之前”。
  选好题:选题的重要性,众所周知。它是编辑出版工作的第一道工序、第一个重要环节。题没选好,下面的工序就“白忙乎”了。就像穿上衣系纽扣一样,第一个扣子系错了,以下全错。它处于“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位置。所以,选题的决策是一件大事儿。我在选题工作中有三点经验教训。1)选题失误的“三拍”:不做调查研究就拍脑门儿,就这么定了;不进行充分论证就拍胸脯儿,我来负责;出现失误再拍大腿,错了。这就是决策失误的教训。2)选题的“三种决策”:感觉决策,很不可靠;经验决策,容易失误;科学决策,准确可靠。3)选题的“三步曲”:第一步,萌发于获得信息之时,让获得的各种信息在头脑中碰撞,产生火花、亮点,形成新的选题思路;第二步,形成于调查研究之中,即进行社会调查,向专家调查,向读者调查,向市场调查,同时构思编写大纲,物色作者;第
三步,确立于充分论证之后,通过掌握的大量的、可靠的信息,并进行“查重比较”,即从数据库里把同一类型的图书资料调出来,进行反复比较。例如:已出版过多少种,作者情况,何社何时出版,效益情况,当前市场情况如何;本选题与之比较,有何特色和优势等。还要进行读者需求预测、印数预测、成本预测、定价预测、效益预测等,再进行充分论证,最后作出决策。这就是科学决策。

  选好作者:作者没选好,一本书很难出好。对于选择作者,我曾提出五个基本条件:1)要有一定的理论修养和政策水平;2)要有较高的专业水平和比较广博的知识;3)要有较高的文字修养和写作能力;4)要熟悉和了解读者对象的情况;5)要有比较充裕的写作时间和严肃认真的写作态度。
  打好框架:就像盖高楼一样,打好框架很重要。框架是借用建筑术语。我们叫“编写提纲”“编写大纲”“编写计划”,都可以。编写提纲是编辑与作者共同构思出来的写作方案。一般应包括以下内容:书名;作者情况;编写目的;读者对象;书稿性质;主体结构,即书稿的总体构想;章节安排,即主体结构的具体化;资料来源;估计字数和图表数;写作进度;样稿,即要求作者试写部分章节。做好“田间管理”:其实,编书就像农民种地一样,要选种、播种、田间管理、收获。如果不精耕细作,必然“广种薄收”。所以,“田间管理”是至关重要的。千万不要“播下种子”就撒手不管了。我经历过几次“清理选题”,教训是深刻的。选题布置下去以后,编辑要及时地、经常地与作者联系。主要做五件事儿
:1)了解作者写作进度;2)帮助作者解决在写作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3)必要时,给作者讲讲书稿编写要求和注意事项;4)预审部分章节(包括插图),发现问题,及时解决,以免“秋后算账”;5)重点书稿和教材应该召开由主管社领导、编辑室主任、责任编辑和作者共同参加的“定稿会议”,面对面地解决问题,拍板定案,这样效果很好。总之,经过认真的“田间管理”,作者交到出版社的稿子,才能达到“齐、清、定”的要求。否则,“一堆乱稿子”交到出版社,再怎么审稿、加工也无济于事,只能拖延出版时间。实在没有出版的基础,只能退稿。退稿是出版社“不得已”之举。如果一部书稿是由策划编辑和加工编辑分开来做的,那么加工编辑也要尽早介入“田间管理”。
要精心审读加工出版界说的“三审制”,是“书稿三级审查制度”的简称。即责任编辑一审(初审)、编辑室主任二审(复审)、正副总编辑或委托资深编审三审(终审)。经
过“三审”通过的书稿,才能进入“编辑加工”阶段。所以,编辑“五大基本功”(选题、组稿、审稿、编辑加工、编后工作)中,是把审稿和编辑加工分开的。现在,多数出版社把责任编辑初审和编辑加工“合二为一”,习惯上也称“三审制”。我认为,叫“审读加工”比较贴切。我在编辑工作实践中体会到:没有认真细致的审读加工工作,一部合格的图书是
出不来的。并以此为题写过一篇文章,被中国编辑学会选为年会论文。最近,有位编审说:“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编辑工作与计划经济时期的编辑工作比较,重视选题策划是一种进步,而轻视审读加工则是一种退步。”我同意这个观点。审读加工是保证图书质量的重要环节,不可忽视。目前,图书“质量滑坡”与忽视审读加工这个环节是有一定关系的。出版界流行这样几句话:“无错不成书,错误百出是好书”;“质量滑坡,品位下降”;“错得离奇,错出笑话”。所以,责任编辑一定要增强质量意识。对于出版物质量的重要性,我曾概括为四句话:质量是出版物的生命;质量是品牌书的支柱;质量是出版社的信誉(无形资产);
质量是在市场竞争中取胜的根基。图书质量包括四个方面:内容质量;编校质量;设计质量(含封面设计及版式设计);印装质量。这都需要责任编辑在审读加工、审核清样和审查24小时样书中认真把关。
  我在编辑工作实践中体会到:编辑工作是一种“遗憾”的工作。如果不认真,书印出来后发现错误,白纸黑字,往往遗憾不已,有一种“抓耳挠腮”的滋味。要想不“遗憾”,就要认真。在审读加工中,对于书稿内容的科学性、学术性问题,主要依靠专家把关,编辑遇到有疑问的地方,要向专家请教。对于容易出问题、容易忽视的地方,编辑必须认真对待。我体会,有这样几个问题要格外小心:1)政治性问题。科技书也会出现政治性问题,必须慎重。2)民族政策、宗教政策问题。这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要注意少数民族饮食习惯和风俗习惯的描述,一句话、一幅图都不能放过,以免伤害民族感情。3)对外政策问题。对于涉及复杂的国际关系问题,一定要慎重。4)性知识问题。人类的性活动,不仅有生物属
性,而且有社会属性,它受社会文化的影响,与道德、情操、知识、习俗、观念等都有密切的联系。这也是一个敏感的社会问题。在审读加工中,遇到这方面的问题,要根据我国的国情,慎重对待。至少要把握住这样几条:要适当、适度,掌握好分寸;不可过分渲染,不能放任自流,不能出现性技术细节的描述;要大力宣传性病防治常识;性专著要送审。5)法规问题。书稿中若有违反国家法规的地方,必须删改。例如,书稿中若有虎骨、犀角之类药物,一律删去,因为虎骨、犀角不准入药,1993年国家就有明文规定。6)书名、作者姓名问题。书名还能出错吗?能。这类教训不少。作者姓名也容易出错,错了很不严肃,对作者不尊重,作者看了很不舒服。编辑要注意核对。
  我认为,谁也不是“圣人”,谁都会出错。怎么办呢?就是要“严肃认真,谦虚谨慎,一丝不苟”。在审读加工中,遇到有疑问之处,自己不理解的地方,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拿不准的问题,不要轻易放过,也不要轻易改动,更不能想当然,要查问,搞准确。编辑是用有限的知识,来处理无限的信息,因此,不可能什么都知道,不可能什么都会处理。这就要勤查问,问他人,问专家,查词典,查资料。要咬文嚼字,精雕细刻,一丝不苟,不耻下问,从而确保书稿的质量。当编辑的要做到“四勤”:勤学习;勤思考;勤查问;勤积累。勤学习,扩大知识面,提高整体水平。勤思考,发现问题,能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就是有水平的表现。勤查问,解决问题。同时,开阔视野,增加知识。勤积累,积累多了,需
要时便得心应手。这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要多出精品图书


  在当前情况下,一本书或一套书能够受到读者的欢迎和市场的认可,成为“精品书”“品牌书”,要具备以下条件:1)有价值含量高(含科学价值、学术价值、实用价值)、适销对路的选题;2)有创新精神、作风严谨的作者;3)有敬业精神、一丝不苟的编辑;4)有精心设计和校对、精美印刷的出版者;5)有市场意识、强力营销的发行者;6)有高瞻远瞩、精心管理的领导者。编辑出版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在当前,编、印、发等各个环节、各个部门,一环扣一环,谁也离不开谁。需要统一指挥,协同作战,共同努力。
在这个前提下,再来谈谈编辑工作。我认为,当前我们的编辑在选题和出书上要有两个“追求”:一是选题上要有高效益(含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追求。追求“最佳选题、最高印数、最好销售周期”。二是出书品位上要有高层次的追求。追求“精品图书”“传世之作”,不能像“狗熊掰苞米,掰一棒丢一棒”。“宁肯少些,但要好些”。否则,就“白忙乎”了。对于什么是精品图书,当前出版界有一种误解:有人认为,“装帧豪华”“披金戴银”就是精品;或者大型丛书、套书就是精品;或者“热点图书”就是精品。因而,出现了“重包装、轻内容”,“重炒作、轻独创”等现象,误导读者。有位读者看看豪华的装帧、显赫的书名,就买了这本书,打开一看,大吃一惊,说了句:“上当了,里边写的不是那么回事儿。”对于这种现象,有位评论家批评说:“只有精美包装而无精湛内容的图书,就像包了一堆干草的绣花枕头,与真正的精品绝对无缘。”我认为,这个批评既形象又中肯,表面上看是“绣花枕头”,里面却是“一堆干草”。
  还有,有的图书像“一块大砖头”,读者“买不起,带不动,用不上”。什么是精品图书呢?下面的表述可供参考:优秀内容与完美形式的有机结合;思想性、科学性、艺术性、可读性的高度统一;知识先进、见解精辟、市场定位准确、制作精美的综合体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最佳结合。看来,编辑要做出一部精品图书来,是很不容易的。精品图书(品牌图书)是牢固占领市场,取得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不竭源泉。我们的编辑一定要“抓住读者的需求点,寻找选题的开发点”,在抓精品图书上下一番功夫。
  做一部精品图书不容易,保持住更不容易。我一直强调,一定要把精品图书修订好、传下去,要在精品图书拓展上创新,在内容和形式上创新,补充新内容,运用新形式。一般来说,精品图书每隔四五年就要修订一次。修订的要点是:1)订正不准。随着科学技术的进展,许多观点、提法和名词术语等均有变化,要搞准确,要订正。2)修正错误。要求编校差错不超过万分之一,由于编校疏忽,难免出错,要予以修正。3)补充新内容。对于新理论、新进展、新成果、新技术等内容,要予以补充。一般而言,修订幅度超过30%即为大修订。修订前,要制定好修订方案,其要点是:修订原则和要求;修订幅度和内容界定;操作程序和分工;完成时间。对于重点图书和大部头的专著的修订,应召开“修订会议”,并形成“会议纪要”,以便共同遵循。修订工作布置下去以后,责任编辑同样要做好“
田间管理”。


发现和团结作者


  我考证了许多作者,从古到今,大多数是长寿者。他们虽然年事已高,但头脑清醒、思维敏捷、思路清晰、语言流利。为什么呢?可以概括为下面几句诗话:日有所写心不老,著书立说缓脑衰。常有书稿在手里,使得万事离心中。都说写书太辛苦,岂知其乐亦无穷。
  为什么要谈这个问题呢?因为写作是个苦差使,写书确实辛苦。我们当编辑的一定要尊重作者的劳动。我国著名内科专家、武汉同济医院陆再英教授在主编《英汉医学词汇》时,曾给我写过一封信,信中说:“郭社长,写书太辛苦了,我再也不写书了。”我就用这首诗给她回了信,还写了下面的话:“这部医学辞书巨著,历经五年时间,您和180多位作者付出了艰辛的劳动,真是‘一部辞书,一腔热血,一片深情’!在这里,向您并通过您向所有的作者和工作人员,表示诚挚的谢意!”现在陆教授还在给我社写书。我的体会是:作者给编辑来信,编辑一定要及时地回复热情洋溢的信,这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总之,我们对作者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连之以义”。要真心实意地与作者交朋友。这样,每位
编辑的周围都聚集一批高水平的作者,我们的事业就大有希望。
  过去说:“作者是出版社的衣食父母”。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所以,加强作者队伍建设是非常重要的。我的体会是:第一,要发现、选择、团结作者。编辑通过各种活动,如参加学术会议、审稿会议、定稿会议、作者座谈会、作者联谊会以及调研等,广泛地接触、结交专家学者,团结一大批高水平的、各种层次的作者,这是做好编辑工作的支柱。我认为,编辑工作的价值,存在于编辑活动之中,包括发现的活动、选择的活动、优化的活动等,总之,是一种智能的活动。第二,要建立作者队伍档案。每个出版社、每个编辑室都应设立作者登记表,以团结、巩固老作者,发现、扶植新作者。当前,尤其是要建立起以中青年学科带头人为骨干力量的作者队伍。这是出版社希望之所在、力量之源泉。
  我认为,一个出版社是否有发展前途,要看“三支队伍”建设的情况:新世纪的出版管理干部队伍;新世纪的编辑队伍;新世纪的作者队伍。

 (作者单位:人民卫生出版社)  

 

 (ID:566)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