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4年第六期  
 
目 录

卷首语
·编辑出版学教育、研究二十年 / 王建辉
专论·特约稿
·打造精品力作 传承出版文化 / 石宗源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规律探索旁议 / 丛 林
·编辑活动的基本规律 / 刘  辰
·编辑工作中的注意力经济策略 / 姬建敏
·提升编辑的执行力 / 刘 玲
·论编辑的创新素质 / 冯会平
出版学·出版工作
·论出版业集约化经营 / 李小龙
·论作者版税制度 / 汤林弟
·我国出版产业的特点 / 肖新兵 杨庆芳
·《我的出版思维》出版 / 边 集
·做好科技期刊的经营工作 / 桂厚义 华  婷
·欢迎访问“出版史学术网” / 章雪峰
·对韬奋,你知道多少 /
·邹韬奋研究论著索引 / 王彦祥 王 琳等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论文评审与文献搜索 / 许淳熙
书苑掇英
·学术期刊发展的文化选择 / 谢亚平
·也谈提升中小出版社的品牌竞争力 / 王金龙
·建立完善的人才培训机制 / 万洪涛
·重视出版社的人力资源管理 / 龚秀兰
编辑史·出版史
·辛亥革命前国粹派的出版活动 / 汪家熔
编辑随笔
·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项拓荒性的工作 / 许嘉璐
·怀念聂绀弩 / 彭小华
·追寻聂绀弩的生命轨迹 / 邹德清
编者·作者·读者
·发现中国戏曲里的“宝” / 黄艾艾
品书录
·黄克诚:讲了一辈子真话的人 / 李春林
·不尽文采风流 / 邓宁辛
第十一届国际出版学研讨会
·多播良种多栽花 / 戴文葆
·折柳灞桥送君去 翘首江边迎客来 / 邵益文
·探求亚洲国际化出版之路 / 王建辉
·韩国金泽荣在中国的编辑出版工作 / 范 军
·我国编辑出版学教育的发展趋势 / 黄先蓉 陶 莉

 

韩国金泽荣在中国的编辑出版工作

范 军
摘 要: 金泽荣是韩国现代著名的文学家、编辑家。他在清末民初旅居中国22年,主要从事编辑出版工作。本文简要勾勒了他的编辑出版活动轨迹,阐述了他的编辑思想和理念。
关键词: 金泽荣 编辑活动 编辑思想


    中韩两国的文化交流源远流长,在出版领域也不例外。张秀民《中国印刷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专门介绍了中国古代印刷术对韩国的影响。彭斐章的《中外图书交流史》(湖南教育出版社,1998)更是对中外图书文化的交流作了系统的总结。实际上,直到近现代,两国友人在编辑出版领域仍然有很好的合作与交流。李朝后期大韩帝国前期的大文豪金泽荣(号沧江)就是中韩文化交流的一位友好使者。他在清末民初旅居中国的22年(1905—1927)中,从事文学创作、学术研究和编辑出版工作,取得了突出的成就。他的编辑出版工作,是中国近现代出版史研究的内容,更是中韩文化交流史研究的重要课题。
    由韩国学者吴允熙著、韩国博士李顺连译《沧江金泽荣研究》已在中国出版(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著名近代史专家章开沅先生在为本书的中译本所作《代序》中,对金泽荣的生平事迹、文学成就,特别是与中国实业家张謇的交往进行了描述和总结,其间也勾勒了金泽荣编辑出版工作的大致轨迹。本文以此为基础,参考其他资料,对沧江金泽荣的编辑出版实践和思想略作梳理,以期对中韩出版史的研究和现实的编辑出版工作有所启发。
    金泽荣年轻时已有诗名。但他的科场经历并不顺畅,直到41岁(1891年)才通过会试取中进士,先后任议政府主事隶编史局编修、内阁记录局史籍课长、弘文馆纂辑所委员等职。当时的李氏王朝已是多灾多难。1905年,韩国沦为日本的“保护国”,日本在事实上把韩国变成了自己的殖民地。第二年,日本政府在汉城设立统监府,控制了韩国的内政外交。1910年,日本正式吞并韩国,将一个数千年的文明古国灭亡。金泽荣痛愤至极,表示“不愿意做倭夷的奴隶”,决心走上流亡中国的道路。他于1905年便投奔早已有交往的中国友人——南通的实业家张謇。张謇同情金泽荣的遭遇,更钦佩其高尚品格,便安排他到自己办的南通翰墨林印书局任编校[1],并购买房宅于东濠河之侧供其居住。金泽荣年轻时就立志成为一个文学家、历史著述家、编辑出版家。张謇给他提供了进一步实现自己愿望的机会和条件。由于没有直接参加独立运动,金泽荣内心感到惭愧,决心以文章报国,以出书报国,开始努力编辑、出版和发行在国内不能面世的忧国忧民的著述。
    在生活稍得安定之后,金泽荣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崇敬的韩国前辈著名诗人申紫霞的诗集编辑出版。1906年冬选定清稿,1907年由翰墨林印书局铅印线装(2册),共印1000部,几乎全部被韩国购去,可见紫霞诗深受韩国人喜爱。张謇为这本诗集的出版撰写了序言。
    金泽荣花费精力最多、成果最丰富的是对韩国历史及历史人物传记的编写与出版。据南通市图书馆和博物馆合编《金泽荣撰辑书目》,先后印行的有《韩国历代小史》(13卷,1915年铅印出版,《沧江金泽荣研究》中提到,作者此期还修改出版了《东史辑略》等书)、《韩国历代小史》(28卷,民国年间出版)、《韩国历代小史》(28卷,正误本,1924年出版)、《韩国历代小史》(最后正误本,1922年出版)、《校正三国史记》(高丽金富轼撰,50卷,1916年出版)、《新高丽史》(53卷,目录1卷,系郑麟趾《高丽史》的增修本,另有《正误》1卷,1924年出版)[2]、《韩史綮》(6卷,1914年出版)、《高丽季世忠臣逸事传》(1卷,民国年间出版)、《重编韩代崧阳耆旧传》(2卷,1920年出版)、《(金泽荣)年略》(1卷,民国年间出版)等。以上这些有关韩国历史和历史人物的著作或撰著,或校勘,或增订,都倾注了金泽荣的大量心血。这些著作也全部是在他所供职的翰墨林印书局印行。金泽荣如此勤奋撰写、编辑、整理出版韩国史书,自有其良苦用心。章开沅先生认为,作者是“把历史看作国魂之所寄,把亡史看作比亡国更为悲哀,把撰史看作维系民族精神的大业,把史书看作鼓舞民心寻求民族解放的有力武器”(见《代序》)。这是一种创作思想,也是一种编辑出版思想。这不由得让我们想起著名出版家张元济在抗战前夕编著《中华民族的人格》(商务印书馆1937年出版)一书。
    当代著名史学家、文献学家张舜徽先生的一段话也可作为金泽荣重视本国史书编撰与出版的注脚。他说,“亡人之国,必先去其史。”这虽是一句旧话,却很有道理。历史事实也确是如此。一个国家的人民,如果对本国的地理环境、历史演变,以及制度文物、创造发明的成就,千百年来的优良传统,亿万民众中的英杰人物,茫然无知,或者早已淡忘了,便自然没有爱国思想,并且不知国之可爱者何在,更谈不上关心国家的兴亡了。甚至国家被人征服后,也就睹颜事仇,不以为耻。这样的民族,便永远不得翻身。张先生还说:“一个国家的历史记载,实关系到民族的成败兴衰,必须鼓励人民学习它,精熟它,以发挥很大的作用。”(见张舜徽《中华人民通史》序,湖北人民出版社,1988)元代董文炳也曾说过:“国可灭,史不可没。”(《元史·董文炳传》)从历史学家的认识角度来看问题,我们就不难理解金泽荣为什么在前后长达上十年的时间中,反反复复、一再修订出版韩国史方面的著作。
    作为文学家的金泽荣,在史书之外又整理、纂辑、出版了若干有关韩国文学及文化方面的书籍,其中有:《丽韩十家文钞》(11卷,1915年出版)、《梅泉集》(7卷,续集2卷,黄玹撰,金泽荣选,1911年、1913年出版)、《重编朴燕岩先生文集》(7卷,朴趾源撰,金泽荣评,1914年出版)、《崧阳耆旧诗集》(2卷,1910年出版)、《古本大学私笺》(6卷,1918年出版)等(据《沧江金泽荣研究》,金泽荣此期编辑出版的还有李建昌的《明美堂集》)。此外,他还曾辑《箕子国历代诗》(4卷,1909年出版)。金泽荣编辑出版这些著作,用意也在保存与弘扬韩国文化精粹,借以维系与振奋民族精神,鼓舞人们为民族解放而斗争。这里所体现的编辑出版思想与他的文学观是一致的,也是互为表里的。吴允熙曾发表过一篇文章,题为《沧江金泽荣的文学论以文章报国为中心》(见《沧江金泽荣研究》参考文献)。从他的文学编辑活动,也可见其浓烈的报国意识。上述已刊行的著作也都是在翰墨林印书局出版的。《朝鲜汉文学史》(韩国金台俊著,张琏瑰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6)在论及金泽荣时说:“沧江金泽荣无师自通,依靠自己的独立苦读而得悟文心妙语。后来他从游于宁斋,使其文获长足进步。他的诗以清婉取胜……他在晚年时移居中国,并编选燕岩的文章和紫霞的诗,整理出版,分赠同好,功不可没。”(第172页)
    金泽荣对朴燕岩文集曾一再编辑与出版,体现了他经世致用的实学精神。朴燕岩(趾源)曾于1780年随其堂兄朴明源为正使的李朝使团来清朝京师和热河等地访问。他在中国的四个月的访问中,细致地考察了中国的文物制度和科学文化。回国后,他根据在中国的见闻写成26卷的《热河日记》。在该书中,他非常详细地介绍了清朝的农业、畜牧业、商业、建筑技术、车船制造技术、科学、医学、文学艺术等方面的情况。他主张取清朝之长,学习其科技文化。朴燕岩是李朝内部明确主张向中国学习的实学流派“北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参阅陈尚胜《中韩交流三千年》第146页,中华书局,1997)。
    金泽荣在出版了《燕岩集》《燕岩续集》后,还编纂了《重编燕岩集》。他在《韩史綮》中说:“朝鲜开国四千年以来一直轻视经商,不知道发展商业。其税除了鱼、盐、红参以外就没有了,这简直是浪费钱财。”他痛叹大院君没有商才,又惋惜臣下也不了解实学;他非常羡慕由中国的贤相管仲兴起商业而国家富强的事实。基于同声相应、同气相求,金泽荣对于大文章家朴燕岩关于利用厚生以求富强并努力安民的实学思想产生了共鸣。他对燕岩实学思想评价很高,再三出版他的著作,其用意在于启蒙民众,经世致用,努力自强。这可以称之为一种崇尚实际、实效、实用,求真务实、注重经济的实学出版观。
    作为文学家,金泽荣自己的诗文集也多次在翰墨林印书局编印刊行,且大多是自己担任编辑工作的。1911年,《沧江稿》(14卷,其中诗稿4卷,文稿10卷)、《韶濩堂集》(15卷,附刊1卷,收诗1401首,文463篇)正式出版;1919年,《韶濩堂续集》(3卷)出版;1920年,《精刊韶濩堂集》(其中内有诗集定本6卷,文集卷数不详)、《韶濩堂集》(9卷,附编2卷)刊行;此后,直到1925年还陆续出版了《韶濩堂集精》《合刊韶濩堂集》《韶濩堂全集补遗》《韩国金沧江集选》。后两种已是由他人编选刊印的了。另外,他还有著作在韩国国内出版,如1908年就有《增补文献备考》问世。
    上面简要的叙述足以说明,清末民初时期客居中国的韩国友人金泽荣有丰富的编辑出版实践经验,有自己特殊的编辑出版理念。和中国近现代许多优秀的出版工作者一样,他也是集作者和编者于一身的。作为中韩文化交流的友好使者,他的编辑出版活动无疑是研究中韩文化交流史的宝贵资料。因其编辑出版实践是发生在中国,且都是用汉文编印刊行的出版物,其工作又是当时南通翰墨林印书局出版工作的一部分,所以也应是中国近现代编辑出版史研究的必要内容。翻阅已出版的若干中国编辑出版史方面的著作,包括以资料丰富见长的叶再生的四卷本《中国近代现代出版通史》,张宪文等《江苏民国时期出版史》等,关于南通翰墨林印书局绝少提及,更遑论沧江金泽荣其人了。
注 释
    [1]翰墨林印书局由张謇1903年创办于南通。张謇在《翰墨林印书局约》中讲:“因兴师范学校,乃兴印书局。有印书局而后师范之讲义教材之编辑布行不稽时。”该书局除出版教科书外,也出版有关实业、文学、音韵、历史方面的图书,逐渐成为江苏的重要出版企业之一。解放前南通学生用的教科书,绝大部分是其编印或印刷的。此外,该书局还承印南通市报纸的印刷业务,包括先后创办和存世的《南通日报》《新江北日报》《新南通日报》《五山日报》。参阅张宪文、穆纬铭主编《江苏民国时期出版史》第21页,第226页,江苏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2]另据江澄波等著《江苏刻书》(江苏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533页,《新高丽史》五十四卷,朝鲜金泽荣编,民国南通翰墨林印书局铅印本。一同著录的翰墨林刊行的其他图书有《难经编正》二卷,《说文音释》二卷,《诗经声韵谱》八卷,《等韵通转图证》四卷。

                                (作者单位:华中师范大学编辑学研究中心)

 

 (ID:664)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