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7年第六期  
 
目 录

卷首语
·本期的卷首语,请管理员修改 /
专论·特约稿
·创新是推动出版业大发展大繁荣的必由之路 / 郝振省
编辑学·编辑工作
·试论编辑发现的思维品质 / 江 凌
·编辑加工中语言学的运用 / 于华东
·电工电子教材名词术语规范与常见错误探讨 / 韦晓阳
·书脊设计中常见问题论析 / 田海明
·图书成本控制的途径与方法 / 卓少锋
·校对人员如何提高磁盘稿的校对质量 / 张德智
出版学·出版工作
·试论我国出版者权的法律保护 / 赵 杰 谢 波
·集中管理——现阶段我国出版集团财务管理模式的必然选择 / 梁 峰
·新办科技期刊的四个定位 / 方 熠
·学习辅导类报刊的分版思考 / 闫银夫
·非医学专业出版社医学图书出版的策略 / 胡章程
出版史•出版文化
·宋代国子监的图书出版发行 / 李明杰
·略论缪荃孙编刻丛书的特色 / 杨洪升
·近代黄冈陶氏刻书考略 / 王海刚
港澳台出版•国外出版
·英国继续教育和高等教育电子教科书的发展战略与前景(三) / [英]教育发展有限公司、斯特灵大学出版研究中心、斯特灵大学信息服务处 著 徐汉斯 译
·布瑞尔学术出版社的商业模式 / 郑保荣 刘道静
品书录
·《书林清话文库》后序 / 徐 雁
·新的开拓 新的奠基 / 肖 舟
出版学·发行工作
·浅论科技期刊的经营策略 / 宫月华
·网络催生的特殊作者群:网络写手 / 严 红

 

书脊设计中常见问题论析

田海明
摘 要: 科学、规范、合理地设计书脊是图书规范的内容之一。本文通过案例分析,归纳了书脊设计中存在的一些不规范问题,提出了改进建议及设想。
关键词: 书脊 书脊设计 规范


 [中图分类号] G232.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853(2007 )06-0020-03
  [Abstract] The regularity of books partially consists of designing sp ines in a scientific, standardized and logical way. Through case studi es, this essay points out that there are many irregularities existing in spines designing, and puts forward some suggestions and assumptions about how to improve these problems concerning spines designing. [Key words] Spines Spine designing Norms
    书脊在一本图书中,表面积固然微不足道,但功能却十分重要,是图书设计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对于上架图书来说,首先映入读者眼帘的正是书脊。这一“狭小地带”起着强烈的指示和引导作用,能快速地反映出一本图书的基本信息。书脊是封面的浓缩。它应有相应的文字著录,书脊名称的排印也应做到醒目、清晰、整齐,使人易读,更便于迅速查阅。然而,在近些年出版的众多图书中,有相当一部分图书在书脊设计上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现就笔者所见,通过例举的方式,提出来与同行商榷。
  1 书脊设计中常见的问题
  1.1 出版者标注中的问题
  (1)未标注出版者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图书和其他出版物的书脊规则》(GB/T 11668-1 989,下文简称《书脊规则》)要求,一般图书(外文版图书及线装书除外)书脊上应设计主书名和出版者名称(或图案标志),如果版面允许,还应加上著者或译者姓名,也可加上副书名和其他内容。然而,有些图书却只标书名,不标出版者。例如:中央文献出版社《朱德年谱(新编本)》(2006年)上、中、下三本,中央党史出版社《杨尚昆年谱(一九○七—一九九八年)》(2007年),人民卫生出版社《针灸推拿学辞典》(2006年),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BOX系列5— —骨中罪》(2006年),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康德〈论永久和平〉的法哲学基础》(2006年)。
  (2)把编著者作为出版者标注
  《新世纪中国人权》(2005年)一书把编者“中国人权研究会”标注在出版者位置,而出版者“团结出版社”未标;同样的问题,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年鉴(2005)》(2005年)一书,也把编者“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作为出版者标注。
  (3)标注不规范
  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的《历史上最伟大的演说辞》一书,出版者标注为“ 天津社科”;武汉测绘科技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智谋丛书》(1999年)数本,出版者标注为“武测版”,属不该简化且简化不规范。《芝加哥大学的理念》(2007年)、《魏尔伦传》(2007年)、《霍布斯传》(2007年)等数十本图书在书脊下方仅标注了一个图案及“世纪文景”四个字。经核查图书的版权页,出版者为:世纪出版集团、上海人民出版社;出品:世纪出版集团、北京世纪文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图案及“世纪文景”均为北京世纪文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标志。《营销管理》(第12版)(2006年)一书封面出版者标注为:世纪出版集团 上海人民出版社,书脊则标注为:一枚“高”印图案 世纪高教。经核查版权页,出品: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高等教育图书公司。按照《书脊规则》规定,应标明出版者,而不是出品者,两者有本质的不同,概念不能混淆。类似的情况还有: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名画家全集》(2000—2006年),一套数十本图书,书名页上标注出品:北京颂雅风文化艺术中心,书脊上却出现两种标注,一种是河北教育出版社,另一种是北京颂雅风文化艺术中心的标志图案加 SOWER,未见出版者。
  1.2 书名标注中的问题
  (1)书脊上的书名与封面、书名页上的书名不一致
  九州出版社《曾国藩十三经》(2003年)书脊上的书名为《曾国藩十三经》,封面为《曾国藩》,书名页却是《意悟:曾国藩13套学问总成·曾国藩十三经》。中国工人出版社《这就是彭德怀 彭德怀大传》(2003年),封面与书脊的书名为《彭德怀大传 这就是彭德怀》,书名页的书名为《这就是彭德怀》,不知哪个准确,但不一致是不正确的。上海人民出版社的《达·芬奇密码》(2004年),书脊及封面上的英文为The Da Vinci Code,而书名页标注:原文 Da Vinci C ode,没有“The”,这是不严谨的。
  (2)多卷出版物的书名标注不完整
  多卷出版物的名称应包括多卷出版物的总名称、分卷号和出版者名称,但不列分卷名称。多见的问题是标注不完整。例如:人民文学出版社《鲁迅全集》1—16卷,标注了书名、分卷号、分卷名称,但出版者未标出。安徽教育出版社《朱光潜全集》第1—20卷,标注了书名、分卷号,未标出版者。但有时也存在该标的没标、不应列的却列出的问题。上海文艺出版社《话说中国》(2005年)系列丛书,书脊内容完整,但书脊上的书名标注了历史时期,如“(秦西汉)”“(东汉) ”等,封面上却没标,导致两处书名不一致。虽然这种情况《书脊规则》中未做明确要求,可一般说来,书脊除了最基本的内容外,其他内容都应与封面一致,如果封面没有,书脊上出现就显得不规范。简言之,书脊的内容应涵盖于封面内容之内(除必需之外),可少不可多。上述情况,若封面上也标注“(秦西汉) ”“(东汉)”等内容则较为完整。
  1.3 护封书脊设计的问题
  按照《书脊规则》规定,图书和其他出版物及其护封的书脊名称应与封面、书名页上的名称一致,不应有文字和措词的变化。这里面有两个概念:一是护封的书脊与图书书脊一致;另一是护封的书脊与图书封面一致,而并不要求与图书书脊一致。虽然《书脊规则》没有严格的要求,笔者认为,上述两种情况应该统一起来,护封既提示、引导封面的内容又起到保护图书的作用,一旦护封破损缺失,仍有图书的书脊显示内容。
  护封设计中存在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1)护封的书脊内容完整,图书的书脊无任何内容。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X线诊断学基本功》、黄山书社《中华佛教人物大辞典》(2006年)等均为此类情况。
  (2)护封的书脊内容完整,图书的书脊内容不完整。例如荣宝斋出版社《近百年书画名人印鉴》和上海音乐出版社《钱仁康音乐文选》,护封的书脊内容完整,图书的书脊却没有出版者。
  (3)护封的书脊内容不完整,图书的书脊内容完整。例如上海古籍出版社与安徽教育出版社联合出版的《朱子全书》(2003年),护封的书脊上没有出版者,图书的书脊则有。
  1.4 书脊中数字、外文、拼音字母及符号设计的问题
  书脊竖排文字中涉及阿拉拍数字、外文、拼音字母和符号时均应按顺时针方向旋转90度,如为汉字数字可竖排。但不少图书在竖排书脊中,却将阿拉伯数字、外文字母横排,如哈尔滨出版社《青少年最想知道的100个历史谜案》(2007年)、人民美术出版社《2006丙戌贺岁》(2005年)、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肿瘤影像诊断学》的英文标题等。
  在设计书脊时,使用英文字母或拼音字母要注意规范。有些书为了“抢眼”,在某一字母上做文章,变换形式,实则影响对单词或词组的拼读。例如《达·芬奇密码》一书,对作者DAN BROWN中的“O”字母进行单独设计,将其变大变粗,中间加入图案,令读者发“眩”。另外,在字母排列上应该按规范要求,不可随意拉大或缩小字母间距。书名标注拼音字母应以词为书写单位标出,但有些图书不规范。例如:宁夏人民出版社《品格高于战绩》(2006年)封面、封底及书脊的拼音为单字节标注;中国方正出版社《公仆新风谱》(2007年)书脊的拼音不仅未以词书写,而且还未按单字拼注,只是每一个字母按等距离排列;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犬猫X线与B超诊断技术》(2006年),书脊上X、B没有按规范要求排列。
  2 书脊设计亟待规范的内容
  2.1 编著方式与出版者的标注
  有的书脊上标注某某主编,书名页却只有主编一人;有的标注某某编著,书名页标注为某某著。类似情况绝非个别现象。这不仅仅是一个规范问题,而且涉及著作权人的权益,不可忽视。
  由两家或两家以上出版单位共同策划出版的图书,出版者应同时以同样的字体、字号、位置标出;与国外出版单位合作的图书,也应同时标明。例如:中山大学出版社翻译出版美国的《公共管理学手册》(2006年),封面与书脊上均把美国的出版单位与中山大学出版社同时标出,这是规范的。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临床肿瘤学》英文影印版(2003年),由美国癌症学会授权,仅限中国大陆发行,书脊标注也较为完整。所有授权翻译的图书都应如此。
  2.2 书脊内容的顺序
  惯例是按照书名、作者、出版者排列。有的书把作者放在书脊最上面,有的把书名与出版者并列,有的把作者与出版者并列,有的把作者与书名并列,也有的把出版者放在上面,书名放在下面,如此等等。如何编排应该有个原则要求。 2.3 出版单位的社标图案位置
  目前多数出版单位均设计了自己的社标图案,有放在书脊最上方的,如中信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等;有放在最下方的,如人民卫生出版社、现代出版社等;多数单位是放在出版者之上。社标图案放在书脊什么位置,没有明确要求,但一个出版单位的社标图案在书脊上的位置应该固定、统一。译林出版社同一年出版的《兄弟连》(2003年)和《亲历历史:希拉里回忆录》(2003年),社标图案一个在出版者之上,一个在出版者之下,就显得不够严谨协调。冶金工业出版社《现代钢带连续热镀锌》(2007年),书脊中的出版者为社标图案,而另一本书《冶金熔体和熔液的计算热力学》(2007年),社标图案在书脊上方,社名在书脊下方,同一出版社同一年出版的图书,书脊上两种不同的出版者标注方法是不规范的。
  2.4 书名的排法
  书脊上的书名一般采用竖排,书脊较厚(大于50mm)的图书也可将书名分项横排。中文竖排时应从上到下、从右至左排列,横排时应从左到右排列。目前很多书是横竖结合,有的书中文横排,英文竖排;有的书中文竖排,英文横排。例如中央文献出版社《翻开我家老影集:我心中的外公毛泽东》(2003年)一书,书名在书名页中标注得很清楚,以不同字体、字号,将主书名、副书名区别开来,但在书脊竖排时,右边排副书名左边排主书名,这是不规范的。
  有的书名较长,在设计时一个完整的书名用了两种以上不同的字体、字号和色彩,反而不易表达清楚。
  在书脊内容的作者项目中,也有多种不同标志,例如:徐陵 著、徐陵\著、徐陵 /著,还有作者名后加◎、●、▲、⊙等几种形式,感觉较乱。笔者认为,应该统一为第一种表达方式(作者后空一字格)为宜,不要斜线及符号。
   (收稿日期:2007-09-16)
 (ID:1115)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