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8年第二期  
 
目 录

卷首语
·努力实现宣传思想工作总要求 / 珞 珈
专论·特约稿
·数字复合出版催生出版新业态 / 田胜立
编辑学·编辑工作
·试论校对的两种功能 / 周 奇
·从再版教材开发谈教材开发平台建设 / 王冰平 唐圣平
·可遇可求话选题 / 杨进刚
·品牌图书的炼成及相关构成元素广告特性的设计 / 雷绍锋
·科技期刊编辑部实行目标管理的常见问题及对策 / 曾 莉
·名牌栏目——学术集群的形成与凸显 / 吴忠才
·谈现代图书编辑的“博”与“专” / 刘川民
出版学·出版工作
·地方出版集团主业发展困境及应对策略 / 黄 嗣
·中国出版物,“走出去”更要“走进去” / 陆小静
·试析科技书刊互动 / 高 炜 陈小滔
·创新:出版的生命 / 陈国平
出版史•出版文化
·抗战时期我国出版业的后方大转移 / 吴永贵
·我国近代第一个词书专业机构——中国大辞典编纂处 / 汪家熔
·浅论宋代出版对宋诗的影响 / 陈 静
港澳台出版•国外出版
·在对立的声音中寻找真理 / 田力娜 徐丽芳
·自然出版集团的学术期刊出版模式 / 刘锦宏 闫 翊
品书录
·中国图书出版业近代化转型研究的力作 / 刘苏华
·《藏书与读书》的心路历程 / 徐 雁
博士论坛
·试论出版评论 / 范 军
·科技出版国际竞争力评价模型 / 方 卿
发行学·发行工作
·报刊发行的资本运营 / 黄 端
·期刊活动笄经典案例及其启示 / 杨青
·网络杂志出版现状及推广中的几个关键问题 / 张腾军 张贤平
博士论坛
·关于出版学本科专业教学改革的思考 / 周蔚华
·试论出版机构供给行为的经济学机理 / 吴赟

 

中国出版物,“走出去”更要“走进去”

陆小静
摘 要: 近年,在政府和出版企业共同努力下,我国出版物“走出去”在取得成绩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新问题。本文在分析这些问题的基础上,建议出版企业更新观念,加大外向型图书开发和国际合作出版及中文版图书的翻译力度,大力培养国际人才,以使我国出版物能真正“走出去”“走进去”。
关键词: 对外图书贸易 版权输出 国际化


[中图分类号]  G239.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853(2008)02-0046-04
[Abstracts]  In recent years, with the hardworking of Chinese government and the publishing houses, Chinese publications have made great progress in going abroad,meanwhile, some new problems are emerging. The paper puts forward some suggestions, just that publishing houses should accept new concepts, develop more publications aimed at international market,enhance th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nd translations and develop more international talent, in order to  make Chinese publishing industry not only go abroad,but also really go global.
[Key words]  Foreign trade of book Copyright export Internationalization
旨在加大版权输出力度、推动中国出版物走向世界的“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在国家文化产业“走出去”战略框架下,已实施了两年。2006年,这项计划被纳入《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重大文化工程,这意味着中国出版物“走出去”已经被提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近年来,政府部门为了鼓励我国出版物“走出去”,出台了许多相关政策,在政府和出版业界共同努力下,我国在走向国际市场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绩。2006年第十三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BIBF)版权贸易量达12064项,创历届新高,其中版权输出合同实现历史性突破,达成1096项,比上一年增长98.2%,版权引进合同891项,比上一年增长6.7%[1]。这是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举办20年来,我国出版业首次实现图书版权贸易顺差。
在取得令人欢心鼓舞的成绩同时,也出现了一些让业界深思的现象:中国出版物的“走出去”仅仅表现为对外版权贸易量提高了,但主要贸易对象是港澳台地区;有出版实物出口了,但在西方主要读者是华人华侨。中国出版物“走进去”应是在了解国外主流社会读者阅读需求的基础上,着眼于民族文化,及时地把内容丰富、译文流畅或者适宜在国外翻译出版的中国出版物,通过多层次、多渠道的营销网络进入国外的主要销售网点,真正让中国的出版物在国际市场上产生积极影响。只有这样,承载着中华民族文化的出版物才能通过版权贸易的方式进入国外主流社会,才能达到在国外传播中华灿烂文化、弘扬中华优秀文化、提升中国文化国际地位的目的。
1 我国出版物“走出去”存在的问题
1.1 中国出版物陷入为“走出去”而“走出去”的怪圈
中国出版物“走出去”战略,是指通过图书贸易、版权合作、合资联营等多种方式,扩大中国出版物在世界市场的份额。鉴于政府对我国出版物走出去的大力提倡,不少出版集团对所属出版社下达了“走出去”的指标,我国有些出版单位落入“为‘走出去’而‘走出去’”的怪圈。
据报道,在2007年第十四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有的出版机构迫于指标压力,采取高额奖金刺激、免收版权转让费、与国外出版机构达成其他附加交易等非市场手段实现版权输出,而对输出的版权图书能否实现销售和达到传播文化的目的不大关心;有的版权机构与国外出版商接洽后,虽然出于某种原因签下了某些版权合作意向,但并未打算真正实施;另外,一些出版社版权引进工作没有计划性和系统性,对选题不加论证就上台哄抢,导致哄抬版税,版税率被人为抬高到非正常水平,既扰乱了正常的版权贸易秩序,又损害了中国出版界的整体形象,同时造成重复引进、盲目引进。
1.2 出版企业“走出去”的意识尚需进一步加强
第一,缺乏以传播民族文化为己任的出版精神。
出版作为体现中国的历史和现状、捕捉前沿科技资讯和传播最新人类文明成果的重要媒介,责无旁贷地应担当推广本土文化、让世界了解真正的中国这个最根本的任务。一个没有先进文化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一个没有民族文化优势的国家,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家。我国有着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但近代以来,由于经济上的相对落后,不可避免地带来文化上的弱势和非主流地位。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政治的迅速发展,在国际舞台上确保文化话语权与文化安全、尽快改变对外版权贸易引进大于输出的状态迫在眉睫。被毛泽东称为“新闻出版事业的模范”的邹韬奋,把出版工作看成是出版人职业的尊严、现代中国人生存的尊严、民族文化的尊严,而我国有些出版企业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在他们眼里,中国出版物走向世界很难,出版走向世界是政府的事,无视出版企业自身传播民族优秀文化与塑造民族精神的历史重任。
第二,缺乏全球竞争意识。
长期以来,我国出版业界在国家政策保护下,享有书号等垄断资源,实行“事业单位、企业管理”,相对于西方国家的出版企业,竞争意识不强,眼光不够长远,把行业以及自身发展的希望寄托于政府的政策上。面对出版“走出去”,他们只是消极应对,认为做够国内的业务就可以生存并能小有发展。
在西方文化产业发达的国家,无论是出版商还是出版教育培训机构,他们都把行业和自身未来的经济增长点投向国外市场,且行业拓展到本土以外的动因也不在于政策,而在于竞争意识,优惠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是行业自己争取来的。
1.3 选题面窄,图书实质性输出内容匮乏
第一,选题面窄。
目前我国实现的版权输出项目,一是大多为我国的传统技术与文化类作品;二是可供出口的外文版图书不多,只限在中文图书。从出口图书目录和参加国际书展的书目中可以发现,中国古代艺术品、中国功夫、中国中草药、中国针灸等图书占据了相当份额。这些作为我国五千年优秀传统文化的代表,毫无疑问是要经常向世界推介的,但这些毕竟需求有限,我国出版企业还需发掘新的领域。
第二,图书实质性输出内容匮乏。
中国的快速发展让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渴望了解今日之中国,这些外在需求推动着中国版权贸易快速向国际进军。而在这种大需求背景下,我国出版物输出却缺少“内容”。图书出版品种存在结构不合理、内向型题材比重太大、缺乏外向型图书开发等问题。
2005年7月,国务院新闻办和新闻出版总署联合成立了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工作小组,并下发“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实施办法,说明申请资助的程序及相关事宜,在全国范围内征集评选推荐书目。2006年,第二次“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推荐书目出炉,1242种图书中有83种图书进入重点推荐书目,一般推荐图书为171种。遗憾的是,由11位中外专家组成的评审团认为,各单位推荐的图书仍存在外向性不够明确、品种增多但有重复、书目信息过于简略等问题[2]。这充分说明我国出版物创作动力不足,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优秀作品、能供输出的作品资源缺乏。
1.4 适应“走出去”的人才储备不足
第一,我国出版从业人员知识构成现状堪忧。
作为知识密集的智力型产业的出版业,随着产业发展和高新技术的应用,出版业对人才的需求量将越来越大,而我国现有人才队伍和工作机制都还远不能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我国出版物“走出去”的人才更为缺乏。
目前,我国有新闻出版从业人员300多万,具有大学本科以上学历的比例不大。而且从业人员的知识能力结构明显不合理:熟悉传统新闻出版业务的人员数量偏多,掌握新技术、了解新市场的专业技术人员数量明显偏少;熟悉单一媒体的人员数量较多,能够适应跨媒体经营运作的人员偏少;熟悉采编业务的人员数量偏多,懂经营会管理的高级复合人才不足;了解国内市场的人员较多,能够较好把握国内外两个市场的人员严重缺乏[3]。
第二,懂专业、懂图书编辑、精通外语同时具备一定市场敏感性的人才凤毛麟角。
版权贸易专业人才的缺乏已成为制约我国出版物“走出去”的瓶颈。人才队伍的捉襟见肘,使得中国版权业难以在世界版权贸易市场上竞争,从而大大削弱了版权产业和版权贸易的国际竞争力,并严重制约其高速增长。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每年的法兰克福书展,由于大多出版企业缺乏版权人才,花了不菲的经费到会展,结果只能走马观花,或凭主观意识盲目行动,造成中国参展团高投入与低产出这个业内公认的现象。
2 中国出版物“走进去”的对策
中国出版物“走进去”,不仅仅是开拓外国出版市场、扩大中国出版物在世界市场的份额,更主要的是传播中华灿烂文化、弘扬中华优秀文化,以提高中国出版业在国际汉文化圈和西方主流社会的影响力为最终目的。由上述可知,我国出版物“走出去”、真正“走进去”面临的问题和困难不小,我们对此应有清醒的认识。中国出版走向世界是中国对外开放的一项重大战略举措,为此,出版业界应打破传统观念,确立全球出版的理念,在选题策划、内容翻译、人才培养等方面多借鉴吸收国内外先进经验,以国际市场视角去考虑和实施出版物“走进去”的发展战略。
2.1 策划“外向型图书”
“外向型图书”这个概念最早是由新闻出版总署原副署长杨牧之提出来的,其意为认真研究海外特定市场的需求,仔细考虑选题、语种和当地的阅读习惯等,结合我们的优势,为这个市场生产定制的产品,从而打进当地的主流市场[4]。这实际就是要用外国的文字、外国人喜闻乐见的中国内容,以及外国人乐意接受的形式“走出去”。惟有如此,我国出版物才能走得更远、走得更深入,而不仅仅是将目前主要供应国内市场的中文图书输出到海外能够读懂中文的读者手中。
一直以来,中国古代文化、医学等传统文化,中国目前的发展现状,这两方面在国外都很受欢迎。海外对中国哲学、历史、文化、文学,尤其是学术性、研究性较高的古籍图书需求量较大,但近两年来整理出版的古籍图书品种不多,加上选题撞车,使海外同业可订书减少。我们应该抓住时代契机,更多地介绍适应不同国家和民族以及不同层面读者口味的、反映当代中国各个方面的图书,有的放矢地出口一些对路的出版物。出版企业在努力扩大我国输出总量的同时,应树立“外向型出版”概念,自觉参与国际市场竞争。
2.2 大力提倡国际合作出版
国际合作出版是指不同国家或地区的出版社联合起来,共同商议用多种文字同时出版同一种图书,共同投资、共担风险、共得利益、共同出版发行的一种活动,又称国际联合出版或共同出版。目前我国很多图书原本只是适应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具体“情境”而做,海外读者在知识背景、阅读心理、审美情趣、接受习惯上都存在很大差别,这些因素导致中国人编写的出版物难以被国外读者接受。现在国外很多国家都掀起了“中国热”,对中国各个方面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但中文图书的出口销量并未有明显的增长,倒是这些国家自己出版的有关中国的图书热销起来就是一个例证。
据“中国出版走向世界”课题组的报道[5],许多由英国本土的出版公司编写有关中华文化内容的出版物在当地销售的市场前景不错,与其由国外出版商根据一些片面资料去编造中国的历史和现状,或由国内出版社按中国人欣赏习惯去编写外国人不爱阅读的出版物,倒不如提倡国内出版业重视与国外出版商的合作出版,在这方面,外研社的方法值得借鉴。
外研社在汉语教材开发方面拥有很好的资源,但缺乏在国际上销售的渠道,因此制定了“借船出海”策略,即与国际著名出版商合作,利用他们的渠道进行推广和销售。2005年,外研社、培生集团、麦克米兰公司三方在法兰克福书展共同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在接下来的10年里,三方每年共同投资1000万元人民币,共投资1亿元,开发2000种以上的汉语教材。这意味着三方将共同经营、共同推广,也共同获利。另外,2006年外研社和汤姆森学习出版集团合作出版的《汉语900句》在世界50个国家进行了推广、销售,成为迄今中国出版的语种最多、规模最大的外国人学汉语的教材。
2.3 注重翻译,克服出版物的阅读障碍
注重翻译的主旨是:让世界人民能够以自己熟悉的文字,通过阅读图书更多地了解中国。法兰克福书展前主席、现任世界书展联合会主席的卫浩世(Peter Weidhaas)先生曾指出:中国有一个问题,虽然有很多书,但都是中文的,而来法兰克福的出版商大部分是用英语交流的,大家打开一本书,没办法阅读,就没办法知道它的好坏。所以他的建议是,第一是要翻译,首先要通过翻译向世界解释中国的文化。
具体操作为:一方面,通过与中国翻译家协会等机构合作,建立翻译人才库,整合国内翻译力量;另一方面,由于海外的汉学家不但了解中国文化,而且还了解所在国的读者需求,他们比中国人更了解所在国出版社的实际需求,因此,可以借助海外汉学家的翻译力量,按照其所在国读者的习惯编排、翻译我国的图书,力求生产出符合西方读者阅读心理的出版物。
可喜的是,近年来,我国政府在这方面也给予了大力扶持,如2006年,有1000多种图书被纳入“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的推荐书目,凡购买或获赠国内出版机构版权的国外出版机构,均将得到翻译费资助。2006年我国政府在翻译经费上的资助金额就达到1000万元,受助国家19个,出版单位49家,文种12个,项目210多个[6]。
2.4 不拘一格,培养人才
出版物的“走出去”“走进去”需要倚重、吸引、培养、储备一大批具有国际化视野、具有创新精神的管理型人才、市场拓展型人才、技术型人才、公共关系人才。他们不仅精通外语,通晓外贸知识、版权法等,还要能及时了解海外的出版动态、畅销书的动向,准确地分析海外读者的阅读倾向及畅销书流行的原因,而且要对国内出版界有较好的把握,能够准确地选书,知晓图书的出版成本和流程以便精确报价。
目前这种高素质、高水平的复合型人才在我国出版业界还非常缺乏,需要通过以下途径逐渐培养。
第一,培养本土人才。直接派遣新闻出版人才赴发达国家深造或专项培训,加快人才国际化进程,逐步形成与国际接轨的人才使用机制;进一步拓宽留学和培训渠道,采用“走出去”的方法,积极培养促进本土新闻出版人才国际化,同时,选择具有培养发展潜力的新闻出版编辑、营销管理人员分期分批到西方发达国家深造学习和短期轮训,扩大国内外新闻出版人才的交流渠道和对话平台。
第二,引进外来人才。不断加强国际化人才的集聚,大力推进新闻出版人才引进方式的多样化,开创多种形式、多种层次、多种渠道的创新模式,探索“高薪聘请”具有“世界公民型”的出版商、书商,开展“合作设计”“合作生产”等。大力吸引海外中国留学生,同时搜集海外高层次新闻出版人才回国就业的相关信息,并将这些信息纳入海外新闻出版高层次人才信息库,及时为我所用。
注 释
[1]刘昶.“走出去”战略北京告捷[N].出版商务周报,2006-09-11(1)
[2]王玉梅.八项政策助出版“走出去”[N].中国新闻出版报,2007-03-23(1)
[3]方卿.深入领会《纲要》精神 加快人才培养步伐[J].中国出版,2005(11):46-47
[4]焦国瑛.中国图书如何“走出去”[J].出版参考,2005(3s):34
[5]“中国出版走向世界”课题组.中国出版走向世界的难点与建议[J].出版发行研究,2004(12):70-75
[6]张贺.新闻出版总署出台八大优惠政策[N].人民日报,2007-04-05(11)
(收稿日期:2007-12-20)
 (ID:1094)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