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6年第一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业要立足科学发展 / 宗 诚
专论·特约稿
·中国的图书市场 / 巢 峰
·审读中的编辑心理分析 / 赵 航
·巴金的编辑思想 / 罗晓华
·论图书质量管理体系的完善 / 沈东山
·民营出版企业策划人的角色定位 / 郭 静
·解读现代编辑的服务理念 / 夏登武 刘庆颖
编辑学·编辑工作
·《狼图腾》编辑策划的经验和体会 / 安波舜
·学术期刊面临的困境和抉择 / 梁海滨 刘华鲁
出版学·出版工作
·出版物市场结构与有效竞争 / 杨红卫
·论出版泡沫 / 贺剑锋
·《现代出版:理论与实务》(第三辑)出版 /
·大学出版社改革的思考 / 牛太臣 杨小岩
·课标教材出版招标的理性思考 / 米加德
·外国出版机构在华业务分析 / 王立平
·出版社的商标与品牌 / 杨玉岭 赵中伟
·学习决定命运 / 许士杰
首届数字时代出版产业发展与人才培养国际学术研讨会专稿
·我国网上科技文献出版情况调查 / 郭 敏
书苑掇英
·呼唤知识产权价值的理性回归 / 郑德新
·图书营销观念及其误区 / 陈崇华
·在图书营销活动中充分发挥网络优势 / 潘锦晖
·出版集团财务信息控制策略 / 吕 蓬
编辑史·出版史
·文学的助产士 / 陈雪飞
·《编辑大手笔》出版 /
·方志敏狱中文稿的传送及出版 / 陈家鹦
港澳台出版•国外出版
·浅阅读的危害及出版人的责任 / 刘 艺
·也谈出版业对底层的关注 / 朱 磊
·带给新编辑一个福音 / 郝建国 苟 萍

 

中国的图书市场

巢 峰


 
  
  从1978年开始,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中国图书出版业追随其他行业,逐步从计划经济体制转变为市场经济体制,形成了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新的图书市场。本文着重论述的就是这一市场。
  一、大发展中的图书市场
  1950年全国图书出版社211家,1952年上升到426家,大多数为私营出版社。1954 年国家对私营出版社实行社会主义改造,1955年出版社总数下降至96家,国营和公私合营出版社取代了私营出版社。由于“文革”原因,1971年国有出版社下降到46家,“文革”结束后,1978年猛升为105家。其后,直至1998年基本上逐年上升,1998年图书出版社为530家。2003年,中国图书出版社实有535家(不包括副牌),是1978年105家的509.52%,即增长了4倍多。
  20世纪50年代,出版社为企业单位,实行企业管理;60年代,转制为事业单位,实行事业管理;改革开放后,改为“事业单位,企业管理”。从2003年开始,除公益性出版社外,经营性出版社都将从事业单位改为企业单位,并将实行现代企业制度。
  从1999年开始,中国出版业的组织形式,逐渐向集团化方向发展。目前已有中国出版集团、中国科学出版集团、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上海文艺出版总社以及山东、广东、北京、辽宁、河北、江苏、四川、湖南、吉林、浙江、河南、湖北等出版集团,并开始向集团公司转变。
  2003年中国初重版图书19.03万种,是1978年1.45万种的1312.41%,即增长了12倍多,是美国同年图书品种17 .5万种的108.74%,跃居世界首位。这说明中国具有庞大的作者群体、编辑力量、印制能力和发行网络,以及巨大的市场。但品种增加是一把双刃剑。它的负面作用另述。
  2003年总印数为66.7亿册(张),是1978年37.74亿册(张)的176.74%,即增长了76.74%。2003年总印张为462.22亿印张,是1978年135.43亿总印张的341.3 %,即增长了两倍多。必须指出,这一数字不包括盗版书。如果加上盗版书,册数和印张数将大大增加。
  2003年图书销售金额461.64亿元,是1978年9.3亿元的4963.87%,即增加了48倍多。
  2002年中国图书利润为33.95亿元,是1978年0.83亿元的4090.36%,即增长了近4 0倍。
  从以上情况中可以看出,中国图书市场在出版社家数、出书品种、印数(册、张)、总印张、销售金额和利润等方面,都有大幅度增长。改革开放后,中国出版业初步完成了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变,市场主体从事业单位转向企业单位,出版社的组织形式逐步向集团化转变。这些都说明中国的图书市场,是大发展中的图书市场。
  二、不成熟的图书市场
  中国2003年图书销售金额461.64亿元,同比,只及美国234.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 1923.81亿元)的24%;英国2002年34.6亿英镑(折合人民币492.34亿元)的94.% ;日本2003年9056亿日元(折合人民币662.90亿元)的70%。可见,相对规模较小。
  中国2003年人均购书为人民币35.79元,而美国2003年人均购书107.42美元(折合人民币882.4元),英国2002年人均购书58.8英镑(折合人民币836.7元),日本 2003年人均购书7567.4日元(折合人民币553.96元)。美、英、日比中国高十几倍、二十几倍。
  中国图书出版业如同其他产业一样,是从计划经济脱胎出来的,而与其他产业不同的是,计划经济烙印仍很严重。
  中国图书出版社都是国有出版社,即由国家垄断。出版社一旦成立,即使经营再坏,一般不会破产,而要成立新的出版社却难上加难。因此,从上世纪末迄今,实有出版社总数都在530家到540家左右徘徊。人们称这种现象为“不生不死”,即不能在自由竞争中优胜劣汰。
  中国出版社或出版集团都有主管部门,即从属于政府机关、党、团、学校等组织领导。如中央各部委出版社属各部委领导,地方出版集团属地方党委领导。改革中,虽然强调政企分开,但实际上还有很大差距。
  由于以上原因,条条(如中央各部委)块块(如各省市)对所属出版社常有行政保护。不仅条条之间、块块之间、条块之间不能发生收购和兼并,而且在图书的进货和发行以及印制等方面,还存在着排他性的不公平竞争,例如地区分割和保护等等。严格而言,全国统一的、开放的、有序的图书市场尚未真正形成。各社都有专业分工,如教科书由教育出版社出版,地图由地图出版社出版等等,改革开放后虽然有所突破,但“分肥则肥,分瘦则瘦”的烙印到处可见。
  中国经营性出版社从2003年起从事业单位改为企业单位,但至今大部分仍未实行公司制和股份制,与投资主体多元化和现代企业制度还有相当距离。
  社会资本,包括劳动者和资金,虽然能够进入印刷和发行领域,却不能独立创办出版社,即不能直接进入出版(社)领域。但占有市场,是资本流动的规律。凡未进入的领域,资本就会千方百计,包括以迂回曲折等变相方法钻进去。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成千上万的文化公司或出版工作室,蜂拥而起。它们独立开发选题,组织和创作稿件,并向出版社购买书号,出版大量图书。这种行为,使出版社成为收取地租的地主,或者说是名义的出版者;而工作室则成为租地耕种的劳动者,或者说是真正的出版者。可以说,这是我国图书市场的独特现象。它的存在原因以及对它的政策,很值得研究。
  中国图书市场许多方面都没有“游戏规则”,即“无规可依”。上面所说的工作室与出版社的关系就是一例;中国图书出版社几乎无条件向新华书店发货,后者非但不承担任何风险,而且也不用预付订金。有些虽有规章制度,但并不依照办理。如书店与出版社结算时间规定3个月一次,实际上大部分书店都不按规定结算账款,拖欠一年半载,极为常见,即“有规不依”。以上现象司空见惯,各种违规行为天天都在发生,但主管部门无睱顾此,出版协会又无监管和仲裁权力,“ 执规不严”“违规不究”的现象,如同“无规可依”“有规不依”一样,情况十分严重。
  盗版猖獗,是中国图书市场另一个弊病,只要是好书,几乎没有不被盗版。其他如伪书、买卖书号、抄袭剽窃等违法行为和不正之风,也常常发生。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条件下,图书市场成熟不成熟的决定性标志是它的本质追求是社会效益还是经济效益;前者是成熟的图书市场,后者是不成熟的图书市场。所谓本质追求,是指图书市场体制所产生的客观追求,而不是党和国家方针政策的主观追求。从我国改革开放迄今,虽然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向来都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而我们的体制却与工矿企业一样,主要都以利润指标衡量和考核,从而,使经济效益成为出版业的本质追求;从而,导致图书出版业的严重滞胀现象。
  三、有滞胀的图书市场
  图书品种大幅度上升。如上所说,2003年图书品种比1978年增长了12倍多。上世纪80、90年代每年图书增加5000种是常见现象;进入新世纪后,每年增长均在1万种左右。品种膨胀性增长的原因之一,是每种书平均利润年年下滑,为此,出版社不得不把精耕细作的生产方式,改为广种薄收的生产方式;原因之二,就是上面提过的买卖书号。由此可见泡沫之严重。
  图书品种大幅度上升的另一面,是每种图书销售量大幅度下降。2003年我国每种图书平均销售量为4万册(张),是1978年25万册(张)的16%。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图书总体质量下降。
  2003年人均购书册数为5.3册,比1981年5.6册低0.3册。 1999年总印数为73.16亿册(张),是建国以来的高峰。此后,呈下滑趋势,200 3年为66.7亿册(张),为1999年的91.17%。
  2003年图书总印张比1988年增加71.82%,而同比总定价却增加803%,即使扣除物价上涨因素,总定价增速大大高于总印张增速。从中可见,图书价格超常规的增长。
  图书成本居高不下。1978年至2003年仅人头费约增50倍。即使扣除物价上涨因素,其增速之大也属惊人!
  近期出版利润,停滞不前,已呈下滑趋势。
  20世纪80年代,书店退货率常在百分之几,90年代在10%左右。进入21世纪,退货率已从百分之十几升至百分之二十几,且呈上升趋势。
  2003年书店库存401.38亿元,是1978年4.32亿元的9291%,即增长了九十余倍,是 2003年图书销售码洋的86.95%,且呈上升趋势。
  2005年8月31日,新闻出版总署计划财务司公布2004年新闻出版各项数据,图书品种一如既往,比上年增长9.4 %,达到208294种;而总印数却下降3.8%,为64.13 亿册;总印张增长 0.7%,为465.59亿印张。但其中书籍总印张下降7.76%,图片总印张下降32.08%,课本总印张增长5.06%。课本增减主要决定于学生入学人数,不足以真实反映自由市场的需求;而书籍与图片的增减却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市场,比较真实地反映市场动向。新华书店和自办发行出版社的图书库存增长11.9 %,高达449.13亿元,是全年销售额486.02亿元的92.41%,比2003年86.95%增加了 5.46个百分点。利润从2003年开始,不再公布。从中不难看出,图书出版业的滞胀现象有增无减。
  四、要深化改革、加强宏观
  调控和管理的图书市场
  中国出版业经过二十年左右的大发展,在取得巨大成绩的同时,出现了种种矛盾和问题,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有滞胀现象的图书市场,如何化解滞胀现象,不成熟的图书市场如何过渡到成熟的图书市场?却是摆在出版工作者尤其是决策层面前的重大课题。
  中国图书出版业取得的巨大成绩,从一定意义上说,就是出版改革取得的成绩。但这并不等于说现在出版改革的各项措施,都是解决上述问题的症结所在。出版改革的近期目标,应是化解滞胀现象,远期目标则是促使不成熟的图书市场逐步过渡到成熟的图书市场。为此,就需要从长远目标着眼、近期目标着手,集思广益,总结过去,找出滞胀原因以及现在图书市场上的主要弊病和障碍,然后,对症下药,采取恰当的改革措施,以求事半功倍,一步步到达彼岸。
  现代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初期、中期无政府状态不同,几乎所有国家都对国民经济进行宏观调控,生产、环境和社会发展,国民经济重大指标都在调控范围之内。一旦出现重大的或倾向性问题,除人力不可抗拒者外,中央或有关调控部门都应及时发现,及时提示,及时疏导,及时化解。从而使经济(包括产业)和社会沿着健康的道路前进,避免误入歧途或酿成危机。
  改革和调控,都要通过管理加以实施和巩固。从这一意义上说,没有管理,也就没有改革和调控。“无规可依,有规不依,执规不严,违规不究”,与“无法可依,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一样,都是管理不力的结果。出版主管部门和有关部门,除了对出版业中的违法行为,如盗版、伪书、剽窃等大力打击或整治外,对买卖书号、拖欠账款、粗制滥造等违纪违规行为以及职业道德等,也要加强管理。务必做到有法(规)可依,有法(规)必依,执法(规)必严,违法(规)必究。尤其对改革、调控的各项措施,必须贯彻到底,持之以恒。总之,对中国的图书出版市场的认识,包括如何改革,如何调控,如何管理,亦即如何化解滞胀,从不成熟的图书市场逐步过渡到成熟的图书市场,还处在“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需要进一步实践和探索。在实践和探索中,如果我能成为铺路中的一粒石子,则如愿以偿,不胜荣幸!
  (作者单位:上海辞书出版社)  
  
 (ID:845)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