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8然年第三期  
 
目 录

卷首语
·自觉为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服务 / 珞 珈
专论·特约稿
·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历史回顾与规范提升 / 徐建华 陈高腾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阅读与校对阅读比较研究 / 周 奇
·从问题入手的引进版图书选题开发模式初探 / 刘玉军
·我国消费类期刊编辑岗位设计浅析 / 朱随娣
·网络环境下学报审稿方式多元化问题及对策 / 骆 瑾 王 昕 方立国
·基于504种CSSCI来源期刊的编辑体例标准化状况调查报告 / 尹海良
出版学·出版工作
·获奖图书的学术评价研究 / 孙 宇
·我国高校学报专业化路径的现实选择与体制性障碍评析 / 欧翠珍
出版史•出版文化
·中国出版史的研究对象和范围 / 刘光裕
·媒介形态变化对出版史研究提出的新问题 / 杜 敏
·开启出版文化史研究的宝库 / 夏兴通
港澳台出版•国外出版
·简?温纳的理想与现实 / 许 洁 徐丽芳
多媒体·数字出版
·大学生数字教材购买行为分析架构 / 万荣水 陈筱婷
·论开放存取出版对科学信息交流和利用的影响 / 黄如花  冯 晴
品书录
·《开卷》杂志的前世今身 / 徐 雁
博士论坛
·我国出版宏观管理的现状、问题及对策研究 / 黄先蓉
·标准出版若干法律问题探析 / 王 清
发行学·发行工作
·民营尚和,9年下活中国期刊发行棋局 / 黄 端
·书业物流进入供应链管理阶段的路径选择 / 尹章池 田道全

 

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历史回顾与规范提升

徐建华 陈高腾
摘 要: 在回顾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自发产生、发展的历程之后,针对研究生培养的现状,从政策扶持、学科定位、试点推广和培养单位保持特色等角度,提出规范提升的具体措施。
关键词: 出版学科 研究生教育 规范提升


 
    [中图分类号] G23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853(2008) 03-0005-04   [Abstract] This paper reviews the process of beginning and developing of the master program education for publishing science. Focusing on t he current status of master program, the authors put forward several s trategies for improving the education program, such as policy supporti ng, discipline orientation, pilot training and promotion, forming the institutional features,etc.   [Key words] Publishing science Master program Promotion 1 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产生与发展   自1983年武汉大学开办图书发行学专业、1984年胡乔木同志提议在高校中试办编辑学专业、1986年又提倡大学办出版系以来,目前全国已有80余所各类高校先后开办了出版学科的本科教育。尤其是1998年教育部公布的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确立了出版学科应有的地位,给予一定的生存和发展空间,使得出版学科的本科教育能在一个相对规范的环境下得以正常发展。   反观出版学科的研究生教育,就没有那么幸运。由于历史的原因,有关出版学科的研究生教育,从一开始就是在一种极不规范的条件下自我挣扎、自我发展着。 1986年,可以说是国内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发端。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今信息管理系)当年获得“图书馆学”硕士学位点,于是,在此硕士点之下设置了“ 编辑出版”培养方向,导师为倪波教授,研究生为赵新华。同年,经河南省教委批准,《河南大学学报》编辑部在全国范围内招收了李频、王衍诗、何玉冰三名 “编辑学”研究生,分别挂靠在本校的文学、教育和地理三个专业的硕士点之下。   1987年,武汉大学图书情报学院(今信息管理学院)在“图书馆学”硕士学位点之下自设了“出版发行”培养方向,导师为孙冰炎教授,研究生为戴纪锋。自此,武汉大学的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相对稳定地持续发展。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获得了很大发展,如南开大学商学院信息资源管理系“图书馆学”硕士点之下的“图书与出版管理”方向,即是19 97年设置的。发展到现在,据2008年研究生招生目录显示,已有30多所高校在不同学科内开展了不同形式的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和培养,异彩纷呈。如果加上曾经招生、目前由于各种原因不再招生的单位,总数当不止此。
2 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类型
    仔细分析一下,我们可以看出,这些自发出现的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大概表现为以下两种类型。
2.1 在相关二级学科硕士点或博士点之下设置培养方向
    这是最传统的方式,也是普遍使用的方式。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大约有近30所高校在相关专业的二级学科学位点之下设置了培养方向。不同的是二级学科的选择不一样:一种是与教育部本科专业目录一致,在“文学”部类之下的“传播学” 二级学科中设置,少数在“新闻学”之中设置,采取这种选择的大多是文学院或新闻传播学院,兼及一些其他学院;另一种是在历史形成的“管理学”部类之下的“图书馆学”二级学科中设置。   如表1和表2所示,南开大学商学院与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分别在“图书馆学 ”和“传播学”二级学科博士点之下设置了“出版管理”博士培养方向;中国人民大学在自设的“传媒经济学”二级学科博士点下设置了“数字化与出版转型研究”博士培养方向;南开大学和中山大学等在“图书馆学”二级学科之下设置了相应的硕士培养方向;北京大学等众多高校则分别在“传播学”、“新闻学”之下设置了硕士培养方向;广西民族大学在“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硕士点之下设置“编辑出版与语言应用”培养方向,则是不多见的。
表1 自设出版学科博士方向的高校
  
表2 自设出版学科硕士方向的高校
  
  
2.2 在相关一级学科之下自设二级学科博士点和硕士点
    这是新世纪的新变化,是随着近年来一些高校陆续获得相关学科一级学科授予权之后,依托一级学科优势,根据学科发展需求和自身学术特点的一种重要选择。在出版学科领域,起带头和示范作用的是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2001年,在“ 图书馆、情报与档案管理”一级学科之下自设了“出版发行学”二级学科硕士点,2002年,又自设了“出版发行学”二级学科博士点。   如表3、表4所示,其后,又有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在“图书馆、情报与档案管理 ”一级学科之下自设了“编辑”“编辑出版学”二级学科博士点,复旦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在“新闻与传播学类”一级学科之下自设了“编辑出版”二级学科博士点。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在“图书馆、情报与档案管理”一级学科之下自设了 “编辑”“编辑出版学”二级学科硕士点,厦门大学则在“公共管理”一级学科之下自设了“知识产权与出版管理”二级学科硕士点,复旦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在“新闻与传播学类”一级学科之下自设了“编辑出版”“编辑出版学”二级学科硕士点。
表3 自设出版专业博士点的高校
  
表4 自设出版专业硕士点的高校
    从以上数据我们可以看到,虽然出版学科的本科教育,由于本科专业目录的缘故,大部分设置在“新闻出版学类”之下,获文学学位。但研究生教育就反过来了,无论是最早的研究生培养,还是出版学科二级学科硕士点、博士点的自设,属于管理学领域的“图书馆、情报与档案管理”和“公共管理”一级学科的都远远超过属于文学领域的“新闻出版学类”一级学科。并且,无论是从学校影响,还是教学、科研和学生培养等整体实力方面,属于管理学领域的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学科建设水平也都远远超过属于文学领域的,这从一级学科授予权的获得亦可见一斑。
3 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规范与提升
    目前,国内开设出版学科本科教育的高校约80所,绝大部分居于本科水平,每年毕业生人数达数千人,迫切需要提升。同时,每年还有一定数量其他学科的学生意欲考入出版学科深造,整个社会存在着巨量的需求生源。此外,从2007年开始,我国出版社的改制大大提速,股份制改造、整体上市也将普遍开展。长期处于垄断保护之下的各类型出版社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健全公司治理结构、开展资本运营、提高核心竞争力、在国内和国际竞争中得到发展与壮大,迫切需要理论指导和相当数量现代化人才的加入,也就是说,存在着巨量的人才需求市场。而在这些方面,现有的研究生培养模式,是根本无法容纳与满足的。   自发存在二十多年的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已培养了相当数量的硕士生和博士生,在出版行业和出版教育岗位上发挥着不同的作用。面对急速并持续增长的社会需求,以及多年本科教育累计的迫切需要提升的生源资源,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出版学科的研究生教育,现在已进入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是停滞、萎缩、自生自灭,还是成长、发展、繁荣,大约都要在这一个时期找到答案,给予明确。对于这一时期的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我们认为,最为重要也最为迫切的需要是规范和提升,规范是基础,提升是目的。具体而言,规范包括政策的扶持、学科的定位、有试点地逐步推广和各培养单位如何保持特色、形成优势。
3.1 政策的扶持
    要发展出版学科的研究生教育,在现行环境之下,离开政策的扶持是根本无法实现的。政策的扶持是本学科研究生教育能否健康而规范发展的首要条件,这包括新闻出版总署的统一协调,并不断将本领域、本学科的现状、特征、要点、需求,提升和发展的要求、规划等,向有关方面通报和描述。同时,也要将有关方面对于出版学科建设的要求与规划,适时地向各相关高校传达,以使得整个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能在新闻出版总署的掌控和指导之下,有序而规范地发展和提升。除此之外,政策的扶持还包括教育部和国务院学科办对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关注与整序,适时地将自发存在逾二十年的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作为科学学位纳入研究生专业目录中去,以使得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能在规范的要求下获得提升和发展。同时,还应根据本学科的具体特点和整个出版行业对于实践性、操作性人才的迫切需求,在专业学位领域给予考虑。双管齐下,最终使出版学科的理论研究和实用性人才培养同时获得规范发展与提升。
3.2 学科的定位
    在政策扶持的保障之下,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自身的定位就显得十分重要。由于出版学科自身具有的应用性、实践性和操作性特点,出版学科对于整个书业领域的覆盖性、与新闻传播学科的关联性,以及将来设置专业学位的可能性,我们觉得,虽然由于历史原因,出版学科的本科教育归入“文学”部类下的“新闻传播学类”中,但在出版行业急剧变革的今天,出版学科的研究生教育,无论是科学学位,还是专业学位,还似应归入具有明显实践和应用色彩的“管理学”部类之下为宜。具体是作为“管理学”部类之下的“出版管理与出版产业”一级学科存在,还是在“工商管理”或“图书馆、情报与档案管理”一级学科之下作为二级学科存在,尚可再议,但归入“管理学”部类应是毋庸置疑的。
3.3 试点推广
    虽然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已经自发存在超过了二十年,但如果科学学位或专业学位获得批准,从学科建设和规范提升计,我们认为,决不宜采取“大跃进”的形式,普遍开花,共沐甘霖,而应该像其他专业学位,如工商管理硕士(MBA)、公共管理硕士(MPA)、工程硕士(ME)、法律硕士(Ed.M)、翻译硕士(MTI)、会计硕士(MPAcc)等刚获批准时那样,选择一些有条件、有实力、有代表性的高校先期开展试点工作,取得经验,然后再进行推广,以保证培养质量,并能够切实满足社会和行业需求。
3.4 保持特色、形成优势
    研究生教育不同于本科教育,研究生教育是一种提升教育,注重的是训练与提高学生的理论分析能力、实际解决问题能力、创新能力。对于出版学科来说,培养的应该是具有一定理论素养和创新精神、有国际化视野与政策法律意识、多学科知识融合的决策与经营的高级管理人才、决策咨询人才和政策评估人才。要做到这一点,无论是即将参与试点的高校,还是原来已经开展出版学科研究生培养的高校,都应该考虑如何形成特色、保持优势。实际上,在二十余年自办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历程中,很多学校已依靠自身的学术背景和专业特长,形成了各自独特的培养特色,如北京大学的出版史、南京大学的出版制度和非法出版物管理、武汉大学的出版营销与出版法规、南开大学的出版业资本运营及公司治理等,在行业内都具有相当影响。问题是如何在有关方面的管理和指导之下,保持特色、发挥优势、合理配置资源、形成分工,以全国一盘棋的精神,来共同规范提升我国出版学科研究生的教育和培养。   当然,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规范和提升,除了上述的政策扶持、学科定位、试点推广和保持特色、形成优势之外,还应该包括诸如学科体系的重构、师资队伍的加强、课程结构的更新、教材教法的完善、评价标准的建立、交流机制的形成等,这其中,最迫切的还是前面几条。其余部分,都是可以在以后的工作中逐步加以注意和努力的。   自发存在已逾二十年的我国出版学科研究生的教育和培养,在极困难的条件下,培养了大批人才,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出版行业的人才需求,并且,形成了一定的传统,办出了具体的特色,是十分令人欣喜的。然而,一个学科的发展,完全靠自发的行为、自身的努力,是很难做大做强的。面对日益扩大且专业化要求越来越明显的社会与行业需求,面对越来越高的学科建设和研究生培养质量的要求,出版学科的研究生教育与培养迫切需要规范和提升,以适应社会需求,满足教育科学标准。我们相信,在新闻出版总署、教育部和国务院学位办的扶持、指导、协调和管理之下,遵循科学发展观的指引,发扬全体从业人员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保持特色,形成合力,是一定能够办好我们的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历史回顾与规范提升
  徐建华 陈高腾
  (南开大学商学院,天津,300071)
  [摘 要] 在回顾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自发产生、发展的历程之后,针对研究生培养的现状,从政策扶持、学科定位、试点推广和培养单位保持特色等角度,提出规范提升的具体措施。
  [关键词] 出版学科 研究生教育 规范提升
  [中图分类号] G23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853(2008) 03-0005-04
  [Abstract] This paper reviews the process of beginning and developing of the master program education for publishing science. Focusing on t he current status of master program, the authors put forward several s trategies for improving the education program, such as policy supporti ng, discipline orientation, pilot training and promotion, forming the institutional features,etc.
  [Key words] Publishing science Master program Promotion 1 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产生与发展
  自1983年武汉大学开办图书发行学专业、1984年胡乔木同志提议在高校中试办编辑学专业、1986年又提倡大学办出版系以来,目前全国已有80余所各类高校先后开办了出版学科的本科教育。尤其是1998年教育部公布的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确立了出版学科应有的地位,给予一定的生存和发展空间,使得出版学科的本科教育能在一个相对规范的环境下得以正常发展。
  反观出版学科的研究生教育,就没有那么幸运。由于历史的原因,有关出版学科的研究生教育,从一开始就是在一种极不规范的条件下自我挣扎、自我发展着。 1986年,可以说是国内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发端。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今信息管理系)当年获得“图书馆学”硕士学位点,于是,在此硕士点之下设置了“ 编辑出版”培养方向,导师为倪波教授,研究生为赵新华。同年,经河南省教委批准,《河南大学学报》编辑部在全国范围内招收了李频、王衍诗、何玉冰三名 “编辑学”研究生,分别挂靠在本校的文学、教育和地理三个专业的硕士点之下。
  1987年,武汉大学图书情报学院(今信息管理学院)在“图书馆学”硕士学位点之下自设了“出版发行”培养方向,导师为孙冰炎教授,研究生为戴纪锋。自此,武汉大学的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相对稳定地持续发展。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获得了很大发展,如南开大学商学院信息资源管理系“图书馆学”硕士点之下的“图书与出版管理”方向,即是19 97年设置的。发展到现在,据2008年研究生招生目录显示,已有30多所高校在不同学科内开展了不同形式的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和培养,异彩纷呈。如果加上曾经招生、目前由于各种原因不再招生的单位,总数当不止此。
  2 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类型
  仔细分析一下,我们可以看出,这些自发出现的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大概表现为以下两种类型。
  2.1 在相关二级学科硕士点或博士点之下设置培养方向
  这是最传统的方式,也是普遍使用的方式。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大约有近30所高校在相关专业的二级学科学位点之下设置了培养方向。不同的是二级学科的选择不一样:一种是与教育部本科专业目录一致,在“文学”部类之下的“传播学” 二级学科中设置,少数在“新闻学”之中设置,采取这种选择的大多是文学院或新闻传播学院,兼及一些其他学院;另一种是在历史形成的“管理学”部类之下的“图书馆学”二级学科中设置。
  如表1和表2所示,南开大学商学院与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分别在“图书馆学 ”和“传播学”二级学科博士点之下设置了“出版管理”博士培养方向;中国人民大学在自设的“传媒经济学”二级学科博士点下设置了“数字化与出版转型研究”博士培养方向;南开大学和中山大学等在“图书馆学”二级学科之下设置了相应的硕士培养方向;北京大学等众多高校则分别在“传播学”、“新闻学”之下设置了硕士培养方向;广西民族大学在“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硕士点之下设置“编辑出版与语言应用”培养方向,则是不多见的。
  表1 自设出版学科博士方向的高校
  表2 自设出版学科硕士方向的高校
  
  2.2 在相关一级学科之下自设二级学科博士点和硕士点
  这是新世纪的新变化,是随着近年来一些高校陆续获得相关学科一级学科授予权之后,依托一级学科优势,根据学科发展需求和自身学术特点的一种重要选择。在出版学科领域,起带头和示范作用的是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2001年,在“ 图书馆、情报与档案管理”一级学科之下自设了“出版发行学”二级学科硕士点,2002年,又自设了“出版发行学”二级学科博士点。
  如表3、表4所示,其后,又有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在“图书馆、情报与档案管理 ”一级学科之下自设了“编辑”“编辑出版学”二级学科博士点,复旦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在“新闻与传播学类”一级学科之下自设了“编辑出版”二级学科博士点。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在“图书馆、情报与档案管理”一级学科之下自设了 “编辑”“编辑出版学”二级学科硕士点,厦门大学则在“公共管理”一级学科之下自设了“知识产权与出版管理”二级学科硕士点,复旦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在“新闻与传播学类”一级学科之下自设了“编辑出版”“编辑出版学”二级学科硕士点。
   表3 自设出版专业博士点的高校
   表4 自设出版专业硕士点的高校
  从以上数据我们可以看到,虽然出版学科的本科教育,由于本科专业目录的缘故,大部分设置在“新闻出版学类”之下,获文学学位。但研究生教育就反过来了,无论是最早的研究生培养,还是出版学科二级学科硕士点、博士点的自设,属于管理学领域的“图书馆、情报与档案管理”和“公共管理”一级学科的都远远超过属于文学领域的“新闻出版学类”一级学科。并且,无论是从学校影响,还是教学、科研和学生培养等整体实力方面,属于管理学领域的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学科建设水平也都远远超过属于文学领域的,这从一级学科授予权的获得亦可见一斑。
  3 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规范与提升
  目前,国内开设出版学科本科教育的高校约80所,绝大部分居于本科水平,每年毕业生人数达数千人,迫切需要提升。同时,每年还有一定数量其他学科的学生意欲考入出版学科深造,整个社会存在着巨量的需求生源。此外,从2007年开始,我国出版社的改制大大提速,股份制改造、整体上市也将普遍开展。长期处于垄断保护之下的各类型出版社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健全公司治理结构、开展资本运营、提高核心竞争力、在国内和国际竞争中得到发展与壮大,迫切需要理论指导和相当数量现代化人才的加入,也就是说,存在着巨量的人才需求市场。而在这些方面,现有的研究生培养模式,是根本无法容纳与满足的。
  自发存在二十多年的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已培养了相当数量的硕士生和博士生,在出版行业和出版教育岗位上发挥着不同的作用。面对急速并持续增长的社会需求,以及多年本科教育累计的迫切需要提升的生源资源,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出版学科的研究生教育,现在已进入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是停滞、萎缩、自生自灭,还是成长、发展、繁荣,大约都要在这一个时期找到答案,给予明确。对于这一时期的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我们认为,最为重要也最为迫切的需要是规范和提升,规范是基础,提升是目的。具体而言,规范包括政策的扶持、学科的定位、有试点地逐步推广和各培养单位如何保持特色、形成优势。
  3.1 政策的扶持
  要发展出版学科的研究生教育,在现行环境之下,离开政策的扶持是根本无法实现的。政策的扶持是本学科研究生教育能否健康而规范发展的首要条件,这包括新闻出版总署的统一协调,并不断将本领域、本学科的现状、特征、要点、需求,提升和发展的要求、规划等,向有关方面通报和描述。同时,也要将有关方面对于出版学科建设的要求与规划,适时地向各相关高校传达,以使得整个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能在新闻出版总署的掌控和指导之下,有序而规范地发展和提升。除此之外,政策的扶持还包括教育部和国务院学科办对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关注与整序,适时地将自发存在逾二十年的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作为科学学位纳入研究生专业目录中去,以使得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能在规范的要求下获得提升和发展。同时,还应根据本学科的具体特点和整个出版行业对于实践性、操作性人才的迫切需求,在专业学位领域给予考虑。双管齐下,最终使出版学科的理论研究和实用性人才培养同时获得规范发展与提升。
  3.2 学科的定位
  在政策扶持的保障之下,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自身的定位就显得十分重要。由于出版学科自身具有的应用性、实践性和操作性特点,出版学科对于整个书业领域的覆盖性、与新闻传播学科的关联性,以及将来设置专业学位的可能性,我们觉得,虽然由于历史原因,出版学科的本科教育归入“文学”部类下的“新闻传播学类”中,但在出版行业急剧变革的今天,出版学科的研究生教育,无论是科学学位,还是专业学位,还似应归入具有明显实践和应用色彩的“管理学”部类之下为宜。具体是作为“管理学”部类之下的“出版管理与出版产业”一级学科存在,还是在“工商管理”或“图书馆、情报与档案管理”一级学科之下作为二级学科存在,尚可再议,但归入“管理学”部类应是毋庸置疑的。
  3.3 试点推广
  虽然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已经自发存在超过了二十年,但如果科学学位或专业学位获得批准,从学科建设和规范提升计,我们认为,决不宜采取“大跃进”的形式,普遍开花,共沐甘霖,而应该像其他专业学位,如工商管理硕士(MBA)、公共管理硕士(MPA)、工程硕士(ME)、法律硕士(Ed.M)、翻译硕士(MTI)、会计硕士(MPAcc)等刚获批准时那样,选择一些有条件、有实力、有代表性的高校先期开展试点工作,取得经验,然后再进行推广,以保证培养质量,并能够切实满足社会和行业需求。
  3.4 保持特色、形成优势
  研究生教育不同于本科教育,研究生教育是一种提升教育,注重的是训练与提高学生的理论分析能力、实际解决问题能力、创新能力。对于出版学科来说,培养的应该是具有一定理论素养和创新精神、有国际化视野与政策法律意识、多学科知识融合的决策与经营的高级管理人才、决策咨询人才和政策评估人才。要做到这一点,无论是即将参与试点的高校,还是原来已经开展出版学科研究生培养的高校,都应该考虑如何形成特色、保持优势。实际上,在二十余年自办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历程中,很多学校已依靠自身的学术背景和专业特长,形成了各自独特的培养特色,如北京大学的出版史、南京大学的出版制度和非法出版物管理、武汉大学的出版营销与出版法规、南开大学的出版业资本运营及公司治理等,在行业内都具有相当影响。问题是如何在有关方面的管理和指导之下,保持特色、发挥优势、合理配置资源、形成分工,以全国一盘棋的精神,来共同规范提升我国出版学科研究生的教育和培养。
  当然,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规范和提升,除了上述的政策扶持、学科定位、试点推广和保持特色、形成优势之外,还应该包括诸如学科体系的重构、师资队伍的加强、课程结构的更新、教材教法的完善、评价标准的建立、交流机制的形成等,这其中,最迫切的还是前面几条。其余部分,都是可以在以后的工作中逐步加以注意和努力的。
  自发存在已逾二十年的我国出版学科研究生的教育和培养,在极困难的条件下,培养了大批人才,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出版行业的人才需求,并且,形成了一定的传统,办出了具体的特色,是十分令人欣喜的。然而,一个学科的发展,完全靠自发的行为、自身的努力,是很难做大做强的。面对日益扩大且专业化要求越来越明显的社会与行业需求,面对越来越高的学科建设和研究生培养质量的要求,出版学科的研究生教育与培养迫切需要规范和提升,以适应社会需求,满足教育科学标准。我们相信,在新闻出版总署、教育部和国务院学位办的扶持、指导、协调和管理之下,遵循科学发展观的指引,发扬全体从业人员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保持特色,形成合力,是一定能够办好我们的出版学科研究生教育的。
  
参考文献
[1]《胡乔木传》编辑组.胡乔木谈新闻出版[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2]宋应离.百年大计育人为本:胡乔木与编辑出版专业教育[J].中国编辑,20
04(4)
[3]陈燕,张文彦,沈剑虹.对我国编辑出版专业研究生教育现状的观察与思考[
J].出版发行研究,2004(1)
(收稿日期:2008-01-18)
  
  
 (ID:1157)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