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8年第二期  
 
目 录

卷首语
·努力实现宣传思想工作总要求 / 珞 珈
专论·特约稿
·数字复合出版催生出版新业态 / 田胜立
编辑学·编辑工作
·试论校对的两种功能 / 周 奇
·从再版教材开发谈教材开发平台建设 / 王冰平 唐圣平
·可遇可求话选题 / 杨进刚
·品牌图书的炼成及相关构成元素广告特性的设计 / 雷绍锋
·科技期刊编辑部实行目标管理的常见问题及对策 / 曾 莉
·名牌栏目——学术集群的形成与凸显 / 吴忠才
·谈现代图书编辑的“博”与“专” / 刘川民
出版学·出版工作
·地方出版集团主业发展困境及应对策略 / 黄 嗣
·中国出版物,“走出去”更要“走进去” / 陆小静
·试析科技书刊互动 / 高 炜 陈小滔
·创新:出版的生命 / 陈国平
出版史•出版文化
·抗战时期我国出版业的后方大转移 / 吴永贵
·我国近代第一个词书专业机构——中国大辞典编纂处 / 汪家熔
·浅论宋代出版对宋诗的影响 / 陈 静
港澳台出版•国外出版
·在对立的声音中寻找真理 / 田力娜 徐丽芳
·自然出版集团的学术期刊出版模式 / 刘锦宏 闫 翊
品书录
·中国图书出版业近代化转型研究的力作 / 刘苏华
·《藏书与读书》的心路历程 / 徐 雁
博士论坛
·试论出版评论 / 范 军
·科技出版国际竞争力评价模型 / 方 卿
发行学·发行工作
·报刊发行的资本运营 / 黄 端
·期刊活动笄经典案例及其启示 / 杨青
·网络杂志出版现状及推广中的几个关键问题 / 张腾军 张贤平
博士论坛
·关于出版学本科专业教学改革的思考 / 周蔚华
·试论出版机构供给行为的经济学机理 / 吴赟

 

数字复合出版催生出版新业态

田胜立
摘 要: 数字复合出版系统工程在提供出版新工具、新手段、大大提高出版生产效率的同时,带来结构化加工、知识块检索、按需出版服务、全媒体复合出版等多种新的出版生产、服务方式和出版业态。数字化阅读培养了发散思维,有利于创新。网络动摇了传统的传播格局,媒体后备人才的培养要适应数字传媒发展的要求。
关键词: 数字复合出版 出版新业态


[中图分类号] G237.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853(2008)02-0005-05
[Abstract]   Digital compound publishing system engineering brings not only new tools, new methods and high efficiency, but also new production, new service provision and new condition in publishing industry. Digital reading cultivates readers’divergent thinking and furthers readers’innovation ability. Internet has shaken traditional communication model, so the cultivation of media human resources should accommodate to the request of digital media development.
[Key words]  Digital compound publishing New publishing condition
    数字传媒时代是伴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开始的,网络在方便信息查询和网民交流的同时,也在悄悄改变着网民的阅读习惯和思维习惯。网络产生并正在培养着数字传媒时代的阅读文化,它的特点是读者阅读的自主性和发散性。
1  我们已步入数字传媒时代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2007年7月18日发布的第20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显示:到2007年6月底,中国网民已达1.62亿人,占人口总数的12.3%。其中宽带上网者已过1.22亿,占75%;手机上网者达4430万,占27.3%。值得关注的是:半年间网民增长率为31.7%,使网络普及率达12.3%,该数值超过了创新扩散普及率临界点(10%),标志着网络普及率进入快速增长期,预示未来几年上网普及率会急剧增长。分类统计数量表明:城镇人口上网普及率达21.6%,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人口上网普及率超过90%;从年龄看,35岁以下的网民占81%,约1.31亿人;从文化水平看,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的普及率为79%,约1.28亿人。这表明高学历、年轻人是网民的主体,这群人也是阅读人群的主体。
        

从上网时间看,网民平均每周上网时间达18.6小时,创历史新高,多数网民在19点至22点上网(这原本是电视节目的黄金时段)。从上网地点看,在家中上网的比重仍高居榜首(76%)。这表明互联网是大多数网民业余生活的主要空间,业余时间家中上网是数字阅读的主要时间和空间。
大多数网民获取新闻的主要途径首推网络(77.3%),接下来才是电视(65%)、报纸(60%),超过90%的网民已形成网络新闻最新最快的思维定势。网民中搜索引擎的使用率达74.8%,即时通讯的使用率达70%。75%的网民认为互联网对学习很重要;70%的网民认为互联网对工作很重要;65%的网民认为互联网对生活很重要。这表明大多数网民已离不了互联网。
    上述一系列数据说明,年轻一代已融入以互联网和手机为标志的数字传媒时代。与此相伴,我国反映传统阅读的重要指标——国民阅读率持续走低,由1999年的60.4%一路降到2005年的48.7%,2006年人均年读书仅4.5册,而网络阅读率连续7年平均年增107%,2006年已达27.9%。这表明:相当多的读者尤其是年轻人越来越习惯数字化阅读。
传统阅读向数字阅读的这一转变带给读者最深刻的变化,是由阅读方式的改变产生思维方式的潜移默化。这一变化影响深远。
2  数字阅读特点
    传统阅读时承载内容的信息符号是串行顺序入脑的,读者是跟着作者展示的思维走的。由于作品表达内容的信息结构已经固定,不管是书报刊的文字、图片还是影视、录音录像制品的镜头、乐段,对不同的读者展示的信息顺序是相同的。
    数字化出版物由于增加了跳转链接,或者就是按网状结构组织内容,阅读时允许读者从一个镜头跳转到前或后若干镜头去,允许读者从一段陈述、论述链接到本书其他章节段落或知识点去,甚至可从一件作品链接到另外作品的有关陈述、论述或镜头中去。这样,阅读同一作品时,不同读者或同一读者在不同的阅读次数时,阅读获得的信息内容和结构可能不同。
这种可自主选择的发散式阅读,给读者更多的对同一件或同一批作品选择接受不同信息组合方式的可能,给予读者新的阅读自主权,从而培养了读者的发散式阅读思维和阅读习惯,这是数字化阅读的特点。发散性思维具有很强的创造性。发散式阅读思维的培养,其创造性的开发意义不可低估。
3 减少信息冗余度越来越重要
    在向后工业时代(信息时代)过渡中,随着信息总量的指数式增长,人们在感受到信息方便易得的同时,也对信息的冗余越来越难以忍受。提高信息检索结果的查准率呼声越来越高。
    让我们分析一下阅读需求。对阅读需求可以有多种分类,从阅读功能角度可把阅读分为三种情况:学习性阅读、娱乐性阅读和情感性阅读。学习性阅读是以研究或学习为目的所进行的阅读,它又可分为专业性阅读和非专业性阅读两种。专业性阅读指读者在本专业或熟悉领域内的阅读,其特点是读者对所读内容有较强的分辨力,能较容易也较准确地确定自己需要的东西。非专业性阅读指读者在不熟悉领域内的阅读,此时读者对内容的分辨力较弱,往往难以分辨真伪正误,甚至难以分辨是否有用。在传统阅读情况下,进行非专业性阅读时离不了词典和百科全书,或者很难找到一本非常适合自己的普及读物。典型的例子是全民炒股来临时,从上千种股票书中找到一本适合自己阅读的书竟是难事。以研究为目的的阅读和大部分以学习为目的的阅读属于专业性阅读,此时读者往往希望尽可能全面地占有资料,再通过浏览挑选需要的内容研究分析。但是读者慢慢感觉到查准率比查全率更重要,靠推敲优化检索策略以提高查准率对普通读者来说可能要求过高。而在非专业性阅读情况下,准确的检索结果则是首位需求。一项准确而权威的结论,就是非专业性阅读需要得到的东西。非专业性阅读需求随社会分工越来越细而变得越来越普遍和强盛,只是在传统出版物生产和传播方式下难以满足而不太被出版者重视。在数字化阅读时代,对非专业性阅读需求像传统阅读时那样把词典和百科全书搬到网上或装进手机就能解决问题吗?数字传媒时代还需要沿用传统媒体时代检索知识的方式吗?
    为方便读者查阅文献,图书馆、资料室工作人员要先对文献加工,包括分类编目,编制主题词/关键词、作者/译者、出版者、类别、年代等诸项索引供检索使用。这些数据是文献的标示,在文献为全文数据库时是文献的元数据。现有的数字图书馆、期刊全文数据库承袭图书馆管理书刊文献的思路,发挥全文数据库和网络的优势,以空前的运算速度和储存规模为读者提供检索服务。但以文献为单位的标识只能以文献为单位检索,同以关键词为单位的全文检索一样,对读者提供的检索结果冗余度都太大。为解决该难题,有的大规模全文数据库已在开发更多的服务功能,例如同方在构筑知网时就设置了多种揭示文献内容关联的方法,除了通常寻找特定文献用的书名篇名、关键词、主题词、作者、出版者、出版时间等,还设计有参考文献、共引文献、相关文献作者、相关研究机构、相关期刊、相似文献、引证文献、同被引文献、读者推荐文献、二次参考文献、二次引证文献以及分类导航等多角度多关联的文献数据网络体系。这种多维的节点文献关联能提示许多字面之外的知识。然而,为便于文献的检索而作的上述工作需要大量人力、物力和时间,而且它对非专业性阅读并不适用。如果在文献出版发表时就能做好对文献的标引和深入文献结构的标引工作,将会大大提高全社会的工作效率。那么,出版单位能在加工待出版的作品时,一并做好为文献检索服务的标示加工吗?
4 数字时代的编辑加工新课题
    在工业时代传统出版把作品加工成一篇篇论文或一本本著作向社会提供。这些文献经图书馆(室)整理编目、录编提要、分类收藏,供人借阅,从这些工作实践中升华出图书馆学。这些著作作为商品流通消费时还孕育出图书发行学。进入信息时代(后工业时代),随着网络的普及应用,在海量信息中查找指定信息的需求,催生出搜索引擎。随着搜索引擎的广泛应用,网民面对现有搜索引擎给出的信息冗余度很大的搜索结果,不满意的呼声越来越高。从图书馆学和搜索引擎的发展历程,可以见到在文献资料中迅速查找到特定内容历来是社会的基本需求和工作量很大的难事,如有突破,则会使整个社会进一大步。
    以作品为单位的文献保存方式,会产生文献检索使用时不可避免的信息冗余。因为不同作者各自涉及同一话题时无法避免在各自的作品中使用同样的论据材料甚至相同的逻辑,于是许多篇文献可能论述了同一个观点并且用了相同的材料,尤其是提升职称的压力促成大批缺乏独创的相似文献,于是当你浏览完数百篇文献后才发现其实原本只要研读其中几篇就够了,何况经常遇到搜索引擎交给你的是多达数千篇的文献篇目集,在这种情况下你有时间和兴趣把它们全都看一遍吗?
    如果深入到作品内部,以知识块为单位来保存和检索,结果会大不一样,相同的知识块只取其一就能避免信息冗余。知识块的划分可大可小,最小的知识块是不能再分的知识点,称为知识元。针对不同的读者,可以设立不同的知识元体系,例如以义务教育标准教材的概念和知识为知识元可以建立最基础的知识库;以通过基础教育培养的读者的通识水平设立知识元体系可以建立广泛适用的科普知识库;以某类职业基本知识设立知识元体系可以建立该类职业知识数据库。
    如果对专业作品在编辑加工过程中加上对知识的结构化加工,则在出版传统作品的同时还可出版带知识标引的作品,后者则可进入相应的知识数据库进行按需知识服务。以知识块为单位向读者提供按需服务,是出版业发展的新领域和新的业态。出版单位无论在专业(学术)出版还是在教育出版方面,都适合推行作品的结构化加工,产生跨传统出版物和新型出版物的系列化产品以及新型的知识服务。
    数字传媒时代产生的对作品加工方式的新要求,不仅使数字图书馆不必重复对文献作标示加工,更重要的是允许读者深入到文献内部就知识块进行检索,这能大大降低检索结果的信息冗余度,从而大大提高检索效率,降低检索成本,减少时间耗费,推进知识普及,加快知识创新。这样做必然带来编辑方式的扩展和手段的变化,也会带来出版服务的新领域,带来出版业新业态。
5 数字传媒时代的传播格局
    随着网络的普及和以web2.0为代表的新技术升级,新的传播环境使广大网民有了平等参与信息传播和知识共享的机会,调动了他们参与社会信息乃至知识交流的积极性,这又对新闻、出版、广告的传播提出了新要求。
    当社会成员人手一部可拍、可录、可写、可发的手持信息装备(如目前档次较高的手机),可以随时随地在事件现场把第一手资料收集并传播出去的全民可采编时代,专业的记者应该做什么呢?你怎样工作才能显示出你的专业存在的必要性呢?当作者和读者可以在网上直接交互时(如目前火爆的博客),专业编辑们该做什么呢?你怎样定位才能在社会传播中继续居于不可替代的位置?步入数字传媒时代,网络正在改变传播模式和格局,web2.0把这种改变凸现出来,昔日“一向多”的大众传播格局插进了“多向多”(点对点)的“聚众”传播方式。这里作聚众的不是大众传媒,而是具有某种共同需求或兴趣的人通过网络自发汇聚起来的。它的时效性、平等性、互动性和个性化不仅强烈吸引着年轻一代,对所有草根群众也很有吸引力,这种方式虽然泥沙俱下但生机勃勃、创造无限。新的传播环境对媒体人的素质要求已表现出同传统媒体时代明显的区别,这不是指传统媒体人需要学一点数字操作技术,而是需要建立一整套适合数字传媒时代要求的观念、行为和媒体活动方式。
    大学的出版专业教育应根据现代出版业发展的需要,着力培养适应数字出版的应用型人才,不要只将视野局限在传统出版领域,应将着力点放在数字出版方面。高校编辑出版专业应相应地改革课程设置和培养方式,以应对数字传媒时代到来对出版教育的挑战,要培养数字时代所需要的具有创新精神、掌握数字传播技术、有数字复合出版能力和全媒体综合营销能力的复合型人才。能否为我国的数字出版提供有力的人才支持,这不仅对我国的出版教育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也为出版教育的快速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机遇。
6 数字复合出版系统工程
    国家“十一五”文化发展规划纲要中列出出版方面的工程13项,其中有4项由总署直接抓:国家数字复合出版系统工程、国家知识资源数据库出版工程、中华字库工程、国家数字版权保护工程,都是对出版业升级有关键影响的基础性工程。

    数字复合出版指内容的全媒体出版,它包括对一份内容用多种符号(多种文字、语言、图形、影像)复合表达、用多种媒体复合表达(视觉、听觉)、用多种传播载体复合表达(纸、光盘、磁盘、集成电路)、用多种传媒形态(报纸、期刊、音像制品)复合表达、用多种显示终端和制作技术复合表达等多个方面,也包括传统出版全流程数字化并生成各种传统出版载体需要的形式和格式,还延伸到内容数字化后的“结构化加工、数据库存储、有线或无线网上传播、手持终端读取”这类新的出版服务方式。后者的突破打破了单作品传播格局,可把作品分解后再聚类传播,实现按需服务。这种出版服务新概念也会导致现存出版传播格局的变化,衍生出按需服务的出版新业态。
    数字复合出版系统工程将产生一系列技术、产品、文件、交换和服务的标准或规范,将产生一系列出版工具或制作平台,还会产生各种类型的若干批示范性的全媒体出版物。随着它的推广应用,我国出版业的技术水平和生产效率会跃上一个大台阶,产业形态也会有明显的拓展变化。
(收稿日期:2008-01-10)
 

 
 (ID:1084)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