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6年第一期  
 
目 录

卷首语
·重视分销渠道建设 / 贺剑锋
专论·特约稿
·关于中国出版走出去的思考 / 于永湛
编辑学·编辑工作
·正本清源,促进汉语拼音字符体式在出版物上应用的规范化 / 林穗芳
·版面设计中的构成学 / 沈晓丽
·论成舍我的新闻人才观 / 余 望
·制约图书校对质量的因素分析与对策研究 / 崔庆喜
出版学·出版工作
·出版学的学科属性及其课程体系 / “出版学学科体系与教材建设研究”课题组
·我国出版体制改革的基本原则 / 尹章池
·试谈企业资源规划与出版业信息化 / 张志华
·打造科技期刊世界级品牌的战略之路 / 顾晓荣
·突围 ·渐变· 异化 /
·解读《哈利·波特》现象 / 路万涛
·强强联合 双赢发展 / 本刊记者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从多元化阅读看网络出版的发展方向 / 贺子岳
书苑掇英
·浅析品牌图书的运作策略 / 李 蓉
·期刊在受众细分化背景下的市场博弈策略 以《新周刊》为例 / 赵 婧
·精雕细琢《创伤学》 打造精品长销医学专著 / 谭学军 赵襄玲

 

论成舍我的新闻人才观

余 望
摘 要: 介绍了我国著名爱国报人和新闻教育家成舍我先生的“编辑至上,内容第一”的编辑思想和知人善任、才尽其用的新闻人才观。
关键词: 成舍我 编辑思想 新闻 人才观
第1共2页 >> 1页 2页


  我国现代著名爱国报人、新闻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成舍我(1898-1991), 湖南湘乡人,原名成希箕,又名成汉勋、成平。笔名有舍我、一丁、丁一、百忧、大哀、戊戌生等,以 “舍我”最为著名。成舍我一生献身于报业,由于时代的动荡,成舍我的办报事业屡遭挫折,但他始终能锲而不舍地拓展着他的新闻事业,凭借着区区200元大洋独自创办了《世界晚报》《世界日报》和《世界画报》,形成著名的“世界”报系,还创办了《民生报》《立报》等报纸,最终创下资产达数亿美元的成氏“新闻帝国”,被誉为民国时期四大报人之一。成舍我的报业生涯虽然多在20世纪上半叶,中国新闻事业起步未久的阶段,但他在许多方面吸收了西方的办报经验,其报业经营主张和新闻思想与现代传播理论不谋而合。尽管成舍我办报也有局限和过失之处,但其办报经验不仅在中国现代新闻史具有非常重要的研究价值,而且对繁荣我国新闻报刊事业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现代传播理论认为,新闻媒体之间的比拼,表面上看是在争市场、争受众,实质是以新闻人才为支撑的媒体综合实力的较量。媒体的竞争说到底是人才的竞争,这早已成为传媒界的共识。成舍我在长期的办报生涯里,从编辑、校对、采访、撰写社论到报业管理、发行、广告、印刷、排版无不精通,称得上是报业界的全才,在办报过程中他深刻地意识到新闻人才的重要性,因此,在用人上有许多独到之处,在培养新闻人才方面也是不遗余力的,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新闻人才观,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编辑至上,内容第一
  成舍我在《如何办好一张报》中曾引用美国著名报人霍华德的话:“就我的经验看,办好一张报,编辑人的才能,关系极大,请到一位最够格的编辑人,应该是最主要的条件之一。”成舍我认为,“他所说‘办好一张报,编辑人的才能关系极大’,这句话却是至理名言。特别对我们未来整个的中国新闻事业,将是一项极富意义的启示”[1]。他又说:“本来编辑人 (Editor) 这一职位,在英美报纸,极其重要,英国的编辑人简直和我国报馆社长相等,无事不管,有时广告方面都要听其指挥。美国编辑人虽只管言论、版面,然而事实上,许多报馆,编辑人由社长(即馆主)兼任。无论英美,编辑人的确掌握着一个报馆最大部分的命运,成败兴亡,几乎系于一身。霍华德的话,也正是说明了西方报纸的真实情况与正确概念。一张报纸办好的因素,固然极多,不过最应首先注意而必须全力以赴的,自以报纸内容,言论版面为第一。”[2]
  1924年,成舍我辞去了《益世报》总编辑职务,以200元大洋创办《世界日报》,表达了自己的愿望:“第一是要说自己想说的话;第二是要说社会大众想说的话。” 成舍我所办的大众化报纸是以刊登社会新闻等通俗内容为主,面向全社会各阶层、各种文化层次的广大读者发行的报纸,报纸在内容上以人情世态、逸闻趣事为主,报道面涉及人类生活的各方面。写作题材极为广泛,形式多样。版面上力求新颖活泼来吸引读者。
  在激烈的报业竞争中,成舍我的报业集团之所以能立于不败之地,在于成舍我拥有一批与他一样具有独立人格的编辑、记者,他们坚持“立场坚定、言论公正、不畏强暴、消息灵通”的宗旨,对社会政治与时事敢于持公正的批评。成舍我常对部下说:“只要保证真实,对社会没有危害,什么新闻都可以刊登。如果出了什么事,你们不负责任,打官司、坐牢归我去。”1934年5月24日,《民生报》因揭发汪精卫的亲信贪污舞弊一案,得罪了汪派人物,成舍我等人因此被逮捕。之后汪精卫派人示意成低头和解。来人劝他:“新闻记者和行政院长碰,总要碰得头破血流。”成舍我回答说:“我和汪碰,最后胜利必属于我,因为我可以做一辈子新闻记者,汪不能做一辈子行政院长。”体现了一个报人的浩然正气。正是有了成舍我这种刚正不阿的态度,才成就了成氏报业的辉煌。
  成舍我十分注重报纸新闻与城市市民的接近,以对社会的尖锐批评赢得了读者的欢迎。按照传播学的理论:“与受众的生活体验越相似,传播的信息就越能为受众所接受。”《世界晚报》创刊不到一个月,北京各校学生在天安门集会,抗议日本帝国主义向袁世凯卖国政府提出廿一条,被军警打伤几十人。《世界晚报》即以头版头条位置披露惨案详情并发表评论,抨击北洋政府的暴行,从此在青年学生中建立了威信。成舍我要求他的记者、编辑对政治、时事要保持高度的敏感性,如《世界日报》及时报道了北京高校师生反对改组北京大学等9所高校为中华大学,而受到教育界、读者的赞赏便是一例。成舍我还经常借助具有轰动效应的事件,传声扬名。最突出的事件是报道顾竹轩案,在《立报》试版期间成舍我就派出记者,四处出击采访,《立报》因此轰动一时,销售量迅速上升至70000份。对于不成功的报纸,他评价说:“我所以说他们必然惨败,是败在不先注意报纸内容。因为内容不弄好,言论、版面一塌糊涂,就发行说,你即逢人哀求,或竟免费奉送,人家也不愿阅看。”“至于如何才可以使销路达到第一或第二位,毫无疑问,就看你的言论,是否比别人精辟、公正;你的新闻是否比别人迅速确实;你的排版,是否比别人生动美观;文理不通的话,和排印错误的字,你是否能够保证比别人少,或完全没有。换一句话说,即必须一切内容,都比同一区域内任何一家别的报纸好,或比任何一家报纸,有你独特的优点,然后你才可以安全稳固,取得广大的读者” [3]。
  这些都充分体现了成舍我一贯坚持的“编辑至上,内容第一”的办报准则。
二、知人善任,优化配置报业人才队伍
  在上世纪20-30年代各种政治因素错综复杂的环境中,知人善任的成舍我既引进一些资产阶级右翼文人,也吸收一些进步人士和共产党人。他广泛吸收各种人才进他的报社,如张友鸾当《世界日报》总编辑时只有22岁,当时还在平民大学新闻系学习;被称为是中国杰出新闻出版家的萨空了南下当《立报》总编辑也不过 29岁;对有进步倾向的张友渔,不仅将他安排在重要位置上,做报社的主笔,而且让张友渔撰写社论等重要文章,甚至其他人撰写的社论也可以由张友渔来审查,决定取舍、修改[4]。事实证明,他所用的这些人后来均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他的新闻事业。
  成舍我办报讲究效率,往往能用最少的人发挥出最大的功效。《世界晚报》初创时,可谓简陋不堪,捉襟见肘。为了节俭,报馆就设在北平手帕胡同35号他自己家,报社没有印刷设备,报纸由私人印刷局代印,人事也很简单,除他自任社长兼经理外,只有龚德柏一名采访记者,张恨水则只在《世界晚报》兼职副刊编辑,他是兼职,只能算半个人,所以严格说来只有两个半人,后又请吴范寰任经理,成了三个半人,但就是这三个半人在成舍我提倡的苦干精神下打出了一片天地。他们各司其职,龚德柏每日去东交民巷英、法、日等使馆采访,从使馆参赞那里探询各地领事馆来讯。因龚德柏曾留学日本,从日本使馆获得了更多的关于军阀间权力消长的消息[5]。这类独家新闻是其他报纸所没有的。而张恨水对副刊的贡献无疑是巨大的,他埋头耕耘,既编稿也撰稿,使《夜光》因此大受欢迎。成舍我后来回忆张恨水时说:“《世界晚报》在当时是成功的,有许多读者爱看副刊,这是张恨水吸引人处。”[6]又说:“我们三人:张友鸾、张恨水还有我,都是快笔,大家编稿,三四个小时就完工。”[7]由此可见他们的效率之高。 “世界”报系的成功熔铸着全体工作人员的心血才智,仅在“世界”日晚两报做过总编辑的就有:龚德柏、罗介卯、张恨水、陶熔青、黄少谷、周邦式、成济安、张友鸾、左笑鸿等人[8]。在走向成功之后,成舍我仍然对部下要求十分严格, “把报业看作指挥一支作战军队”,他说:“指定的发稿时间,一定不许迟误,指定的采访任务,一定需要达成。印刷部延时出版,一定要追究责任,校对房错字连篇,一定要依章处罚。尤其重要的,即对于参加这支报馆军的每一分子,必须随时随地充分鼓舞他们的战斗精神。一个标题不如人,编辑先生应该感到羞愧,一条新闻不如人,外勤先生应该吃不下饭,人人要争取胜利,但这胜利的有效期限,永远只是一天。”[9]他还引用笑话说:“某地曾有过一位江湖郎中,大贴广告,出售消灭臭虫的‘祖传秘方’,买他这‘秘方’的人,他总是交给一个层层封固的小包,要他回家睡觉前打开。不料一层又一层剥开之后,原来所谓‘秘方’,只是两个大字‘苦捉’。如何办好一张报,也有所谓‘秘方’的话,则最主要的‘秘方’,我想恐怕也就只有改‘苦捉’为‘苦干’而已。”[10]成舍我对报社上下工作人员的要求和督责之严厉,也是一般报社所不及的。报社的一般编辑记者、营业部人员,多数是招聘、招考选录。如1925年第一次招聘,应聘者 800人,仅录取4人。这样不仅保证了录取人员的质量,也为报社作了宣传。报社每个工作人员职责明确,稍有疏漏,如记者遗漏了重要新闻、校对未校出错漏等,都会受到严厉责罚[11]。 (ID:876)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