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9年第1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企业的社会责任 / 珞 珈
编辑学·编辑工作
·从文化分工看编辑职能的增强与演变 / 郝 捷
·试论编辑的价值判断与价值取向 / 蒋亚林
·论编辑的归誉意识 / 郑小枚
·试论网络编辑活动的认知特点 / 蔡 洋
·落实科学发展观呼唤图书质检复合型人才 / 肖向阳
出版学·出版工作
·发展模式之争:近年来公益性出版研究综述 / 王立平
·书号:作为出版宏观调控的手段 / 何 皓
·中国著作权保护现状与面对全球化的冲击和机遇 / 范家巧
·对外汉语学习词典的出版和使用者调查研究 / 夏立新
·浅谈出版产业运作模式与供应链管理思想的矛盾 / 刘 红 刘 军 吴 鹏
·病毒营销在图书出版发行中的应用 / 刘 锐
·协同营销:图书营销创新策略 / 刘剑飞
出版史•出版文化
·我了解的商务印书馆若干史事 / 方厚枢
·图书载体材料与阅读方式的变迁 / 易 真
·倾听民间书声 / 张国功
港澳台出版•国外出版
·奥兹城的智慧:大学出版社 学术交流中所扮演的角色(上) / [美]约瑟夫·埃斯波西托 丰 静 何 珊 译
·荷兰翻译图书市场一瞥 / 田传茂
多媒体·数字出版
·提高网络学术期刊认同度 / 邓仲华 王 琴
第二届国际学术研讨会专稿
·数字出版:距离成熟还有长路要走 / 聂震宁
·从高等教育出版社的发展 谈出版专业的人才培养 / 张增顺
·出版业评价体系创新的五重关照 / 王建辉
·德国电子出版业 当前总体趋势及未来的发展 / [德]乌苏拉·劳腾伯格 安 欣 译
·网络期刊的发展及其评价研究 / 谢新洲 万 猛 柯贤能
·论数字时代出版人才能力之培养 / 罗紫初

 

论数字时代出版人才能力之培养

罗紫初
摘 要: 数字化时代的来临,要求编辑出版人才必须具有以下三方面的能力:新的编辑业务能力,全方位的市场营销能力,较强的社交公关能力。为此要求我国的出版高等教育调整教育目标,摆正掌握知识与提高能力的关系;更新课程体系,增大能力培养类课程的分量;加强实习实践环节的教学,提高学生的动手能力。
关键词: 数字时代 编辑出版人才 高等教育 能力培养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武汉,430072)
[中图分类号] G23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853(2009)01-0029-05
    [Abstract]  The digital age requires that editing & publishing talents must equip themselves with three kinds of abilities: new editing professional ability, all-around marketing ability and excellent public relationship capacity. Therefore, the higher education for publishing in China should adjust the educational objective to balanc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cquiring knowledge and improving ability, update the curriculum system to increase the ability training courses, and emphasize practice in teaching to improve students’problem-solving skills.
    [Key words] Digital age Editing & publishing talents Higher education Ability training
    数字时代的来临,使出版产业的发展出现了许多新的变化。这些新的变化,又对编辑出版人员的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笔者认为,新时期编辑出版人员素质的提高,应重点表现在能力的提高上。为此,特对数字时代编辑出版人才的能力培养问题发表如下三点意见。
1 从数字化时代对编辑出版人才的新要求看能力培养的新方向
    数字时代是以数字化技术的发展为主要特征的时代。数字时代给出版业发展营造了一个崭新的空间,由此而对出版人的能力提出了不少新的要求。
    首先,文字信息处理的数字化与信息传播的网络化,使传统的编辑出版模式发生了很大变化。从内容上看,多媒体的有效触合成为必然趋势;从功能上看,已由单一传播方式向双向互动传播转变;从手段上看,数字化信息处理技术与网络平台的结合,不仅使出版业告别了铅与火,甚至连纸张载体都变得不太重要了。如目前发达国家正积极推行的“按需印刷”,使整个出版运作能实现个性化定制、零库存销售,已显示出强大的发展潜力。
    这些变化,对出版人员的编辑业务能力提出了许多新的要求。数字时代的出版人员,除了要扎实掌握编辑业务基础知识之外,还要具有在各种新型媒体出版中具体运用这些知识的能力。在传统的出版物生产流程中,编辑业务主要是纸质出版物内容的删选把关。载体的单一性使得知识内容的筛选把关也相对较为简单。数字化时代的出版往往涉及多种媒体的互动与触合,一种知识内容可以产生多种形式的出版产品。这就使得编辑业务中不仅删选把关的要求更为复杂,如出版主题内容的选择要考虑适应多种媒体的要求等,而且要按各种媒体的特定要求运作,还要具有使各种载体出版产品熟练地进行转换操作的能力。这对编辑出版人员的基本素质无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其次,数字化技术的发展不仅对出版物生产环节的发展有着决定性影响,而且对其他出版环节,如出版物物资供应、出版资源开发、出版物流通组织等也有着重要的影响。作为一个整体的出版业,无论是采用何种形式从事出版物的生产与传播,都将在一个更为广阔的市场空间中运作,出版者面对的不确定因素将更多也更为复杂。以出版物的流通组织为例,以数字化形式存储在数据库中的各种出版产品,与存储知识信息的光盘、磁盘等相比,其流通渠道、促销方式、盈利模式等方面就有着很大的区别。同样,与传统出版相比,出版物物资供应、出版资源开发面临的是一种更为复杂的市场环境,供求关系中的可变因素更多且更难以把握。这就要求出版者不仅具有敏锐的市场意识,能敏捷感知各类出版产品市场要素的变化情况,而且要熟悉各类产品的营运过程与规律,具有较强的市场营销能力。
    此外,数字化技术的发展不仅对出版业本身产生了直接影响,而且对整个社会都会产生影响,由此而使出版业运行的社会环境发生根本性变化。以与其关系最为密切的计算机网络的发展为例,今天的互联网已经延伸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全球互联网用户已超过10亿。据国际电信联盟(ITU)统计,截至2006年底,互联网用户已占世界总人口的17.4%,而在发达国家这个比例更是高达58.6%。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统计,截至2008年6月底,中国(不包括台、港、澳地区)互联网用户总人数达到2.53亿,互联网的普及率达到19.1%,仍然低于世界平均水平(21.1%)。但由于中国人口众多,网民的绝对数量位居世界第一。对于成千上万的网络用户来说,计算机已经成为重要的信息终端。只要有联网的计算机,就可以自由、便捷地接收和发送数字化信息。数字化技术使整个世界连成一体,也使社会各行各业连成一体。由此而使各行业之间的相互依赖性也大为加强。此种社会背景下的出版业,也就不得不由关门式的封闭型运作模式向社会化的开放型模式转变。这就要求出版人必须具有较强的社交能力,要善于同社会各行各业联系沟通,善于同社会各界人士交流合作。
2 从数字化时代出版人才所需的具体能力看能力培养的新内容
    前面提到的数字化时代对出版人素质所提出的新要求,大体可归结为三类:一是要求出版人必须具有新的编辑业务能力;二是要求出版人必须具有全方位的市场营销能力;三是要求出版人必须具有较强的社交公关能力。无疑,这三种能力的培养应该成为数字时代出版人素质培养的重点内容。下面分别对这三个方面内容进行具体描述。
2.1  新的编辑业务能力
    对数字时代出版人的新的编辑业务能力要求,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在工作内容上,二是在工作手段上。
    从工作内容上看。编辑业务由选题、组稿、审稿、加工、发稿、校对六大基本环节组成,与传统的编辑业务能力相比,适应数字时代要求的新的编辑业务能力,主要体现在对选题与组稿这两个环节能力要求的变化上。数字时代的出版物选题,由于多媒体互动的技术条件日益普及,所以任何依靠单一媒体的出版产品,其盈利的机会都要远逊于能够进行多媒体运作的产品,为此要求编辑出版人员在策划出版项目运作时,必须考虑选题在多媒体上运作的可能性,要具有对选题进行综合设计的能力。如策划图书选题时,要考虑将其转化成光盘等封装电子出版物以及E-book等数字化网络出版物,还可考虑制作成Mp4,以及利用电讯系统发布、通过手机接收阅览的手机出版物。编辑人员要熟悉各类媒体的产品及其运作要求,具有在各种媒体上都能熟练操作选题的能力。数字时代的出版物组稿,由于稿件资源的分布面更广更宽,作品数量大为增多,而质量则参差不齐,加上多种媒体的出版产品对稿件资源都有着各自不同的要求,为此要求编辑人员必须有很强的稿件资源控制能力。包括资源开发能力,即善于从海量的作品资源中选取有用的资源进行有效开发,将其转化成受市场消费者欢迎的出版产品;资源质量把关能力,即能对作品质量进行准确鉴别,以确保拟开发成出版产品的资源质量;资源有效转化能力,即能组织作者将书稿资源按照各类媒体发布的要求加工成可用的作品。
    从工作手段上看。数字时代的编辑业务操作,大都是通过计算机终端利用网络进行的。编辑工作的方方面面,离不开对信息化技术、网络平台、多媒体转换等现代化技术的应用和依赖,为此要求编辑人员必须具有与此相关的能力。包括信息检索能力,能熟练地利用各种搜索引擎查找到选题及编辑加工所需的资料;计算机操作能力,能利用计算机处理书稿,与作者联系等对外交流;多媒体转换能力,能将一种媒体的出版产品熟练地转换成另一种媒体所需的文本格式,为另一种媒体的产品生产创造好条件。
    由此我们可以说,数字时代的编辑出版人员,应该成为知识内容产品数字化加工制作的专家。
2.2  全方位的市场营销能力
    数字化时代的出版单位,无论是出版社、期刊社、报社,还是数据库或网络平台运营商、电信运营商等,都需面对着由不同的消费者群体组成的多元化的出版市场。各类市场都有着不同的盈利模式,其运作程序也有着各自不同的要求。因此要求编辑出版人员必须具有全方位的市场营销能力。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市场预测能力、产品包装设计能力、宣传促销能力。
    编辑出版人员的市场预测能力,即能通过对各种市场信息的整理分析,对自己主持运作的出版产品的市场表现作出相对准确的预先判断。只有具备了此种能力,编辑出版人员才能对选题的形成做出较准确的经济价值评估,才能根据市场需求对内容产品的呈现方式进行调整,才能更好地把握市场变化,掌握控制市场的主动权。
    编辑出版人员的产品包装设计能力,即能通过对各种消费者特征与消费心理的调研把握,有针对性地对拟推出的出版产品进行装帧设计,使其能更受消费者青睐。推向市场的出版产品,是一种整体产品,除了内容要有针对性之外,其外在包装如文字的表达、插图的绘制、封面的安排等,也要符合特定消费者群的审美要求,并要与产品内容紧密配合。所以,编辑出版人员的产品包装设计能力,对于产品的市场行情有着重要的意义。
编辑出版人员的宣传促销能力,即能够通过一系列精心设计的宣传促销方式与手段,准确地揭示出版产品的市场卖点,以促进出版产品市场销售量的不断增长,以及出版产品市场寿命的有效延长。实践证明,编辑人员由于熟悉出版产品的内容,也对需要这些知识内容的消费者的分布有大致了解,所以他们参与宣传促销活动具有独特的优势,由此而对编辑出版人员宣传促销能力的要求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数字时代的编辑出版人员,应该成为精明的数字出版产品市场的营销能手。
2.3  较强的社交公关能力
    正如前面所说,数字时代信息网络化的发展及信息传输速度的加快,使出版业与社会的联系越来越广泛,也越来越深入。每一个出版项目的运作,都与各个社会系统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任何出版项目的成功运作,都离不开良好社会环境的支撑,离不开众多社会系统的协作与支特。编辑出版人员具有较强的社交公关能力,就能为出版项目的运作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也能争取相关社会单位的顺利合作,这就为出版项目的运作成功打下良好基础。
    数字时代编辑出版人员所应具备的社交公关能力,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能按照出版选题规划要求顺利地寻找到相应的社会资源,并顺利转化为作品。包括通过与社会政治、经济、科技、文教等部门的广泛联系,收集选题内容信息;通过与各领域专家学者的广泛联系,物色合适的作者,等等。
    二是能根据出版流程需要顺利地寻找到最佳的社会合作单位,并顺利开展合作。包括通过与各种印制单位的普遍联系,挑选到最佳的产品印制合作厂家;通过与各种运输单位的普遍联系,挑选到合适的产品承运单位;通过与各种市场中间商的普遍联系,寻找到最优的产品经销商,等等。
    三是能按照产品上市的要求顺利开拓出尽量多的社会需求,并转变成特定出版物的市场消费。包括根据出版事业发展需要策划设计各种社会公关战略,根据出版市场开拓要求制定与执行各种社会公关策略,根据出版产品宣传促销需要组织和参与各种社会公关活动,等等。
由此我们可以说,数字时代的编辑出版人员,应该成为一名出色的社会活动家。
3 从数字化时代编辑出版高等教育的现状看编辑出版人才能力培养的新举措
3.1 调整教育目标,摆正掌握知识与提高能力的关系
    我国的出版高等教育发展神速。从武汉大学1983年4月经当时的国家教委批准正式开设图书发行管理学专业(后更名为出版发行管理学专业)至今,我国大陆开设各种类型编辑出版学类专业的高校已达100余所,每年培养的学生数以千计。在出版高等教育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综观各高校的办学理念与培养目标,我们却不难发现,偏重课堂知识传播、忽视学生能力培养的情况相当普遍,其具体表现如:课程设置照顾编辑出版工作所需的各个方面知识,体系庞杂,重点模糊,内容陈旧;不少课程内容因任课教师知识结构所限(不少新开设的专业,教师大多改行而来)而不能联系专业实践,与出版业的发展需要脱节;课程体系中以重点培养学生动手能力为主的实习实践类课程所占比重很小;实验室建设及实习基地的建设严重滞后,由此而使学生动手能力的培养缺乏最基本的条件;社会实践活动的组织不力,学生的参与度不高,等等。
    这些现象的出现有多种多样的原因,如教学经费不足,办学体制没理顺,等等。但笔者认为主要还是办学指导思想不明确、教育目标发生偏离所致。目前我国多数高校的出版学专业本科教育,无论是教育部直属高校,还是一些二级学院或高职高专学校所办的编辑出版学专业,几乎都是以培养高、精、尖人才为目标,教学内容也大多以课本知识的灌输为主,无视出版学专业的应用性学科特征,忽视了学生各项能力的培养,使我国高等教育中普遍出现的高分低能现象在出版学专业领域显得尤为突出。因此,应该调整教育目标,摆正掌握知识与提高能力的关系,把教学重点移到学生能力的培养上来。
    对一个人来说,知识是通过学习、交流等活动所获得的信息的积累;而能力是在社会实践活动中应用和创造的技能,两者是有很大区别的。掌握知识与发展能力都是学校教学的重要任务,然而,我国目前的出版高等教育却偏重知识掌握,相对轻视能力发展。因此,高校的出版学专业教育应该调整目标,将发展学生的能力作为教育改革的重要方向。
    在教学理念上,要强化能力培养意识,将全力打造工作能力强的学生作为专业的重要培养目标;在课程教学中,不仅要帮助学生掌握各个知识点,更重要的是理解不同概念、原理及事实之间内在的逻辑联系,强化学生对知识的深层理解和灵活应用;在教学体系中,要增设与出版专业实践联系密切的课程,增加实习实践环节的操作时间;在教育投入上,要增加对实验室、实习基地等实习实验教学平台的投入,等等。通过这一系列具体措施的采用,使调整后的教育目标真正落到实处。
3.2  更新课程体系,增大能力培养类课程的份量
    教育目标必须通过课程体系来实现。新的以强化学生能力培养为主要内容的教育目标确定后,就要更新原有的课程体系,使之符合新教育目标要求,调整的重要方向就是增大能力培养类课程的分量。之所以要将增大能力培养类课程的分量作为课程体系调整的重要方向,主要是因为我国现有各校开办的编辑出版学专业课程体系中,专门培养学生能力的课程分量严重不足。表1所列王彦祥、杨云艳提供的我国不同类型的5所高校编辑出版学专业主要课程表[1]。
    从表l可以看出,在这5所不同类型的高校编辑出版学专业主要课程中,大多是理论阐释与知识介绍类课程,真正以培养学生能力为主要任务的课程则少而又少。因此,增加此类课程很有必要。
表1 我国不同类型的5所高校编辑出版学专业主要课程表
    再从武汉大学新制订的编辑出版学专业本科培养方案看。新方案计划开设的编辑出版学专业课程共31门,其中必修专业基础课有出版学基础、网络与电子出版概论、书业营销学、书业经济学、书业企业管理学、书业法律基础、中国出版史7门,必修专业课有编辑理论、编辑实务、书业财务管理、出版发行现代技术等5门;选修专业基础课有图书学、印刷基础、编辑出版应用写作、知识产权法、书业统计学、出版文化学、信息资源数据库、网页设计与网站建设8门,选修专业课有读者学、音像出版物、书籍装帧设计、期刊学、书业物流组织与管理、信息检索、出版物市场管理、书业电子商务、对外图书贸易、世界书业导论、编辑出版专业英语11门。这一新方案中增设了不少培养学生动手能力的课程,如网页设计与网站建设、书籍装帧设计、信息检索、书业编校软件应用等,基本体现了人才培养新方向的要求。但仍有改进的必要,如增加些营销案例分析、计算机应用等方面的课程,将现有的一些以介绍知识为主的课程,如音像出版物、编辑实务等,改造成重点培养学生动手能力的课程。由此而使培养学生动手能力的课程比重不断增大。
3.3 加强实习实践环节的教学,提高学生的动手能力
    实习实践环节的教学,是提高学生动手能力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手段,对提高学生的动手能力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就武汉大学的情况而言,大学本科实习实践环节的教学,大体可分为四类:一是课程实习,这是根据课程教学需要安排的以巩固课堂学习内容为目的的实习;二是阶段实习,这是在学完几门主要专业课程后的本科学习中段安排的以实际运用这几门专业课程所学知识为目的的实习;三是毕业实习,这是在学完本专业全部专业课程后安排的以将本科阶段所学全部课程知识综合运用于实际工作的实习;四是社会实践,这是为提高学生社会适应能力而组织学生通过各种方式了解社会、接触社会的实践活动。
    武汉大学编辑出版学专业在这四类实习实践环节的教学上都有进一步加强的必要。在课程实习方面,首先是专门安排实习实践内容与时间的课程不多,在新修订的教学计划所列出的31门专业课程中,此类课程不超过10门;其次是这些安排了实习实践活动的课程,也还是以教师课堂讲授为主,真正由学生动手操作的时间非常有限。在阶段实习方面,只有在专业成立初期招收的几届学生中安排过阶段调查或实习,之后就基本上没安排过。在毕业实习方面,新教学计划安排6周的毕业实习,时间太短;实习组织上存在的问题也较多,由此而使毕业实习的效果也要大打折扣。在社会实践方面,编辑出版学专业配合院学工部利用寒暑假将学生组成若干实践小分队,结合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围绕特定主题开展社会考察与调查,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参加人数有限,学生参与度不高。
    我相信,武汉大学编辑出版学专业在实习实践环节教学中所存在的问题,在兄弟院校中也同样存在。因此,笔者特就实习实践教学系统的完善问题有针对性地提出如下建议:增加编辑出版学专业课程中实习实践课程的比重,使其中三分之二的课程都能安排实习实践内容;精简实习实践课程中教师讲授的内容,增加学生动手直接操作的时间;在几门专业主干课程学完后,安排20天左右的阶段实习;延长毕业实习时间,至少安排3个月左右时间进行毕业实习,且要加强组织,切忌放鸭子、走过场;对社会实践要有统一要求,要将其纳入实践教学的内容之一加以安排,包括占有一定学分等。
注 释
[1]黄先蓉,罗紫初.数字时代出版产业发展研究[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79

(收稿日期:2008-11-05)
 (ID:1217)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