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7年第二期  
 
目 录

卷首语
·会用哲学 / 罗紫初
专论·特约稿
·商业化时代出版人的文化追求 / 周百义
编辑学·编辑工作
·新时期图书编辑创新素质刍议 / 刘川民
·中小学教科书编审流程 / 刘真福
·社科类期刊编辑初审工作浅论 / 申 华
·日语图书的编辑工作 / 黄新路
·科技图书在版编目数据与版权页应一致 / 郭俊媛
·情趣向上 眼光向下 / 秦文苑
·时尚期刊的编排设计 / 黄 钺 李 燕
·农业科技图书作者队伍建设之我见 / 黄 宇 舒 薇
出版学·出版工作
·宏观出版资源系统的理论研究 / 刘宝瑞
·读图时代“图文本”的优劣得失 / 喻 纬
·出版产业竞争力的分层立体评价模型 / 廖建军
·学术期刊的浮躁现象及其对策 / 李 建
·课标教材出版招投标的几个特性 / 刘棣辉
·我国动漫出版的营销策略 / 黄 婷
·洞察中产者读物的观念意义与传播渠道 / 郑 虹
出版史•出版文化
·邵洵美的出版实践 / 邵绡红
·商务印书馆的谋“国”之臣高梦旦 / 杨丹丹 陈哲文
·20世纪前半期的商务印书馆给我国现代出版企业的启示 / 潘文年
·两脚踏中西文化 一心评宇宙文章 / 鹿丽萍
多媒体·数字出版
·博客文体初探 / 刘 飞
·网络杂志的运营模式探讨 / 张 炯
品书录
·思想在语言中升华 / 李东红
博士论坛
·论科技出版的制度竞争力 / 方 卿
·出版竞争推动近代教科书的进步 / 吴永贵
出版学·发行工作
·我国图书营销中的几个问题分析 / 谢新洲
·试析学术图书“卖书难,买书难” / 胡 磊
·出版社在图书营销中的区隔构建 / 毛菁华

 

商务印书馆的谋“国”之臣高梦旦

杨丹丹 陈哲文
摘 要: 高梦旦是商务印书馆高层之一。他的一心为公司求贤的风度,“成功不必在我”的人生信条,敦厚真诚待人和严谨的办事作风,形成了一个高大的近代出版家形象。
关键词: 高梦旦 爱才 严谨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武汉,430072)
   [中图分类号] G238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853(2007)02- 0088-02
  [Abstract] Gao Mengdan is one of the top administrators of Commercial Press, his devoting himself to recruitment talents, contributing succe ss to others, his honest and sincere, and his precise, all of this, co mposites a famous publisher.
  [Key words] Gao Mengdan Cherishing talent Precise 如果把解放前的商务印书馆比作一个出版王国,开国元勋自是夏瑞芳,张元济和王云五是运筹帷幄的台前领袖,高梦旦则是不可或缺的谋国之臣。商务百年屹立不倒,靠的正是商务高层谋国的立业精神,高梦旦尤甚。高梦旦不仅有不可多得的谋国风度,令人称道的还有他高尚的人格和严谨的学术作风,种种魅力有机地交织在一起,一个可敬的出版家形象便岿然屹立在眼前。
  高梦旦(1870—1936),原名凤谦,福建长乐县人。“凤”和“谦”各取自两个兄长“凤歧”“而谦”的名[1]。高梦旦16岁丧父,视兄长如父,从取名可见。早年号“崇有”,以表现自己崇尚事实痛恨清谈的志趣。晚年用表字“梦旦”为名,表现他一生追求光明的理想。高梦旦行事低调,平时不喜在众人前发言,不居功自恃,惟在取名上异常热忱,以名明志。生前嘱咐子女自己死后不发丧、不受赙[2]。冲淡之中可见浓挚。
  1 为公司求贤的风度
  高梦旦的谋国风度第一便是谋人才。解放前的商务馆史,公认的有两兴:首兴于张元济,再兴于王云五。尽管人们对王云五的看法不甚一致,但王对商务的贡献是毋庸置疑的。特别是“一·二八”事变中,商务印书馆遭遇重创,几成废墟,王云五仅用了半年多一点的时间,使商务印书馆很快复原开工,并重新走向新的辉煌。而王云五这么一个能干的人物当初能走进商务的领导岗位,是高梦旦有意引贤自代的结果。高梦旦最先招贤的目标人物是胡适,当胡适最终不从,改荐他的老师王云五时,高梦旦抱着信人信到底的精神,毫不犹豫地把他这个编译所所长的关键位置,交给了一个少年书生推荐的当时毫无名声的王云五。胡适在回忆高梦旦时做了这样的评价:“他们(高梦旦等)看重了一个少年书生,就要把他们毕生经营的事业付托给他”[3],“付托给了一个他们素不相识的人”,“这是老成人为一件大事业求付托人的苦心,是大政治家谋国的风度”。对高梦旦的感佩之情溢于言表。王云五后来也回忆说,当时“怀疑我的人,在商务书馆内外有之”[4],但高梦旦不仅“扶上马”,还“送一程”。在王云五正式接手前的三个月,尽心尽力让他熟悉馆中各项工作业务,接手后仍尽力辅佐王云五的工作。高梦旦的做法引来了商务元老的不解,高梦旦是这样解释的:“公司犹国家也。谋国者不可尸位,当为国求贤”,“俾国家生命,得以长久”[5]。
  2 “成功不必在我”的人生信条
  “成功不必在我”是高梦旦的人生信条,有几件事比较典型。第一件便是四角号码的发明。中国字有象形特点,传统字典用部首检字法既有长处也有短处。高梦旦自己研究了一套检字方案,始终没有发表,后来他发现林语堂对汉字部首改革有研究,就提出由商务提供津贴鼓励林语堂研究下去,并把自己研究的书稿悉数交给王云五。王云五在约请林语堂研究的过程中对此萌发兴趣,并且一发不可收拾,自己在家里发奋研究。半年后,“偶然发明号码检字法”[6],“又费了一年功夫,才发明四角号码检字法”。四角号码检字法刚出来时还有很多不妥之处,高梦旦悉心完善并力加推广,还笑言“姓王的所养的儿子四角检字法,已经过继给姓高的了”[7]。但是直到四角号码检字法通行全国,高梦旦也没有将自己的名字署上。
  高梦旦对于研究有很浓的兴趣,并且有不少成果,但功成不居。他早年还与劳乃宣研究汉字改革方法,“往复讨论,积书盈寸”。等到劳乃宣的简字研究成功,高梦旦仍然不予署名。此外还有度量衡改革、电码省便的方案,经常有新的创意,都无私贡献给社会,自己不大声宣扬,也不留文稿。
  3 敦厚真诚的长者
  在胡适、王云五、蒋竹庄等人为高梦旦作的传里,不约而同地提到高梦旦的好性情和对周围人的爱。胡适说:“他爱敬张菊生(张元济)先生,就如同他爱敬他的两个哥哥一样”,“爱惜我们一班年轻的朋友,就如同他爱护他自己的儿女一样”[8]。王云五个性有些孤僻,工作不顺利时便有脾气发作,每到这个时候,高梦旦耐心细致地将他的脾气引开冲淡,并在事后闲聊中加以警醒。王云五少年的经历导致其落落寡欢的性格,他回忆说:“自从获交于现代圣人之一的高先生,有形无形都受了他很大影响。”[9]王云五认为高梦旦对自己成就应居过半之功。蒋竹庄是性情耿直之人,与人交往常使人难堪。高梦旦常给他提意见,时常规诫他。时间久了,蒋竹庄渐渐明白处世之道,视高梦旦如兄长,二人情谊胜似兄弟。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因为爱国家爱社会爱商务,化之爱商务前辈晚辈,也因此能够功成不自居,别人的成功胜利犹如他自己的成功胜利一般。在外人看来,高梦旦外表冲淡而内心浓挚,是一位敦厚真诚的长者,也是令商务人信任和爱戴的坚实砥柱。
  4 严谨的办事作风
  王云五说高梦旦是算学家,这是有例可证的。1921年,北洋政府出资交给商务印书馆影印《四库全书》,高梦旦一口回绝,说土纸生产量相差太远,要印只能缩印,或用洋纸,或仅印有用部分,并将缩印所需费用、方案详细算出[10]。此后 70年中《四库全书》影印过几次,都没能跳出他的预测。高梦旦付印、算成本这项无人能匹的技术,来自于他长期严谨的工作态度。每成一本书,高梦旦都要对成本逐项加以估计,算出定价,很快列出一张表格,其精细和速度即使一个印刷老手也比不上。
  高梦旦的严谨,在1902年初入商务印书馆主持小学国文教科书编写时便有淋漓尽致的体现。我国第一套较为科学的教科书是商务印书馆编撰的小学国文教科书,这套教材由高梦旦主持编撰,在教育界风行十多年。高梦旦先制定全部计划,然后着手编辑,采用合议制,参与讨论的有蒋维乔、张元济、庄百俞等。每个人提出一个方案,大家一起讨论有价值的部分,循环讨论,不厌其烦。这样不免出现为了一个原则或是方案讨论半天甚至整天才能取舍的情况。正是这样看起来繁琐却严谨的过程,才会出现一册书出来三天脱销的销售奇观。后来商务的教科书从小学扩展到中学、师范,成为教科书出版的权威。这也是商务印书馆的第一步成功。更为重要的是,高梦旦为国文部留下了一个工作作风,那便是合议制。这一现代化的工作方式为商务图书的编辑质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高梦旦不仅工作严谨,在对自己的要求上也是严谨的。友人说他绝对不要一文不劳而获的钱,绝对不引用私人,对于违反自己宗旨的事绝对不肯屈从。高梦旦性圆行方,因此赢得了商务上上下下的尊敬,也因此成为商务的“橡皮人”——既是商务不同背景高层各种摩擦的橡皮,也是商务劳资双方的橡皮。高梦旦在商务这个出版王国里,上谋治国之主,下行公仆之职,既高瞻远瞩又躬亲实践,令后人感念。
  参考文献
  [1]庄俞.悼高公梦旦[A].商务印书馆九十五年(1897-1992):我和商务印书馆[G ].北京:商务印书馆,1992:59
  [2][5]蒋维乔.高公梦旦传[A].商务印书馆九十五年(1897-1992):我和商务印书馆[G].北京:商务印书馆,1992:55,53
  [3][8]胡适之.高梦旦先生小传[A].商务印书馆九十年:我和商务印书馆:1897-19 87[G].北京:商务印书馆,1987:52,53
  [4][6][7][9]王云五.我所认识的高梦旦先生[A].商务印书馆九十年:我和商务印书馆:1897-1987[G].北京:商务印书馆,1987
  [10]高梦旦.校印四库全书商务及其他旧书计划[A].商务印书馆九十五年(1897- 1992):我和商务印书馆[G].北京:商务印书馆,1992:37
                                               (收稿日期:2006-11-21)
  
 (ID:998)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