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7年第三期  
 
目 录

卷首语
·集材善用 / 罗紫初
专论·特约稿
·中小出版社数字出版的困境与对策 / 周百义
编辑学·编辑工作
·新版《鲁迅全集》标点问题和改进编辑工作的建议(上) / 林穗芳
·编辑的角色意识与图书市场 / 杨新援
·论策划编辑的超前意识 / 刘永坚 邹 蕊
·论期刊编辑创新思维和创新能力的培育 / 任春香
·如何减少编辑的审稿盲区 / 万 忠
·优化校对流程 缩短校对周期 / 徐力生 顾淑云
·编辑的“慢功” / 宋晓华
·层次分析法在选题风险评价中的应用 / 杨学忠 郭华良 梅传声
·因特网学术资源及其在编辑初审中的应用 / 曾 莉 吴惠勤 黄晓兰 宾仁茂
·参考文献引用中的学术不端行为分析 / 常思敏
·参考文献引用中的学术不端行为分析 / 常思敏
出版学·出版工作
·基于科学引文索引的中国生物学期刊竞争力评价研究 / 王 珏 方 卿
·出版集团化研究的价值和它的议题结构 / 万荣水 林姿蓉
·出版印刷业信息化建设与应用研究 / 黄凯卿 王武林
·1998—2005年湖北省图书版权贸易调查与分析 / 张美娟 田  薇
·成功版权引进“三部曲” / 陈 昇
·科技出版企业的国际投资研究 / 朱丹红
·试论高等教育教材选题策划的读者定位 / 曹锦花
出版史•出版文化
·传是楼主徐乾学的编书、藏书和刻书活动 / 徐学林
·20世纪前半期中国出版业同业组织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型 / 邓咏秋
品书录
·中国翻译史学研究的集大成之作 / 郭丽莺
·旧书业对学术的襄助 / 刘洪权
博士论坛
·省思与探索 / 出版科学体系及教材建设研究课题组
·出版学的学科构想及其实现 / 张志强
·论编辑出版学专业的培养目标与学科建设 / 黄先蓉
发行学·发行工作
·基于出版企业品牌战略的感性营销 / 余 珂
·应用LaTeX系统排版自然科学类期刊的优势分析 / 王春燕

 

出版学的学科构想及其实现

张志强
摘 要: [本文认为出版学应该而且必须是一级学科。作者援引出版学专业的国外例证,说明在我国可将出版学放在管理学学科门类下。在一级学科出版学下可以设置二级学科,也可以不设置。如果要设置的话,目前暂时可以设置两个:出版理论与历史;出版物生产、经营与管理。此外,在专业学位上应设出版学专业学位,即出版专业硕士学位。
关键词: 出版学教育 学科构想


 
  
  (南京大学出版科学研究所、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南京,210093)   
[中图分类号]G23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853(2007 )03-0012-04
  [Abstract] Up to now, the publishing science in China is still in dile mma. More and more universities have launched the program in publishin g, but it has not been received recognition from the academic. This pa per tries to confirm that publishing science is an unattached discipli ne, and hope that we could set up two degrees for publishing science, one is science degree, and the other is professional degree.
    [Key words] Education of publishing science Discipline conception
    首先要感谢主办会议的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和北京印刷学院。
  从1994年开始,我就呼吁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应该将出版学列入《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之中,以促进和推动出版学专业的发展。从那时至今过去了十多年,这一问题一直没有解决。为此,以刘杲、桂晓风等为代表的一批全国政协委员,曾在“两会”期间就这一问题向国家提出过提案。以邵益文等为代表的学者也向国家有关部门提交过建议。2005年7月,在中国编辑学会编辑出版教育委员会和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牵头召开的“全国编辑出版学教育学科建设研讨会”上,我明确提出了“编辑出版学教育必须转型”的观点,希望编辑出版学的教育从目前的本科教育转为研究生教育,以适应日益发展的出版业的需要。这一观点提出后,得到了与会代表的大力响应。会上,代表们修改并通过了由我起草的给新闻出版总署、教育部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关于设立出版学研究生专业的呼吁书”,并代表各自学校在呼吁书上签了名。这一呼吁书后来递交给了新闻出版总署,并由他们转交给了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国家教育部。中国编辑学会主办的《中国编辑》在2006年第1期上全文刊登了这一呼吁书。今天,我们在这里继续论证出版学的学科专业问题,在座的学者和业界知名人士,都可以作证,出版学应该而且必须是一级学科。
  我在这里讲三点看法。
  第一,对出版学学科的认识,出版学为什么是一级学科。
  第二,出版学教育的国外例证。
  第三,我们必须要做的工作。
  先讲第一点:对出版学学科的认识。也就是出版学为什么是一级学科。
  目前,我们国家有三个与学科有关的目录。
  一个是教育部1998年颁布的《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在这个专业目录中,编辑出版学是文学门类下的“新闻传播学类”一级学科下的二级学科,与新闻学、广播电视新闻学、广告学并列。在工学门类下的“轻工纺织食品类”一级学科下,还有一个印刷工程专业,与食品科学与工程、轻化工程、包装工程、纺织工程、服装设计与工程等并列。
  第二个是国务院学位委员会1997年颁布的《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这一学科目录,共分12个学科门类,下设88个一级学科、38 2个二级学科(学科、专业)。如,文学门类下,有中国语言文学、外国语言文学、新闻传播学、艺术学4个一级学科,下再设29种学科、专业。在新闻传播学下,设了新闻学和传播学两个二级学科。在艺术学下,设立了艺术学、音乐学、美术学、设计艺术学、戏剧戏曲学、电影学、广播电视艺术学、舞蹈学8个二级学科。也就是说广播电视学专业在“艺术学”下变相出现。但在这个目录中,没有出版学的位置。跟出版有关的编辑、印刷、发行也没有。只在工学门类下的“轻工技术与工程”一级学科下,有一个“制浆造纸工程”,与出版擦点边。近年来,武汉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南京大学等高校利用自己一级学科的优势设立了“出版发行学”“编辑出版学”等博士、硕士研究生专业,但国家正式颁布的目录中是没有这些专业的。高校自主设立的这些专业,学生毕业时取得的毕业证书上,必须填写一级学科的名称,注明自主设置的专业。如武汉大学出版发行学专业的博士毕业时,专业必须要注明“图书馆情报档案管理”(出版发行学)。可见,自主设置的专业,并不具有独立性。
  第三个是国家技术监督局1992年11月公布、1993年7月起实施的国家标准《学科分类与代码》(GB/T 13745-92,以下简称国家标准)。在这个国家标准中,有“ 新闻学与传播学”,有“图书馆、情报与文献学”,但同样找不到出版学。该目录中的“新闻学与传播学”下,设立了新闻理论、新闻史、新闻业务、新闻事业经营管理、广播与电视、传播学等二级学科。也同样没有出版学。
  《学科分类与代码》(GB/T 13745-92)对学科的定义是:“学科是相对独立的知识体系”。所谓的一级学科,是指这一学科具有自己独特的知识体系。也就是这个学科和其他学科相比有很明显的边界。在这个一级学科下,再设若干个分支学科,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二级学科。我想,在座的每一个人,没有人会认为出版学会属于文学、会属于史学、会属于新闻学。出版学是否会属于传播学?是二级学科传播学下的三级学科?从理论和学理上讲,出版学也不属于它。在《学科分类与代码》(GB/T 13745-92)“新闻学与传播学”下的“传播学”二级学科下,设立了传播史、传播理论、传播技术、组织传播学、传播学其他学科等三级学科。也没有出版学。可见,出版学并不属于传播学。
  2006年起,国家开始对《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进行调整,并委托上海交通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单位进行调研,提出意见。同时,教育部也委托中山大学等进行本科专业目录调整的调研。据报道,这次调整,将解决现有一级学科设置高低、大小不一等问题,充分考虑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历史和特色,重点考虑并规范一级学科,允许学校在一级学科下设置二级学科,使高校在国家统一规范下有一定的自主权。同时解决研究生专业目录和本科生专业不一致等问题。也就是,这次学科专业目录调整的重点是规范并完善一级学科。从这点上看,我们要充分利用这次机会。随着国家进行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的调整,国家标准的学科专业代码也将修订。我们要在这次学科专业目录修订中使出版学找到自己的位置,尤其是使出版学能成为一级学科,促进我国出版教育的发展。
  第二,出版学专业的国外例证。
  我曾经经过考证,指出是中国人杨家骆在20世纪30年代提出了“出版学”这一名词(具体内容可参见我的《20世纪中国的出版研究》一书[1])。1994年,当我开始呼吁我国应设立出版学研究生专业时,当时有关部门的答复是,国外都没有出版学,中国怎么能设这一学科?其实,不是国外没有,而是我们自己不知道。这些年,我本人、以及在座的其他学者,都亲自与国外的出版学研究生专业打过交道。当然,我们还要感谢Internet。有了它,我们对国外的出版学研究生专业有了更多的了解。据我所知,目前,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等国家均设有编辑出版学研究生专业,授予独立的编辑出版学博士和硕士学位。如美国爱默森学院(Emerson College)、纽约大学(NewYork University)、佩斯大学( Pace University)均在20世纪80年代就设立了出版研究生专业。英国的出版教育也较早。1961年,当时的牛津技术学院,也就是现在的牛津布鲁克斯大学(Oxfo rd Brookes University),设立了英国高教史上的第一个出版专业三年制文凭课程。1983年,该校开设了出版专业学士学位(Undergraduate Degree in Publish ing)。1988年学院设立出版专业研究生高级研修文凭(Postgraduate Diploma on Advanced Study in Publishing)。1997年至1998年间开始形成较为完整的出版专业高等教育体系。他们现在可以授予出版专业(单科)学士学位(Single Hono urs Degree in Publishing)、出版专业硕士学位(MA in Publishing)、出版专业研究生文凭(Postgraduate Diploma in Publishing)以及出版专业研究生证书(P ostgraduate Certificate in Publishing),并和商学院联合培养出版专业的MB A,和教育学院联合培养教育出版专业硕士[2]。牛津布鲁克斯大学设有牛津国际出版研究中心(Oxford 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Publishing Studies)。该中心是欧洲著名的出版教育和出版研究机构。该中心还培养出版学博士。出版学博士的培养主要集中在下列两个方向上:一是出版文化与出版史(The Culture a nd History of Publishing),侧重研究19世纪、20世纪以及21世纪的印刷文化、出版与图书史,涉及创作、阅读、文学社会学、当代小说与文学评奖、编辑和技术进步对文化和社会的影响等研究方向;另一个是出版国际化、战略、政策与发展(International,Strategy,Policy and Development),侧重研究当代出版业在本土、区域和国家中的关系、社会发展与出版业等问题,涉及非洲、中国、欧洲等国家。这些项目可以和该大学的其他相关科系(如英语系、历史系、艺术史系、现代语言系等)共同进行指导[3]。除牛津布鲁克斯大学外,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西赫兹学院(West Herts College)、罗伯特戈登大学(Rober t Gordon University)、斯德灵大学(Stirling University)等,也都设有出版研究生课程并授予相应的证书和学位。前苏联的莫斯科印刷学院在1948年成立了编辑学专业副博士研究生部。1965年,莫斯科印刷学院学术委员会就获得了受理印刷和出版事业博士学位论文答辩的权利。1989年,莫斯科印刷学院成立了博士研究生部,以培养图书学和印刷生产过程与机械设备两个专业的博士生为主。此外,莫斯科大学、莫斯科文化学院和列宁格勒文化学院也设立了图书学副博士点。前苏联副博士学位点相当于我国的博士学位点。有关国外出版研究生教育情况,大家可以参阅我与我的研究生合写的发表在《中国编辑》2006年第2期上的《国外出版研究生教育概述》一文[4]。
  其实,我国的出版教育也是比较早的。1956年,中国人民大学曾设立过出版专业。1958年,文化部在北京成立了文化学院,设立过编辑出版系和图书发行系。但此后由于“反右”等众所周知的原因,该学院在1961年被停办。1983年9月,武汉大学图书馆学系创办了我国第一个图书发行专业。1984年9月,在胡乔木同志的积极推动下,北京大学、南开大学和复旦大学建立了编辑学本科专业,开始培育编辑学专业的本科生。1998年,国家教育部调整高校本科专业目录,将编辑学专业和图书发行专业合并成编辑出版学。目前,全国已有70余所高校开设了编辑出版学本科专业,办学点遍布全国各地,形成了地区分布合理的出版高等教育格局。在这些办学点中,既有北京大学、南京大学、武汉大学等国家重点建设的综合性大学,也有河南大学、黑龙江大学、北京印刷学院等地方重点建设的大学。此外, 30多所高校设立了与出版学有关的研究生培养方向。有6所高校设置了与出版学有关的博士研究生专业。据初步估计,编辑出版学专业每年培养各层次出版专业人才5000人以上,为我国出版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人才和智力支持。从国外的情况看,出版学研究生专业大多是独立设置的。如美国50多所高校有新闻传播类的研究生专业,但出版学专业都没有包含在其中。英国情况也是如此。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出版学应该是一个独立的一级学科。
  第三,我们必须要做的工作。
  我个人觉得,这次学科论证会应该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在学科学位方面要把出版学作为一级学科大张旗鼓地提出来,并进行充分的论证。
  目前,许多专业都想成为一级学科。像广播电视学专业,也想成为一级学科。其实国家最好的方式,是增加“传播”这一学科门类。1997年6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国家教育委员会颁布的《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中,就增加了管理学学科门类。如果这次能增加“传播”学科门类,新闻学、传播学、广播电视学、出版学、广告学能撑起这一门类。但据说这次学科目录调整不会增设学科门类。我们要设“门”没门。在这种情况下,我个人建议将出版学放到管理学学科门类下。现代意义上的出版学,更多地是对出版活动进行经营管理的学问。将出版学放在管理学学科门类下,有助于现代出版产业的发展。出版学下的二级学科,我个人认为,目前可以设置,也可以不设置。如果要设置的话,我觉得目前暂时可以设置两个:出版理论与历史;出版物生产、经营与管理。
  第二个是,在专业学位上要设出版学专业学位,也就是出版的专业硕士学位。国务院学术委员会已经承诺2007年将向社会开放新闻传播类的专业学位。学科学位和专业学位的区别是:学科学位主要培养研究型人才,以脱产学习为主。考生主要是应届的大学本科毕业生,也有少量优秀的社会在职人员。专业学位主要培养实务型人才,以在职学习为主。考生主要是社会在职人员,一般要求具有3年以上的相关工作经验。
  2006年12月,我在上海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召开的“结构、规模、质量:中国社会与中国新闻传播教育高层圆桌会议”上明确提出,新闻传播类专业学位的设置应该是宜细不宜粗。因为国家对专业学位的管理是非常严格的,采取了许多措施进行质量监控。国务院学位委员会通常会为专业学位制定必修的学位课程。这一课程大概要在8门左右。如果新闻传播类专业硕士学位太粗的话,新闻学、广播电视学、广告学、出版学的课程都要包容,显然也就不能“专”,不能突出专业学位的特色,也不符合国家设置专业学位的初衷。我们曾经与公共管理学院合作,在公共管理专业硕士学位(MPA)下设置了出版管理方向的专业硕士学位。因为要拿 MPA的学位,结果公共管理的课程要上8门,出版类课程最多只能上4门。学员们来学出版,结果变成了以学公共管理为主。这对我们来讲是一个教训。“宜细不宜粗”在现在的专业学位设置上已有体现,如我国有工商管理专业硕士学位,也就是大家熟知的MBA;但我国又设置了会计专业硕士学位(MPAcc)。会计是工商管理中必备的,但现在也设立了专业学位。
  如果在这次学科目录调整中,我们能将出版学列为一级学科,同时设立出版专业硕士学位,那么,出版教育和出版产业将会因此得到更大的发展。出版在构建和谐社会中将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谢谢大家。
  参考文献
  [1]张志强.20世纪中国的出版研究[M].南宁:广西教育出版社,2004
    [2]徐鸿钧,徐钟庚.牛津国际出版研究中心及其出版教育[J].出版发行研究, 2001(12)
  [3]http://ah.brookes.ac.uk/index.php/publishing/research/
    [4]张志强,张瑶.国外出版研究生教育概述[J].中国编辑,2006(2)
    [5]刘拥军,李宏葵.编辑出版学专业20年发展追溯[J].出版发行研究,2005(2)
                                                     (收稿日期:2007-04-19)
  
 (ID:1004)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