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7年第三期  
 
目 录

卷首语
·集材善用 / 罗紫初
专论·特约稿
·中小出版社数字出版的困境与对策 / 周百义
编辑学·编辑工作
·新版《鲁迅全集》标点问题和改进编辑工作的建议(上) / 林穗芳
·编辑的角色意识与图书市场 / 杨新援
·论策划编辑的超前意识 / 刘永坚 邹 蕊
·论期刊编辑创新思维和创新能力的培育 / 任春香
·如何减少编辑的审稿盲区 / 万 忠
·优化校对流程 缩短校对周期 / 徐力生 顾淑云
·编辑的“慢功” / 宋晓华
·层次分析法在选题风险评价中的应用 / 杨学忠 郭华良 梅传声
·因特网学术资源及其在编辑初审中的应用 / 曾 莉 吴惠勤 黄晓兰 宾仁茂
·参考文献引用中的学术不端行为分析 / 常思敏
·参考文献引用中的学术不端行为分析 / 常思敏
出版学·出版工作
·基于科学引文索引的中国生物学期刊竞争力评价研究 / 王 珏 方 卿
·出版集团化研究的价值和它的议题结构 / 万荣水 林姿蓉
·出版印刷业信息化建设与应用研究 / 黄凯卿 王武林
·1998—2005年湖北省图书版权贸易调查与分析 / 张美娟 田  薇
·成功版权引进“三部曲” / 陈 昇
·科技出版企业的国际投资研究 / 朱丹红
·试论高等教育教材选题策划的读者定位 / 曹锦花
出版史•出版文化
·传是楼主徐乾学的编书、藏书和刻书活动 / 徐学林
·20世纪前半期中国出版业同业组织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型 / 邓咏秋
品书录
·中国翻译史学研究的集大成之作 / 郭丽莺
·旧书业对学术的襄助 / 刘洪权
博士论坛
·省思与探索 / 出版科学体系及教材建设研究课题组
·出版学的学科构想及其实现 / 张志强
·论编辑出版学专业的培养目标与学科建设 / 黄先蓉
发行学·发行工作
·基于出版企业品牌战略的感性营销 / 余 珂
·应用LaTeX系统排版自然科学类期刊的优势分析 / 王春燕

 

传是楼主徐乾学的编书、藏书和刻书活动

徐学林
摘 要: 本文主要记述清初著名的东南藏书家传是楼主徐乾学在藏书、著述、编纂官书、刻书活动中留下的主要业绩,从侧面反映出清初汉族名宦官场生涯的艰难。
关键词: 述徐乾学 传是楼藏书 刻书 徐乾学著


 
 
                (安徽大学徽学中心,合肥,230039)
  [摘 要]  [中图分类号]G239.2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853(200 7)03-0083-05
  [Abstract]This essay presents the primary outstanding achievements on book collecting,writing,official books editing and block-printing acti vities of Xu Qianxue,the owner of tower Chuanshi Lou,who was a famous book collector in the early Qing Dynasty;these reflect the hardship o f officialdom career of the Han political elites in the early Qing Dyn asty.
  [Key words]Xu Qianxue Book collection of Chuanshi Lou Block-printed books Works of Xu Qianxue
  
一洗空华变茸,瑶台牛箧出尘封。
  
一门并擅名山藏,白鹿争高指玉峰。
  这是叶昌炽在《藏书纪事诗》卷四中对祖籍歙县,落籍昆山的徐乾学、徐秉义、徐元文兄弟三人及乾学子徐炯藏书的高度评价。徐氏三兄弟都是皇榜连捷,宦海名流,时称“三徐”,名噪当时。
  1  官书编辑大家
  徐乾学 (1631—1694),字原一,号健庵、碧山,学者称玉峰先生,又称东海公,有憺园、碧山堂、传是楼、冠山堂、颐保楼、愿遂室、教习堂、遂园、怡颜堂等,徐应聘曾孙,顾炎武外甥,居昆山马鞍山北的遂园。乾学聪悟过人,8岁能文。康熙九年(1670)探花,授翰林院编修。十一年(1672)任顺天乡试副主考官,以给事中杨雍建劾其选人不当,与正考官修撰蔡启傅一道被降一级调用。十四年(1675)授例捐复原级,仍任编修。寻升左赞善,充日讲起居注官。母丧归里守制,著《读礼通考》一百二十卷[1]。二十一年(1682)丧满任《明史》馆总裁,二十二年(1683)升翰林院侍讲,翌年升侍讲学士。二十三年(1684)进詹事。二十四年(1685)廷试第一,入直南书房,教习皇子,升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任《大清会典》、《大清一统志》副总裁,教习庶吉士。二十六年(1687)九月升左都御史。二十七年(1688)二月充会试主考官,旋升刑部尚书。由于不避权贵,弹劾罢免江西巡抚安世鼎,后屡遭权贵攻击。二十八年(1689)冬,因南北党争,遭抨击,上疏求免职,乞比照古人书局自随之义,归乡屏迹在家编书,诏许以原官解任,专任编书总裁。翌年(1690)春,赐御书“光焰万丈”榜额还乡,在太湖洞庭山设书局纂修丛书、类书。他在归里后生活过得并不平静,屡遭攻讦,五月份就遭两江总督傅拉塔弹劾,而被部议革职。三十三年(1694)四月,一代文豪病卒于家乡。这样的显宦病故朝廷都不知道,至七月,康熙帝还特命: “徐乾学等著来京修书。徐乾学之弟徐秉义学问亦优,并著来京。[2]”康熙帝想起他已是巨星殒落三个月,仅得其遗疏所进其纂《一统志》而已。一代巨擘在官场纷绞和献身传统文化事业上就这样了此一生。他先后参与纂修的大型御修类书、丛书,还有《鉴古辑览》、《古文渊鉴》六十四卷[3]、《通志堂经解》等。因此,他不仅是康熙朝著名儒臣,也是官书编辑大家。
  他的著述除《读礼通考》一百二十卷外,还有《资治通鉴后编》一百八十四卷[4 ]、《五礼备考》一百八十卷[5]、《憺园文集》三十六卷、《外集》四卷及诗集《虞浦集》、《词馆集》、《碧山集》计十卷及《一统志按说》十六卷[6]等。辑《春秋尊王发微》十二卷[7]及《遂园禊饮集》、《石埭学博张汉章传》一卷[8] 等。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还藏有《徐尚书健庵手札》墨迹。《四库全书总目·集部 ·总集类存目》卷一九四第1771页还著录辑《传是楼宋人小集》22人29种。经考,以上所辑均属吴之振《宋诗钞》所未收,陈起《江湖小集》中除释永颐外均收集。
  2  清初江南最大藏书家
  徐乾学更是清初江南最大的藏书家,藏书处为传是楼。同治《苏州府志》说:“ 传是楼藏书甲天下。”万斯同在《石园文集》记《传是楼藏书歌》,可见传是楼在东南藏书楼中的地位。
  黄宗羲在《南雷文约·传是楼藏书记》卷四中交待传是楼藏书过程说:“健庵先生生乎丧乱之后,藏书之家多不能守,异日之尘封未触,数百年之沉于瑶台牛箧者,一时俱出。于是南北大家之藏书尽归先生。先生之门生故吏遍于天下,随其所至,莫不网罗坠简,搜抉缇帙,而先生为之海若。”
  正如徐在《南州草堂集·菊庄藏书目录自序》中说:“吾吴藏书之富,数十年来推海虞钱氏、泰兴季氏,近则吾玉峰司寇。海虞自绛云一炬,锦轴牙籤都归劫火;泰兴殁后,编简亦多散亡。惟司寇传是楼所藏,插架盈箱,令观者相顾怡愕,如入群玉之府,为当今第一。”
  他自己也在《憺园集·寄曹秋岳先生》诗中说:“嗟予才绾发,屈首事诵习。博赡服茂先,弇陋愧难及。发愤购遗书,搜罗探秘笈。从人借钞写,瓻甔日不给。 ”其具体藏书规模,时人彭士望在《传是楼藏书记》中说:“楼十楹,跨地亩许,特远人境,无附丽,启后牖,几席与玉峰相接。中置庋阁七十有二,高广径丈有五尺,有藏古今之书,装潢精好,次第胪序。首经史,以宋版者正位南面;次有明实录、奏议,多钞本;又次诸子、百家、二氏、方术、稗官、野乘、齐谐,靡不具备。曲折纵横,部勒充四阿,各有标目。”
  徐乾学藏书有《传是楼藏书目》不分卷,记载其藏书以千字文编号,设56个专橱,每橱分4格,似四库分部立类,著录徐乾学藏书7 000种。又有《传是楼宋元版书目》一卷1册,著宋元版书442部,除顾维岳考证出其中有13部为非宋元版外,实有宋元版书429部,虽然复本较多,如《昌黎集》就有5部宋版,3部元版,但所收宋元不重复版本种类也是明清藏书家中罕与匹比的。他丰富的藏书为其刻书活动,提供了重要的文献基础。
  3 《通志堂经解》的实际刊刻者
  徐乾学在学术上继承舅氏亭林之学,推崇程朱理学,在训诂学方面重古注而不废宋元经学。他奉命搜集唐宋元明解经专著汇成《通志堂经解》,又任校勘,于康熙十九年(1680)在通志堂刻竣。此丛书分“易”、“书”、“诗”、“春秋”、 “三礼”、“孝经”、“论语”、“孟子”、“四书”、“总经解”10类,收罗这方面名著140种1860卷[9],是一部工程浩大的编辑出版工程。今查《纂修四库全书档案》第136页记载,此丛书系借秀水朱氏曝书亭及常熟述古堂等东南藏书家所藏秘本编成。又查《中国丛书综录》第一册第599—601页、《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经部·总类》第13—18页、《安徽大学图书馆重编古籍善本书目·经部·群经总义类》卷一第16页、《北京大学图书馆藏古籍善本书目·经部·经丛类》第 54页著录,北京大学图书馆藏康熙十二年至十四年(1673—1675)纳兰性德通志堂初刻本线装283册,另一部为乾隆五年(1785)武英殿据通志堂康熙本进行重修印本装订册数已达500册之巨。与徐乾学有直接关系的通志堂刻本,全国收藏比较普遍。
  此书在同治十二年(1873)粤东书局再次刻行,全国各大图书馆收藏更多,如北京、首都、北京大学、上海、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上海辞书出版社、天津、辽宁省、吉林市、吉林大学、甘肃省、山东省、山东大学、南京、南京大学、苏州市、安徽省、杭州大学、河南省、湖北省、江西省、广东省中山、四川省、重庆市、四川大学、云南省、桂林市、青海省、中央民族大学图书馆均完本收藏,哈尔滨市、武汉市、武汉大学图书馆收藏不全。
  这套丛书刻行费赀40万金,时人公认为徐乾学刻,后版归纳兰性德[10],故版心下补刻“通志堂”三字。叶德辉也说:“通志堂经解,本为徐乾学所刻,何焯所校。通志堂经解目录屡称东海,是当时并不属之纳兰性德也。”又说:“徐以其家所藏经解之书,荟而付梓,镌成德名,携板赠之。序中绝不一语及徐氏也。” [11]因纳兰成德系权相明珠之子,徐乾学因之有逢迎权贵的讥讽,乾隆皇帝也因通志堂此套丛书影响而借名成德,可见此套丛书影响之大。康熙十九年(1680)版半页11行,行字不等,左右双边,白口,版心下镌“通志堂”3字及刻工名。此书《四库全书》未收,原名《新刊经解》。
  4  徐乾学及其后人的家刻
  徐乾学及其后人还家刻了不少图书,除前面介绍的《通志堂经解》外,现检其要者胪列如下。
  清初徐氏冠山堂重刻明东吴徐氏东雅堂刻宋本唐韩愈撰、宋廖莹中校正《韩昌黎全集》四十卷、《外集》十卷[12]。
  康熙十六年(1677)徐乾学刊明江陵张居正、吴郡顾梦麟等撰辑《四书集注直解说约》二十七卷[13]。
  康熙十八年(1679)缪彤、徐乾学等刻清宋之绳撰《载石堂诗稿》二卷、《柴雪年谱》一卷[14]。
  康熙三十年(1691)徐乾学刻清纳兰性德撰《通志堂集》二十卷[15]。康熙三十二年(1693)刻清徐乾学辑《遂园禊饮集》三卷[16]。
  康熙三十三年(1694)徐乾学辑刻清禹之鼎绘《遂园禊饮集》三卷[17]。康熙三十五年(1696)徐氏家刻清徐乾学撰《读礼通考》一百二十卷[18]。康熙三十六年(1697)徐乾学后人仍延冠山堂号家刻清徐乾学撰《憺园文集》三十六卷[19]。
  康熙间(一作二十四年)刻五色套印清圣祖玄烨辑、徐乾学等编注《古文渊鉴》六十四卷[20]。
  康熙间徐乾学刻,雍正四年(1726)吴振臣增修清吴兆骞[21]撰《秋笳集》八卷[2 2]。
  康熙间精刊崑山徐树谷、徐炯同撰《庾开府哀江南赋注》一卷[23]。
  康熙三十三年(1694)写刻清徐乾学辑《遂园禊饮集》不分卷[24]。康熙四十七年(1708)徐氏花溪草堂精刊唐李商隐撰,清昆山徐树谷笺、徐炯注《李义山文集笺注》十卷[25]。
  康熙四十九年(1710)精刊昆山徐骏撰《石帆轩诗集》十一卷[26]。康熙间刻清徐骏撰《石帆轩诗集》十一卷、《续集》二卷[27]。
  乾隆间徐乾学后人刻清吴兆骞撰《秋笳集》二卷附《西曹杂诗》一卷[28]。清古香斋新刻袖珍本清圣祖玄烨选、清徐乾学等辑注《古香斋新刻袖珍古文渊鉴》六十四卷[29]。
  传是楼影宋本刻宋王存等撰《元丰九域志》十卷[30]。
  传是楼影宋本刻宋欧阳忞撰《舆地广记》三十八卷[31]。
  康熙四十七年(1708)花溪草堂刻唐李商隐撰、清徐树谷笺、徐炯注《李义山文集》十卷[32]。
  徐乾学传是楼至民国年间由后人卖给合肥王揖唐,这就是后来成为汉奸的王揖唐定名藏书处为“今传是楼”的名源。王氏还将自己的诗集及所刻丛书取名为“今传是楼”,这是后话。徐乾学的9世孙徐衡撰《东海公年谱》一卷,稿本现藏南京大学图书馆。该谱对谱主家族文化渊源记载得很详细,对谱主交游、著述也有很详细的考证,惜未刊行。
  注 释
  [1]《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经部·礼类》第72页、《汇刻书目》第一册第2 0至28页、《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经部·礼类》第186页著录,北京图书馆藏稿本 22册本。该稿本半页13行,行20字,小字双行30字,黑格,白口,四周单边。
    [2]王钟翰点校《清史列传·大臣画一传档正编七·徐乾学》卷十第684页,北京:中华书局,1987。
  [3]《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集部·总集类》第2776页、《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集部·总集类》第164页、《山东省图书馆馆藏海源阁书目·集部·总集类》著录,北京(24册本1部,另1部仅存卷五至六十四计60卷23册)、中国人民大学(4函24本3部)、山东省(4函24册本)图书馆藏康熙四十九年(1 710)内府五色套印本。该刊本半页9行,行20字,小字双行同,黑口,双鱼尾,四周单边。《山西省图书馆普通线装书目录·文学门·文总集》第544页著录该馆藏光绪间影印24册本及光绪间五色套印刻40册本。《中国历史博物馆藏普通古籍目录·集部·总集类》第342页著录,中国历史博物馆藏同治十二年(1873)浙江书局刻32册本及宣统二年(1910)石印24册本。
  [4]此书先未刊行,《四库全书》著录的是稿本,毕沅《续资治通鉴》出版后此书遂废。《贩书偶记续编·史部·编年类》卷五第42页著录至光绪间才由富阳夏氏刊行。
  [5] 《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经部·礼类》第217页著录,浙江图书馆仅藏173卷不全本。
  [6]《贩书偶记·史部·地理类》卷七第163页著录道光七年(1827)清芬阁木活字本清昆山顾亭林原本、徐乾学撰《一统志按说》十六卷。
  [7] 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此书康熙间纳兰成德通志堂刻9册本。
  [8] 《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史部·传记类》第447页著录,北京图书馆藏清抄1册本。该抄本半页9行,行23字,蓝格,四周双边。
  [9] 乾隆三十八年(1773)四库开馆,上元知县献此丛书,在两江总督高晋奏折中称此书共138种计1790卷,不确。叶昌炽《藏书纪事诗·纳兰性德容若》卷四第 395页径称“尝集宋元以来诸儒说经之书,刻为《通志堂经解》一千八百余卷”,也不准确。《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经部·总类》第1—4页、《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经部·总类》第13—18页著录为140种1860卷。此书目以此为准。
  [10]纳兰成德即纳兰性德,因避太子名而改为“性”。
  [11] 清叶德辉:《书林清话·纳兰成德刻通志堂经解之二、三》第243、244页,北京:中华书局,1957。
  [12] 《安徽省古籍善本书目·集部·别集类·唐五代》卷四第48页著录,芜湖市图书馆藏20册本,为不全本。《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集部·唐五代别集类》第2053页、《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集部·别集类》第190页著录,万历间徐时泰东雅堂刻清初冠山堂重修唐韩愈撰、宋廖莹中校正《昌黎先生集》四十卷、《外集》十卷、《遗文》一卷、《朱子校昌黎先生集传》一卷,北京(10册本2部)、中国人民大学(全本2函14册本、4函20册本各1部)图书馆藏。该刊本半页9行,行17字,小字双行同,白口,单鱼尾,四周双边,版心下镌“东雅堂”,封面镌“冠山堂藏板”。
  [13]《贩书偶记·经部·四书类》卷三第52页著录。
  [14]《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集部·清别集类》第2484页、《清人别集总目》第1066页著录,北京图书馆藏1册本2部。该刊本半页9行,行19字,白口,左右双边。
  [15] 《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集部·清别集类》第2558页、《中国古籍善本书目·集部·清别集类》第1029页、《清人别集总目》第1339页、《山东省图书馆馆藏海源阁书目·集部·别集类》第257页著录,北京(8册本、12册本有莫友芝跋各1部)、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上海、复旦大学、山东省(1函4册本)、南京、江苏吴江县、四川省、重庆市、日本国会图书馆及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日本内阁文库、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藏。北京图书馆还藏有1部清莫友芝跋的本版图书。该刊本半页9行,行19字,小字双行同,白口,左右双边,单黑鱼尾。上海图书馆还藏清抄徐乾学辑、清纳兰性德撰《通志堂集》十八卷、《附录》二卷。此书上海古籍出版社于1979年进行影印。山东省馆藏封面题“京口耿氏十笏堂藏板”。
  [16]《安徽省古籍善本书目·集部·总集·断代》卷四第31页著录,安徽省博物馆藏1册本。疑其著录刊刻年代有误,实与下目为同一版。
  [17]《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集部·总集类》第2826页著录,北京图书馆藏 7册本。该刊本半页11行,行21字,白口,左右双边。傅增湘《题记·遂园禊饮集 ·跋》说为康熙三十三年(1694)三月三日乾学在遂园晏请耆年会诸老的诗歌集。此书有图有咏,图为禹之鼎绘,写刻俱精。
  [18]《安徽省古籍善本书目·经部·礼类》卷一第11页、《山东省图书馆馆藏海源阁书目·经部·礼类·仪礼》第23页、《青海省古籍善本书目·经部·礼类》第5页著录,青海民族学院(4册本)、山东省(2函20册本)、安徽省(40册本、 30册本各1部)、安徽师范大学(2函20册本)、芜湖市(30册本)图书馆藏,《安徽省古籍善本书目·经部·礼类》卷一第13页、《北京大学图书馆藏古籍善本书目·经部·礼类》第22页、《增订四库简明目录标注》第87页还著录北京大学(1部为120册本,另1部100册本)、安徽劳动大学(2种386卷200册本)图书馆藏乾隆间味经窝刻清秦蕙田撰《五礼通考》二百六十二卷、《首》四卷,清徐乾学撰《读礼通考》一百二十卷。该刊本封面题“冠心堂藏板”,半页13行,行21字,白口,左右双边,单黑鱼尾,有刻工名。《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经部· 礼类》第72页著录,北京图书馆藏33册稿本。该稿本半页13行,行20字,小字双行30字,白口,黑格,四周单边。
  [19]《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集部·清别集类》第2555页、《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集部·别集类》第229页、《安徽省古籍善本书目·集部· 别集类·清代》卷四第88页、《山东省图书馆馆藏海源阁书目·集部·别集类· 清》第225—226页、《清人别集总目》第1893页著录,北京(仅存卷一至三十六计 36卷16册)、上海、南京、山东省(1函12册本)、山西省、四川省、河南省、福建省、中国科学院、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大学(2函10册本全,另1部缺后5卷)、天津师范大学、南开大学、河南师范大学、安徽师范大学(10册本)、山西师范大学、吉林省社会科学院、苏州市、无锡市、泰州市、昆山市、乐平县、香港中文大学、台湾中央、台湾大学、日本大阪府立图书馆及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西安市文物管理委员会、日本内阁文库、日本东洋文库、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藏。该刊本半页10行,行19字,白口,左右双边,单黑鱼尾,封面镌“冠山堂藏板”,版心下刻刻工士玉、世明、齐卿等。经考,此版完本应为38卷,一般收藏缺后2卷。
  [20]《安徽大学图书馆重编古籍善本书目·集部·总集类》卷四第113页、《安徽省古籍善本书目·集部·总集·通代》卷四第17页、《青海省古籍善本书目·集部·总集类》第130至131页著录,安徽师范大学(24册本)、安徽劳动大学(古香斋刻28册本)、安徽大学(9册本)、安庆市(20册本,还有1部紫藤花馆刻28 册本)、蚌埠市(23册本)、青海省(48册本2部)、青海民族学院(40册本)图书馆及安徽省博物馆(32、36、40册本各1部)、徽州地区博物馆(40册本)、歙县博物馆(24册本)藏。此书系受康熙之命,采集自春秋至宋期间的中国古代文学名篇693种,以弘扬六经文字编为正集,以瑰丽文字为别集,以诸学所论文字为外集,是清代编纂的第一部散文集。该书雕刻套色、刷印精工,朱、墨、黄、蓝、绿五色鲜明艳丽,是套印术的代表作之一。该刊本半页9行,行20字,小字双行同,版框上彩色套印,小字行6—7个字,四周单边,黑口,双黑鱼尾。
  [21]吴兆骞(1631—1684),字汉槎,号秋笳,吴江人。顺治十四年(1657)举人,因科场狱案,遣戍宁古塔。
  [22]《山东省图书馆馆藏海源阁书目·集部·别集类》第258页、《清人别集总目》第883页著录,上海、南京、山西省、陕西省、湖南省、福建省、首都、安徽省、辽宁省、山东省(1函2册本)、四川省、广东省、中国科学院、上海社科院、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学院、复旦大学、厦门大学、大连市、徐州市、常熟市、山西祁县、旅大市、香港中文大学图书馆、北京市文物局、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文学研究所、近代史研究所及台湾故宫博物院藏,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本有邓之诚跋。中国科学院还藏1部康熙间抄本为清鲍倚云批点,鲍康跋。按此版中卷一至四计4卷为徐乾学刻,中有吴振臣补刻,卷五至八计4卷为吴刻。自卷三后各卷首题名不同,版式也有别;徐刻半页11行,行20字,小黑口,左右双边,双黑花鱼尾,吴刻半页11行,行20字,白口,左右双边,双黑鱼尾。卷末有吴氏增刻跋,封面题“衍厚堂藏板”。
  [23]《贩书偶记·集部·别集类》卷十三第318页著录。徐炯是徐树谷侄辈。
    [24]傅氏《题记·遂园禊饮集跋》卷十九载康熙三十三年三月三日,徐乾学在遂园宴会老朋友,由禹之鼎绘《遂园禊饮图》,与会者纷纷题诗,辑刻成《遂园禊饮集》,据称写刻俱精雅。此版应为初印本。
  [25]《中国善本书提要·集部·别集类》第508—509页、《安徽大学图书馆重编古籍善本书目·集部·别集类》卷四第134页、《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集部·别集类》第193页、《四库全书总目·集部·别集类四》卷一五一第1 298页、《贩书偶记续编·附录·集部》第364页、《增订四库简明目录标注》第 671页、《青海省古籍善本书目·集部·别集类》第138页著录,中国人民大学( 1函2册本)、青海省(4册本1部,6册本2部)、安徽大学(4册本)、青海师范学院(4册本)、美国国会(4册本)图书馆藏。该刊本半页10行,行21字,小字双行31字,左右双边,单鱼尾,有刻工,白口。此书《四库全书》未收。
  [26]《贩书偶记·集部·别集类》卷十四第357页著录。
  [27]《清人别集总目》第1857页著录,北京、上海、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
    [28]《清人别集总目》第883页著录,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有邓之诚题记。
    [29]《山东省图书馆馆藏海源阁书目·丛书·汇编类》第320页著录,山东省图书馆仅存卷四十八至六十四计17卷9册。该刊本半页9行,行20字,白口,四周双边,单黑鱼尾。
  [30]《增订四库简明目录标注》第281页著录“字密而小,佚第十卷,以苏州朱焕家钞本补之”。
  [31]《增订四库简明目录标注》第281页著录“朱修伯曰:宋本字密而小,曾见传是楼影宋本”。
  [32]《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集部·唐五代别集类》第2078页、《安徽省古籍善本书目·集部·别集类·唐五代》卷四第52页著录,北京(2册本)、安徽省(2册本)、无为县(4册本)图书馆及徽州地区博物馆(2册本)藏。该刊本半页 10行,行21字,小字双行31字,白口,左右双边。
                                                     (收稿日期:2007-04-08)
  
 (ID:1023)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