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7年第二期  
 
目 录

卷首语
·会用哲学 / 罗紫初
专论·特约稿
·商业化时代出版人的文化追求 / 周百义
编辑学·编辑工作
·新时期图书编辑创新素质刍议 / 刘川民
·中小学教科书编审流程 / 刘真福
·社科类期刊编辑初审工作浅论 / 申 华
·日语图书的编辑工作 / 黄新路
·科技图书在版编目数据与版权页应一致 / 郭俊媛
·情趣向上 眼光向下 / 秦文苑
·时尚期刊的编排设计 / 黄 钺 李 燕
·农业科技图书作者队伍建设之我见 / 黄 宇 舒 薇
出版学·出版工作
·宏观出版资源系统的理论研究 / 刘宝瑞
·读图时代“图文本”的优劣得失 / 喻 纬
·出版产业竞争力的分层立体评价模型 / 廖建军
·学术期刊的浮躁现象及其对策 / 李 建
·课标教材出版招投标的几个特性 / 刘棣辉
·我国动漫出版的营销策略 / 黄 婷
·洞察中产者读物的观念意义与传播渠道 / 郑 虹
出版史•出版文化
·邵洵美的出版实践 / 邵绡红
·商务印书馆的谋“国”之臣高梦旦 / 杨丹丹 陈哲文
·20世纪前半期的商务印书馆给我国现代出版企业的启示 / 潘文年
·两脚踏中西文化 一心评宇宙文章 / 鹿丽萍
多媒体·数字出版
·博客文体初探 / 刘 飞
·网络杂志的运营模式探讨 / 张 炯
品书录
·思想在语言中升华 / 李东红
博士论坛
·论科技出版的制度竞争力 / 方 卿
·出版竞争推动近代教科书的进步 / 吴永贵
出版学·发行工作
·我国图书营销中的几个问题分析 / 谢新洲
·试析学术图书“卖书难,买书难” / 胡 磊
·出版社在图书营销中的区隔构建 / 毛菁华

 

邵洵美的出版实践

邵绡红
摘 要: 通过叙述邵洵美创办时代图书公司,出版《论语》《人言》《时代》画报等刊物的一些往事,反映了邵洵美的编辑思想与办刊风格。
关键词: 邵洵美 时代图书公司 《时代》画报 《论语》半月刊


 
 
                          (南京市口腔医院,南京,210008)
   [中图分类号]G23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853(2007)02-0085-03 [Abstract] This paper depicts some past events of Shao Xunmei:promot ing Modern Publication Ltd., publishingModern Miscellany, the Analects Semi-monthly and Renyan Weekly, and reflects Shao Xunmei's editorial ideas and style.
  [Key words] Shao Xunmei Modern Publication Ltd.  Modern Miscellany  The Analects Semi-monthly
  读到张伟先生的《邵洵美的出版事业》一文(《中国编辑》2006年第4期)十分欣慰,感谢他多年研究邵洵美的热忱,感谢他对我爸爸的出版物所作的高度评价。这里,我想补充的是爸爸办出版的往事。
  还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年,刚刚十二岁的邵洵美就突发奇想,领着弟弟妹妹在家里办了份报纸,名曰《家报》[1]。模仿日报样式,把当日新闻和自己所闻所见的趣事写在32开纸上,誊写四份,送给祖母、母亲和两个姑姑。那时或已注定了他终身办出版的命运。
  二十二岁时,他真的动手干起这个行当来。从办金屋书店到时代图书公司[2]、第一出版社[3],他曾拥有十一份杂志,上海“孤岛”时期又借外国友人之助办了两份抗日杂志。1935年是上海时代图书公司最兴旺的时期,一度同时出版七份杂志,因其出版日期的参差,每隔五天就有两份与读者见面。总共算起来,那时“时代”旗下杂志已有读者近十万。
  自从接办《时代》画报,他的出版欲一发不可收拾。有时他忽然起了个念头,朋友们聚在一起,有人出个点子,就会生出一份杂志来。譬如办幽默杂志《论语》,就是林语堂、李青崖、全增嘏、沈有乾、章克标、林微音、潘光旦、叶公超和画家张光宇、张振宇、曹涵美十来个人在洵美家客厅里聊出来的。又如《人言》周刊,也是编辑室里几位知友畅谈时局之后说干就干诞生的。有的杂志热销,有的却只出几期就夭折。洵美五花八门出期刊,好像随心所欲似的。实际上,他动足脑筋,办出版是有其雄心、企图和计划的。“八一三”后,他在《自由谭》连载的《一年在上海》一文里有所吐露:他是想模仿拥有几百万读者的英国新闻大王北岩爵士。1934年在蚁社发表的演说《文化的班底》以及为《时代》画报写的《画报在文化界的地位》二文中都详述了办出版的计划。他说,要使文化进步, “第一便是要设法去养成一般人的读书习惯;要引起他们的兴趣,于是从通俗刊物着手,办画报,办幽默刊物,办一般问题的杂志”[4],所以他“第一步工作是《时代》画报的;第二步工作是《论语》半月刊的;最后一步工作才用得到所谓的正经的刊物,这条路径最正当的,也是最奏效验的。当然,《时代》画报和《论语》所作的不过是手段的奏效;这哪里是办刊物人最后的目的!有一天人们读书的习惯养成,在供给眼睛与神经的享受以外,自会有心灵的食粮”[5]。他是这么计划的,也是这么去做的。
  1928年初办金屋书店,那是他的摸索阶段。他参加了狮吼社,令《狮吼》再生、复活,自己编辑出版《狮吼》复活号,乃至次年出版《金屋》,都是纯文艺的尝试。待到他结识了许多作家、画家、摄影家,又和出版界人士如曾孟朴、曾虚白父子、张若谷、傅彦长、郁达夫、赵景深、施蛰存、邹韬奋等人交往密切,向他们学习出版经验之后,他才有所觉悟。接办《时代》画报到1933年成立时代图书公司,是他逐渐确立以出版为他的事业的开端,是他实施自己出版计划的初试阶段,也是他从唯美转向现代的起步。他十分重视画报,认为“画报能走到文字所走不到的地方”,“先要用图画去满足人的眼睛,再用趣味去松弛他的神经,最后才能用思想去灌溉人的心灵”[6]。他为《时代》画报倾注过很多精力。因《时代》画报衍生出《时代漫画》《时代电影》,同时办起《论语》。《论语》和《时代漫画》的成功让他认为走“第三步”的时机已到,于是和张光宇、叶灵凤等办起艺术水准很高的《万象》月刊,又请储安平来主持纯文学的《文学时代》。岂料前者出了两期就停刊了,到第二年勉为其难地出了第三期,而那寄予大望的第四期终未能问世,后者《文学时代》出到第六期也无奈地宣告结束。这两份洵美寄予大望的杂志虎头蛇尾,令他十分失望,也使他觉醒。他明白自己错误地估计了形势,必须冷静下来面对现实。这时的客观现实是:日本不断觊觎我国领土,步步进逼,而政府却软弱无能,节节败退。人民生活在动荡不安之中,纵然那时日军的铁蹄还未踩踏到上海滩,但战争阴霾笼罩,人们担忧着柴米油盐,哪里还有心思接受他的阳春白雪类东西呢?出版物必须紧跟时代。加之他仿效北岩爵士《答问周刊》所出的大开本杂志《十日谈》旬刊,问津者不多,只得缩小开本。在广东、河南连遭查禁,后来又常脱期。洵美不得不修正他的出版计划。他召集编辑们座谈,分析当时读者的需要:读者需要趣味性强的读物,但更期望读到一本对时局能正确观察,说明事件真相,能引导读者对社会现状正确认识,不是粉饰太平,也不是横冲直撞发泄愤怒,而是要读到健全舆论之道的文字,于是一本宣称“不说鬼话”的《人言》周刊面世了。洵美亲自主编。他在这份刊物上发表散文、小说、文艺评论,但更多的是时事评论,一连写了五十篇左右。
  这期间他和美国作家项美丽(Emily Hahn)曾合作出版过一本双语刊物《声色画报》(Vox),那是一种实验性的工作,只出了三期。
  1936年初,洵美放下《人言》去编《论语》。《论语》和《人言》不一样,没有那样直言不讳。但其中“有相当部分内容类似匕首式的冷嘲,使当局看了哭笑不得。诸如对国民党政府‘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国策的冷嘲热讽,对黑暗腐败的社会现象多所批判”,同时《论语》中有许多“暗寓讥刺于诙谐俏皮中的幽默小品和富有谐趣的散文杂感、游记短论之类,还有不少介绍世界优秀文学作品,发掘民族传统文化遗产等”[7]。
  时局愈来愈严峻,在《时代》画报特辟的《时代讲话》专栏,洵美接连发表了《破坏战斗以维持和平》《爱国不是投机 爱国不是反动》和《激昂慷慨的文字突然少了》。最后这篇文章同时刊载于《人言》周刊。
  “八一三”几乎把洵美摧毁,当时他仅有的四份刊物全部停刊。一夕之间,他几乎成为无产者,但他并未摆脱办出版的欲求,他要用笔来抗击日寇。“一·二八 ”时他曾出版过十六期快报性质的《时事日报》,揭露事件真相,报道前线消息。在上海的孤岛上,他要办正式的抗日刊物。稿子,他自己信笔可就,况且周围还有好些留在上海未走的作家画家和原先颇有交情的各通讯社记者,他们都是热血沸腾,随时可以供稿的好友,还有他忠实的助手王永禄,他仍会像当年一起办《时事日报》时那般和他站在一起,帮他奔走落实印刷发行等事务。为了发行的安全,他说服项美丽合作。项美丽同情中国抗日,愿意出来做挡箭牌——把她的名字放在刊物封面上,作为“编辑者”和“发行者”。又寻求到《大美晚报》的老板斯达(Starr)等人作经济后盾。一本抗日的月刊《自由谭》诞生了。与此同时,项美丽还办了一份英文刊物,作为它的“姐妹版”,题名“Candid Comment ”(《直言评论》,前曾译为《公正评论》),由项美丽与邵洵美合编。两本刊物在1938年9月1日同一天出版。《自由谭》深受读者欢迎,还远销香港,受到香港《大公报》的佳评。英文版在外国人圈内影响颇大,特别是连载了毛泽东《论持久战》的英译文(后秘密发行单行本)。当时来华访问的一些外国记者也为他们的刊物撰稿,如美国女记者胡德兰——《日本的泥足》的作者,写了篇《南战场巡礼》;英国路透社战地记者萨姆生特撰了《汉口失陷的前后》,并提供他在炮火中冒险拍摄的好多照片。这两篇原文都刊于英文版,其译文刊于中文版。还有英国诗人奥登(W·H·Auden)特地为《自由谭》写了一首诗《中国兵》(洵美译)。这两份刊物中的文章常常互译后刊出。最引人注意的是英文版中的“Pro and Con”(《赞同与反对》)有一期是洵美写的《战争中游击队的作用》,译成中文刊于《自由谭》,题为《游击队的成功》,其中引用了英国《曼彻斯特卫报》“一个访员”叙述华北游击队的成绩,在那里成立了“晋察冀边区政府”等。还有洵美写的一首诗《游击歌》,其英文原作被英国诗人奥登录入他和英国作家奚雪腕(Christopher Isherwi)合写的《Journey to a War》(《战地行》)。这两份刊物后来之所以停刊,在项美丽的《China to Me》(《我与中国》)[14]一书中有详细说明。她说到中文版读者踊跃,政见强,成本低,稿源也丰富;而英文版成本高,稿源少,来华的洋人中又有多少是写作高手呢?稿源不足,常常有赖洵美的供给——他把认为较好的文章从《自由谭》里抽出来译成英文供应她,而洵美又实在忙,所以《直言评论》大约出了一年就放弃了。《自由谭》则继续办了下去,直到受到日本特务威胁恫吓方才歇手。可是我在国内没有找到过《直言评论》,在项美丽的帮助下得到了它一至七期的目录和第三期全文,1995年又在纽约她府上见到过第八期。《自由谭》在国内可以寻见,它应当出了不下八期,然而到目前为止,只找到七期。
  抗战胜利之后,《论语》复刊了。为了生计,也为了洵美对这份刊物的情有独钟,在时局不稳、百物沸涨的情况下,洵美借债也把它继续办下去。他要借此继续给读者“心灵的灌溉”,让人们能在愁苦中发出“会心的微笑”。多年来各位作家与他合作,已使《论语》形成一种特殊的风格——“论语文章”。他们用“谑而不虐”的“春秋笔法”倾吐自己的不满心声,批评时政时弊,挖苦国民党政府箝制言论自由,讽刺“国大代表”选“总统”的丑剧,指责“金融改革”、实施 “新经济政策”的失败,揭露其收缴黄金美钞,使人民损失巨大的阴谋。及至人民解放军逼近天堑长江,国民党政权摇摇欲坠,蒋介石首先逃往台湾,接着达官富豪纷纷出逃时,《论语》出版了“逃难专号”,对他们讽刺到了极致,这时不再管什么“论语同人十戒”了,于是《论语》被勒令停刊。
  《论语》是洵美办的所有刊物中唯一有盈利的,也是洵美倾注心血最多的。它也是洵美和朋友们交往最多的一个园地。《论语》中他自己写过许多散文和编辑随笔以及编者短文,其挥洒自如,富有谐趣,令读者莞尔又复深思。《论语》从19 32年9月创刊到1949年5月(其间抗战八年停刊)共出版了177期,从不脱期,洵美主编近百期。
  参考文献
  [1]再函达祖[J].《论语》第145期,1948年
  [2]抗战胜利后改名为“时代书局”。
  [3]为了出版《十日谈》旬刊与《人言》周刊,因其中文章锋芒太锐,为防影响到时代图书公司其他书刊的发行,特成立第一出版社。
  [4]文化的班底[J].刊于《人言》周刊第2卷第20期,1935年
    [5][6]画报在文化界的地位[J].《时代》画报半月刊第6卷第12期,1934年
    [7]《论语选萃》“出版说明”[M].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1996
                                                       (收稿日期:2006-10-18)
  
 (ID:997)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