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8年第二期  
 
目 录

卷首语
·努力实现宣传思想工作总要求 / 珞 珈
专论·特约稿
·数字复合出版催生出版新业态 / 田胜立
编辑学·编辑工作
·试论校对的两种功能 / 周 奇
·从再版教材开发谈教材开发平台建设 / 王冰平 唐圣平
·可遇可求话选题 / 杨进刚
·品牌图书的炼成及相关构成元素广告特性的设计 / 雷绍锋
·科技期刊编辑部实行目标管理的常见问题及对策 / 曾 莉
·名牌栏目——学术集群的形成与凸显 / 吴忠才
·谈现代图书编辑的“博”与“专” / 刘川民
出版学·出版工作
·地方出版集团主业发展困境及应对策略 / 黄 嗣
·中国出版物,“走出去”更要“走进去” / 陆小静
·试析科技书刊互动 / 高 炜 陈小滔
·创新:出版的生命 / 陈国平
出版史•出版文化
·抗战时期我国出版业的后方大转移 / 吴永贵
·我国近代第一个词书专业机构——中国大辞典编纂处 / 汪家熔
·浅论宋代出版对宋诗的影响 / 陈 静
港澳台出版•国外出版
·在对立的声音中寻找真理 / 田力娜 徐丽芳
·自然出版集团的学术期刊出版模式 / 刘锦宏 闫 翊
品书录
·中国图书出版业近代化转型研究的力作 / 刘苏华
·《藏书与读书》的心路历程 / 徐 雁
博士论坛
·试论出版评论 / 范 军
·科技出版国际竞争力评价模型 / 方 卿
发行学·发行工作
·报刊发行的资本运营 / 黄 端
·期刊活动笄经典案例及其启示 / 杨青
·网络杂志出版现状及推广中的几个关键问题 / 张腾军 张贤平
博士论坛
·关于出版学本科专业教学改革的思考 / 周蔚华
·试论出版机构供给行为的经济学机理 / 吴赟

 

试论校对的两种功能

周 奇
摘 要: 从分析原稿与校样上的两类差错入手,阐述现代校对两种功能的此消彼长,论证“活校”在现代校对活动中的重要作用以及“活校”方法的运用。
关键词: 无心之误与有心之误 校异同 校是非



[中图分类号]  G232.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853(2008)02-0019-07
[Abstract] This paper analyzes two kinds of errors existing in manuscripts and proofs, expounds the view that today the one function of proofreading, checking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between manuscripts and proofs is weakening while the other function of checking errors in manuscripts is strengthening, and demonstrates the importance and the usage of the latter.
[Key words] Unintentional and intentional mistakes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checking Errors checking
1 无心之误与有心之误
书面材料(校对工作的对象,包括原稿和校样)中的错误,可以分为两类:“无心之误”与“有心之误”。
“无心之误”“有心之误”两个概念,是现代史学家陈垣提出来的。他在《校勘学释例》一书的《自序》中写道:
余以元本及诸本校补沈刻《元典章》,凡得谬误一万三千余条,其间无心之误半,有心之误亦半。
陈垣先生没有对“无心之误”和“有心之误”的含义做出具体解释,但分析他在书中列举的误例可知:“无心之误”指校刻者疏忽造成的错误,例如条目讹为子目,非目录误为目录,误连上文,空字误连,因同字而脱字,重文符号误为二字等。“有心之误”指校刻者妄改造成的错误,例如用后起字易元代字,用后代语改元代语,不谙元时年代而误,不谙元时人名、地名、部族、物名、专名、官名、体制而误等。
陈垣在书中特别批评“妄改”。他指出:“一时代有一时代所用之专名,校书者对于本书时代所用之专名,必须有相当之认识,此《方言》《释名》所由作也。”他举了一个典型误例:“腹里”为元代专名,谓中书省所统山东西、河北之地也。沈刻本既误为“肠里”,又误为“服里”。为什么会将“腹里”误作“肠里”“服里”?“腹”误作“肠”,因两字形似;“腹”误作“服”,因两字音同。但根本原因是校刻者不知“腹里”是元代的专名,知识欠缺而又过于自信,以致改不误为误。
现代的书面材料,同样存在“无心之误”和“有心之误”两类错误。
现代书面材料中的“无心之误”,是作者、编者疏忽或笔误造成的。计算机录入排版过程发生的错误,也属“无心之误”,是由于拆字失误、击键错位、指令失误等技术性原因所致。“无心之误”错误比较明显,因而比较容易发现,校对界称作“显性错误”。
现代书面材料中的“有心之误”,是写作主体自以为是造成的,包括作者错写和校订者、编辑妄改。这类错误,往往似是而非,难以发现,校对界称作“隐性错误”。
现今古籍校订书稿中,因妄改造成的错误很常见。妄改的原因主要是校订者以今义理解古义,以今字妄改古字。
例如,某古籍有“中国诸侯”句,校订者用“中国”今义来理解“中国”古义,妄改为“国中诸侯”。“中国”在古汉语里是个多义词:(1)我国专称。上古时代华夏族建国于黄河流域一带,以为居天下之中,遂称“中国”,而把中原以外地区称为“四方”,后演变成为我国的专称。(2)指春秋战国时中原各诸侯国。后泛指中原地区,也指中原地区的人。(3)指京师。《诗?大雅?民劳》:“惠此中国,以绥四方。”诗句中的“中国”指的是京师。可见“中国诸侯”当指中原各诸侯国,改为“国中诸侯”是错误的。
又如,某古籍有“人言公之畔,陛下必不信”句,校订者以为“畔”是别字,挥笔改为“叛”。“畔”字古有二义:做名词用含义是“边”;做动词含义通“叛”。这个“畔”字是“叛”的通假字,不是别字。
再如,某古籍有“於戏!吾不为也”句,校订者以为“於”已简化作“于”,遂将“於戏”改为“于戏”。殊不知,“於戏”即“呜呼”,音义皆同。
上举三例中的错误,都是校订者自以为是造成的,都是“有心之误”。
现代原创作品中,“有心之误”更为常见,有因误解字词含义而用字用词错误,有因望文生义而错用成语、熟语,有因语法、逻辑修养不足所致语法、逻辑错误,有因不谙标点符号、数字、量和单位用法标准致误,还有事实性、知识性、政治性错误。
编辑妄改的情况也经常发生,其原因正如清代学者段玉裁所说的,“识不到则或指瑜为瑕”。因此,编辑发排文本(原稿),既可能存在编辑认同或漏改的作者写作错误,也可能存在编辑妄改造成的错误,即改不误为误。这些错误,都是“有心之误”。
现代作者多用计算机写作,他们交给编辑的不再是手写书稿,而是电子书稿,或者是一块磁盘,或者通过电子邮件发送到编辑的电子邮箱里。书稿介质的这种变化,导致编辑工作方式的改变。编辑通常将电子书稿打印出来进行加工修改。编辑的发排文本,无须拣字排版,只须对照编辑在打印稿上的加工,对电子书稿进行局部修改。如果编辑直接在电脑上对电子书稿进行加工修改,则只须按照版式设计要求进行版式转换。因此,不会发生因拣字排版造成的“无心之误”(改版时可能会错改、漏改,但错漏数量有限)。这样一来,校样上“无心之误”减少了,而“有心之误”则大大增加。校样上的“有心之误”,是从原稿复印过来的,若与原稿对照校核,是发现不了的,因为两者同而无异。这就势必给校对工作带来新的问题。
2 校异同与校是非
针对书面材料的两类错误,校雠学界提出校对的两个功能:校异同,校是非。
将校雠的功能概括为“校异同、校是非”的,是清代校雠家段玉裁。
何谓校异同?段玉裁说:“照本改字,不讹不漏。”
何谓校是非?段玉裁说:“定本子之是非。”“校书之难,非照本改字,不讹不漏之难也;定其是非之难。是非有二:曰底本之是非,曰立说之是非。”“何谓底本?著书者稿本是也。何谓立说?著书者所言之义理是也。”
段玉裁说得很明白:“校异同”解决的传抄传刻的错误,主要是“无心之误”。解决的方法是将不同抄本或刻本对照,发现诸本相异之处,“择善而从之”。“校是非”则不同,它解决的是原著本身的错误,包括原著错误和后代校者妄改造成的错误,是“有心之误”。
古代校雠的这两个功能,也是现代校对的基本功能,所不同的是两者的内涵有差别。
现代的“校异同”,是指将校样与编辑发排文本(通称“原稿”)对照校核,发现了校样上与原稿相“异”之处,即以原稿为依据修改校样,使校样上的字符跟原稿完全“同”,从而保证原稿不错、不漏地转换成印刷文本。
现代“校是非”,是指发现并改正原稿本身的错误,包括作者写作错误而编辑漏改的或认同的,以及编辑改不误为误的。
既校异同,又校是非,才能将一切差错消灭在图书出版之前,使书稿具备付印出版的完备条件。
编辑发排文本有错误,是客观存在,几乎是普遍存在的。
请看校对员在校样上发现的原稿错误:
体现在作品中的情蕴和旨趣,与它所处的时代出现了明显的干格。
“干格”是“扞格”之误。“扞格”的含义是相互抵触,格格不入。“干格”无解。
《洛神赋图》……《历代名画记》中载西晋明帝司马昭作有此图。
司马昭是三国时代的人物,且西晋并无“明帝”,作《洛神赋图》的是东晋明帝司马绍。作者把东晋和西晋、司马绍和司马昭搞混了。
零下40度的酷寒,寒流压得温度计里那根细细的水银柱一个劲地矮下去。
“零下40度”当作“零下40摄氏度”(或“-40℃”)。水银的凝固点是-38.87℃,气温降到-40℃,“那根细细的水银柱”早已凝固了,“矮”不下去了。这类错误是作者写作不够严谨造成的。
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内有208条河,其中额尔齐斯河、额敏河、伊犁河是外流河。
额敏河和伊犁河都不是外流河。外流河指“流往海洋的河”,额敏河和伊犁河都不流向海洋,而是流往国外。作者显然没有弄明白“外流河”概念。
革命是千万人民群众长期奋斗的事业,决非少数人一朝一夕可以完成。
句中的“决非”当作“绝非”。决、绝二字都可以用在否定词前面,但含义有细微的差别。“决”用否定词前面,表示不容怀疑、不可动摇,含有主观成分;“绝”用否定词前面,表示排除任何可能性,含有客观判断的意思。“绝非少数人一朝一夕可以完成”,表示的正是对事物的客观判断。两个词含义接近,最容易混淆错用,如果不注意它们的细微差别,是很容易失检的。
5个句子都存在错误,但错误的性质不同,涉及的知识领域不同。1、5涉及语言文字知识,2涉及古代史知识,3涉及自然科学知识,4涉及地理知识。这些错误都是“有心之误”。
下面4个句子分别摘自三位知名人士的著作和一部权威辞典,都存在知识性错误
“七子”之一的广州湾(今广州)是1899年被法国强行租借的。
《广州湾租借条约》中的“广州湾”并非广州,而是湛江港,“广州湾”是湛江港的旧称。
敦煌藏经洞发现前八十天,八国联军侵占北京,火烧圆明园,中国文明刚刚蒙受奇耻大辱。
火烧圆明园发生在八国联军侵占北京之前40年,即1860年,是英法联军的罪行。
苏秦和张仪,一个主张连横,一个主张合纵,他们是同时活动的对手。
苏秦的主张是“合纵”,张仪的主张是“连横”,两人并不是同时活动的对手。
斗 星名,即北斗。《诗》:“维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
“斗”是星名,但不是“北斗”的专名,二十八星宿中的“斗宿”(俗称“南斗”),也简称“斗”。例如苏轼《前赤壁赋》:“月出于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句中的“斗”即“斗宿”。上引书证《诗》中的“维北有斗”指的正是“斗宿”。
这4例错误也都是“有心之误”,都是作者写作错误而编辑认同、校对失检而留在书上的。
上述种种错误,都是作者的“有心之误”,表现在原稿和校样上,是“同”的,用“校异同”的方法发现不了,只有进行是非判断,才能发现并纠正这些错误。
2007年8月,新闻出版总署组织检查教辅读物的编校质量,发现两类错误很突出。一类是明显的错别字,例如“七弦琴”错作“七玄琴”,“轿车”错作“桥车”,“人生苦短”错作“人生若短”,“武王伐纣”错作“武王代纣”。这类错误就是前面说的“无心之误”,是录排失误造成的,用校异同的方法不难发现和改正。另一类错误就不同了,例如语言失范,答非所问,单项选择题有两个符合题意的答案,原稿本身就错了,校样上的这类错误是从原稿复制过来的,只有校是非,通过是非判断才能发现和改正。
在铅排时代,手写书稿都须通过拣字排版,再打出校样。因为拣字排版容易发生错漏,而且差错率常常高达20‰以上,“校异同”就显得特别重要。校对必须通过“校异同”,发现并改正拣字排版错漏,从而保证原稿不错、不漏地转换成印刷文本。因此,“对原稿负责”就成了校对的首要任务。
如今的电子书稿,无须重新拣字排版,可以直接进行版式转换,编辑发排文本与传统的“原稿”有了很大的不同。现代的编辑发排文本和校样的异同,有点类似传统的一校退改样和改后打印的二校样,两者的“异”即编辑用红笔在打印稿上的修改,只须用“核红”的方法,就可以把“异”(改版时的漏改和错改)猎获。其他的错误,都是以“同”(校样与原稿同)的形式隐藏在字里行间的。
《图书校对工作基本规程》这样分析现在的原稿和校样:
现在,……多数作者交给编辑的不再是手写书稿,而是一块磁盘,磁盘打印稿将传统的原稿和校样合二而一了,也将录排差错与写作差错合二而一了。编辑在磁盘打印稿上加工,排版人员根据编辑的加工修改磁盘稿,再按照版式设计要求进行版式转换,打印出来的就是校样。这个校样除编辑加工修改的部分和版式以外,与磁盘稿并无二致。因此,校样上可能存在5类差错:(1)作者录入差错;(2)作者写作错误;(3)编辑错改;(4)排版人员修改磁盘稿时的漏改、错改;(5)版式转换过程可能发生的内容丢失和错乱。这5类差错除第4类、第5类两类差错可以用核红、对校方法发现外,均以是非形式隐藏在字里行间。校对主体实际上是进行“无原稿校对”操作,通过是非判断发现差错。
《图书校对工作基本规程》还指出,现代校是非有5个方面的任务:(1)发现并改正常见错别字;(2)发现并改正违反语言文字、标点符号、数字、量和单位等使用的国家规范和标准的错误;(3)发现并改正违反语法规则和逻辑规律的错误;(4)发现并改正事实性、知识性和政治性错误;(5)做好版面格式规范统一的工作。这5个方面的错误,都是“有心之误”,都是用机械比照发现不了的差错。
校对客体的上述变化,对校对提出了新的要求:校对工作必须重新进行校对功能定位。《图书校对工作基本规程》在分析校对客体的变化之后提出:“校是非”上升为校对的主要功能。
校样上“无心之误”与“有心之误”的此消彼长,是写作方式、编辑加工方式和出版方式变化的必然结果,校对方式如果不跟着改变,仍然坚守“以校异同为主”和“对原稿负责”的信条,图书成品差错必然大幅度增多。所以,校对功能必须调整,向以“校是非”为主发展;校对理念必须转变,树立“对读者负责、对社会负责”的新理念。
3 “死校”与“活校”
何谓“死校”?何谓“活校”?近代学者叶德辉是这样解释的:
“死校者,据此本以校彼本,一行几字钩乙如其书。一点一画,照录而不改。虽有误字必存原文。”
“活校者,以群书所引,改其误字,补其阙文。又或错举他刻,择善而从,别为丛书,板归一式。”
“死校”是机械校法,“以此本校彼本”,“一点一画,照录而不改”。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的。“死校”的存在有其合理性,因为此法容易发现错漏,又可找到改错补漏的直接依据。但是它的缺点也是很明显的:校者不掺己见,不负责任,往往导致以讹传讹。
“活校”“以群书所引”,“择善而从”,改正错讹,从而避免以讹传讹。
在古籍校勘中,运用活校法纠正以讹传讹的例子很多,下面略举几例。
[例1]《魏书?卢玄传》:
卿等欲言,便无相疑难。(中华书局1974年点校本)
有的学者觉得这个句子语气不通顺,便查他书,查到《北史?卢玄传》和《册府元龟》卷一五六,原来是:“卿等欲言便言,无相疑难。”意思是说:你们有话便说,不要互相疑难。补一个“言”字,改一下断句,语气就通顺了。
[例2]《搜神记》中《李寄》一文有一段文字,许多注释本是这样的:
将乐县李延,家有六女,无男。其小女名寄,应募欲行,父母不听。寄曰:“父母无相!惟生六女,无有一男,虽有如无。女无缇萦济父母之功,既不能供养,徒费衣食,生无所益,不如早死。卖寄之身,可得少钱,以供父母,岂不善耶?”
文中的“父母无相”,注释者多注“父母没有福气(福相)”。依照这个注释,李寄的性格形象就很矛盾。说她是孝女吧,她竟咒骂“父母无相”,“无有一男”;说她不孝吧,她却能卖身供养父母。后来有些学者从《太平广记》引《法苑珠林》中查到,原来“相”字后面漏了一个“留”字,“父母无相”原作“父母无相留”。补上一个“留”字,一个孝女的形象就活现在我们面前。李寄“应募(卖身为婢)欲行”,父母不让她走,她就劝说父母“不要留我”(父母无相留),女儿没有“缇萦济父母之功”,“卖寄之身,可得少钱,以供父母,岂不善耶?”
[例3]唐代诗人杜牧的名篇《寄扬州韩绰判官》:
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木凋。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该诗引自《全唐诗》。青山远水,明月夜箫,多么动人的扬州风貌!然而,那“秋尽江南草木凋”却大煞风景。有学者疑“草木凋”有误,便查他书,原来“木”字是“未”字之误。该句应作“秋尽江南草未凋”。虽然秋尽江南,扬州依然草木葱茏。这样便与青山、远水、明月、夜箫构成一幅完美的画卷。
清代校雠家段玉裁主张先正底本,后断是非。“正底本”即改正传抄传刻错漏,恢复原著的真貌;“断是非”即改正原著中的错讹和后代校者的妄改。他说:“不先正底本则多诬古人;而不断是非则误今人。”“正底本”必须“死校”;“断是非”则必须“活校”。“正底本”与“断是非”相结合,“死校”与“活校”相结合,才是校雠学的真经。
现代校对更需推行“死校”与“活校”相结合。现代的“死校”,是将校样跟原稿比照,发现两者异同,然后以原稿为依据,将校样上跟原稿不同的地方一一改正,使校样跟原稿完全相同。现代的“活校”,是脱离原稿通读校样,发现原稿本身存在的错误,使原稿更加完善。
“活校”存在一定程度的危险性,有可能改不误为误,造成新的错误。因妄改而致误的例子,在我国古代校雠史上是不少的。韩愈的儿子韩昶改“金根车”为“金银车”,早已成为校雠史上的笑话:“崔豹《古今注》云:‘金根车,秦制也。阅三代之舆服,谓殷得瑞山车,一曰金根’,故因作为金根之车。秦乃增饰而乘御,汉因不改。《晋舆服志》载:金根车,天子亲耕所乘,置耒耜于轼上,乃知是车盖耕车也……韩昶为集贤校理,史传中有说金根车处,皆臆断之曰:‘岂其误欤?必金银车也。’悉改‘根’为‘银’……昶,文公之子也,而不知古,抑又可叹。”所以,“活校”必须“慎改”,坚持“改必有据”的原则。
4 两种功能与两类方法
实现不同的功能,需要与之相适应的科学方法。两千多年来的校对实践,创造了许多校对方法,这些方法归结起来可以分为两大类:比照异同,判断是非。现代校对常用的“折校”“点校”“平行点校”“读校”“核红”等,都属于“比照异同”,它们共同的特点是“机械比照”,是“死校法”。现代校对的“通读检查”,则属“判断是非”,是“活校法”。
“活校法”主要有如下三种。
(1)本校法:脱离原稿通读校样的方法,要旨是“前后互证”,即通过文稿的内在矛盾发现错误。
[例1]
太子曰:“善。然则涛何气哉?”客曰:“不记也。然闻于师曰,似神而非神者三:疾雷闻百里;江水逆流;海水上潮;山出内云,日夜不止。”
这段文字,引自枚乘的《七发》,没有错别字,也没有病语,但存在错误。错在哪里?错在前后矛盾。前面说:涛的气势“似神而非神者三”,后面列举的却是四种。错在引用者在“江水逆流”后面误用了分号,应该改为逗号。江涛气势有三种现象:一是声音,“疾雷闻百里”;二是水势,由于“海水上潮”导致“江水逆流”;三是云气,“山出内云,日夜不止”。
[例2]
正文:公元765年,四川发生大地震。
书末注:天宝十五年,帝奔蜀,川中大震。
文注矛盾。注文是对的。天宝十四年(公元764年),爆发了安史之乱,唐玄宗仓皇出逃,于天宝十五年(公元765年)逃到四川,川中百姓大为震惊。“川中大震”并非“四川发生大地震”,作者误解了“川中大震”的含义。
[例3]
西北地区藏式壁画,除白居寺、瞿昙寺外,桑耶寺也颇具特色。
转换概念。前面说的是“藏式壁画”,后面列举的却是三座佛寺,佛寺与壁画不是同一概念。应改为“除白居寺、瞿昙寺壁画外,桑耶寺壁画也颇具特色”。
(2)他校法:要旨是“以他书校本书”。改必有据,是“校是非”的基本原则。他校即寻找认定错误、改正错误的可靠依据,从而避免因妄改再造成新的错误。他校的重点是引文、转述以及事实性、知识性、政治性疑点。他校所依据的“他书”,应当是国家标准、权威工具书和其他可靠图书。
[例4]
某《唐诗鉴赏辞典》将杜甫诗句“葵藿倾太阳,物性固难夺”译作“向日葵老是围着太阳转”。
知识性错误,“葵霍”并非“向日葵”。向日葵原产北美洲,杜甫是8世纪人,那时还没有发现美洲大陆,杜甫没有见过向日葵。可以断定“葵藿”不是向日葵。那么,葵藿究竟是什么植物呢?其生物特性又是怎样的呢?只有他校才能找到答案。查《本草纲目》等可知:葵,蔬菜,叶倾日。藿,豆科植物的叶子。葵藿即葵叶(借“霍”代叶)。“葵藿倾太阳”即“葵叶倾太阳”。查古文、古诗词又知:古代文人认为,葵叶倾日是为了“卫其足(根部)”,因而赋予它“手足亲情”的人格内涵。曹植在《求通亲亲表》中,曾用“葵藿倾阳”的典故,向哥哥表白手足亲情。
(3)理校法:即推理判断,是“校是非”的重要方法。段玉裁指出:“所谓理校法也,遇无古本可据,或数本互异,而无所适从之时,则须用此法。”就是说,用“本校法”和“他校法”都解决不了,才采用“理校法”。
理校主要从语言、体例、史实三个方面入手。
从语言入手,即通过辨析字形、读音、意义以及运用语法规则、逻辑规律等手段,进行是非判断,从而改正用字、用词、造句的错误。
[例5](我国校雠史上“理校”的经典案例)
   触说太后(《战国策》)
赵太后新用事,秦急攻之。赵氏求救于齐,齐曰:“必以长安君为质,兵乃出。”太后不肯,太臣强谏,太后谓左右:“有复言令长安君为质者,老妇必唾其面。”左师触愿见,太后盛气而揖之。
时间过去了两千多年,清代学者王念孙疑文中上句“有复言”与下句“左师触詟愿见”文气不贯。他认为:下句应为“左师触龙言愿见”,才能跟上句的“有复言”相呼应,文气才贯。他推断:“触詟”是“触龙言”之误,龙言(竖排)错合为“詟”。1973年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帛书《战国纵横家》:“左师触龙言愿见”。证实了王念孙的推理判断。
[例6]
这家工厂,去年年产值仅1200万元,今年跃升为3600万元,整整增长了三倍。
数量表达混乱。倍,指跟原数相等的数。计算倍数应减去原数,再除以原数。原产值1200万元,今年产值3600万元。(3600-1200)÷1200=2,只增长了两倍。
[例7]
十几年中,足迹踏遍15个省200多个县,测量、摄影、分析、研究的古建筑物达2000余处。
语法错误。① 缺主语,缺了“足迹”的主体。② 搭配不当,“足迹”跟“踏遍”不搭配(可将“足迹”改为“双脚”或将“踏遍”改为“遍布”)。③“摄影”是不及物动词,后面不能带宾语(可改为“拍摄”)。
从体例入手,是古籍校勘的重要方法。古文里的经、传、笺、疏,诗、词、曲、赋,各有一定的体例。因此根据不同体例进行类比,可以发现错误。例如《墨子?非攻中》:“诗曰:鱼水不齐,陆将何及乎?”清代校雠家王念孙指出:“‘陆将何及乎’不类诗词,‘乎’字盖浅人所加。”这是从体例入手发现错误的经典案例。古籍校勘的这种体例类比方法,可以运用到辞书校对实践。辞书的编纂,有着严格的体例,但由于编写者众多,容易发生词条编写体例不一致,用体例类比的方法可以发现错误。
[例8]
李鸿章(1823—1901年),安徽合肥人,清末洋务派和淮军首领……
李庭芝(1219—1276),字祥甫,南宋大臣,随州(今河北随州市)人……
孤立看,两个条目都没有问题。但对照看,就会发现两者的技术规格不一致:生卒年表述方式不统一;李鸿章无“字”;李庭芝的籍贯排列在官职后面;李鸿章的籍贯后面无今地名括注。在同一部辞书里,“技术规格不一致”是不允许存在的。
从史实入手,即从文章的内容方面检查文字表述是否符合史实。
[例9]
对于纷繁复杂的人生现象,古希腊有位哲学家把它比喻为奥林匹克运动会。
与史实不符。古希腊在公元前146年并入罗马版图后就不复存在,而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始于1896年,两者相距2042年。两千多年前的古希腊哲学家,怎能用两千多年后的事物做比喻?古希腊的运动会叫做奥林匹亚竞技,作者把古今两个运动会混淆了。
[例10]
(藏经洞)被发现于十九世(下转89页)(上接24页)纪最后一个晚春季节,与八国联军发起向中国的进攻几乎同时。焚烧圆明园的烈焰即将腾起……
与史实不符。火烧圆明园发生在1860年,乃英法联军的罪行。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发生在1900年,圆明园早已化为灰烬。八国联军于1900年6月7日攻占大沽炮台,7月14日攻陷天津,8月14日攻陷北京。已是盛夏而非“晚春”。
现代校对的“人机结合校对法”,是一种特殊的校对方法,它采用基于分词和词间接续关系的方法编制校对软件,再将校对软件与书稿同时输入电脑,通过自动比照发现疑点,提出改错建议。这种技术本质上是“异同比照”,但是机校提出的“错误”并不全是真错,误报率往往高达50%。因此,机校之后,必须由人工进行“是非判断”,剔除误报,采纳正确的改错建议。人机结合校对,实质上是应用现代科学技术,将“校异同”与“校是非”有机结合。
(收稿日期:2008-01-25)
 

 
 (ID:1087)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