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9年第1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企业的社会责任 / 珞 珈
编辑学·编辑工作
·从文化分工看编辑职能的增强与演变 / 郝 捷
·试论编辑的价值判断与价值取向 / 蒋亚林
·论编辑的归誉意识 / 郑小枚
·试论网络编辑活动的认知特点 / 蔡 洋
·落实科学发展观呼唤图书质检复合型人才 / 肖向阳
出版学·出版工作
·发展模式之争:近年来公益性出版研究综述 / 王立平
·书号:作为出版宏观调控的手段 / 何 皓
·中国著作权保护现状与面对全球化的冲击和机遇 / 范家巧
·对外汉语学习词典的出版和使用者调查研究 / 夏立新
·浅谈出版产业运作模式与供应链管理思想的矛盾 / 刘 红 刘 军 吴 鹏
·病毒营销在图书出版发行中的应用 / 刘 锐
·协同营销:图书营销创新策略 / 刘剑飞
出版史•出版文化
·我了解的商务印书馆若干史事 / 方厚枢
·图书载体材料与阅读方式的变迁 / 易 真
·倾听民间书声 / 张国功
港澳台出版•国外出版
·奥兹城的智慧:大学出版社 学术交流中所扮演的角色(上) / [美]约瑟夫·埃斯波西托 丰 静 何 珊 译
·荷兰翻译图书市场一瞥 / 田传茂
多媒体·数字出版
·提高网络学术期刊认同度 / 邓仲华 王 琴
第二届国际学术研讨会专稿
·数字出版:距离成熟还有长路要走 / 聂震宁
·从高等教育出版社的发展 谈出版专业的人才培养 / 张增顺
·出版业评价体系创新的五重关照 / 王建辉
·德国电子出版业 当前总体趋势及未来的发展 / [德]乌苏拉·劳腾伯格 安 欣 译
·网络期刊的发展及其评价研究 / 谢新洲 万 猛 柯贤能
·论数字时代出版人才能力之培养 / 罗紫初

 

论编辑的归誉意识

郑小枚
摘 要: 自从著作权成为一项以收取版税方面的经济利益和与名誉权相关的法律条款后,归誉就成为围绕著作权而展开的信用概念,在学术研究和出版业务上引申为一种“不剽窃”的个人信用信誉。国家标准《文后参考文献著录规则》是中国学术产品归誉的基石,其细则要求体现了对学术成果归誉的严格界分,将这种界分和对学术劳动的尊崇,通过发表体例的标准化而真正落到实处。
关键词: 归誉 《文后参考文献著录规则》 编辑 参考文献 规范



(《海南大学学报》编辑部,海口,570228)

[中图分类号] G23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853(2009)01-0039-03
    [Abstract] Ever since copyright has been a legal issue which related to the right of reputation and financial benefits in terms of loyalties collecting, credit giving then became a concept in credit which developed around copyright and extent to “no plagiarism” as a personal reputation within academic and publishing circles. 《GB/T 7714》, as the basis of credit giving for Chinese academic products, its detailed regulations, do embody a strict defining of credit giving for academic achievements which, alone with the respect to intellectual efforts, have been putting into practice in the publishing standardization.
    [Key words] Credit giving  《GB/T 7714》 Editor References Standard
    梁启超先生在1920年代曾指出,秦汉以来中国学术界的五大病症是:笼统、武断、虚伪、因袭、失散[1]。梁启超先生当年的批评准确而深刻。当代学术要走出以往学术重复、停滞的怪圈,必须从医治这五大病症入手。有论者认为,治愈这些病症的药方是:精确、有据、坦诚、创新、积累[2]。要使这些论者开出的药方见效,必须确立一套供所有学人遵行的学术规范。对此,作为学术立言的通道——出版,学术编辑自身的归誉意识非常重要。
1 归誉观念
    关于归誉,不仅是学术编辑,就是整个中国学术界了解和能够坚守的也并不多。“归誉”(giving credit),在英语中的原意是提供信用。这本是一个与信贷信用相关的概念,但由于现代西方广泛而深入到每一个社会细胞的契约关系,“提供信用”成为缔结契约的基础,归誉便从财务范畴走向更多的社会领域,成为现代人行为、人际交往、业务往来——一切主体间的基本约定。
    自从著作权成为一项以收取版税方面的经济利益和与名誉权相关的法律条款后,归誉就成为围绕着著作权而展开的信用概念,在学术研究和出版业务上引申为一种“不剽窃”的个人信用信誉。在西方学术界,归誉是一个与个人学术生命息息相关的基本约定,学生在进入大学时,首先收到的是一份详尽备至的“学术规范”,里面不仅规定了学术论文的写作格式,诸如文献综述、作者论点、论据论述,甚至字数字号、装订要求,更重要的是详细规定了写作过程中所引用的各类数据或文献的具体著录方式和办法。这些看似平凡琐碎的明细规定,实际上却以规范化的写作方式,用文献综述和各类引文著录方式,布展了一个论文赖以建立的研究平台。审读论文可以从这个研究平台开始,即首先了解作者是在什么样的基础上开始研究工作的,在这一研究领域中,前人做过什么,旁人有哪些贡献,等等。将这一部分划分清楚,论文的立意就明晰可见了,创新之处和价值也不辨自明。
    学生在大学阶段的学术活动,既是一种知识学习,也是一种未来学术生涯或社会生活的演练。在步入社会生活的成年之初,归誉问题已经被明确地告知,并通过整个学习过程的不断操作而熟知和深入内心,归誉意识自然成为一种基本的学术理念。当这样一个被归誉划分观念训练有素的人进入社会时,即当这样的学生成为学人或成熟的作者时,出版社或期刊社已经不用再去强调归誉的重要性,而只须将通行的归誉标准或本部门特殊的归誉要求交给他们,他们自己就知道该如何执行。因为这在双方都是明白无误、权责清楚的问题。
2 中国学术产品的归誉基石——《GB/T 7714》
    中国学术产品的标准化进程,从《GB/T 7714—1987》到《GB/T 7714—2005》(《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  文后参考文献著录规则》),走过了18年的风雨历程,中间曾经历了《CAJ—CD》(《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检索与评价数据规范》)的数字化嬗变过程。因此可以认为“1987—2005”这一时段,是中国学术界向世界学术规则迈进、探索并制定自身规则的时期。在此过程中,出版界遭遇了出版数字化的洗礼和磨砺,跨越了纸质印刷时代的单一成果传播格局,使学术成果资源的共享日益成为可能和可行。当《GB/T 7714》在积蕴多时终于面世时,知识时代的气息、秩序和规则,已不可避免地成为中国学术研究的现实环境和真实景况。
《GB/T 7714》是关于学术论著所引文献的标注规范,“是一项专门供著者和编辑编撰文后参考文献使用的国家标准”[3]。正是这样一个纯粹的技术性标准,悄悄地改变着中国学术文献的发表方式。
    文后参考文献著录规则,实际上是学术论文发表形式的标准化规定,是学术成品的规格化模式。一如医药业的剂量标准、建筑业的检测标准、交通业的通行标准、食品业的准入标准、服装业的质量标准……学术论著的引文文献著录方式,是出版业的行业性、技术性操作标准。它以各种标准化的细则规定,把文献的类型仔细区别开来,把与作者写作相关的因素,以确切的格式翔实地呈现出来,从而使学术论著——不管是一篇文章、一本刊物还是一部学术专著——所承载的信息更加完备、准确,不论是检索还是查阅都变得确实确凿,唾手可得。此举以发表体例的方式,把严谨缜密的学问作风注入学风与文风之中,从此结束了中国学术几千年来随意散淡、大而化之、无矩无形的局面,同时也结束了各自为政、鱼龙混杂、大量文献难以确证和追究的状况。这无疑是以一种发表制度的形式,整肃学术著述的写作态度,扭转学术研究中的随意粗疏作风[4]。
    《GB/T 7714》的细则要求,体现了对学术成果归誉的严格界分。从渊源上看,这种界分建立在现代对知识的尊重,对他人学术劳动的尊重及其成果不容随意窃取的学术尊严上,是现代人本思想和法制理念在出版领域的体现。它通过规定文后参考文献的标注方式,把对他人学术劳动的尊重,用一种严格的、不容置疑的形式确定下来。这样一种确定,一方面把应该归属于他人的知识名誉在写作中划分清楚,体现了对知识创造中个人权利的充分尊重;另一方面,这种对写作的规定和要求,通过对引用文献标示的郑重,把“公平地使用”他人成果作为文化创造的基础,既体现了文化创造的继承性,又传达了知识时代与法律相关的权益观念,传递了对个人独创的鼓励和扶掖。换言之,《GB/T 7714》的规定包含了以下三点考虑。
    其一,通过对写作与编辑中引用参考文献的严格标注,呈现作者的写作平台,布展文本的研究起点;
    其二,通过文后参考文献的严格标注,将前人、他人的研究成果与作者的创新成果区分清楚;
    其三,以精确可循的标注,为读者或其他研究者进一步探究和研究提供索引。
    这些考虑是“精确、有据、坦诚、创新、积累”的细化和实化,体现的是对作者原创性的嘉奖。这种对个人原创性的奖掖,是以另一种旗帜鲜明的防范为前提的:在数字化条件下,可通过摘要、关键词等方式,把同类文献的全文检索变成真实的文本呈现,并随着这一技术的成熟和普及,以及使用者的增加,在作者、编者和读者的多重读取和监督中,让仿作、伪作与抄作逐渐无可藏匿。这就使对学术成果归誉的界分和对学术劳动的尊崇,通过发表体例的标准化而真正落到实处。
     中国学术从古典向现代的转型,从学术品行来说,是一步步克服“笼统、武断、虚伪、因袭、失散”病症的过程。其中“笼统、武断”关系到更为深刻的体制与社会原因,不是以学术界之力便可以解决的问题,只能随社会整体现代化程度的提升而改变;而“虚伪、因袭、失散”,则是学术界自身的问题。具体而言,在学术产品的生产中,以什么样的出版标准化的形式去“生产”和“出品”,使学术传承在保存原有的民族优秀传统时,祛除与现代学术发展相悖的诸如随意借用、抄创不分、鱼龙混杂的积习,是学术界和出版界共同面临的问题。因此,建立相应的学术规范,从出版制度和出版技术的层面解决现代学术规范的缺位问题,是出版界责无旁贷的职责。
3 编辑的归誉意识
    编辑作为学术立言的“守夜者”,首先应该是学术产品的检验者,应摆脱传统中国编辑“为人作嫁”所包含的无名之委屈感,真正把编辑文稿、向社会立言的文化传播业作为一项既饱含艰辛劳动,又充满追求完美乐趣和制作学术成品愉悦的事业,作为一项与个人品位和眼力关联的高尚职业,并在编辑生涯中以传媒之力,实现对中国现代文化进步的影响。在此,编辑的归誉意识,以及由此产生的对作者和文稿的成果归誉要求,就不是可有可无的,而是体现职业素养、实现职业操守应具备的职业自觉和本位品质。
    然而,中国的学人和大量作者毕竟在缺乏规则的传统环境中浸染多时,尤其是人文学科作者。当《GB/T 7714》的文本仍然仅仅是编辑案头的操作规范,而未真正成为作者写作的著录标准时,当归誉观念还因为操作的细碎繁琐被忽略,未能成为学人的普遍学术自觉时,中国编辑自身的归誉意识无形中就成为《GB/T 7714》的一个范例,即经正规出版部门编辑加工、出版的学术立言,应该是经得起归誉推敲的文本。学术编辑在这个过程中,应以自己对国家标准的理解和执行,在与作者来往中,成为归誉观念的传播者,并在文稿的具体编辑加工过程中,成为归誉条例——《GB/T 7714》的耐心解释者和普及者。
    随着学术环境和出版环境的不断改善,学术“出品人”的角色决定了编辑将无休止地与各种出版标准打交道,与归誉的关系也必定一直存在。因此,当归誉意识初步建立起来时,编辑是国家标准的监守者,在加工和放行学术成品时监督和守持对国家标准执行的规范性;当归誉意识以现代生活的全面性,逐渐成为全民的自觉意识时,编辑仍然是国家标准“责任人”,在对文稿进行加工的再创造中,不断发现原标准在引文著录时可能存在的问题或缺陷,根据引文与归誉需要,向标准制定部门提供新案例,为国家标准的日臻完善尽职尽责。
    在学术对话日益频繁的今天,归誉观念已经成为学术立言的基本前提。学术编辑只有从自身对归誉素养的讲究做起,才可能在这个古老的职业中,对中国学术的积累和条析、学术产品的规范与创新真正有所作为。即在当今学术环境下,中国编辑不可仅仅埋头于原始意义上对文稿的加工,而应基于对中国学术在成品化过程中可能沉淀下来的学术价值的条析与发展脉络的考虑,基于与世界学术平等对话的发表制度的完善,充分理解归誉观念在知识产权方面的基础性作用,理解归誉的具体条款在促进学术对话方面的积极意义,从而在职业准备和职业自觉方面,真实地确立归誉意识,而不是一味地固步于传统的发表形制,被动地、嫌其麻烦地敷衍了事。反过来说,如果一个现代的中国编辑不能以对《GB/T 7714》的熟知而向作者要求“提供信用”保证,那么,他所放行的学术立言就很难划清编抄与创新之间的界限,很难保证理据的真实可靠,也就难以确认其学术价值,他为读者提供的文本可能引起质疑。
    或许,学术产品中的“笼统、武断、虚伪、因袭、失散”问题,作为道德层面的积习,难以在短时间内销声匿迹,而有待于社会整体学术水平的提升和评价标准的细化。那么,在发表制度和技术层面让问题得到最大限度的解决,则是基础的重建和另辟蹊径的启始,也是国家标准确立之初的立意和其后所延伸的执行意义,由此而来的执行问题,便是编辑与作者必须共同遵循的归誉守则。在这里,中国编辑应该成为归誉意识的传薪者,尽管路漫漫,要做的工作细碎而繁琐,但制度化与不懈努力,是中国学人和编辑确立自己学术自尊不可绕过的责任和任务。
注 释
[1]梁启超.科学精神与东西文化[M]//梁启超.梁启超文集(第五册).北京:中华书局,1994:1-9
[2]姜明.注释体例大一统、学术规范及学术水准的提高[C]//邓正来.中国学术规范化讨论文选.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176-184
[3]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GB/T  7714-2005文后参考文献著录规则[S].北京:中国标准出版社,2005
[4]郑小枚.网络化时代与中国学术期刊的抉择[EB/OL].[2007-03-04].http://www.wenlun.com/lwcs/article.asp?id=10443&c=1

(收稿日期:2008-08-08)
 (ID:1220)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