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6年第六期  
 
目 录


 

近五年来出版学基础理论研究评述

罗紫初 田 佳
摘 要: 近五年来,出版学基础理论研究取得了一系列新的进展。本文从出版及其相关概念内涵、出版学研究对象、出版学学科体系与出版学研究方法四个方面,对此期出版学基础理论研究成果中的各种认识进行归纳与分析,并阐释了作者自己的认识。
关键词: 出版 出版学 基础理论 研究状况 综述
第1共3页 >> 1页 2页 3页


 
  21世纪的头五年,是我国出版业改革开放迈开实质性步伐最大的时期。一系列改革举措的推出,使我国出版业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出版实践的发展,推动着此期出版理论研究的不断深入,并由此呈现出以下明显特征。一是研究队伍的不断扩大,随着一大批高校编辑出版专业师生的加入,出版研究队伍人数剧增,“产学研”相结合、“老中青”相结合的特征也进一步凸现;二是研究阵地不断扩大,此期尽管有一些过去曾产生过重要影响的出版类期刊如江西的《新闻出版天地》、安徽的《图书发行研究》等已退出出版科研阵地行列,但一些新创办的报刊如《出版人》《中国编辑》《新书业报》《出版商务周报》《博客》等的加入,给出版研究阵地注入了生机与动力,使其呈现出不断壮大之势;三是出版科研活动异常活跃,仅国际性的出版理论研讨会,国内几乎每年都举办1-2次,全国性或地区性的出版理论研究活动更是层出不穷;四是科研成果不断增多,此期出版的专业理论著作不仅数量多,而且其内容质量也有了明显的提升,其中专门研究出版学基础理论的著作即涌现了一大批,如王建辉的《新出版观探索》、邓本章的《现代出版论》、张志强的《现代出版学》、余敏的《出版学》、罗紫初的《出版学基础》、张积玉的《编辑出版学论集》等。此期出版学理论研究的种种进展,不仅丰富了人们对出版改革开放实践的认识,而且对出版学学科建设与发展也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
  出版学基础理论的研究,作为出版学理论研究中最基础、最核心的部分,也随着出版理论研究的整体发展而出现了新的突破。下面从四个方面分别对出版学基础理论研究的重要成果进行简要评述。
  1 对“出版”及其相关概念内涵的探讨
  在知识经济时代,随着信息传播数字化、网络化的发展,现代出版的形式也在逐步从传统的纸质出版向数字化电子出版转变。出版的大众媒体特征日益突出,其社会功能也日益增强。正是在这种大众化、数字化、网络化的出版产业背景下,出版理论研究者们对“出版”概念又有了许多新的认识。
  1.1 对“出版”概念本身的探讨
  近五年关于“出版”概念本身的探讨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以下三位学者的论述。罗紫初认为:“所谓出版,就是将知识信息产品经过加工后,以商品生产的形式大量复制在一定的物质载体上,并使其广泛传播的过程。”[1]这一概念表述不仅概括了出版活动的本质属性和构成要素,而且体现了新的经济、技术环境下出版活动的新内涵。王建辉将“现代出版”定义为:“现代出版是以多种现代媒体为手段的内容提供,其特征是以市场经济为基本前提,以高新技术作为物质基础,以大出版大市场为生产形态,以多媒体的共同发展为运行载体,以知识管理为产业原则,以国际规则为发展参照的出版。”[2]余敏主编的《出版学》一书中的“21世纪出版学发展趋势”一章谈到:“‘内容提供商’,或许正是21世纪出版概念的新涵义。新角色与旧身份的区别在于,传统出版仅仅承担了内容加工和单向传播的职责,读者只能被动地接受无差别的内容;而新角色则使出版者可以为顾客提供个性化度身定做的信息,并且尽可能提供全方位的服务。技术、内容、服务是新角色的三个支柱,其中技术是基础,内容是桥梁,而服务是信息增值的关键,是新角色的核心竞争力。从这个角度讲,内容提供商更确切地说,是‘ 信息服务商’。”[3]
  这些论述强调了出版的信息传播功能,突出了出版活动以内容提供为核心的角色变位,是对出版实践新发展的与时俱进的反映。
  1.2对与“出版”相关的新概念的描述
  与“出版”概念相关的新概念的出现,和出版实践发展的背景密切相关。近五年出版实践发展的两大背景:出版技术数字化、出版机制市场化,催生了不少与“ 出版”概念相关的新概念。其中学者们讨论最多,也最具代表性的新概念是“数字出版”与“出版产业”。
  1.2.1数字出版
  近几年期刊登载的文献中,涉及数字出版的文章很多,其中三位学者对“数字出版”概念的描述最具代表性。
  徐丽芳在《数字出版概念与形态》一文指出:“所谓数字出版,就是指从编辑加工、制作生产到发行传播过程中的所有信息都以二进制代码的形式存储于光、磁、电等介质中,必须借助计算机或类似设备来使用和传递信息的出版。”[4]数字出版的两个显著特点是“编辑、复制和传播的内容始终以二进制代码的数字形式存在于光、磁、电等介质之上”和“与生俱来的灵活性”。作者强调,从严格意义上讲,对于采用数字技术来完成出版过程中某些环节的做法,称其为出版的数字化也许更加科学。
  张立在《数字出版的若干问题讨论》一文中认为:“数字出版的概念是伴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而不断深化着的。从桌面出版、电子出版、网络出版、游戏出版、手机出版到数字出版,一次比一次更加接近数字出版的实质。以往的概念更多地表现了数字技术在出版的某一流程或某一介质上的应用,只有数字出版第一次用更本质的技术属性来概括出版的全过程。因此,广义上说,只要是用二进制这种技术手段对出版的任何环节进行的操作,都是数字出版的一部分。它包括:原创作品的数字化,编辑加工的数字化,印刷复制的数字化,发行销售的数字化,阅读消费的数字化。”[5]作者强调,以出版物的形式来划分传统出版和数字出版是不科学的,传统出版物如果印前工艺数字化,同样也属于数字出版。
  刘茂林在《跨媒体出版概念、流程、特征》一文中定义“跨媒体出版”为:“出版者同时传输相同内容到不同媒体上以满足受众的不同需求的过程。”[6]并指出,跨媒体出版的基本特征为内容数字化,内容个性化,COPE(Create Once, Pu blish Everywhere,即一次创建,多次出版),技术驱动,实时、自动、可靠的内容升级,快速的市场反应。
  从以上学者对“数字出版”概念的描述中,我们可以明确以下几点:1)网络出版是电子出版的一种形式,是数字出版的重要类型之一;2)电子出版的核心技术是数字化;3)数字出版呈现跨媒体发展趋势,桌面出版、电子出版、网络出版、游戏出版、手机出版均是不同形态、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数字出版,属于数字出版的范畴;4)不同形式的数字出版已成为一种出版方式,“以内容为王”和“多媒体化”是数字出版的两大发展趋势。
  1.2.2出版产业
  “出版产业”是近几年提出的另一与“出版”概念密切相关的新概念。虽然在目前的权威辞书中还没有“出版产业”明确的解释,但不少学者已经根据经济学的相关原理,结合出版实践活动展开了对出版产业的讨论。
  刘蔚绥在《出版产业的概念以及特征辨析》一文中结合产业经济学的内涵与特征,将“出版产业”的内涵归纳为:“一,出版产业是生产图书、期刊、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等多种传播媒介的信息产业,是国民经济体系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相对独立的重要部门;二,出版产业是以知识、信息为主体元素的特殊产业,它具有文化积累和思想传播的重要功能。”[7]同时,作者将出版产业的特征概括为:出版产业以市场经济体制为基础,生产过程和手段的现代化,高度的社会化生产和专业化分工,集团化的发展和规模经营,资本运作特征明显。  (ID:940)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