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8年第一期  
 
目 录

卷首语
·在时代的高起点上推动出版创新 / 珞 珈
专论·特约稿
·关于出版学本科专业教学改革的思考 / 周蔚华
编辑学·编辑工作
·谈现代图书编辑的“博”与“专” / 刘川民
·浅谈编辑的现代意识 / 李 明
·论高校期刊编辑劳动的和谐品质 / 高文盛
·新媒体时代图书编辑的新阅读观 / 杨卫民
·对编辑绩效考核的认识与思考 / 徐英英
·根据实洋/总成本曲线对图书印数进行优化控制 / 黄新路  张 晶
出版学·出版工作
·北京地区版权贸易现状和发展探讨 / 王锦贵 陈雪飞
出版史•出版文化
·抗战时期我国出版业遭遇的重创 / 王 静
·话须通俗方传远,语必关风始动人 / 胡程立
·丛刊和丛刊的异化 / 徐柏容
·王振羽《梅村遗恨:诗人吴伟业传》读后 / 徐 雁
港澳台出版•国外出版
·德国图书学研究与教育 / [德]科尔斯廷·埃姆里希 著 丁 恺 译
·阳春白雪的守门人 / 陆晓华 徐丽芳
多媒体·数字出版
·科技期刊网络编辑部探析 / 郭 伟
品书录
·思想文化史上的近代出版史研究 / 李海燕
博士论坛
·试论出版机构供给行为的经济学机理 / 吴 贇
出版学·发行工作
·图书政府采购研究 / 韩 飞
·现代出版对和谐社会的文化责任 / 董中锋
·试论出版业如何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服务 / 王鹏涛
·浅议图书衍生品及其品牌塑造 / 邹 蕊 刘永坚
发行学·发行工作
·《南方都市报》提价和它生长的传媒时代 / 黄 端
·未来图书销售之道 / 赵 文
·浅谈如何建立“农家书屋”长效运行机制 / 吴天侠
·发行集团应重视“三支队伍”建设 / 吴启中

 

丛刊和丛刊的异化

徐柏容
摘 要: 出版物除了书、报、刊三种形式外,还有期刊出现后不久产生的一种纸质出版物,即丛刊。丛刊有书的外形、期刊的内容结构。本文从丛刊的特点追溯至丛刊的起源、发展及异化,并对丛刊的异化现象作了独到的反思。
关键词: 丛刊 特点 异化


[中图分类号] G237.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853(2008)01-0088-03
[Abstract] Excepting books,newspapers and periodicals, there is the forth kind of publication, what is the series of books,which has the shape of books and the content of periodicals. In this artical, the author deliberates the origin, development and dissimilation of the series of books, and ponders the phnomena of dissimilation.
[Key words] Series of books Features Dissimilation
自从人类发明造纸术后,一两千年来,出版物都是纸质的。先有写在纸上、印在纸上的书籍,以后又有印在纸上的报纸、期刊。以致一提到出版物,人们就知道指的是书、报、刊。即使在近二三十年来出版物又扩而大之兼容并包了音像制品、电子制品等以后,书、报、刊仍稳居出版物的主要形式,仍具出版物无可替代的代表地位。
出版物——或者更准确些说纸质出版物,真的只有书、报、刊这样三种形式吗?不,人们往往忽略了,在书籍、报纸、期刊三种形式之外,其实还有一种在期刊出现不久后也就出现了的出版物、纸质出版物,那就是丛刊。
丛刊既具有书籍的某些特征,又具有期刊的某些特征,或者说是有书的外形却是和期刊一样的内容结构。因而为既像是书、也像是期刊,又不是书、也不是期刊的另一种形式的出版物。通常所说的书,是一个主题、一个结构系统的独立整体;通常所说的期刊,则是由多篇不同主题、不同结构系统的一个个整体(即一篇篇文章),按一个更大的结构系统组合的半独立整体。所谓的半独立的整体,是说它每一期既是一个整体,又只是这份期刊整体的一期、亦即一部分,因而每期期刊既是独立的又不完全是独立的“半独立的整体”。丛刊则既有书的外形,而且往往和书那样于丛刊名之外每本还有每本的“书”名,却又往往不是“一个主题、一个结构系统的独立整体”;既有期刊的连续出版性和与期刊相同的结构系统,却又形与名都有异于期刊,也不像期刊的一般定期出版,而多为不定期出版。丛刊的特点大致可归纳为:
一、形式多像书或期刊,内容和期刊基本相似——不同题材、不同内容,或者不同体裁的不同作者作品编在一起。
二、刊期像书一样不固定,或虽大致固定却一般不标明刊期。
三、多是每本有每本的书名,成为其主名;有的即使还标有丛刊名称,也和丛书一样不是主名而是次要名(但现在则此情势已有逆转)。
四、一般不像期刊之分卷分期或按年分期,标有丛刊次名的最多也只分“第一辑”“第二辑”等。
试以1930年代茅盾主编的《文艺阵地》为例。《文艺阵地》本是正式定期出版的半月刊,但到1940年出版到4月16日的第4卷第12期后,由于形势的需要,就改为“丛刊”的形式出版了——内容仍和《文艺阵地》一样,但不叫《文艺阵地》这个名字而改称《文阵丛刊》了,而且《文阵丛刊》作为丛刊名也成了次名,出版的两辑都另有主名,第一本叫《水火之间》,第二本叫《论鲁迅》。形式也由16开本的期刊形式改为24开本的书籍形式了。1940年年底,在重庆复刊后才又恢复为16开本的期刊《文艺阵地》。到1943年11月出版第7卷第4期后,又改为24开书籍开本以《文阵新辑》丛刊名出版,所出的三辑也是另有作为主名的书名:《去国》《哈罗尔德的旅行及其他》《纵横前后方》。而且,《文阵丛刊》和《文阵新辑》也都不是定期的半月刊了。
再如,1947年上海出版的《文萃》,原本是周刊,在中共代表和中共办事处从南京、上海撤离后,也于1947年3月起,改以《文萃丛刊》名义,用书的形式出版。《文萃丛刊》共出了10本,也是每本有每本的书名作为主名,如《人权之歌》《台湾真相》《臧大咬子伸冤记》《论世界矛盾》《论纸老虎》等,而《文萃丛刊》也只是有如丛书名之作为次名。同时开本也由《文萃》原来的期刊16开形式改为《文萃丛刊》的书籍25开本。
除《文艺阵地》《文萃》等的由出期刊改为出丛刊外,还有的是直接以丛刊形式出版的,开本也和书籍类似。例如,就在《文萃丛刊》出版前后,许杰在上海也编过一种文艺丛刊,我只记得它的第一辑主名(也就是书名)是《论小资产阶级文艺》,而作为次名的丛刊名倒忘了。由此也可见作为主名的书名最重要,而丛刊名作为次名也是次要的。
不过,关于上述丛刊,于丛刊名之外尚有一书名作为主名的这个特点,在1949年以前虽也有例外,却并不常见,而在1949年以后出版的丛刊,却多是以丛刊名为主名,只按辑编号,而不另加书名。例如:上海新文艺出版社的《文艺理论学习小译丛》,本来是以散篇形式问世的,但现在保存下来能见到的只是1953年出版的第一辑、第二辑、第三辑的一辑一册合订本了。合订本主名就是《文艺理论学习小译丛》,书名依“第一辑合订本”“第二辑合订本”……以区别,无其他书名。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文艺理论译丛》则从1957年7月出第一辑开始,即只有丛刊名一个名号,按辑排序,1958年起按年排辑序。也就是说,从创刊起,便只以丛刊名面世。也有的丛刊,是期刊社打着期刊名义另出的丛刊,有点像《文艺阵地》之改出《文阵丛刊》《文阵新辑》,《文萃》周刊之改出《文萃丛刊》,如由北京《文学评论》编辑于1978年出版的《文学评论丛刊》。所不同的在于《文阵丛刊》《文萃丛刊》等是原刊停刊出版的丛刊,而《文学评论丛刊》是原刊《文学评论》仍在出版时出的。这样只以丛刊名出版的情况不仅见于文学出版物,也存在于其他类别的出版物。例如,上海于1982年创刊的《出版史料》,它也只有丛刊名而不另加书名。从1982年创刊到1986年出版的前六期,都不分卷(年)期而以第几辑、第几辑排序出版。从第一辑到第三辑都用的书号,第四辑起改用“上海市报刊登记证”号,这份丛刊只是在1987年起才按年分期编号,1987年第四期起才有“国内统一刊号”,成为期刊。
1949年以前的丛刊一般都有于丛刊名之外另加书名作为主名的特点,而1949年后的丛刊这个特点类多消失的原因何在?据我分析,原因固然未必皆一,但有一个主要原因,便是造成所以不出期刊而出丛刊的客观条件有异。1949年以前,《文艺阵地》无论第一次的在上海改为出《文阵丛刊》或第二次在重庆的改为出《文阵新辑》,或《文萃》之改出《文萃丛刊》,都是为了避免、应付环境的压力。因为用《文艺阵地》《文萃》的刊名出版易连续被查扣,而以一本一书名面世则一查扣也只是一本而不会波及别本。许杰编的《论小资产阶级文艺》等丛刊一本以一本的书名面世,同样也是为此,是用以生存的一种战术。而1949年以后的丛刊就不同了,没有要用这种战术来应对的压力,也就用不着打一枪换一个阵地的战术了。早期的《文艺理论学习小译丛》《文艺理论译丛》等出丛刊,或是由于原本是不成册的散篇,或是出于谨慎,避免期刊的到刊期必须出来的压力;《文学评论丛刊》则是由于期刊有刊用价值的稿件过多,为了疏导存稿而增出丛刊。后来的《出版史料》等,则仍可能是出之慎重以及人力、物力等的考虑,尚未申请到期刊刊号等多种原因而出了几年丛刊才改期刊。
上世纪最后一二十来年,由于避免期刊出版过滥,期刊刊号的发放控制较严,有些地方,就出现以书号和书的形式出版内容、结构系统都一如期刊的出版物,某些传媒便不胜欣然地欢呼,说是所谓“杂志性图书”的一种“新的出版物形式”出现了。一时竟大有众口喧腾之势。其实,无论是“杂志性图书”也好,(下转77页)(上接89页)“图书形杂志”也好,不就是我们所说早已有之的“丛刊”吗!以为它是“一种新的出版物形式”,不客气地说,是以旧为新了。
这种“丛刊”的出版物似乎又日渐流行起来了。据有关方面的不完全统计,2006年到2007年之间,这种以书号出版的丛刊已有五六百种之多,而且主要都是学术性的。这表明了我们学术研究的兴旺鼎盛吗?只要数数看这些“学术”丛刊的内容,便会感到未必如此,这类丛刊的大多数,质量不仅难餍人意,有的更难免贻低下之讥。这就不能不令人怀疑,丛刊特别是“学术”性丛刊之再度流行,是商业操作所致——不过,这种商业操作,不是扩大发行量来赚钱的商业操作,而是收取作者高额发表版面费的商业操作。作者之所以肯于掏钱支持这种商业操作,是现实需要迫使其不得不支持:评职称要发表论文一定的篇数,晋升要发表论文一定的篇数,学位的获得、科研成果的考核……无一不如此。已有的学术期刊包括增刊,版面既有限,而且大量刊登这类所谓“作品”,不但会有损刊物的清誉,抑且可能危及刊物的生存,旁门左道,于焉乃兴。而且,“水积而鱼聚,木茂而鸟集”(《淮南子·说山训》),这种现实需要的情况不变的话,丛刊特别是“学术”丛刊的流行,恐怕也难变。
这应不应该说是丛刊的异化、可悲的异化?
(收稿日期:2007-10-04)

 
 (ID:1154)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