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6年第一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业要立足科学发展 / 宗 诚
专论·特约稿
·中国的图书市场 / 巢 峰
·审读中的编辑心理分析 / 赵 航
·巴金的编辑思想 / 罗晓华
·论图书质量管理体系的完善 / 沈东山
·民营出版企业策划人的角色定位 / 郭 静
·解读现代编辑的服务理念 / 夏登武 刘庆颖
编辑学·编辑工作
·《狼图腾》编辑策划的经验和体会 / 安波舜
·学术期刊面临的困境和抉择 / 梁海滨 刘华鲁
出版学·出版工作
·出版物市场结构与有效竞争 / 杨红卫
·论出版泡沫 / 贺剑锋
·《现代出版:理论与实务》(第三辑)出版 /
·大学出版社改革的思考 / 牛太臣 杨小岩
·课标教材出版招标的理性思考 / 米加德
·外国出版机构在华业务分析 / 王立平
·出版社的商标与品牌 / 杨玉岭 赵中伟
·学习决定命运 / 许士杰
首届数字时代出版产业发展与人才培养国际学术研讨会专稿
·我国网上科技文献出版情况调查 / 郭 敏
书苑掇英
·呼唤知识产权价值的理性回归 / 郑德新
·图书营销观念及其误区 / 陈崇华
·在图书营销活动中充分发挥网络优势 / 潘锦晖
·出版集团财务信息控制策略 / 吕 蓬
编辑史·出版史
·文学的助产士 / 陈雪飞
·《编辑大手笔》出版 /
·方志敏狱中文稿的传送及出版 / 陈家鹦
港澳台出版•国外出版
·浅阅读的危害及出版人的责任 / 刘 艺
·也谈出版业对底层的关注 / 朱 磊
·带给新编辑一个福音 / 郝建国 苟 萍

 

审读中的编辑心理分析

赵 航
摘 要: 在分析审读是编辑通过稿件与作者心理沟通过程的基础上,对编辑审读中的趋望心理、自惑心理、定势心理、从众心理以及有关审读的其他心理进行了全面的分析。
关键词: 编辑 审读 心理分析
第1共2页 >> 1页 2页


  自人类文明产生以来,人的活动大都期望建立在理性认识的基础上。人们在长期的认知活动中,通过学习、借鉴,不断充实着对客观本质和客观规律的认识,逐步建立起多元化的理性知识体系,并逐步形成了各种各样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形成了人类所独有的能动思维。这种能动思维是通过分析、综合、比较、抽象、概括等步骤去综合完成的,是以感应、分析、逻辑性、推理、言语、想象、创造为基本特征的。这七种特性无论从生理学的角度去考察,还是从人们长期的社会实践上去验证,都证明了它们的存在。在心理学领域,它们还被认为是影响心理活动的机体所产生的物质基础。
  编辑同任何从事脑力劳动的人一样,其心理活动与心理结构就是建筑在这七种特征之上。需要说明的是,这七种特性是密切关联,互动互生和不可分割的。在审读过程中,感应产生认知,生成了感觉与知觉,对稿件具有一定的敏感性。比如,能发现问题,判断优劣,觉察偏差或失误。
  分析与感应往往并行,通过分析可以找到各种问题,在比较和归纳中,初步化解矛盾,去证明概括性的印象。
  逻辑性让审读有序、有条理,能帮助审读者有机地联结稿件的各个环节,对整体内容进行合理布局,使其表达更为清晰、简练,体现出科学性、统一性和完整性。
  推理是由一个或若干个判断推导出另一个判断的过程,它是审读中的重要一环。编辑固然可以成为专家学者,但只能精于浩如烟海稿件中的一隅。在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学科林立的今天,一个人不可能“全知全能”,对编辑熟悉的专业以外的稿件,只能从了解现象入手,根据事物本质和规律进行内容的推理,由因至果,推断出符合客观规律的结论。
  言语是我们思维与心理活动的工具和外壳,我们凭借着言语进行和发展心理活动。言语的能力直接关系到稿件的行文表达,言语不但影响读者的心理活动,也影响着对稿件的判断。这就是说,在审读过程中,它一方面对编辑有所要求,另一方面,通过审读者在表达上的提炼,对稿件内容有着一定的影响。
  想象是人脑的又一种独特功能,它能够使人的思维迅速从一种内容转化成另一种新的内容,扩大、发展、延伸,产生出期望的新形象、新概念和新结果。它借助言语和形象,将预置目标改变和提升,同时产生心理反应和心理期待,想象开拓了人的思维和心理活动的空间。在审读中,它是必然和必须发生的一种形式。创造既是人类思维活动的一种基本形式,同时是引起创造心理的条件,二者是交织在一起的。创造的本质就是以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信息自发或主动地进行交合碰撞,产生出世间尚不存在(或未发现)的新的信息。创造带有极其个性化的特点,并非是按程序由惯常思维所能促发,它往往在思维的“跳跃”“灵动”中闪现,因此产生的心理反应往往具有较大的冲动性。创造性思维并非人人按时按需所能获得,但每个人具有不同层次、不同程度的创造心理欲望。因为人类社会的历史处处说明了一个根本的道理,社会的一切,归根结底都是由人类文明以来的创造性思维造就的,人们在自觉不自觉中就会产生出对创造欲望的渴求。它必然形成编辑的创造心理反应,这在审读中也相应地反映出来。
  审读是编辑通过稿件与作者心理沟通的过程,通过审鉴稿件的思想性、科学性、创造性、稳定性及可读性来达到正确评价的目的。并对可以采用但尚有缺陷的稿件提出改进意见,使其从内容到形式都符合出版要求,同时,也要从中(特别是退稿)发现新人。在审读过程中,编辑通过稿件可以体验到作者艰辛的创作历程,感受到作者在创作过程中显现的各种能力。
  考察研究审读心理,主要涉及三方面:编辑(审读者)心理,作者(被审读作品者)心理,读者心理以及对某一审读过程有影响、有关联的人员的心理。自然,重要的是研究编辑在审读时的心理,但这三者之间往往呈现互动和相互影响的状态。因此,我们应对编辑审读心理状态作出较为全面的分析。
  一、趋望心理
  就稿件而言,编辑与作者的心理需求是一致的,因为在许多情况下,编辑为此付出的辛劳往往不比作者少,这种需求自然产生“趋望心理”。所谓趋望心理,在大多数情况下,它是编辑的第一欲求心理,是期待著述者和编辑的共同成功、圆满。
  审读者对稿件的感知,首先注意到选题设计的实现,继而审读聚焦在目标的指向和集中上。审读注意在初审过程中,通过感知觉,分散到内容挖掘、结构安排和行文合理等方面,以审读注意作先导,引发审读情绪。
  审读注意有着独有的心理机制:审读者在选题的“蓝图”背景下,总是去主动配合并本能地对比自己的期望值。以求实、求新、求异的心理需求,去寻找著述者的创新之处,这一心理反应机制是建立在各种知识信息的基础上进行的。如果与原来心理准备差距过大,就会引起审读情绪波动,失落、悲观的反应相继出现;如果超出原期望值,又可能会喜而忘忧——减少对稿件客观评价中的理性。审读心理的成熟度、主客观条件、情况的变化必然影响着审读注意和审读情绪。它随审读者个人的自控心理状态表现出不同心理反应。在趋望心理的左右下,最需要保持的是一种相对稳定的心理状态,这就必须培养起一定的审读意志。
  审读是编辑最经常、最重要的案头工作。无论是在纸面上还是在计算机上,终年几十万甚至逾百万字的审读工作量总是要完成的。在紧迫中面对堆积如山的稿件,巨大的压力与心理负荷随之产生。审读的过目方式不同于通常的阅读,阅读时的目力是跳跃式的,孰快孰慢关系不大,影响也相对有限,速度要比审读中的“ 读”快上许多倍。读者的阅读心理状态一般是轻松的,是为了解、学习、愉悦、享受,至多是琢磨、揣度。审读者则不同,他必须从头至尾对稿件进行逐次“扫描”,一字一句,乃至一笔一划,都要细细分辨,同时还要联系到总体及稿件各个部分,往往一心要“多用”,因为把关人和传播者的职责要在此体现。易倦、烦躁、麻木、淡漠等消极心理情绪最易伴随审读而生,这就需要有顽强的审读意志。
  因此,要预先调适好心理的趋望值,预先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以客观冷静的心态把握稿件本质与内涵,坚持从整体出发看待稿件的求实、求新、求异之处,这是在审读过程中坚定审读意志、平衡审读情绪、强化审读注意的有效做法。主动调整趋望心理,有着普遍的社会意义,好的愿望未必在过高的心理期待中出现预期的结果。我国在20世纪50年代的“大跃进”“总路线”“人民公社”,就是以迅速改变“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超速发展经济的愿望为发端的,决策者的趋望心理显而易见,作为一个重要原因,恰恰是因为这种心理认知的失误,导致了国民经济空前的大倒退,欲速则不达,反倒走向反面。对审读而言,建立相应的心理准备机制,是非常必要的。否则由于趋望值失衡,分散审读注意,干扰情绪,使原本的心理需求出现偏差,弱化了审读意志,甚至难以将审读认真地进行到底,就会造成不应有的损失。
  二、自惑心理
  心理学研究表明,在选择和判断事物的过程中,信息越密集、比较度越高、选择的参考系数越大,人的心理状态就会越趋复杂,越难以把握。出现犹豫、迷惘、左右为难的心理反应,出尔反尔,对已经认知的事物久议不决,甚至把经过反复实验论证、已被确认无误的结论推翻,这就是自惑心理。
  古典文学名著《三国演义》精彩的一幕“空城计”,让我们充分看到司马懿的自惑心理,在那样的优势下,他猜忌、犹疑、举棋不定,错失了必胜的良机。虽然作者罗贯中的神来之笔,主要是为了突现诸葛亮的大胆、果断、沉稳和睿智,但我们从心理分析的角度观察,不难发现正是“老谋深算”,了解了诸葛亮太多的信息,才导致司马懿产生自惑心理,决战中犹疑不决。在控制自惑心理上,司马懿反倒不如他鲁莽的儿子。自惑心理并不为编辑出版领域里所独有,而是一种广泛而普遍的社会心理现象。在长期的审读过程中,编辑越是积累经验,越是知识信息丰富,就越容易产生自惑心理。
  产生错误判断的因素很多,自惑心理是很主要的一方面。自惑心理所导致的心理失衡和判断失误,从思维的角度去看,往往是在大量信息冲击之下,从发散转向收敛,呈一种自抑倾向。心理反应呈逆向发展,极易“越想越偏”,形成单向比较,在认知和注意方面都会出现偏向,盲目进行分析,甚至逻辑和想象也都被扭曲。在审读过程中,大量的稿件和有关的信息,实际上对审读者形成了相当的心理压力,保持清醒的记忆和信息应激的反应能力,是化解自惑心理的有效调适手段。
  三、定势心理
  科学文化的发展是以知识和信息不断积累为前提的,而编辑出版的社会分工就是将它们积累传承。任何在科学文化上的探索与创新,都不会离开前人的积淀,这样就形成了知识和信息的联系与继承。任何人、任何时代和任何社会都必然在继承之后,才能够发展和创新。
  历史的经验表明,对知识的继承有着天然的合理和当然的局限,正如恩格斯所说,“事实上,世界体系的每一个思想映象,总是在客观上被历史状况所限制,在主观上被得出该思想映象的人的肉体状况和精神状况所限制”[1]。一种科学或一门学科的知识,总是在它长期积累过程中留下它固有的架构和体系,从而形成 “定势”。它既有能够充分反映事物客观本质的一面,是积极的;又有可能隐含着某种认知上不完整、不很深刻的一面,是消极的。比如,人们对自然的认识是逐步接近的。一个定律或一种学说往往只适用一定的范围,只能在一定条件下才较为正确。如果条件变了,或范围扩大了,就必须修改或推倒重来——形成新的认知。  (ID:847)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