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7年第三期  
 
目 录

卷首语
·集材善用 / 罗紫初
专论·特约稿
·中小出版社数字出版的困境与对策 / 周百义
编辑学·编辑工作
·新版《鲁迅全集》标点问题和改进编辑工作的建议(上) / 林穗芳
·编辑的角色意识与图书市场 / 杨新援
·论策划编辑的超前意识 / 刘永坚 邹 蕊
·论期刊编辑创新思维和创新能力的培育 / 任春香
·如何减少编辑的审稿盲区 / 万 忠
·优化校对流程 缩短校对周期 / 徐力生 顾淑云
·编辑的“慢功” / 宋晓华
·层次分析法在选题风险评价中的应用 / 杨学忠 郭华良 梅传声
·因特网学术资源及其在编辑初审中的应用 / 曾 莉 吴惠勤 黄晓兰 宾仁茂
·参考文献引用中的学术不端行为分析 / 常思敏
·参考文献引用中的学术不端行为分析 / 常思敏
出版学·出版工作
·基于科学引文索引的中国生物学期刊竞争力评价研究 / 王 珏 方 卿
·出版集团化研究的价值和它的议题结构 / 万荣水 林姿蓉
·出版印刷业信息化建设与应用研究 / 黄凯卿 王武林
·1998—2005年湖北省图书版权贸易调查与分析 / 张美娟 田  薇
·成功版权引进“三部曲” / 陈 昇
·科技出版企业的国际投资研究 / 朱丹红
·试论高等教育教材选题策划的读者定位 / 曹锦花
出版史•出版文化
·传是楼主徐乾学的编书、藏书和刻书活动 / 徐学林
·20世纪前半期中国出版业同业组织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型 / 邓咏秋
品书录
·中国翻译史学研究的集大成之作 / 郭丽莺
·旧书业对学术的襄助 / 刘洪权
博士论坛
·省思与探索 / 出版科学体系及教材建设研究课题组
·出版学的学科构想及其实现 / 张志强
·论编辑出版学专业的培养目标与学科建设 / 黄先蓉
发行学·发行工作
·基于出版企业品牌战略的感性营销 / 余 珂
·应用LaTeX系统排版自然科学类期刊的优势分析 / 王春燕

 

旧书业对学术的襄助

——读《中国旧书业百年》有感

刘洪权
摘 要: 中国旧书业百年》为一部创造性总结中国百年旧书业的宏篇巨制,所写20世纪旧书业历史沿革、地域分布、文人学者与旧书业等内容,填补了20世纪中国出版史研究的一块空白。无论从学术史的个案,还是20世纪学人的群体叙述中,都可以看出,旧书业构成了20世纪中国文化、学术生态环境的一个要素。
关键词: 旧书业 学术进步 《中国旧书业百年》


 
 
  
                     (安徽教育出版社,合肥,230039)
  [中图分类号]G2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853(2007) 03-0093-04
  [Abstract]Chinese secondhand book industry in the 20th century creativ itively summarizes Chinese secondhand book industry in the last centur y.It addresses the historical evolution of 20th century secondhand boo ks industry,the regional disribution,the relation of writers or schol ars and the secondhand book industry,the relation of secondhand book industry filling the blank area of research on the Chinese publishing history in the 20th century.It can be found that the secondhand book i ndustry constituted an essential factor of academic ecological environ ment of 20th century’s Chinese culture.
    [Key words]Secondhand book industry Academic progress Chinese second hand book industry in the 20th century
     20世纪70年代,日本著名书志学家弥吉光长撰文认为,出版史研究应包括下列八个方面的内容:一、书志及书志性的出版史;二、出版社史及个人传记;三、出版团体史;四、出版司法及行政史;五、出版流通史;六、著述、编纂史;七、印刷、装订及纸业史;八、读书、藏书史[1]。虽然近年国内学者对弥吉光长所作定义有着不断地修正,但整体而言,他的定义基本涵盖了出版史研究的内容。就20世纪中国出版史研究来说,书志性的出版史方面,有王余光的《中国新图书出版业初探》等著作;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主持规模宏大的《中国出版通史》( 8卷本)正在编撰之中,其中《晚清卷》、《中华民国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卷》叙述了20世纪出版史。出版社史及个人传记研究领域成果十分丰富。少数出版机构如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及少数个人如张元济、王云五等,不仅研究成果数量可观,而且颇具水准,以致有学者认为已经“形成了一个以‘商务’为中心的新的学术研究领域,即‘商务学’的出现”[2]。出版团体史方面,如对书业公会的研究只有零星文章发表,研究亟待加强。出版司法及行政史方面,虽然有李明山主编的《中国近代版权史》,但研究成果较少。20世纪著述、编纂史目前未见专门性的研究著作。印刷史则有张树栋主编的《中华印刷通史》及范慕韩主编的《中国印刷近代史》,装订及纸业史则研究薄弱。20世纪读书史、藏书史研究方面,已经出版有一百余万字的《中国藏书通史》(傅璇琮、谢灼华主编);7卷本的《中国阅读通史》也正在编撰之中。
  总而言之,20世纪中国出版史在八个方面的研究成果极不平衡。作为出版流通史一部分的旧书业史,记录和研究的相关文献则有张静庐辑录《中国近现代出版史料》中的旧书业相关文章、孙殿起的《琉璃厂小志》、雷梦水的《书林琐记》、王文进的《文禄堂访书记》、严宝善《贩书经眼录》、辽宁教育出版社新印的《蠹鱼篇》,以及王晓建编的《逛旧书店淘旧书》等。其他则散见于出版史、藏书史著述,或学人随笔文集之中。所述或偏于一地之隅,或限于一人之见。断篇零简,如散珠碎玉,无法串缀,不能成其大,殊为可惜。
  近得南京大学徐雁教授所撰《中国旧书业百年》一书,皇皇巨册,100万余言。回家后,细细翻阅,为该书引用文献之多、之广而内心颇震撼。以我孤陋的见闻,作者在《中国旧书业百年》简介中所说的“爬梳文献近万种,以辨章旧书之业,考镜书市源流,探索中华书文化传承之绪和知识传播之道。本书引文两千余条,寓心得创见于征文考献之中”,信为不虚。
  该书作为第一部创造性总结中国百年旧书业的宏篇巨制,所写20世纪旧书业历史沿革、地域分布、文人学者与旧书业、旧书业与学术文化、近现代书厄痛史、全国旧书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以及拨乱反正以来古旧书业等内容,构成20世纪中国旧书业史的百年长卷,填补了20世纪中国出版史研究园地的一块空白。
  我久欲略述读该书所得,然才力粗浅,拖延日久,不敢妄言。偶阅蒋天枢撰写《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一九五一年条下,陈寅恪有《广雅堂诗集有咏海王村句云 “曾闻醉汉说祥瑞,何况千秋翰墨林”,昨闻琉璃厂书肆之业旧书者悉改业新书矣》诗云:“迂叟当年感慨深,贞元醉汉讬微吟;而今举国皆沉醉,何处千秋翰墨林”[3],忽有感触。陈先生之意,不以旧书业为卑下,而叹息旧书业衰微后,中国文化与学术将何以自处。读书至此,我已然领悟徐雁教授奔走数年,走访书店与旧书业人士,爬梳整理文献之苦心孤诣所在——旧书行业实则与20世纪中国学术文化关系极大。
  20世纪以前的中国,由于缺少像西方那样发达的公共图书馆,学术研究所必需的文献材料由私人积累或借阅,而书商则是学者聚书的主要渠道之一。因此,学者受惠于旧书业极多。1984年,美国学者艾尔曼在考察18世纪中国学术史时发现,在理学向朴学的转型中,江南地区发达的旧书业起了相当大的作用。艾尔曼以为:一个学术共同体要形成公认的话语就要求相关学科具有用途广泛的文献积累。知识系统必须积累有关文献,才能加快新的学术著作发表、出版的速度。清代朴学除书院制度和各种形式的赞助外,考据学者还需要一个由藏书家、出版家和书商组成的交流网络,以促进学术研究的发展。藏书楼、出版业对江南学术共同体中考据学派的兴起,发挥了重要作用[4]。
  到20世纪前期,虽然全国公共图书馆体系逐步建设,学者如蔡尚思在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阅览而得以在学术上有所建树,但因借阅的限制,或图书馆所藏不富,学者亦多乐于自购。王献唐说:“书非自备,乞邻终觉不便。”[5]旧书业在学术进展中的作用依然显著。下面以“二十世纪中国学术思想史上的一位中心人物” [6]胡适为例,窥见旧书业与中国学术史关系之一斑。
  胡适藏书颇丰,1949年离开大陆前,有书102箱,约一两万册。其中大部分在北京收购。翻阅《胡适日记全编》,发现胡适有日记可查的在北京书肆购书的记录(见表1),始自1920年,终至1947年。
  表1 《胡适日记全编》中的购买旧书记录[7]
  
  胡适的学术贡献几乎触及现代中国学术思想的每一个领域,包括文学、哲学、史学等,在中国哲学史、新红学等诸多方面有开创之功。从上表胡适的购书情况大致可以看出,无论胡适学术研究的兴趣转向任一专题,他都能迅速收集到相关图书,甚至是稀见版本,这是如一书海的北京旧书业给胡适的研究所带来的极大便利。尤其是在他对通俗小说《红楼梦》《水浒传》《儒林外史》《聊斋志异》等书的考证中,胡适更是长年委托书铺购书,得到旧书业的襄助不少。例如在考证《儒林外史》时,他说,“六七年前,我曾托北京的几家书铺访求《文木山房集》,竟访不着。所以民国九年,我作《吴敬梓传》时,只从王又曾和程晋芳的诗注里知道他的诗四句。直到民国十年,带经堂书铺方才为我访得此本。”[9]从而使《吴敬梓传》的材料更为丰富。而在代表胡适晚年学术活动的“《水经注》案 ”研究中,胡适很快就购求到除宋元刻本外《水经注》的全部刻本(见表2)。若没有北京发达的旧书业,我们很难想象胡适的《水经注》版本,会搜罗得如此全面。
  表2 胡适的《水经注》账单[10]
  旧书业对学术研究的作用,不仅见于胡适个案。类似的陈述,屡屡见于当时一些学人笔端。史学家顾颉刚1930年5月从中山大学回到“中国文化中心”北京后,“ 一到北平旧宅,开了我的书箱,理了我的旧稿,我实在不忍再走了”[11]。重要的原因在于广州“那边参考书籍不够,学术团体也没有”。语言学家周祖谟曾说,没有旧书店,就没有我们这一代人[12]。周氏生于1914年,卒于1995年,几乎与20世纪同步,可以说代表了20世纪学人的一种群体叙述。旧书业构成了20世纪中国文化、学术生态环境的一个要素。如果不从旧书业角度去观察,就无法理解 20世纪中国学术的本土特色。
  旧书业并非一个过去的话题,而是要陪伴我们经历当下,甚至更长久的未来。20 04年的“苏图事件”和2005年的“国图事件”[13],凸显出了国有机构为学术研究提供资源功能的退化,以及与之相对照的民营旧书业缺失的沉痛。不管是从历史的探讨还是作现实的反思,我们都有理由相信,徐雁教授撰述《中国旧书业百年》,其意不仅限于为旧书业写真存影,而是与陈寅恪先生的“何处千秋翰墨林 ”一起同慨。此为心系20世纪中国文化学术之人,读《中国旧书业百年》所不可不留意者。
  注 释
  [1]弥吉光长著;吴树文译.出版史的研究方法[J].出版史料,1983(11)
    [2]梁元生.序李家驹《商务印书馆与近代知识文化的传播》[A]//李家驹.商务印书馆与近代知识文化的传播[G].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
  [3]蒋天枢撰.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151
    [4][美]艾尔曼著;赵刚译.从理学到朴学[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1997:99
    [5]王献唐.双行精舍书跋辑存·跋世语[A]//范凤书.中国私家藏书史[G].郑州:大象出版社,2001:572
  [6]余英时.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胡适[A]//胡颂平编著.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 [G].台北:台北联经出版公司,1984:5
  [7]出处卷数和页码,见安徽教育出版社2003年出版的《胡适全集》
    [8]“九,三,十”是指民国九年三月十日,以下标识含义同此。
  [9]胡适.重印《文木山房集》序[A]//胡适全集(3卷)[G].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3:614
  [10]胡适全集(33卷)[M].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3:669。作者按:表2栏三中的数字指卷或册数,原文如此。
  [11]顾潮.历劫终教志不灰——我的父亲顾颉刚[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7:133
  [12]王晓建编.逛旧书店淘旧书[M].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01:封面勒口 [13]http://www.nanfangdaily.com.cn/southnews/tszk/nfdsb/whzg/200503280 582.asp;http://www.nanfangdaily.com.cn/zm/20041014/wh/wxydhc/20041014 0050.asp
  (《中国旧书业百年》,徐雁著,科学出版社,2005年5月出版,定价88元。)
                                                      (收稿日期:2007-04-08)
  
 (ID:1026)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