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4年第五期  
 
目 录

卷首语
·文化体制改革试点的意义
专论·特约稿
·论出版工作的文化取向
编辑学·编辑工作
·关于编辑活动基本规律的讨论
·宏伟的构想 缜密的蓝图
·越南友人阮绍光给林穗芳的信
·编辑发现的美学视角
出版学·出版工作
·中国出版产业化进程与国家文化安全
·2003年度全国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试题
·出版传播学的基本概念及其理论体系的提出
·《出版和出版学丛谈》面世
·国外出版业宏观管理体系探析
·2003年度全国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试题
·美国大学出版社的任务和运作
·图书经销商选择的原则及步骤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网载信息规范化建设需要“三管齐下”
·平衡原则 合理使用
书苑掇英
·发扬团队精神,营造良好的人际关系氛围
·科技出版社的专业化与多元化
·要重视战略成本管理
·责任编辑要关注图书装帧设计
·出版物流通的意义
·从“三个平面”认识构词类型
·加强出版会计人员的职业道德建设
编辑史·出版史
·我国辞书出版史上一件珍贵的史料
·佣书业的兴衰和雕版印刷术的发明
·商务印书馆与中国现代出版文化
·《宋代出版史研究》出版
编辑随笔
·走进少年阅读岛
·顾客与员工,到底谁更重要?
品书录
·阐幽显微,彰往知来
科研信息
·第11届国际出版学研讨会将在武汉召开

 

从“三个平面”认识构词类型

左翠玲





    现代汉语的合成词,从词根与词根的关系看,构词类型主要有五种:偏正型、动宾型、补充型、联合型、主谓型。掌握这些构词法,可以更好地了解词语的内在结构,更深入地理解词义,正确地运用词语。
    那么,如何更好地掌握这些构词法,我们建议,不仅要从句法层面,还要从语义层面和语用层面来分析、研究。试以偏正型、主谓型词语为例。
    A.红旗 汽车 重视 微笑
    A组词语中,前一个语素修饰、限制后一个语素。前一个语素为“偏”,后一个语素为“正”。在“红旗”中,“旗”是“正”,“红”是“偏”,“红”表示旗子的颜色;“汽车”中,“汽”指能推动车前进的汽。这类词语中两个语素之间的关系类似定语跟中心语的关系。
    “重视”中“重”是指对待、留心的程度;“微笑”中的“微”表示“笑”的幅度不夸张。这类词语中两个语素之间的关系类似状语跟中心语的关系。
    B.眼花 耳鸣 地震 民主
    B组词语中,“眼花”中“眼”指眼睛,“花”指昏花;“耳鸣”中“耳”指耳朵,“鸣”指产生鸣音;“民主”中“民”指人民,“主”指当家作主。这类词语中两个语素之间是陈述与被陈述的关系,前一个语素作主语,引出陈述的对象,后一个语素作谓语,描述主语的性状、特点等。
    以上从句法层面分别归纳了偏正型、主谓型的特征。对这些特征的把握有利于理解语素间的关系,从整体上把握词义。然而,单单从句法角度去认识词语是不够的。
    C.火红 笔误 雪白 瓜分
    C组词语中,如果单从句法角度分析,“火红”中“火”作“主语”,“红”描述“主语”——“火”,相当于描述“火”“怎么样”的。“雪白”即“雪”是“白色的”。两个语素之间是主谓关系。但是,也有人把它们归为偏正型,“火红”即“像火一样红”,“雪白”即“像雪一样洁白”。那么,这类词语到底是主谓型,还是偏正型呢?
    单纯追求描写性是远远不够的,解释性才是语言研究追求的最高目标。我们不妨从语义和语用的角度来观察、理解。
    从语义层面理解构词法。“火红”在《现代汉语词典》中解释为“像火一样红”,“雪白”解释为“像雪一样洁白”,是主谓型。然而“笔误”“口误”,如果作主谓型理解,则成为“笔”“嘴巴”造成“错误”,实际上“笔”和“嘴巴”作为无生命的个体,是不可能造成错误的,真正造成错误的是人本身,“笔”“嘴巴”仅仅表示人在造成错误过程中凭借的工具而已,因而应视为偏正型。同理,“瓜分”“鲸吞”并不是“瓜”去“分割或分配”,“鲸”去“侵吞、吞食”,而是“如剖分瓜那样地分”、“如鲸鱼吞食那样地吞”,从语义层面理解,其构词法也是偏正型的组合。
    从语用层面理解构词法。我们先看看这样几个例子:
    (1)傍晚的太阳火红火红的。
    (2)新装修的教室墙壁雪白雪白的。
    (3)当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妄想瓜分中国。
    例(1)中,被陈述的是“太阳”,“太阳”是句子的主题,而不是陈述“火”。同理,例(2)中的主题是“墙壁”,“白”是用来陈述“墙壁”,而不是陈述“雪”的。例(3)中主题是“八国联军”,“分”是“八国联军”发出的,而不是“瓜”发出的。以上三例中,既然“火”“雪”“瓜”不是主题,即不是陈述的对象,因而,只能看成“述题”的一部分,分别作“红”“白”“分”的修饰语,所以把“火红”“雪白”“瓜分”归为偏正型,就在情理之中了。可见,对词语进行语用分析,找出“主题”,对词的构成和词义的理解无疑是有帮助的。
    综上所述,在认识构词类型过程中,如果单从句法角度分析尚不能对词进行准确分类时,就不妨还从语义、语用层面对其进行多方位剖析,否则,笼统地把它们归为偏正型或主谓型,不仅对其构词方式的分析是错误的,而且会影响到对词意的正确理解,甚而导致对词语的误用。语法研究的三个平面学说,主张从句法平面、语义平面和语用平面来研究语法,既要把三者区别开来,又要把三者结合起来,使语法分析做到形式与意义相结合,动态与静态相结合,描写性与实用性相结合,这样,语法分析也就更丰富、更全面、更系统、更科学。
                                          (作者单位:浙江育英职业技术学院)  
 (ID:649)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