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8年第一期  
 
目 录

卷首语
·在时代的高起点上推动出版创新 / 珞 珈
专论·特约稿
·关于出版学本科专业教学改革的思考 / 周蔚华
编辑学·编辑工作
·谈现代图书编辑的“博”与“专” / 刘川民
·浅谈编辑的现代意识 / 李 明
·论高校期刊编辑劳动的和谐品质 / 高文盛
·新媒体时代图书编辑的新阅读观 / 杨卫民
·对编辑绩效考核的认识与思考 / 徐英英
·根据实洋/总成本曲线对图书印数进行优化控制 / 黄新路  张 晶
出版学·出版工作
·北京地区版权贸易现状和发展探讨 / 王锦贵 陈雪飞
出版史•出版文化
·抗战时期我国出版业遭遇的重创 / 王 静
·话须通俗方传远,语必关风始动人 / 胡程立
·丛刊和丛刊的异化 / 徐柏容
·王振羽《梅村遗恨:诗人吴伟业传》读后 / 徐 雁
港澳台出版•国外出版
·德国图书学研究与教育 / [德]科尔斯廷·埃姆里希 著 丁 恺 译
·阳春白雪的守门人 / 陆晓华 徐丽芳
多媒体·数字出版
·科技期刊网络编辑部探析 / 郭 伟
品书录
·思想文化史上的近代出版史研究 / 李海燕
博士论坛
·试论出版机构供给行为的经济学机理 / 吴 贇
出版学·发行工作
·图书政府采购研究 / 韩 飞
·现代出版对和谐社会的文化责任 / 董中锋
·试论出版业如何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服务 / 王鹏涛
·浅议图书衍生品及其品牌塑造 / 邹 蕊 刘永坚
发行学·发行工作
·《南方都市报》提价和它生长的传媒时代 / 黄 端
·未来图书销售之道 / 赵 文
·浅谈如何建立“农家书屋”长效运行机制 / 吴天侠
·发行集团应重视“三支队伍”建设 / 吴启中

 

王振羽《梅村遗恨:诗人吴伟业传》读后

(雁斋读书漫笔之三)

徐 雁


大约七十多年前,吴宓教授感于日寇侵华日迫的危局,在清华园里吟诗一首《读顾亭林、吴梅村诗集》。诗云:
史可为诗吴祭酒,身能载道顾亭林。
殊途壹志忠和爱,隔代相怜古类今。
天下兴亡原有责,江山文藻尽哀音。
商量出处吾谁与?豹变龙潜看陆沉。
诗中“陆沉”在历史上是一个分量相当重的词,是一个百千年来都不可轻用的词。何谓“陆沉”?原意是指陆地因无水而沉陷,后来比喻由于人祸而招致的国土沉沦,在《晋书·桓温传》中,“神州陆沉”是与“百年丘墟”相并使用的。
最近雁斋案头先后摆着两部新书,一部是南京大学教授许苏民著作的《顾炎武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3月版),另一部是江苏作家王振羽创作的《梅村遗恨:诗人吴伟业传》(江苏教育出版社2006年5月版)。两部书写的都是在神州陆沉、天下兴亡之际,作为学士的顾炎武(1613—1682,字宁人,号亭林,江苏昆山人)与作为文人的吴伟业(1609—1672,字骏公,号梅村,江苏太仓人)是如何来应对这个划时代变故的。两书著作者的笔墨不仅写出了传主的家国之痛、身世之悲,而且饱含着沧桑之虑和忧患之思,因此,给予我们的启迪是十分深刻的。
日前读到《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刊登的陈家兴先生的文章,他急切呼吁国人要充分“警惕全球化的弊端!”陈先生通过中国企业在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过程中,频频遭遇“壁垒”的严峻现实,提出了自己的观点:“面对全球化,我们应当清醒,不可迷信,更不可盲从。一方面,要规避风险,把可能的损失降到最低,并谋求利益的最大化;另一方面,经济的全球化,也使政治、文化等上层建筑的交流日益广泛。如果交流总是单向的,总是一种文化对另一种的渗透、浸染乃至覆盖,久而久之,损失的就不只是一点经济利益,恐怕连民族的根都要断(啦)!”
一直以来,我们从先辈那里、从教科书上承继了这样的自豪:在历史上,即使铁马金戈、茹毛饮血的外来民族成功地占据了华夏版图,然而,他却迟早也会被泱泱中华文化所同化,不得不“皈依”灿烂的华夏农业文明。如今,我们不得不扪心自问:在工业文明的20世纪,尤其是信息化了的21世纪,我们中国人还拥有这样的资格吗?我们把民族的自信力遗失在哪里了?作为民族智库的重要组成分子,我们应当如何作为?
正是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上,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王振羽所著的《梅村遗恨:诗人吴伟业传》,也就有了比单纯创作一部历史小说更为恢弘的人文载重。
《梅村遗恨:诗人吴伟业传》是一部40多万字的长篇历史小说。小说共分九章,依次是:《虎丘大会》《朝堂水火》《长歌当哭》《甲申之变》《半年詹事》《乙酉避难》《劫后访旧》《无奈仕清》,最后一章为点睛的《梅村遗恨》。另有余音袅袅的《百年余韵》,作为全书“尾声”。
本书前序,作者交代了自己对于晚明和清初这段历史发生求索兴趣的因缘,以及自己何以会发挥自己业余的“虔诚和心智”,来努力解读“吴梅村和他所处的那个破碎动荡的时代”的原因。他说:
吴梅村可能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铁血男儿,没有像史可法、夏允彝、杨廷麟等人为国死难,但是他以自己的方式记录了整个时代的风云变幻,也从而成就了自己的复杂痛苦也是丰富的人生。
我们的民族、我们的文化,既需要刚猛决绝的斗士,也需要吴梅村这样也许并不完美,甚至是不无瑕疵,但却真实的极具忏悔意识和自省意识的读书人。
历史小说,顾名思义,贵在通过描写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再现特定历史时期的社会生活面貌和人物精神面貌。从创作原则上讲,作品所描写的主要人物和主要事件,应有真实的历史线索和依据,在这一前提下,也允许有一些人物的塑造、事件的虚构、场景的想象乃至对话的模拟。王振羽所创作的这本书,就比较妥当地把握了这样的文学原则,因此,全书读来颇不枯燥,而时有引人入胜之处。
如第二章《甲申之变》中写苏州“初识”卞玉京,用笔是多么从容缠绵;第三章《半年詹事》中写“又遇”,意境却已是多么无奈多么索然;至于第九章《梅村遗恨》中墓前黄昏的一番“歌哭”,又有多少伤感多少哀惋?如此一路照应着写来,“薄命只应同人道”,“青鸟孤飞信不还?”传主多情而优柔的文人品性已是历历在目。能说这只是些香墨艳笔?
此外如第二章《朝堂水火》中写“复社”,第六章《乙酉避难》中写“避乱陈墓”(现在改名“锦溪”),以及第七章《劫后访旧》,第八章《无奈仕清》和第九章《梅村遗恨》中,均不乏精彩的描叙之笔。
总之,在作者笔下,人物个性比较鲜明,对话生动,历史场景和往昔时代氛围的把握都比较好。尤其是写出了传主不灭的“精魂”,生逢乱世,未得独善其身,但终能及身而悔,以灵魂的自省写出自己的心音:“受恩欠债应填补,总比鸿毛也不如”,“丈夫遭际须身受,留取轩渠付后生。”
建议本书在修订再版的时候,卷首要增添一份“人物表”,卷后增加一份“参考文献”,以合传记出版的一般学术规范。至于作者在大节上继续提升本书境界的同时,在细节上的精细打磨,努力争取小说细节的真实,也仍有许多可纠正可修订可完善的地方。譬如开卷第一章的“引子”中,太仓一带是根本不可能有“青山叠翠,郁乎苍苍”的景色的;而当地遥迎苏州的旧馆驿,方志记载是在老城西门外三里许,称“海宁驿”,而不该是“南门外的娄江码头”。“西馆风帆”为明代乡先贤高宗本笔下的“太仓十景”之一。有诗为证:“榆柳风轻客馆幽,帆樯不断往来舟……”。
“吴梅村情结”不仅仅为太仓文化人所有,也几乎是为中国文化界所有。著名学者、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院长的冯其庸先生,曾在北京家中的书房“瓜饭楼”中回忆道:
(上世纪)80年代初,我正与叶君远弟一起修改《吴梅村年谱》稿,我一直惦记着吴梅村的墓,想查个水落石出,所以就决心专程到苏州去……我回京大约不到一个月,(徐)文魁兄又给我来信了,说梅村墓找到了,连墓碑也找到了,还给我寄来了照片。这一喜正是非同小可,我立即再到苏州。
我到后就由他事先安排好的崔长灿兄陪同,直往高家前,找到了花农周德忠,验看了墓碑,确实就是那块原石。因为此石梅村有遗言,“墓前立一圆石,题曰诗人吴梅村之墓”,这就是这块“圆石”,碑上也就是这几个字。墓碑当时已拿来铺路了,经过我们上回调查后,引起了当地老百姓的注意,所以被花农周德忠发现,从路上取了回来。
看完墓碑后,周德忠又领我们到梅村墓地。墓地已改为梅林,当时花农们正在梅林里除草,恰巧原来给吴家看坟的花农在锄地,就由她带我们到墓地。经她的指点,果然墓地周围的砖墙还有部分残留,我随手就拍了照片,但这位看坟人却不愿意我给她拍照,我只好趁她不注意时偷偷拍了一张。终于我把梅村墓找出来了,此时距离梅村落葬(1671年)已经314年了。
文中所及《吴梅村年谱》的作者叶君远是冯先生的弟子,也是多年来坚定的吴梅村的重要研究者之一,该书后来由江苏古籍出版社在1985年出版。后来出自他笔下的还有《吴梅村诗选》《吴梅村评传》《吴伟业与娄东诗派》三书。
1979年秋,叶氏就读中国人民大学,成为冯先生的研究生,正是在老师的热情鼓励和指导下,他才一步一个脚印地取得了不菲的学术成果。他在1999年4月所写的《吴梅村评传》(首都师范大学(下转87页)(上接91页)出版社1999年7月版)“后记”中说,冯先生认为“吴梅村是清朝一代大家的,影响深巨,可是由于他的政治态度,几十年来有关他的研究甚为薄弱,仿佛成了一个禁区,不去碰他比较保险,现在是打破这一禁区的时候了。先生还认为,知人论世是文史研究的第一步,因而他建议我从撰写年谱入手。自此,我便在先生经常不断的耳提面命之下,潜心读书,搜集资料,历六七年,完成了《吴梅村年谱》一书,其后我越来越感觉到,先生所指出的这条治学路数太正确了。《年谱》的写作等于为进一步研究铺设了坚实的基石。从此我对于吴梅村其人其诗的了解深入多了,写起文章来,心里有了底气……”
有关这部评传的评语,1999年4月10日,冯先生在其京东且住草堂中一言以蔽之曰:“这真是吴梅村。”遗憾的是,这部《吴梅村评传》仅印行了2000册。
在我家乡太仓老城将近西门的地方,至今还有一处古色古香的老建筑,就是赵朴初先生题额的“张溥故居”。第一进大堂内抱柱上有一副对联:
  承州、启梅村,一代文章在娄水
  继东林、匹几社,千秋山斗仰天如
对联中提到的两个娄东人物,王世贞(字元美,1526—1590年)、张溥(字天如,1602—1641年),两个朝野文人社团东林、几社,都是本书中不时提到的。笔者建议有关作者进一步加强晚明清初史的研究,继续深入研究,选择复社领袖张溥作为下一个写作对象,我将乐观其成。
(2006年7月23日初稿,2007年3月7日改定)
(《梅村遗恨:诗人吴伟业传》,王振羽著,江苏教育出版社,2006年5月出版,定价17.00元。)
(收稿日期:2007-12-10)
 (ID:1155)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