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4年第三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产业是一种版权产业
专论·特约稿
·一项不容忽视的重要任务
·关于编纂历时性汉语新词典的设想(下)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发现的新闻视角
·浅谈策划编辑的信息素质
·徐柏容新著《论编辑规律与编辑出版》问世
·试论《连载》版的图书取向
·文人文心文雅
出版学·出版工作
·论中国出版企业的产权制度创新
·畅销书策划与营销基本特点
·《中国出版企业竞争力研究》出版
·WTO体系下中国出版业的竞争策略
书苑掇英
·营销心得前言
·文艺类图书基于客户的营销技巧
·如何开拓团购市场
·客户管理与风险控制
·浅谈风险控制与渠道开发、规模扩张之间的矛盾
·与客户交流的艺术
·销售跟进与销售控制
·渠道的开发、建设与管理
·做好服务工作是图书发行的发酵剂
·发行人员参与图书宣传的形式与途径
编辑史·出版史
·瞿秋白创办、主编党报党刊的主要活动
·一个不应被遗忘的人
品书录
·《文字音韵训诂知见书目》增置“音义类”的学术意义
·送给母亲的礼物
·简评《现代汉语双序词语汇编》
出版专业职业资格考试
·职业资格考试试题出版专业基础知识
·出版专业基础知识
编辑语文知识
·编校工作常见易误字举例
·数字的规范用法

 

《文字音韵训诂知见书目》增置“音义类”的学术意义

万献初


    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由阳海清先生等编撰的《文字音韵训诂知见书目》(以下简称书目》),是为编纂国家重点出版文化工程《中华大典·语言文字典》准备的检索参考书目,满足学术研究的需要,扩大收录范围而成今稿。全书分五大类,共收各种“小学”著作4813种12067部,用力精勤,搜罗宏富,编排精心,既为《中华大典·语言文字典》的书目普查作提供了极大便利,也为语言文字学各门类的研究者提供很多帮助,其学术价值是明显的。
    周祖谟先生给音义书的定义是:“音义书专指解释字的读音和意义的书。古人为通读某一部书摘举其中的单词而注出其读音和字义,这是中国古书特有的一种体例……这种书在传统‘小学’著作中独成一类,与字书、韵书、训诂书体例不同,所以一般称为‘音义书’,或称‘音书’。”
    清人谢启昆在其《小学考》中用六卷的篇幅专门考“音义”之书,共收音义书目268种,考定尚存者43种,余则标明“佚”或“未见”。他在卷四十五论及音义书的特点时说:“音义为解释群经及子史之书,故诸家著录不收入小学。然其训诂、反切,小学之精义具在于是,实可与专门著述互订得失,且《通俗文》《声类》之属,世无传本者,散见于各书音义中至多。则音义者,小学之支流也。昔贤通小学以作音义,后世即音义以证小学,好古者必有取焉。”就是说音义书的性质特点更近于小学,应属传统小学中的一类或一支。这些可以作为《书目》增置“音义类”的近现代理论依据与参照系。
    我们认为,音义具有兼跨经学、小学众多门类的特点,包含着多元的语言因素。音义不同于传注,传注只需解释词义和疏通文意,而音义含有丰富的语言研究内容;音义不同于训诂,训诂是直接训释词义,而音义总是通过辨音来明义;音义不同于音韵,音韵学只研究语音自身,而音义不作抽象的纯语音研究,它以注音为手段来辨析和确定词在当句语境中的具体意义。这些内容上的特点代表了音义书普遍而又典型的特点,显然是不同于文字、音韵、训诂之书的,这也就证明了《书目》增置“音义类”是必要的。
    音义书总是要考虑意义,要把音义关系落到实处。千百年来,汉语的音义和负载音义的词形(汉字)在不断发展变化,这些历时的变化积淀在汉语的文献语言之中,音义书为某个文献辨音析义,就必然要反映不同时代不同语境所形成的多层面的纷繁复杂的音义关系。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可能利用音义书丰富多样的音切材料作多层面多角度的语言研究,这是单纯的字书、韵书和训诂纂集所不能比拟的。
     汉语的音义关系研究源远流长,内容丰富。先秦文献中就有“声训”,如《论语》“政者,正也”等。发展到汉代,就有刘熙集声训之大成的《释名》。然后,就是汉魏六朝大量音义书的涌现,到隋唐则出现了《经典释文》和《一切经音义》这样集大成的音义著作,再往后,历代都有仿《经典释文》体的音义书。《书目》“音义类”所收的,多是《经典释文》系统及其后的一批音义书,它以前的音义书则只存少数近人的辑本。正是这些代代累积的音义资料为传统小学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书目》全面而系统地收集了这个系列的音义书目,这个系统正好是汉语音义学研究赖以成立的材料系统,其中,历代音义书中的音切是最主要的研究材料。要特别强调的是:音义书所标注的音切中,有近一半是辨析汉语音变构词的,这是汉语发展史上应该倍受关注的语言现象。但过去研究得很不够,我们完全可能利用这批宝贵资料,去探求一度蔓成大势的汉语单字音变构词法的真实面貌,并旁及与之相关的语音、词汇、语法和字形的演变,还可由此探寻上古汉语构词形态的奥秘。
    至此可以说明,《书目》增置“音义类”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得其时的,编撰者是有学术眼光的,它对汉语音义学研究的全面开展必将起到积极推进的作用。
    《书目》实际上是“知见传本书目”,所录多有传本,可以依目索书,给《中华大典·语言文字典》编纂者和汉语研究者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实用而且好用。正如朱祖延先生在此书《序》中所说:“这本知见书目,由于编者普查了各地馆藏目录,掌握了各类小学著作的存世情况,则更使读者对群书的分布了如指掌,为从事科学研究带来极大方便。在完善的总目出现之前,有这一部可用的知见书目,也是学术界的幸事,其嘉惠士林,真可谓功德无量。”
(作者单位:武汉大学古籍研究所)  

 

 (ID:596)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