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6年第三期  
 
目 录


 

编辑学与编辑专业教育

蔡克难
摘 要: 从编辑学需要解决的问题入手,探讨编辑学存在的现实意义。从目前编辑学教育存在的问题入手,认为紧密结合编辑工作实践是编辑学发展的方向。
关键词: 编辑学 编辑专业教育


  编辑学理论研究的兴起,在我国已有20多年的历史了。这些年来,不仅有众多编辑学理论文章发表,而且已有数百种以各类编辑学冠名的著作出版。截至2003年末,在我国大陆已有46所高校建立了编辑出版学专业,有100多所高校开设了相关专业课程。专业人士要求将编辑专业纳入硕士、博士教育的呼声再次高涨。在2006年第一期《中国编辑》上,我们见到了21所大学联合公开发表的《关于设立出版学研究生专业的呼吁》,这种呼吁发表在正式出版的专业学术期刊上,以前还不曾见到过。
一、编辑学理论建设首先需要
  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关心编辑学理论建设和发展的人们都能感觉到,尽管这些年来有关编辑学理论的文章、专著发表了很多,可在实际上,编辑学学科理论体系并未真正形成,编辑学的基本概念体系还在探索中,甚至连“编辑学”究竟研究的是什么这类基本概念也尚未取得共识或得到有力的阐明;而什么是编辑,编辑活动的本质特点是什么,编辑学的任务是什么,编辑活动的社会作用是什么,编辑学理论的研究范畴是什么,其学科组成应当包括什么,等等,这些基本概念的阐明不仅是编辑学学科研究得以深入的关键,而且对编辑学本身的成立都是至关重要的。
    不要以为上述问题仅仅事关学术争鸣,可以无限期地等待,事实上,正是由于目前的编辑学理论对上述基本理论问题不能回答或阐述不清,造成了业外人士对编辑学学科理论独立人格的拒认。一位大学中文系主任就认为,中文专业就可以培养编辑,不必再多设一个专业。这位老教授的理论依据是他的学生纷纷担任了大报的总编辑,没学编辑学不也干得挺好。毋庸讳言,现实中更多的编辑实践仍然是师徒相承式,不懂编辑学照样工作做得好好的,这样的事例有的是。如此,要研究编辑学干什么?这是大多数人的见解,不幸的是,这还是目前正从事着编辑活动的多数业内人士的看法,而这,也正是编辑学未能得到应有重视的基本原因。
    坦率地说,目前发表的编辑学理论文章中,有相当一部分本属于编辑经验探讨或编辑技能的研究,由于这种探讨受到多种环境因素的影响,因而其阶段性、局部性意义明显而难有普遍意义的理论形成或产生。时过境迁,则相应的经验便也随之过时,而相关的学术研究也不免显得肤浅。
    编辑学理论要想真正建立和发展,必须取得人们对它在学术上的认同,使人们能够认识到它特有的研究领域和存在的实际价值,单靠大声呼吁或是仅凭数量可观的专业图书出版是不够的,依靠编辑专业教育的全面铺开来支撑也同样是不够的。
    一门有前途、有发展、有希望、有生命力的编辑学的建立,需要明确回答其理论研究的现实意义、学科研究的特有范畴以及学科的研究对象等基本的理论问题,即应当完善对基础理论的研究。编辑学理论应当是一个系统工程而不是零零散散的经验或议论。
    阐明编辑学理论的基本概念,界定编辑学的特有研究对象,这是编辑学在学术上能够存在的关键;而阐明编辑学理论研究的现实意义,说明其对编辑实践乃至整个社会文化生活的巨大影响,则是编辑学在现实中能够存在的理由。
    当前,对于编辑学理论建设而言,加强对基础理论(或普遍真理、普遍规律)的研究尤为重要。编辑活动的基本规律并非显而易见,编辑活动社会作用的隐蔽性,影响了人们对编辑活动本质作用的正确认识。编辑活动的本质属性毫无疑问是意识形态而决不直接在于经济领域,尽管后者的作用巨大甚至可以决定编辑活动能否继续。对社会意识形态产生影响是编辑活动的根本作用,而对出版物的经营管理是措施,是为了使编辑活动得以继续而必须采用的手段,编辑学研究正是要揭示编辑活动这一本质特征,阐明编辑活动这一本质属性,指导编辑实践符合其本质规律而展开。
    编辑学基础理论的建立和完善是学科得以存在和发展的先决条件,也是当前编辑学研究的当务之急。
二、编辑学教育的现实意义
  当前,编辑专业的院校教育至少应当解决三个问题:一是使学生对编辑学基本理论有一定的了解,二是使学生对编辑专业技能有一定的掌握,三是使学生逐步培育一种编辑精神。 
    在《中国高校编辑出版学专业创办20周年纪念》这本小册子中,许多领导、学者都提到了20年前胡乔木同志对编辑学研究的积极倡导,毫无疑问,胡乔木同志的倡导对编辑学理论研究在我国展开有着明确的因果关系。在这种积极倡导下,目前已经形成众多的编辑学专业。可是人们觉得还缺乏什么。
    在发表21所大学《关于设立出版学研究生专业的呼吁》的2006年第一期《中国编辑》上,聂震宁先生在他的《培育出版的精神》一文中说到:“关于高校编辑出版专业的学科建设,我的确不能提出什么具体的建议和意见。”可他这篇《培育出版的精神》的文题,恰恰十分浅显生动地回答了目前高校编辑专业教育中最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培育一种出版精神”应当是开展编辑学专业教育的目的。聂震宁先生写道:“‘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关于精神的东西谈得太绝对,物质的匮乏又太惨痛,大家都反感。矫正之后,国风大变,务实之风盛行,到处都在大谈物质、经济、效益、市场,而精神、文化、环境和人的全面发展,不少时候就被忽视了。这就是矫枉过正。”我完全赞同他的说法。编辑学专业教育的意义正是要培育编辑人的一种精神,在如今,那种否定精神的价值、否认意识形态作用而只认物质、效益的做法是不明智的。
    可以说,开展高校编辑出版专业教育的目的,不仅仅在于使学生学会如何对作品进行编辑加工,更重要的在于使他们认识到编辑活动对社会的深远影响,了解编辑职业的特殊社会作用,帮助他们建立一种职业道德观、责任感、使命感,使他们清楚地认识并自觉地承担对社会的责任。通俗地说,就是要像聂震宁先生所说的那样,编辑出版专业教育应该使受教育者养成一种出版精神,一种编辑工作者应当具备的职业精神。
    出版精神或曰编辑精神是一种客观存在,它只有散漫与集中、无意识与有意识、客观表现与主观追求之分,而没有存在与否的差别。换句话说,编辑活动必然反映某种编辑精神也是一种客观规律。这种编辑精神,也就是笔者过去文章中所阐述的,是编辑本身或其所代表的相关政治团体的世界观。通过编辑学理论对编辑活动本质属性的揭示,将这种编辑精神阐述透彻,使之发扬,那将是编辑专业教育的首要任务。
    编辑活动的本质是寓有意识的选择于无形之中,通过这种选择和编辑加工来间接地施加对社会的影响。这种观点,如今已经得到许多学者的认同。编辑活动基本规律如果能够就此得到阐明,将不仅有利于编辑学理论研究的深入发展乃至编辑学学科体系的建立,而且对编辑工作的具体实践具有重要的理论指导意义。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编辑活动所能够借助的手段将越来越多,从书报刊画到音像影视,到广播,到网络……未来的传播途径是无限的,可编辑精神是不灭的。编辑学的院校教育,正是要帮助受教育者懂得自己所从事或即将从事的编辑工作的特有社会作用。
三、目前编辑专业教育中的问题
  编辑学专业教育,应当是一种本科教育基础上的硕士水平教育,或者是本科双学位的专业教育,至少应当是一种本科教育基础上的职业教育。这么说并非为了人为拔高编辑的社会地位或学术水准,而是因为从事编辑活动的人本应具有一定水平的专业背景,同时又必须掌握编辑理论和编辑技能。
    在当今社会中,编辑从事的编辑活动必定与一定专业相联系。以各类出版物而言,其内容必然涉及自然科学之理、工、医、农某科,或社会科学中的文学、历史学、哲学、法学、政治经济学乃至语言、军事等专业,从事相应领域编辑工作的编辑,如果不具有相关学科的基本知识或能力,其所从事编辑活动的能力必然受到限制;反过来,如果他们只拥有这些专业学科的理论或实践能力,而不了解编辑活动规律,不掌握编辑活动技能,其所能展开的编辑实践当然也将是低水准的。
    编辑学理论对编辑社会实践的重要意义已如前述,掌握实用的编辑技能对编辑专业学生未来的编辑实践同样重要。可目前的编辑专业教育中,一些院校尚未引起重视,这与师资条件缺乏有关。一些原本从事其他专业教育的老师们缺乏编辑工作经验,在编辑学学科建设尚未完善、真正说得上是理论的读物或成熟的教材十分有限的情况下,即使是老师也不免对编辑理论缺乏深刻的认识、对编辑技能知之甚少,于是编辑专业的学生们在院校学习中,不仅不能对本门学科理论有什么令人信服的掌握,就连真实可用的编辑技术也无法真正学到。
    通过对编辑活动基本规律的探讨可以认定,只要是能够用来为编辑活动本质目标服务的手段,都可以成为编辑工作的表现形式。诸如书报刊画、音像影视、广播、网络,等等,几乎所有的传播媒介都是编辑活动必然涉及的,而作为具体的编辑技能,相关的编辑专业教育中理应教授。
    笔者在论及编辑学的学科组成时曾经提出,编辑学的学科体系应由基础理论与应用科学两方面组成,其应用科学部分应当包括各个专业领域编辑工作的具体技术或操作规程,在编辑专业教育中除设立图书编辑学、报纸编辑学、期刊编辑学外,还应当设立电视节目编辑学、电影剧本编辑学等分支学科。这些学科的教学目标应当是教给学生们实用、具体的编辑技术。而所有这些分支学科的基础理论是一致的,那就是阐述编辑活动基本规律的编辑学基础理论,当然,编辑专业的基础学科还应当包括外语、写作、法学、伦理学、哲学等基础课程的内容。
    据我所知,苏州大学传播学编辑出版方向吴培华先生的研究生培养计划,就是采用了招收具有非编辑专业本科教育背景的学生,然后进行编辑专业技能培养的模式。吴培华甚至明确宣称,不招收编辑专业本科教育背景的学生。他的学生一旦入学,除相关的理论学习外,其教学计划中很快就安排了书稿的校对工作,而在学习的第三年,主要的学习任务中包括了对选题的设计开发和具体实施。正因为这种理论教育与编辑实践密切联系的教学方式符合未来编辑实践的需要,学生一旦毕业能够很快进入工作状态,所以该校的研究生似乎不存在找工作难、无法进入编辑工作岗位的情况。
    我认为,这是一种正确的编辑专业教育模式。编辑学理论来自于实践,编辑学理论应当能够对编辑实践产生高瞻远瞩的、普遍的,同时又是实际指导的作用。我们的编辑学理论研究,从一开始就必须特别重视对编辑实践的观察分析、归纳抽象,而理论的形成和发展,又必须时刻注意回到实践中去经受检验,以求得到新的提升。我们的编辑学专业教育必须实事求是,必须从适应社会实践的基本要求出发,紧密结合编辑工作实际。
      (作者单位: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ID:890)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