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7年第三期  
 
目 录

卷首语
·集材善用 / 罗紫初
专论·特约稿
·中小出版社数字出版的困境与对策 / 周百义
编辑学·编辑工作
·新版《鲁迅全集》标点问题和改进编辑工作的建议(上) / 林穗芳
·编辑的角色意识与图书市场 / 杨新援
·论策划编辑的超前意识 / 刘永坚 邹 蕊
·论期刊编辑创新思维和创新能力的培育 / 任春香
·如何减少编辑的审稿盲区 / 万 忠
·优化校对流程 缩短校对周期 / 徐力生 顾淑云
·编辑的“慢功” / 宋晓华
·层次分析法在选题风险评价中的应用 / 杨学忠 郭华良 梅传声
·因特网学术资源及其在编辑初审中的应用 / 曾 莉 吴惠勤 黄晓兰 宾仁茂
·参考文献引用中的学术不端行为分析 / 常思敏
·参考文献引用中的学术不端行为分析 / 常思敏
出版学·出版工作
·基于科学引文索引的中国生物学期刊竞争力评价研究 / 王 珏 方 卿
·出版集团化研究的价值和它的议题结构 / 万荣水 林姿蓉
·出版印刷业信息化建设与应用研究 / 黄凯卿 王武林
·1998—2005年湖北省图书版权贸易调查与分析 / 张美娟 田  薇
·成功版权引进“三部曲” / 陈 昇
·科技出版企业的国际投资研究 / 朱丹红
·试论高等教育教材选题策划的读者定位 / 曹锦花
出版史•出版文化
·传是楼主徐乾学的编书、藏书和刻书活动 / 徐学林
·20世纪前半期中国出版业同业组织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型 / 邓咏秋
品书录
·中国翻译史学研究的集大成之作 / 郭丽莺
·旧书业对学术的襄助 / 刘洪权
博士论坛
·省思与探索 / 出版科学体系及教材建设研究课题组
·出版学的学科构想及其实现 / 张志强
·论编辑出版学专业的培养目标与学科建设 / 黄先蓉
发行学·发行工作
·基于出版企业品牌战略的感性营销 / 余 珂
·应用LaTeX系统排版自然科学类期刊的优势分析 / 王春燕

 

论编辑出版学专业的培养目标与学科建设

黄先蓉
摘 要: 本文认为在国家对学科专业目录进行调整的背景下,应客观地评价编辑出版学专业教育,制定科学的适应出版事业发展需要的培养目标,注意学科建设的层次性,确立出版学在专业教育体系中的地位,从而促进我国出版教育的发展。
关键词: 编辑出版学专业教育 学科建设 学科地位


 
 
                   (武汉大学信息资源研究中心,武汉,430072)
  
  [中图分类号]G23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853(2007 )03-0016-05
  [Abstract] On the background of adjusting the subject catalogue, this paper points out that we should impersonally judge editing and publish ing program, frame scientific cultivating objectives to adapt the deve lopment of publishing industry, pay attention to the levels of discipl ine developing, establish the status in the specialty education system , thereby promoting our publishing education development.
    [Key words] Publishing program Discipline developing Study status
     2006年起,国家教育部委托相关高校对《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及本科专业目录进行调研,以便对相关学科专业目录进行调整,调整的重点是规范并完善一级学科,即解决现有一级学科设置高低、大小不一的问题,规范一级学科,同时解决研究生专业目录和本科生专业目录不一致的问题。在此背景下,我们应充分利用这次机会,客观地评价编辑出版学专业教育,制定科学的适应出版事业发展需要的培养目标,注意学科建设的层次性,把握学科建设的方向,确立出版学在专业教育体系中的地位,从而促进我国出版教育的发展。
  1 客观地评价编辑出版学专业教育
  自1956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开设书籍装帧设计本科专业开始,1978年北京印刷学院成立,1983年武汉大学挂牌招收图书发行学专业的第一届本科生,1985年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南开大学开始招收编辑专业本科生,1998年国家教委将“编辑出版学”专业列入高校本科专业招生目录,这标志着我国出版工作的三大环节都有了相应的高等教育设置,出版高等教育的基本框架已经构建起来。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的出版高等教育得到了全面的发展,主要表现在:1)编辑出版学专业办学点增多。据不完全统计,现在全国已有70多所高校建立了编辑出版学本科专业,有30来所高校招收了编辑出版学方向的硕士研究生,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中国传媒大学、武汉大学还备案设立了编辑出版学、出版发行学方向的博士点。2)多层次(专科、本科、研究生教育)、多渠道(普通高校、函大、电大、职大等成人高校)、多规格(全日制、短训班、研究生课程进修班)的编辑出版教育格局已经形成[1]。3)紧密结合教学开展科学研究,积极进行教材建设,保证了教学内容的深化和教学质量的提高。继1997年辽宁教育出版社推出全国统编的编辑出版专业18种教材后,武汉大学出版社、黑龙江教育出版社、河南大学出版社、中国书籍出版社、山西经济出版社、苏州大学出版社等也陆续推出了一系列编辑出版学专业的教材。4)教师队伍建设有了较大发展,已初步形成了自己的专业队伍和兼职队伍,也涌现了一批经验丰富、学识渊博、有影响的编辑出版学专家、学者和一批立志从事编辑出版学专业教育的学术带头人和教学骨干力量。教师的知识结构、年龄结构趋向合理化,教师素质得到了提高,促进了出版教育事业的发展。
  但是,由于市场经济的冲击,数字技术的影响,再加上教育体制自身的因素,编辑出版学教育也存在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1)缺乏全国统一的编辑出版学教育协调机制,使全国的编辑出版学教育发展带有一定的盲目性;2)出版教育规模发展太快,很多办学点办编辑出版学专业的条件并不成熟;3)办学层次与实践需要存在脱节现象,仍需要调整,本科教育较多较滥,双学位、研究生层次的教育有待加强;4)教学内容重理论轻实践,教学方法也比较落后。
  这些问题说明,编辑出版学专业教育的改革势在必行。我们应该准确地认识编辑出版学专业教育的现实,客观地评价编辑出版学专业教育,理清编辑出版学专业教育的办学条件和办学层次,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地对编辑出版学专业进行调整和改革。
  现代出版的发展需要我们培养出既具有较高理论素养,又具有实务操作经验,既懂出版规律又具有创新意识和能力的出版人。现代中国出版业不仅需要出版理论家,而且需要出版实务家,更需要既懂出版理论又懂出版实务的复合型出版人才。尤其是“入世”以后,中国出版业面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对人才的数量和质量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时代已经赋予我们出版教育的历史使命是培养这样的人才,是要研究现代出版实践活动的规律和一系列的理论问题,培养的对象是出版实践活动的主体,研究的对象是出版实践活动的全过程[2]。因此,我们应不辱使命。作为一种专业教育,编辑出版学专业应将为出版行业培养新型合格人才作为教育改革的立足点和出发点。
  2 科学地制定培养目标
  培养目标是编辑出版学专业教育首先要解决的问题。面对正在发展的高新技术、正在进行的出版发行改革大潮,我们的编辑出版学教育能否适应市场经济的需要?学院式的培养模式、教学内容是否应与市场接轨?如何正确处理继承中国教育传统与学习西方应用技术之间的关系?这都是编辑出版学专业教育应该正视的问题。特别是在社会经济不断发展、国际形势复杂多变、科学技术迅速发展以及加入WTO后的背景之下,确定编辑出版学专业的培养目标显得尤其重要。
  科学地制定培养目标,包括制定各个层次、各种规格的编辑出版学专业教育的培养目标。其中编辑出版学专业本科教育和研究生教育培养目标制定的科学与否,直接关系到专业教育所培养的人才的知识结构。
  关于编辑出版学专业本科教育的培养目标,目前最权威的提法是1998年教育部在颁布《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时提出的,即“具备系统的编辑出版理论知识与技能、宽广的文化与科学知识,能在书刊出版、新闻宣传和文化教育部门从事编辑、出版、发行业务与管理工作及教学与科研的编辑出版学高级专门人才” 。而在研究生层次的教育上,由于在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1997年颁布的《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中没有“编辑”、“出版”或“发行”等与出版学相关的学科或专业,只是在新闻传播学一级学科下设有新闻学和传播学两个二级学科,也没有出现“出版学”或“编辑学”等字样。但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只是界定了学科、专业目录,对于比专业低一个层次的“专业方向”没有硬性规定,而是由培养机构根据实际情况自行设置。因此,有的高校在“图书馆、情报与档案学”一级学科下设了出版发行学研究方向(比如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有的高校在新闻传播学一级学科下招收编辑学、出版学等研究方向的硕士研究生(比如北京印刷学院出版系和河南大学文学院),还有的在“中国现当代文学”一级学科下招收与出版相关研究方向的硕士研究生。2002年,国家教育部在研究生培养学科、专业设置方面采取了一些变通的办法。该办法规定,具有一级学科授权点的培养单位可在一级学科下自行设置二级学科专业并招收和培养博士、硕士研究生,对于自行设置的二级学科需要报教育部备案认可。于是,武汉大学、中国传媒大学通过此种方式分别在“图书馆、情报与档案学”和“新闻传播学”一级学科下成功备案“出版发行学”和“编辑出版学”博士、硕士学位授权点。之后,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也在“图书馆、情报与档案学”“新闻传播学”一级学科下备案了“编辑出版学”博士、硕士学位授权点。
  这样,目前我国的编辑出版学专业研究生层次的教育,被教育部认可和备案的专业名称就有两个:一个是从属于管理学门类的“图书馆、情报与档案学”一级学科中的“出版发行学”,一个是从属于文学门类的“新闻传播学”一级学科中的 “编辑出版学”。这两个专业虽从属于不同的一级学科,但其在硕士研究生的培养目标上却显示了一致性,都强调培养高层次的专门人才。其中,从属于管理学门类的“图书馆、情报与档案学”一级学科中的“出版发行学”专业,其硕士学位研究生是“为了适应出版业专业化、现代化、网络化发展的需要,符合出版物编印发一体化的宽口径要求而设立的,其目标是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能够从事书、报、刊及音像与电子出版物的编辑、出版、发行等应用业务与管理工作和编辑出版发行教学、科研工作的复合型的高层次专门人才”[3]。而从属于文学门类的“新闻传播学”一级学科中的“编辑出版学”专业,其培养目标是“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具有创新意识和团队精神的出版方面高层次的专门人才。系统掌握本专业的基础理论和专门知识,得到相应的科研训练,较熟练地掌握一门外国语,能综合运用本专业的基础理论和专门知识,在出版领域独立进行专题研究或从事实践工作。具有延伸和拓宽自己的知识和进行创造性工作的能力”[4]。虽然这两个专业名称不尽一致,应该说也不够科学合理,但在培养目标上有其一致性,在专业定位上也大致相同,即都强调应该符合宽口径要求,按“大出版”观念定位编辑出版研究生教育,培养高层次的专门人才。
  毫无疑问,培养目标的制定不能脱离出版事业的现状和发展趋势,在某种程度上说,对出版事业发展趋势的预测比专业教育更为重要。近几年来,数字技术、网络技术的巨大进步导致了电脑、多媒体技术和交互式信息网络的迅速普及,开创了一个知识信息传输的数字化时代。出版业由原来长期被公众视为技术含量低的行业一跃而站在数字化技术发展和运用的最前沿,出版事业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出版行业以激光照排系统为基础,出版工作流程正逐步向书稿编辑业务计算机化、图书印刷“即时化”(按需印刷“POD”)、图书发行网络化(网上售书、网络书店)、书款结算电子化(书业电子商务)的方向迈进。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要求从业人员迅速掌握现代技术,并能运用现代技术,以适应出版业现代化、网络化、专业化发展的需要。
  编辑出版学专业教育应当敏锐地看到出版事业发展中的这些新变化、新现象,借鉴发达国家编辑出版学专业教育成功的经验,认识到编辑出版学教育不是仅发给学生一纸表示可以上岗的资格文凭,而是通过科学的培养目标,具体的课程体系,灵活多样的教学方法,健全的实践、实习基地,培养他们对出版事业的热爱、忠诚、责任感以及坚定的职业信念和百折不挠开创事业的魄力。因此,随着出版产业的发展和出版实践对人才需要的多样化,结合编辑出版学不同层次、不同专业方向(编辑、印刷、发行、出版管理、电子音像出版、互联网出版等),应科学地制定相应的培养目标。而根据出版事业的发展趋势,培养学生成为具有创新精神、适应能力强的高层次复合型人才,应是我们专业教育总体的培养目标。 3 注意学科建设的层次性
  培养目标的变化给学科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其学科建设的基本思路应是拓宽范围,扩充内涵,使传统的学科内容和新型的数字技术、网络技术在结合中得到深化。二十多年的学科建设成就斐然,但从总体上看仍然存在一些问题,如,1)学科设置落后于时代,学科定位不明确,教学模式缺乏系统性、科学性[5];2)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不够,特别是理论对实践的指导性不强;3)对新技术、新方法的接受和应用显得迟钝等。
  因此,把握学科建设的方向,应从以下两个方面入手:一是注意学科建设的层次性,二是处理好学科建设与课程设置的关系。
  学科建设的层次性主要体现在专业教育的层次性和教育实体的层次性两个方面。《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中描述的编辑出版学专业的培养目标是对本科教育的整体要求。而专业教育总是多层次的,除了本科教育,还有硕士生、博士生教育,层次越高,对学科建设的积累性要求越高。而且作为一种循环机制,越高层次的教育与学科建设,越能影响今后学科的发展方向。专业教育的层次性主要是指要针对不同层次的专业需要。就本科层次而言,应把学生的实际动手操作能力放在首位,注重拓宽学生的知识面,培养学生对不同工作环境的适应能力,加强对学生智能的培养和管理知识的教学[6]。就研究生层次而言,既应使研究生具备扎实的基本功,又要使其学有所专。作为高层次的学科建设,尤其应处理好学术水平与操作能力、研究能力与管理能力的关系。
  具体到编辑出版学专业,其培养的人才有两类:研究(教育)型和实用型,前者致力于出版科学的研究和教育事业,后者直接投身于出版工作经营管理实践。从整体上讲,编辑出版学高等教育是一个多层次多方向构成的教育体系,企望某个学校建立一套固定的模式培养各类人才是不现实的[7]。因此,应明晰不同专业方向与不同教育层次的对应关系,在编辑出版学的专业方向如编辑、印刷、发行、出版管理(含财务)、音像出版、电子与网络出版等之中,按出版工作具体环节的知识要求,进行不同层次的人才培养,其中印刷、发行、音像和电子网络出版活动适合于本科教育,应按“大出版”观念、宽口径地培养厚基础、高素质的复合型人才;而编辑工作和出版管理工作,都要求有综合的知识体系,因此两者都不适合本科教育,应以研究生教育为主。
  学科建设最终要靠教育单位来实施。由于各教育单位的积累和特长不尽一致,因此,为保证学科建设的层次性,还应该注入宏观调控机制,注重发挥各教育单位的专长,对一些历史悠久、实力雄厚的院系,应鼓励其发展高层次的研究生教育,从事国家重点学科建设,对一般院系应鼓励其发展普通本科教育。此外,还应注意院系的行业布局和地区平衡。
  而学科建设的成就最终总是反映在专业教育的课程设置上。课程体系是人才培养应具备的知识和能力的反映,科学的课程体系应是人才知识和能力的优化组合。按照课程设置模式,学科建设的最新成就要变成课程设置,需要经过一个归纳和整理的过程,这样课程设置的内容往往不能及时反映学科建设的最新成就。因此,应建立动态兼容的课程设置体系,通过主干(核心)课程的设置加强学生的基础教育,通过不断更新的选修课或专题讲座,使学科建设的最新成就及时充实到教学内容之中。也就是说,应尽量构建符合出版行业整体发展趋势、紧扣时代脉搏、宽口径而不是“小而全”的主干(核心)课程体系,减少课程设置的时滞带来的教育内容的落后;同时面向社会,适应数字技术发展对编辑出版专业人才的要求,以学生而不是以教师为教育的本位,聘请出版行业的专家学者,通过不断更新的选修课或专题讲座,增强编辑出版专业人才的适应能力[8]。这样有利于处理好加强基础、拓宽知识和培养能力三者之间的关系。
  4 确立出版学在专业教育体系中的地位
  现在,出版学在国务院学位委员会1997年颁布的《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中授予学位学科门类的归属尚未确定。在《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中共有12个学科门类:哲学、经济学、法学、教育学、文学、历史学、理学、工学、农学、医学、军事学和管理学。这12个学科门类下设88个一级学科、382个二级学科(学科、专业)。出版学未能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门类位列其中,更不用说与出版相关的编辑、印刷、发行了。
  在《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的12个学科门类中,与出版学专业相关的学科门类有:第一,经济学学科门类。这一学科门类下设理论经济学和应用经济学两个一级学科,其中应用经济学下设国民经济学、区域经济学、财政学(含税收学)、金融学(含保险学)、产业经济学、国际贸易学、劳动经济学、统计学、数量经济学、国防经济学10个二级学科。从出版作为一个产业来讲,似乎可以将出版放在产业经济学之下。第二,文学门类下设中国语言文学、外国语言文学、新闻传播学、艺术学4个一级学科,这4个一级学科下设29 种学科、专业。其中,在新闻传播学一级学科下设新闻学和传播学两个二级学科,在艺术学一级学科下设艺术学、音乐学、美术学、设计艺术学、戏剧戏曲学、电影学、广播电视艺术学、舞蹈学8个二级学科。与出版学专业相关的广播电视学专业在“艺术学”下变相出现。第三,工学门类下设有32个一级学科,其中在“ 轻工技术与工程”一级学科下,有一个“制浆造纸工程”,与出版印刷相关的制浆造纸在这里有一席之地。第四,管理学门类下设了管理科学与工程、工商管理学、农林经济管理、公共管理学、图书馆、情报与档案学5个一级学科,这里实际上没有出版学专业的位置,但由于我国的出版学专业大多在图书馆学专业这一母体上产生,因此,一些高校利用一级学科的优势在“图书馆、情报与档案学”下备案设立了出版发行学或者编辑出版学方向。
  以上的学科门类设置中,在经济学门类下,二级学科产业经济学的外延并不能涵盖出版学,因此,将出版学放在产业经济学之下并不现实;在工学门类下,与印刷相关的“制浆造纸工程”放在“轻工技术与工程”这个一级学科下还能说得过去,但将出版学整体放在这里显然不合适。那么,可行的做法有两个,一是在文学门类的一级学科新闻传播学下增设出版学,使“出版学”与“新闻学”“传播学”并列成为二级学科;二是在管理学门类下增设出版学作为一级学科。
  显然,在管理学学科门类下增设1个一级学科——出版学,对出版学专业来说最为现实,对其发展也最为有利。理由如下:一是从学科专业目录设置的交叉性来看,在现有的《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中,很多学科专业都是交叉存在的,管理学更是一个交叉学科。比如在教育学门类下有一级学科“教育学”,而在管理学门类的一级学科“公共管理学”下设有“教育经济与管理学”(学科专业目录中注明可授予管理学、教育学学位);在农学门类下设有“农业资源利用学”“林学”等一级学科,而在管理学门类下设有“农林经济管理”一级学科;在军事学门类下的一级学科“军队指挥学”下设有“军事情报学”,在管理学门类的一级学科“图书馆、情报与档案学”下有二级学科图书馆学、情报学、档案学等。很明显这些学科专业都是交叉存在的,这也可以作为不在文学门类的一级学科“新闻传播学”下设二级学科“出版学”,而在管理学门类下设出版学一级学科的理由。二是从管理学的开放性和包容性来看,现有的学科目录中,管理学门类的5个一级学科,有两个是行业性管理的学科,如“农林经济管理”和“图书馆、情报与档案学”,而出版作为一个行业,以其产业经济的地位和行业管理的重要性,完全可以在管理学门类下以一级学科的面貌出现。三是从出版学专业归属的现状来看,使出版学归属于管理学门类有一定的历史连续性和学科积淀。因为目前我国一些著名高校的编辑出版学专业都设在图书馆学系,如北京大学(后来专业调整到新闻与传播学院)、南京大学、武汉大学等。因此,在管理学学科门类下增设1个一级学科——出版学,有其现实的基础。学科专业目录的修订不可能一劳永逸,一般会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们认识的深化而逐步得到调整完善。如果出版学能在这次专业目录的修订调整中以一级学科存在于管理学门类,对于管理学来说多了一个交叉性的新兴学科;而对出版学来说,更是获得了极大的发展空间,出版学专业各个层次教育的培养目标将以管理学为基点来确定其研究的重心和发展的走向。这样,无论是出版学专业教育还是出版产业都将因此得到迅速的发展。
  注 释
  [1]吴启迪.积极推动编辑出版学专业教育持续健康地发展[J].中国编辑,2004 (6)
  [2]吴培华.编辑出版专业的实践环节尤为重要——兼谈实践中的“五个一工程” [J].中国出版,2005(12)
  [3]武汉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研究生培养方案(上册).武汉大学研究生院编,2006 .5
  [4]中国传媒大学2006级硕士研究生分专业培养方案——编辑出版专业(专业代码:050323)培养方案[OL].[2007-02-08].http://peiyang.cuc.edu.cn/m-second .php?catPath=0,1,24&catPath2=0,1,13&catTitle=硕士培养
    [5]陈燕,张文彦,沈剑虹.对我国编辑出版专业研究生教育现状的观察与思考[ J].出版发行研究,2004(1)
  [6]彭斐章.图书情报学教育改革与学科建设[A]//武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文丛《彭斐章文集》[G].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5:203-210
    [7]何皓.论出版学高等教育[J].出版科学,2005(6)
  [8]黄先蓉.简谈我国编辑出版学教育的发展方向[J].出版发行研究,2004(3)
                                                     (收稿日期:2007-02-24)
  
 (ID:1005)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