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4年第六期  
 
目 录

卷首语
·编辑出版学教育、研究二十年 / 王建辉
专论·特约稿
·打造精品力作 传承出版文化 / 石宗源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规律探索旁议 / 丛 林
·编辑活动的基本规律 / 刘  辰
·编辑工作中的注意力经济策略 / 姬建敏
·提升编辑的执行力 / 刘 玲
·论编辑的创新素质 / 冯会平
出版学·出版工作
·论出版业集约化经营 / 李小龙
·论作者版税制度 / 汤林弟
·我国出版产业的特点 / 肖新兵 杨庆芳
·《我的出版思维》出版 / 边 集
·做好科技期刊的经营工作 / 桂厚义 华  婷
·欢迎访问“出版史学术网” / 章雪峰
·对韬奋,你知道多少 /
·邹韬奋研究论著索引 / 王彦祥 王 琳等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论文评审与文献搜索 / 许淳熙
书苑掇英
·学术期刊发展的文化选择 / 谢亚平
·也谈提升中小出版社的品牌竞争力 / 王金龙
·建立完善的人才培训机制 / 万洪涛
·重视出版社的人力资源管理 / 龚秀兰
编辑史·出版史
·辛亥革命前国粹派的出版活动 / 汪家熔
编辑随笔
·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项拓荒性的工作 / 许嘉璐
·怀念聂绀弩 / 彭小华
·追寻聂绀弩的生命轨迹 / 邹德清
编者·作者·读者
·发现中国戏曲里的“宝” / 黄艾艾
品书录
·黄克诚:讲了一辈子真话的人 / 李春林
·不尽文采风流 / 邓宁辛
第十一届国际出版学研讨会
·多播良种多栽花 / 戴文葆
·折柳灞桥送君去 翘首江边迎客来 / 邵益文
·探求亚洲国际化出版之路 / 王建辉
·韩国金泽荣在中国的编辑出版工作 / 范 军
·我国编辑出版学教育的发展趋势 / 黄先蓉 陶 莉

 

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项拓荒性的工作

许嘉璐


编者按:为纪念聂绀弩百年诞辰,武汉出版社历时六年编辑出版了十卷本《聂绀弩全集》。2004年3月18日,该书出版座谈会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本刊摘要发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武汉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彭小华的发言(记录稿),以作纪念。题目为编者所加。

    首先,我要对《聂绀弩全集》的出版表示祝贺。聂绀弩先生全集的出版是文化界的一件重要事情。今年2月21日是聂绀弩先生101岁的生日。我想,可以把今天的集会权当作对先生百年诞辰的纪念。今天,这么多前辈和文学界的朋友与会,一起缅怀聂绀弩先生,这又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武汉出版社在出版说明里说:“编辑《聂绀弩全集》是一项拓荒性的工作。”《聂绀弩全集》的出版不但方便了后人对先生的研究,使先生的作品得以完整地流传后世,而且是给中华近代文化增添了光辉。我想,文学界朋友和广大读者都应该深深地感谢拓荒者。
    聂先生的文章,我在上大学的时候读过一些,主要是关于论《水浒传》和其他一些古典文学的文章,当时很为他的新颖观点所吸引。聂先生是个很有才气的老先生,可惜当时没有聆听过他的教诲,也没有读过他的其他作品。《散宜生诗》出版时曾经读过若干首,印证了年轻时从别人那里听来的评价,但是因为对先生的生涯知之不多,所以体会也就不深。
    这次全集出版,使我得以窥其全貌。重温过去看过的诗文,颇有知新之感。看过去没读过的篇什,我的第一感觉是吃惊。原来他有过那样不平常的经历,那样广博的知识,在许多方面有那样深的造诣。举个例子说,先生不仅在杂文、旧诗词、古典文学领域成绩斐然,就是在一般人不大感兴趣、不大了解的语言文字学领域竟也钻研得这样深!我是学语言学的,而且专攻古代汉语。以前根本不知道先生曾对上古复辅音、四声、方言、词源学有过这样深入的研究。几十年来,语言学界在讨论这些问题时几乎没有人称引过先生的著作,看来不知道先生在这方面造诣的不止我一人。我想,如果先生的旧作能够早一点重新刊出,或全集早一点出版,那对语言学的继承和发展会有多大的好处啊!
    这次全集出版,我见到书时,正值开全国人代会,未及细读。这几天我抽暇翻阅了五卷,不管看哪一卷,都是不忍释手。深夜灯下,时而为先生独到和鞭辟入里的见解拍案叫绝,时而为他在逆境中的苦涩幽默忍俊不禁。每读一卷,我似乎又增加了许多知识,懂得了许多道理。
    我喜欢先生的杂文,犀利、准确、深刻、入微,爱憎分明,死生肉骨,严峻中不失幽默,信笔时不漏滴水。在《怎样做母亲》一文中,他不为尊者讳,直写幼时怎样接受母亲的鸡毛帚“教育”,而他从中得出的结论则是:“怎样做母亲呢?让别人去讲大道理吧,我却只有两个字:不打。”他所不讳的是封建式的落后的教育,是无知之中对孩子的摧残。我喜欢先生的旧体诗词,特别是《散宜生诗》,万事万物皆入诗,一词一句都是情。因为给妻子改了一篇发言,55岁的文豪就被弄到冰天雪地里劳改。但在他,冻白菜成了“明珰翠羽碧琉璃”,挑水是“一担乾坤肩上下,双悬日月臂东西”,穿双球鞋也有“便欲仙”之感,童心由此大发,“行意还愁人未觉,频来故往众人前”。先生的诗常谐中寓庄,发人深省,至于像“因人俯仰终奴仆,家数自成是丈夫”,“彩云易散琉璃脆,只有文章最久坚”,“英雄巨像千尊少,皇帝新衣半件多”,以及“路越崎岖越坦平”等句都是他历尽沧桑体味到的人生哲理。先生以白话常语入诗,似乎信手拈来,自然质朴,情趣盎然,时而细腻,时而豪放,若非胸中丘壑深妙,是做不出这样的诗的。我在他那豁达俏皮的诗句里品出了辛酸悲怆,有时不禁掩卷深思。
    这套全集收了先生自1954年至1957年几次运动中的部分检查交代材料。这是一个大胆的尝试,在出版已逝者文集中似乎是第一次。我赞成这个做法。这并不是因为这些“运动档案”本身有多大艺术或学术价值,而是因为可让后人从中了解20世纪50年代、60年代,在中国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当时的文人遭到了怎样的折磨,以此为戒,以后不能再有这类的事情了。我读这部分时,心是紧的,眼是湿的。看到满纸“犯罪”“反党”“混进党”“反动”“恶毒”的自我批判语言,我想,先生是真地被引导得认为自己就是这种人了呢?还是在说违心的话?不管是什么情形,当时的人被扭曲成这个样子,可怕又可悲。如果没有那二十多年的噩梦,聂绀弩先生又该写出多少闪光的文字,为后人多留下多少遗产!全集加进了这一部分,聂绀弩先生就是一个完完整整的有血有肉的人了,更为真实、可信、可爱。
    先生这十大本文著,记下了一个时代。这是他留给中华民族的宝贵遗产,是添在中华文化大坝上的沙石。面对全集,我再一次感慨自己读书太少了。先生生活道路坎坷曲折,一生很少平静安宁,但是涉足那样广,事情做了那么多,写作研究的成绩那样大,直至临终,笔耕不辍。与之相比,我深觉疚愧。我想,如果全集能够唤起更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人的自省,知道应该珍惜生活,知道应该怎样做人、做事,知道人的一生总要给民族和国家留下点什么,那么,编辑出版全集的目的就完全达到了。

 (ID:686)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