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4年第六期  
 
目 录

卷首语
·编辑出版学教育、研究二十年 / 王建辉
专论·特约稿
·打造精品力作 传承出版文化 / 石宗源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规律探索旁议 / 丛 林
·编辑活动的基本规律 / 刘  辰
·编辑工作中的注意力经济策略 / 姬建敏
·提升编辑的执行力 / 刘 玲
·论编辑的创新素质 / 冯会平
出版学·出版工作
·论出版业集约化经营 / 李小龙
·论作者版税制度 / 汤林弟
·我国出版产业的特点 / 肖新兵 杨庆芳
·《我的出版思维》出版 / 边 集
·做好科技期刊的经营工作 / 桂厚义 华  婷
·欢迎访问“出版史学术网” / 章雪峰
·对韬奋,你知道多少 /
·邹韬奋研究论著索引 / 王彦祥 王 琳等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论文评审与文献搜索 / 许淳熙
书苑掇英
·学术期刊发展的文化选择 / 谢亚平
·也谈提升中小出版社的品牌竞争力 / 王金龙
·建立完善的人才培训机制 / 万洪涛
·重视出版社的人力资源管理 / 龚秀兰
编辑史·出版史
·辛亥革命前国粹派的出版活动 / 汪家熔
编辑随笔
·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项拓荒性的工作 / 许嘉璐
·怀念聂绀弩 / 彭小华
·追寻聂绀弩的生命轨迹 / 邹德清
编者·作者·读者
·发现中国戏曲里的“宝” / 黄艾艾
品书录
·黄克诚:讲了一辈子真话的人 / 李春林
·不尽文采风流 / 邓宁辛
第十一届国际出版学研讨会
·多播良种多栽花 / 戴文葆
·折柳灞桥送君去 翘首江边迎客来 / 邵益文
·探求亚洲国际化出版之路 / 王建辉
·韩国金泽荣在中国的编辑出版工作 / 范 军
·我国编辑出版学教育的发展趋势 / 黄先蓉 陶 莉

 

探求亚洲国际化出版之路

王建辉
摘 要: 世界经济正经历一个全球化的过程,文化也受这一过程的影响。中国的出版业正按照国际化的出版理念开辟新路。亚洲各国出版界应进一步加强合作。
关键词: 亚洲 国际化 出版
第1共2页 >> 1页 2页


    从“世界历史”到“全球化”
    航海大发现之后,统一的大历史逐渐形成,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世界历史”的时代。这位思想家指出:由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向全球扩张,“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物质的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于是由许多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了一种世界的文学”[1]。马克思在这段话里所说的文学,其实也可扩大为文化的同义语。从马克思的主要意思看来,世界诸国家和民族的文化是相互影响和相互渗透的,它们都是世界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
    在这样一个“世界历史”形成的时代,包括出版在内的东西文化确实有过交互的作用。中国的印刷术和造纸术,对于世界出版的形成做出过贡献。而欧洲人也从西方来到东方,在亚洲办出版推行欧洲的文化观念。在某种意义上说,东方新式出版是由欧洲人推动的。
    几百年过去了,“全球化”时代扑面而来。由多国学者组成的里斯本小组认为,全球化包括七个方面的内容:金融与资本占有的全球化,市场与市场战略的全球化,技术和与其相联系的科研、发展以及知识的全球化,生活方式与消费模式以及文化生活的全球化,调控能力与政治控制的全球化,世界政治统一的全球化和观察与意识的全球化。照这个含义来理解,全球化几乎包括了全球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2]。甚至,经济的全球化也促使文化生成、文化消费向全球化方向发展。
    全球化已然是一种不可阻挡的趋势,正在改变着人类的世界和我们的出版。国际化与全球化,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同义语,或者说是全球化的一种表现形式。我们所说的国际化出版,主要含义是指按国际出版规则,面向国际开展出版业务。有研究者还指出,对出版业而言,全球化包括市场的全球化,还包括生产的全球化、要素的全球化、制度的全球化[3]。
在所有的行业中,如果不考虑网络这一新的形式,出版业的国际化是相对滞后的。以市场的国际化来说,2000年,全球制造业26%的产量用于国际贸易。而出版物国际化程度要低得多,以美国为例,2001年,美国出口图书17.1亿美元,只占国内销售额的6.7%。2001年我国图书国内销售折合49.394亿美元,出口1370.58万美元,出口只占国内图书纯销售的0.27%。可见,出版物市场的全球化是低于其他行业的,因为对于出版业而言,出版物的产品特征不适合大规模的全球化销售。尽管如此,出版的国际化仍然是一个新的发展方向。从世界范围来看,出版行业的产品越来越以世界市场为生存条件和竞争舞台,英国出版社每年在国内销售约4.6亿册,出口2.7亿册,市场的一半在国际,而对贝塔斯曼发展起过关键性作用的第五代传人莫恩,更提出“我们的出路在国外”。
    无可讳言,中国和亚洲地区在国际化出版方面与欧美存在明显的差距。众所周知,国际市场书刊贸易和版权交易已成为印刷媒介产业经营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许多专门从事此类经营的国际公司,如英国的布莱克韦尔公司、道森公司等,它们在国际图书市场上占有较大的份额,美国出口图书1994年即达17亿多美元,当此之时,日本为198.7亿日元,中国所占的贸易份额尽管增长较快但相比之下还很小。新闻出版总署公布的统计数字表明,1997年,我国图书出口金额为927万美元,1998年为1116.01万美元,2001年为1370.58万美元,2002年为1363万美元[4]。业内人士指出:入世后,中国出版业面临越来越国际化的市场,从经营理念到经营实践将不得不进行一次大的变革。
                       中国的出版社正按照国际化
                          出版的理念开辟新路
    中国出版业的国际化水平还处于较低的程度。中国出版业人士对此已有相当清醒的认识,意识到与国际化出版的差距,正在采取相应的措施来改变局面。对于中国出版业而言,这将是从传统向现代转化的过程。
    一是提出适应国际化发展的思路和目标,并加强与国际合作出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新任社长贺耀敏在履职的第一年,就意识到面临的问题是如何缩小与国际出版集团的差距,“没有完善的现代企业制度,处于校办企业的地位,管理水平和手段落后;市场意识薄弱,市场上打拼的能力不强;自主开发的、原创性的出版成果很少,难以成为引领我国人文社会科学出版的‘旗舰’;还无法真正走向世界,与世界级的出版社开展竞争,真正成为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平台”[5]。人民卫生出版社目前拥有总资产4亿多元,是国内最有实力的出版社之一,其目标很明确就是努力建设成国内领先世界一流的出版机构。科学出版社把目标定为中国最大、学术水平最高、综合性最强的出版机构,并在此基础上发展中国科学出版集团,为进一步加强与世界各国及地区的联络,科学出版社在纽约、香港分别设立了科学出版社纽约出版公司和香港科华出版有限公司,与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80多家出版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高等教育出版社制订了国际战略,力争通过10年左右的时间,实现三分之一的产品来自全球,三分之一的产品销往全球市场。中国外文出版局与美国耶鲁大学出版社合作出版《中国文化与文明丛书》,双方共同投入人力物力分别出版中英文版,在两国分别发行。2003年机械工业出版社在与德国施普林格出版公司合作中,发现该公司有意引进中方几种双语专业词典,但因销量小制作成本高难以敲定,于是主动提出由中方按照德国公司的要求在中国重新设计制作,由德国公司在国际上发行,结果双方达成协议,带动了版权输出[6]。
    二是按国际化出版理念进行产品设计。这有两个方面,一是向外,有人提出“外向型出版物”的概念,即针对国际需求开拓国际出版物市场,以实现市场的国际化。二是向内,即按国际概念来开拓国内领域,以美术类图书为例,有业内人士认为,现在国内美术出版与国外的差距是出版意识上的距离。国外早在20年前就意识到,美术类图书应该放下姿态亲和读者,图文类图书很早就已成为美术类图书的主力。国内一些出版社正在研究推出的“客厅书系”,就是一次与国际化出版理念接轨的全新尝试。“客厅书系”是按照读者阅读场合不同定位的图书,以图片抓人,片断式的文字,可以让人随时翻开阅读,也可以随时放下的打断式阅读,很适应现代人快节奏的生活方式[7]。还有一部分人士在探讨期刊出版国际化,新闻出版总署教育培训中心和纽约大学出版中心在北京联合举办了“2003年期刊出版管理、出版合作研习会”。
    三是致力教科书的国际化出版。在教科书出版国际化浪潮中,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扮演着重要角色,这些国家的一些著名教科书出版公司,如英国的麦克米伦、朗文,美国的哈珀·罗、格尔夫·韦斯特、普伦蒂斯·霍尔,德国的贝塔斯曼,法国的阿歇特,都在使用英、法、德、西班牙等重要的国际语言进行教科书出版,向世界很多国家和地区发行。由于教科书出版的兴起,国际出版界将出版业分为三大块,一是大众出版,二是专业出版,三是教育出版。在教科书出版国际化迅速发展的过程中,中国和亚洲已经跟上发展的势头。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是教科书跨国出版公司的产品对象,只有较少的发展中国家,像中国和印度,能够自我处理好教科书出版的问题,建立起本国的教科书出版产业,生产自己的教科书。中国的出版社在英语教材的国际化出版方面已经迈开了步子。河北教育出版社与加拿大国际交流中心合作,聘请中加双方专家, 根据《国家英语课程标准》编写出一套全新的与中小学衔接的英语教材(创新英语教材),在全国许多省份已经推广。湖北教育出版社与牛津大学出版社合作的牛津英语长江版,也通过教育部审查作为新教材在湖北省内及周边省份使用。还有一些国家,如亚洲的新加坡,经济和科学技术发展较快,交通便利,已成为国际教科书的印刷中心。它们以廉价、优质的印刷水平,承揽了美国、西欧及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教科书印刷业务。在某种程度上,教科书已经成为非常重要的国际性商品,这也许是各国教科书出版商最为得意的事情,因为这意味着教科书出版已经真正走向国际化[8]。
    中国的出版行政管理机关,适应国际化出版形势,适时地提出“集团化”造大船和“走出去,引进来”的发展战略,将引导中国出版业在国际化出版之路上奋力前行。
                           亚洲国家出版界的合作
    亚洲出版业开展国际化出版,首当其冲的是加强亚洲各国出版界的相互合作,这是更大范围的国际化出版的基础。
    日本曾有过出版的繁荣时代,繁荣过后,面对国内出版业不景气的状况,日本各大出版集团纷纷将目光投向海外市场,以积极的姿态参与国际化的交流与合作。国际化出版成为拯救出版业的新举措。在日本各大出版集团的海外战略中,中国市场当然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据来自日本杂志协会的信息,2003年2月24日至2月26日,日本23家出版社的50名代表赴北京与中国期刊协会及新闻出版总署举行了首次中日共同经营研讨会。日本杂志协会有关负责人和实先生表示,本次研讨会的主要目的是介绍两国出版业界的现状及经营模式,并进行相互交流,以此探索相互提携的可能性,为日本出版社进军中国市场做好铺垫。目前日本的服装及电脑杂志受到中国出版界的高度关注,他们这次组团就是去中国“相亲”的,希望这次活动能促成双方的出版社擦出更多火花,为开拓中国市场打好基础。而此前,主妇之友社、讲谈社、小学馆已先后与中国的出版社合作出版发行了服装类杂志,被称为日本出版业与中国内地出版业直接对话的先锋。日本的报纸有分析文章指出,把“东亚圈”真正作为市场来把握,不仅通过代理买卖翻译出版权,而且还要直接进去开展业务,这是日本出版业的新动向[9]。
    合作不局限于中日之间。有报道说,中、日、韩三国出版界也在重筑“东亚书籍文化”之路,首度合作的《开创东亚新书路》一书,日文版已在日本面市,由大日本印刷株式会社ICC本部出版发行。随后还将发行中文版和韩文版,英文版也有望付梓。在这本书封面的折页里写着这样一段话:东亚的人们曾经不分国界,共同拥有用汉字写成的书籍。也就是说,从中国内地出发,经朝鲜半岛,到日本列岛,存在着一条“书籍之路”。 然而,由于日本的侵略行径,使得东亚各国人民产生了情感上的隔阂,一度导致以中国为中心、紧密相连的“东亚书籍文化”日渐疏远。该书编辑津野海太郎在序言中指出:“实际上,在20世纪后半叶的50年里,横亘在东亚各国出版人心理上的距离非常之大。” 最近几年,重建“东亚书籍之路”的呼声日益高涨,各国出版界人士也举行了多次研讨会,同时着手联合出版书刊。大约50名来自中日韩及中国台湾地区的编辑、作家以及设计师参加了《开创东亚新书路》一书的编制工作。该书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形式,详尽介绍了各国出版、书店以及读书界的最新动态,还为三个国家分别辟出了16页的“特集”,探讨当地出版业的热点问题,书中中国特集的标题为《步入前台的中国民营出版业》。 此外,该书还围绕“变革时期的社会渴望读书”这一命题,登载了中日两国出版界人士相互间的书信,并以座谈的形式探讨了如何使传统文化面向未来的问题。中国作家残雪的《创造新潮流的力量》、韩国作家白乐晴的《东亚、东北亚、韩国》以及日本作家中泽桂的《女人、孩子与书》等散文力作,则从不同角度抒发了重振东亚书籍文化的热切愿望。《“外眼”看东亚出版文化》是该书的另一大看点,8位西方出版界人士新颖、独特的论点,为重筑“东亚书籍之路”提供了全新的思路。该书的成功出版,表达出在这个日益浮躁的时代,东亚各国出版界尽管面临诸多难题,但仍将通力合作、共同出版好书的美好心愿,也标志着中日韩——这三个汉字文化圈国家的出版界人士正鼎力合作,共同致力于重振“东亚书籍文化”。通过这条新开辟的书籍之路,东亚各国出版界人士有了一次真正的“亲密接触”。正如编辑该书日语版的“书与电脑”编辑室负责人所说:“对于陷入低迷状态的日本出版界人士而言,各国同行的新鲜活力将成为一种有效的刺激。而对于中国和韩国来说,也可以借鉴日本的经验、教训。希望今后能有更多的机会探讨大家共同面对的课题。” [10] (ID:663)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