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8年第四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与人民心连心 / 珞 珈
专论·特约稿
·作者资源的开发与维护 / 周百义
·信息不对称条件下图书质量的博弈分析 / 胡象明 胡雅芬
编辑学·编辑工作
·2007年编辑学研究综述 / 王建平
·冒号和比号的体式及其应用问题 / 林穗芳
·顿 号 误 用 例 析 / 华启清
·中文科技论文中顿号的使用问题 / 田美娥 贺元旦
·试论书籍装帧设计形式的“简”“纯”“新” / 王志固
出版学·出版工作
·我国俗语典出版与市场的调研分析 / 周伟良
·关于我国出版上市企业发展的思考 /
·浅析中国出版业的不完全市场化 / 张晓薇
·对大学出版社体制改革的几点认识 / 王雅红
·出版社知识管理与知识共享分析 / 李 蓉
多媒体·数字出版
·数字时代的跨媒介转移出版战略 / 王晓光
·基于ASP的期刊稿件采编系统结构整合与功能优化 / 张 科 王景发
博士论坛
·出版产业链价值分析 / 徐丽芳
发行学·发行工作
·学术类图书发行浅谈 / 姜洪伟 贾延祥
·农家书屋的公共性及其市场化机制探索 / 于秀丽

 

我国俗语典出版与市场的调研分析

周伟良
摘 要: 俗语典是汉语辞书的一个重要门类。本文由面到点,逐层深入,对俗语典的出版与市场进行了较系统的考察。通过对诸多相关方面大量数据的探究、总结,不但勾勒了俗语典的出版史,展现了各时段、各地域、各门类俗语典出版与市场的特点及其发展情况,而且为俗语典市场的繁荣与发展提出了建设性意见。
关键词: 俗语典 出版 市场




[中图分类号] G237.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853(2008)04-0042-05
[Abstract] The idiom dictionary is an important component of Chinese dictionary system. The author inspects the market and publishing of idiom dictionaries in China,shows the publishing history of the idiom dictionary in China, describes the characteristics and the developing course of Chinese idiom dictionaries in different times, areas and branches. Moreover, the author provides some positive suggestion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idiom dictionaries publishing.
[Key words] Idiom dictionary Publishing Market
俗语典是指汇集俗语的注解释疑并配备索引的图书。俗语典市场的产生,承之于俗语典的产生。明清两代出现的《古今谚》《通俗编》以及20世纪前期出现的《俗语典》等少数几部包含俗语的图书,并不能算作真正意义上的俗语典,所以一直谈不上有什么俗语典市场。直至改革开放,这样的状况才被打破。1980年广西师范大学学报编辑部推出了《汉语歇后语小词典》,从此真正的俗语典市场开始兴起。
随后,俗语典的出版数量呈上升态势。2000年以来,出版的数量已超过了前20年的总和。俗语典的市场竞争日益加剧。对大多数出版社而言,俗语典市场已经是一块虽小但还颇有滋味的蛋糕了[1]。
当前,俗语典市场的具体情况如何,其发展过程中有哪些主要特征?本文拟就此展开较系统的研讨。
1 俗语典出版与市场多角度分析
1.1 以语言类图书销售情况为背景考察汉语工具书
上海东方出版交易中心“中国出版物流通监测系统”的监测数据表明,近3年语言文字类图书在整个零售市场已售品种数上占有7%多一点的份额,在销售册数上占8%左右,在销售码洋上占有10%左右。汉语工具书在语言文字类图书已售品种数上只占3%左右的份额,在销售册数上占10%多一点,在销售码洋上占有16%左右。在这三个指标上,外语学习类图书皆占大部分份额[2]。
在上述情况下,汉语工具书近3年来所占份额还有所下降,这就不能不使我们对俗语典市场的期望也有所降低。
1.2 以汉语工具书销售情况为背景考察俗语工具书
本文所说的俗语工具书包括俗语典、手册、大全、集成四种类型。
在整个汉语工具书市场上,字典、词典占有大部分市场份额,商务印书馆又占其中大部分。语典、句典所占的份额要少得多,其中大部分又为成语典所占据。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2005年10月汉语工具书前50名监控销量排行榜中成语工具书有18种,俗语工具书有2种;同年11月当当网销量前50名中成语工具书有7种,俗语工具书无。这倒并不令人奇怪或者失望,毕竟上当当网购书的读者与目前一般读者的情况不一样。毕竟俗语工具书已在开卷汉语工具书排行榜中近年来长期占据两个席位,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成功。
上海东方出版交易中心“中国出版物流通监测系统”的监测数据表明,成语工具书在汉语工具书的品种数上大约占28%,在销售册数上占19%左右,在销售码洋上约占18%,三个百分比相差不太大。近3年来总体销售比较平稳,码洋略有增长。俗语工具书在这三个指标上分别占有11%、4%、2.5%左右的市场份额,三个百分比相差较大。近年来总体销售有小的波动,2006年比2005年差点,2007年上半年销售码洋回升超过2006年同期[3]。
俗语典2007年上半年销售码洋回升幅度虽然不大,但也是一种可喜的变化。
1.3 从时段角度考察俗语工具书和俗语典[4]
出版情况就是市场情况的一部分。经过全面的搜索汇总,得到的出版情况令人感到意外。1980—2007年出版的俗语工具书,数量上直逼解放后出版的成语工具书的总量,达到330余种,1980—1989年出版占9.61%,1990—1999年出版占27.63%,2000—2007年出版占62.76%。1980—2007出版的俗语典达到230余种,在上述的三个分时段中分别占8.15%、28.33%、63.52%。
大家都感觉不到或看不到有这么多的俗语工具书业已出版,笔者认为这是因为地方保护主义程度严重与俗语工具书、俗语典淘汰率较高的缘故。2006年10月,笔者曾对上海福州路三家颇具代表性的书店——上海书城(大型国营)、上海古籍书店(中型国营)、大众书局(中型民营)进行过考察,发现除上海辞书出版社的俗语典之外,仅有21家30种俗语典而已。
大家也想不到,俗语工具书、俗语典的出版呈如此高速度的发展态势,俗语工具书、俗语典的数量急剧增长,俗语工具书从第一个分时段到第二个分时段,数量增加接近2倍,从第二个分时段到第三个分时段,数量又增加1倍有余;俗语典从第一个分时段到第二个分时段,数量增加超过2倍,从第二个分时段到第三个分时段,数量又增加1倍有余;新世纪以来7年半的时间内出版的俗语工具书、俗语典比前20年的出版总量还要多。笔者想这大概是因为世纪之交,随着汉语工具书竞争的不断升级,一般出版社在其他工具书利润空间迅猛缩小的形势下,发现了俗语工具书这一进入门槛较低、尚未充分竞争的领域而竞相进入的缘故吧。
大家可能也不知道,在俗语工具书、俗语典出版数量即整体市场供应量不断增加的同时,俗语典数量增长的走势比俗语工具书数量增长要快一些。笔者以为,这应该与俗语典的编纂经验与编纂技术逐渐成熟、可采资料不断丰富不无关系。
1.4 从地域角度考察俗语典
图书的地方保护主义在市场上呈现这样的特点:一个城市出版的图书除非有全国性的轰动效应或强势地位,一般在周边地区、市场地方保护主义较弱的地区如北京、上海等地及同类书很少或没有的地区才有较强的
表1 三个时期全国俗语典出版的地域颁布
辐射力。这种情况在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各地组建出版集团后渐趋剧烈、明显。俗语典中尚未出现像《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这样具有压倒性优势的品种,受地方保护主义的限制比较大,在新世纪就会表现得更加明显。所以我们有必要考察一下俗语典出版的地域性,借此估摸揣度一下地方保护主义之下的俗语典市场供应格局及其发展变化。这样的考察叙述起来会非常繁复,就用表1来作些铺垫与说明吧。为制表简便起见,第一分时段(1980—1989年)、第二分时段(1990—1999年)、第三分时段(2000—2007年)分别用“一”“二”“三”表示。表中的数量为考察所见数。
从表1可以看出,我国大陆31个省市自治区中,仅云南、江西、宁夏、西藏4个省份及自治区,在本次考察调研中没有俗语典出版的信息进入笔者视线。可以肯定地说,绝大部分省份的出版社都已前赴后继地加入到俗语典市场竞争之中,市场渐趋繁荣,竞争在加剧的同时,渐呈“割据”态势。
从表1可以看出,重视民间语言、出版俗语典最多的是北京与上海这两座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大都市,合计100种,占43%。北京与上海的出版社占全国出版社总数的48.2%(2002年数据),但出版俗语典的出版社只占全国出版俗语典的出版社总量的37.37%。笔者估计与其他门类图书比较,43%的比例是相当高的。
从表1可以看出,在第一分时段中,全国大陆仅有北京、广东、广西、湖北、吉林、江苏、陕西、上海、四川、浙江10个省市的个别出版社推出合计仅19种俗语典,再说这个时段地方保护主义较弱,所以是俗语典的低度竞争阶段;在第二个分时段中,上述10个省市除浙江之外继续推出俗语典新品,另有安徽、福建、甘肃、贵州、海南、河北、河南、黑龙江、湖南、辽宁、内蒙古、山东、天津、重庆、山西15个省市作为新生力量加入到市场竞争之中,至此大部分省份皆有俗语典出版,以分别出版的66种俗语典共同构成俗语典市场供应格局,这个时段地方保护主义逐渐加强,所以是俗语典的中度竞争阶段。在第三个分时段中,表中所列的福建、甘肃、广东、广西、贵州、海南、河北、河南、辽宁、天津、浙江、重庆、山西未见有俗语典新品出版,青海、新疆则作为新生力量跻身于俗语典市场,余皆继续推出俗语典新品,合计以148种俗语典新品共同汇成俗语典市场新的供应流,这个时段地方保护主义已非常强化,所以是俗语典的高度竞争与高度“封锁”并存的特殊阶段。
1.5 以俗语典为背景考察谚语典、歇后语典、惯用语典及综合典
俗语典整体在供应市场时,各种类型的俗语典分别扮演什么角色,比重如何?这还得从它们各自的出版情况说起。
1980—2007年,俗语典出版共计230余种,谚语典、歇后语典、惯用语典、综合典(指几种不同类型的俗语合编本及一种或几种不同类型的俗语与成语或名句合编的辞书)所占比例分别为29.18%、35.19%、7.73%、27.90%,歇后语典出版得最多,惯用语典出版得最少。第一分时段俗语典出版约19种,谚语典、歇后语典、惯用语典、综合典所占比例分别为31.58%、26.32%、21.05%、21.05%,谚语典出版得最多,歇后语典其次,惯用语典、综合典再少些,但四者差距不大。第二分时段俗语典出版约66种,谚语典、歇后语典、惯用语典、综合典所占比例分别为27.27%、22.73%、9.09%、40.91%,综合典数量跃居第一;谚语典仍比歇后语典出版得多一点,但差距已经缩小;惯用语典所占比例则大幅减小。第三分时段俗语典出版约148种,谚语典、歇后语典、惯用语典、综合典所占比例分别为29.73%、41.89%、5.41%、22.97%,歇后语典以“大比分”遥遥领先,与第二次屈居第二名的谚语典拉开较大距离,将综合典远远甩在后面;惯用语典很惨,仿佛连影子都快看不见了,它一如既往,所出品种数量非常有限,所占份额继续萎缩。
以上所述的情形耐人寻味:谚语典所占比例没有大起大落,比较平稳,想必是“她”的睿智为“她”赢取了比较稳定的地位;歇后语典在俗语典数量不断大幅增长的情况下,所占比例的走势仿佛是在新中国图书出版史上打了个大√,想必是“她”的幽默让“她”获取了巨大的成功;惯用语典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所占份额越来越少,也许是“她”的脾性令人不好捉摸,“她”的精彩尚未得到公认,因而遭到了冷落;综合典所占份额大起大落,也许是“她”长发短腿不相协调的扮相让“她”仅仅时髦了一阵子。
1.6 以俗语典为背景考察出版社
我们还得了解一下俗语典供应者即参与俗语典市场竞争的出版社的情况。
1980—2007年,出版过谚语典、歇后语典、惯用语典和综合典的出版社分别有约53、61、16、53家。第一个分时段分别为6、5、4、4家;第二个分时段分别有17、15、5、25家;第三个分时段分别有30、41、7、24家。
对比俗语典和参与出版社的数量走势,我们发现,从第一个分时段到第二个分时段,两者的走势线十分贴近;在第三个分时段,两者的走势线就逐渐叉开得很厉害,第三个分时段出版的俗语典比前一时段多80余种,翻一番有余,而参与出版社的数量还是50余家,与前一时段几乎相同,这说明到第三个分时段,社均俗语典出版量急剧增加。
对比各类型俗语典品种数走势和参与出版社的数量走势,我们发现,两者整体上具有较高的呈正比的相应度,但俗语典各类型品种数的增长幅度要分别超过参与出版社数量的增长幅度。这也就是说出版社社均出版量始终处于增长态势。两者只在一个项目上不成正比,就是从第二个分时段到第三个分时段,综合典数量有点增长,出版社家数反而减少了1家。这说明综合典的出版已处于横盘整理阶段。
单方面考察参与出版社数量的增长幅度,我们发现,出版歇后语典的出版社数量增长幅度最大;出版谚语典的出版社数量增长幅度其次;出版惯用语典的出版社数量增长幅度很小;出版综合典的出版社数量在第二个分时段增长幅度比出版其他类型俗语典的出版社的增长幅度都要来得大,但到第三个分时段却反而略有下降。这些情况之所以发生,个中的缘由,应该与各类型俗语典增长幅度变化的缘由是一致的。
更深入地探究出版俗语典出版社的出版情况是十分必要的,这样可以更深入地了解市场情况、竞争情况。这样的探究是没有止境的,下面再列表2以飨读者。
表2 不同时期俗语典出版的出版社分布
2 当前俗语典市场发展的几点建议
通过上述的考察、分析、研究,结合语汇学研究现状、现实需求情况、现售一般俗语典的编法,我们可以就俗语工具书、俗语典的市场繁荣与良性发展提出几点意见。
第一,俗语工具书、俗语典出版应该从数量增长向质量提升转变,这样才有利于提升它们在读者心目中的地位,实现可持续发展。俗语工具书、俗语典的出版总量已经很大,据全面调查,或有个别缺漏,已分别达到330余种与230余种,其同质化程度已相当高,况且由于俗语工具书、俗语典往往被误以为容易加工制作,历年来粗制滥造之作在市场上已有不少累积。不仅如此,新世纪以来,市场上还出现了名不符实之作,如一批命名为大全的俗语工具书定价只有十几二十元,充其量只是手册而已;还出现了改头换面的抄袭之作。这些做法有损市场的健康与作风严谨、投入较大的出版社的利益,理该受到批评谴责,甚至受到法律的惩罚。
第二,语汇学作为一门新兴学科已经确立,应积极吸取其中的研究成果,来提升俗语典的质量与档次。山西太原是我国语汇学研究、俗语典编纂、俗语语料库建设的高地。以温端政先生为领军人物的太原语汇学专家学者不但建立了全国目前唯一一个俗语语料库,而且已经编纂了30余部俗语工具书,先后由山西教育出版社、上海辞书出版社、商务印书馆、人民教育出版社等出版社出版。温先生的语汇学研究也已非常深入,并结出了累累硕果,他的专著《方言与俗语研究》《汉语语汇学教程》等已相继出版,他倡导的“汉语语汇学”已开始成为大学课程,《汉语语汇学教程》则成为专用教材。他的语汇学理论已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商务印书馆、人民教育出版社等出版社先后在实际编辑工作上积极履行,大大明晰、升华了这些出版社出版的语典包括俗语典的理论基础,明显提高了这些出版社出版的语典包括俗语典的质量与档次。
第三,应多了解读者的真实需求,为读者的需要而出版而创新。读者对俗语典有着怎样的需求,这是作者与出版社共同关注的问题。市场情况能在较高程度上反映读者的现时需求以及需求的变化情况。各类俗语典的市场供应格局及其发展变化也反映了读者需求的变化。歇后语典渐趋兴盛、谚语典不急不火、惯用语典疲软不振、综合典大起大落的原因值得我们进一步探究,以便进一步了解读者对俗语典的需求结构,进一步调整、确定俗语典的出版结构。
读者对俗语典是查阅的需要更大,还是阅读、分门别类了解、选择使用的需要更大?目前俗语典中俗语分类的情况怎样?怎样更为理性优化并不断贴近不同读者群的需要?语目精选方面是否还有较大的空间?俗语典是否应该有其不同于词典的编法呢?是否应该推出更多与词典编法大不相同的俗语典呢?是否还要从实用角度拼合不同类型的俗语乃至成语、名句,出版更多的综合典呢……这些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多想一点问题,想明白了,努力去干了,就会有改进,就会有创新。
第四,俗语典市场增长空间不易扩大,但前景仍可期待。俗语作为语言的一种形式,在生活中的应用度,相对于字、词而言,要小不少。所以,俗语典在汉语辞书中是个相对较小的门类,俗语典的市场不大,增长不易。
扩大俗语典市场,需要大家的努力。必须引导读者,提高俗语在读者心目中的地位;必须采用俗语最先进的理论研究成果作为俗语典的理论基础,以提升俗语典在读者心目中的形象。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真的应该感谢温端政先生,他高超的语汇学理论正在改变、完善着俗语典,正在为俗语典市场打开一片新的天地。如果谁能在他的研究成果基础上更进一步,无疑也将是俗语典市场的福音。
说俗语典市场前景仍可期待还有以下原因:《高考全国考试大纲》从2004年起,将过去要求的“正确使用词语(包括成语)”改为“正确使用词语(包括俗语)”。其后自主命题的北京试卷有考察北京俗语的内容,四川也要求学生熟悉一些四川俗语。天津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课程考试大纲对“广告文案写作”课程的要求中提到了俗语。中国少数民族汉语水平等级考试大纲(四级)中要求学员理解口语中常用的成语、俗语、惯用语。汉语热持续升温……
前景可以期待,甚至是比较美好的。但最终的关键还是在于这句话:俗语典市场的扩大不能靠品种数量的增长,而要靠俗语典出版内在质量的提升。
注 释
[1]以上数据系穷尽中国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图书交易网(B2B)所有俗语典资料并加以汇总分析所得。
[2]此段数据由上海东方出版交易中心中国出版物流通监测系统专家提供。
[3]此段数据系笔者与上海东方出版交易中心专家在中国出版物流通监测系统海量数据的基础上共同探讨、研究的成果。
[4]以下除第二段数据外,均系汇总中国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图书交易网(B2B)所有俗语典资料并加以仔细分析所得。
(收稿日期:2008-05-14)
 
 (ID:1185)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