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4年第五期  
 
目 录

卷首语
·文化体制改革试点的意义
专论·特约稿
·论出版工作的文化取向
编辑学·编辑工作
·关于编辑活动基本规律的讨论
·宏伟的构想 缜密的蓝图
·越南友人阮绍光给林穗芳的信
·编辑发现的美学视角
出版学·出版工作
·中国出版产业化进程与国家文化安全
·2003年度全国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试题
·出版传播学的基本概念及其理论体系的提出
·《出版和出版学丛谈》面世
·国外出版业宏观管理体系探析
·2003年度全国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试题
·美国大学出版社的任务和运作
·图书经销商选择的原则及步骤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网载信息规范化建设需要“三管齐下”
·平衡原则 合理使用
书苑掇英
·发扬团队精神,营造良好的人际关系氛围
·科技出版社的专业化与多元化
·要重视战略成本管理
·责任编辑要关注图书装帧设计
·出版物流通的意义
·从“三个平面”认识构词类型
·加强出版会计人员的职业道德建设
编辑史·出版史
·我国辞书出版史上一件珍贵的史料
·佣书业的兴衰和雕版印刷术的发明
·商务印书馆与中国现代出版文化
·《宋代出版史研究》出版
编辑随笔
·走进少年阅读岛
·顾客与员工,到底谁更重要?
品书录
·阐幽显微,彰往知来
科研信息
·第11届国际出版学研讨会将在武汉召开

 

阐幽显微,彰往知来

评《全元曲典故辞典》

陈中琼


 

    也许是感于平时阅读、研究和教学中的诸多不便,吕薇芬先生积数十年之功力,撰成《全元曲典故辞典》(以下简称《全典》)一书,既填补了辞书编纂、戏曲研究中的一项空白,也为戏曲、诗文爱好者和研究者释疑解惑,提供了莫大帮助。纵览《全典》,我觉得它有两大特色,三大助益。
    首先,此书涵盖面广,搜罗详尽。《全典》中诠释的条目不限于元代散曲,同时包括了整个元代的戏曲。这一领域的扩大,在编撰者方面实在是增加了数倍难度,在读者方面则是受益不浅。全元戏曲有剧本800多个,版本多而复杂,散佚在曲谱、曲选中的只曲、套曲又很多,读完这些文本(1000万字以上)便几乎让人耗尽元神,更何况从中抽取典故,稽考求源,详加注释。编者迎难而上,其工作量之巨、所需耐力之强可想而知。除了涵盖面广外,书中设立的每一条目在“出典”“例句”上搜罗务求详尽,材料丰赡厚实,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比如“青鸟”这一条,关于它的“出典”,编者从《山海经》《史记》《博物志》《艺文类聚》等古籍中找到多处原文;关于它的“例句”,又从《西厢记》《荆钗记》《幽闺记》等元曲中找到多处用例,给读者提供了十分丰富的信息。
    其次,全书立目细致,释义精当。书中对引用的某一人物事迹,不是笼统地以人名标目,而是取引用的事例标目。如用李广事,以曲中引用的“飞将”“射虎”等分别标目,而不笼统地归入“李广”条。对于每一条目,书中除了广泛征引典故原文,并辨正前人歧义以外,还扼要地指出其引申义、比喻义或借代义;对于选入的例句,不只是罗列出来,同时精当地诠释其涵义。例如,对与“凌波”有关的典故,书中分立了“凌波梦”“凌波袜”“凌波殿”等条逐一予以解释。对“凌波梦”这一条,编者从《杨太真外传》和《明皇杂录》中指明其出处后,又释其义说:“传说唐玄宗曾梦见凌波池龙女,并为她翻新曲,作《凌波曲》。后人以凌波梦喻指梦中遇仙,引申其义也用以比喻恋情。”接着拈出6个例句,对每个例句都加以解释,如对“凌波幽梦谁惊破?佳人望断,碧云寡合,道别后意如何”(王挥[越调·平湖乐])一句释为“写离情,‘凌波幽梦’是指梦见心爱的人”。由于曲中典故与其所从出的古籍、诗文中的故实、传说或成语未必完全一致,而且曲家运用典故时兼有正用、反用、明用、暗用等多种情况,不点明不易读懂,因此编者的这些解释十分必要,有助于读者准确、清晰地理解曲文。
    编者在《全典》特色上的追求,给读者带来了三大助益。
    首要的一点,是帮助读者在阅读、研习元曲时显幽发微,排难解惑。元曲中的典故往往是曲中至为幽微之处,蕴藏着非常丰富的信息。只有通过一番彰往揭故、阐幽发微的功夫,才能了解它们在曲文中的真意,进而读懂作品,开显出一个诗意的世界。《全典》的主要功能,正是阐明、彰显曲中典故的原本涵义。比如在《琵琶记》第九出赵五娘有一句唱词:“奈画眉人远,傅粉郎去,鸾镜羞自舞。”这话是什么意思,传达了什么情感呢?乍看不易弄懂,实乃隐含三个典故:“画眉人远”用“张敞画眉”的典故(汉人张敞与妻情笃,好为之画眉),五娘用此典意指丈夫蔡伯喈已远离她;“傅粉郎去”用“傅粉何郎”的典故(三国时魏人何宴,貌美面白,皎若傅粉,后代借指为美男子或情人),在这里是说伯喈已离家赴京;“鸾镜羞自舞”用“青鸾舞镜”的典故(典出南朝刘敬叔《异苑》,后喻指失去伴侣的孤独和痛苦,或用以比喻夫妻的离别),五娘此语透露了她孤独、羞怯、忧伤的心境。
    第二,《全典》可作为戏曲研究者点校笺释、辑佚钩沉、考镜源流时的参考书。目前仍有一大批戏曲剧本缺乏精审详细的注释,读来障碍重重,而要加以注释,很重要的一项就是阐明典故的涵义。作为目前惟一一部《全元曲典故辞典》,对于笺释曲本无疑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全典》中辑录了大量的历史传说、故事、轶闻等,为戏曲研究者梳理、考证某些戏曲故事的源流提供了线索。比如“王月英留鞋”这一条的“出典”载有这样一则材料:“《幽明录·买粉儿》说一男子游市,见一美丽女子卖粉,心甚爱之,便时时去买粉。日久,女子生疑,问其故,此男得诉衷肠,两人约于明夕相会。至会,男不胜其乐欢踊而死,女子逃回。次日,男子父母见儿死,又发现箱中有粉百余包,便循迹至粉店,并诉于官。女乞临尸一哭尽哀,县令许之。女至男家哭诉,男豁然而复活,遂结为夫妇。元代才人据此故事编作《王月英元夜留鞋记》杂剧。……元南戏有《王月英月下留鞋》,今仅存残本。”由此我们很容易想到明传奇《牡丹亭》中杜丽娘“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而入死,死而复生”的情节。虽后者较之前者远为复杂、曲折,但故事内核并无二致,所凸显的主题亦相仿佛,有心者或可从中寻绎出比话本《杜丽娘慕色还魂》更早的故事渊源。此仅是一例,像这样的材料在《全典》中有很多,颇资学者考源之用。
    第三,《全典》还可作为诗词、戏曲爱好者平时学写诗词曲的良师益友。阅读古代文学作品需要了解许多典故,创作诗词曲同样需要掌握许多典故。许多语言大师成功地运用典故,使其作品放射出异样的光彩,初学者欲提高创作水平,亦可仿效学习,从而逐步地走向成熟和老到。
    编纂辞典是一项复杂精细的系统工程,其中既有大量的学术性工作,又有大量的技术性工作和组织协调工作。吕薇芬先生撰此《全典》,其嘉惠学林、沾溉学人之功固不可没,而其坚心毅力、迎难而上之学术精神,尤为可敬,将激励后学继续前进。

                                                  (作者单位:崇文书局)  

 (ID:657)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