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9年第1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企业的社会责任 / 珞 珈
编辑学·编辑工作
·从文化分工看编辑职能的增强与演变 / 郝 捷
·试论编辑的价值判断与价值取向 / 蒋亚林
·论编辑的归誉意识 / 郑小枚
·试论网络编辑活动的认知特点 / 蔡 洋
·落实科学发展观呼唤图书质检复合型人才 / 肖向阳
出版学·出版工作
·发展模式之争:近年来公益性出版研究综述 / 王立平
·书号:作为出版宏观调控的手段 / 何 皓
·中国著作权保护现状与面对全球化的冲击和机遇 / 范家巧
·对外汉语学习词典的出版和使用者调查研究 / 夏立新
·浅谈出版产业运作模式与供应链管理思想的矛盾 / 刘 红 刘 军 吴 鹏
·病毒营销在图书出版发行中的应用 / 刘 锐
·协同营销:图书营销创新策略 / 刘剑飞
出版史•出版文化
·我了解的商务印书馆若干史事 / 方厚枢
·图书载体材料与阅读方式的变迁 / 易 真
·倾听民间书声 / 张国功
港澳台出版•国外出版
·奥兹城的智慧:大学出版社 学术交流中所扮演的角色(上) / [美]约瑟夫·埃斯波西托 丰 静 何 珊 译
·荷兰翻译图书市场一瞥 / 田传茂
多媒体·数字出版
·提高网络学术期刊认同度 / 邓仲华 王 琴
第二届国际学术研讨会专稿
·数字出版:距离成熟还有长路要走 / 聂震宁
·从高等教育出版社的发展 谈出版专业的人才培养 / 张增顺
·出版业评价体系创新的五重关照 / 王建辉
·德国电子出版业 当前总体趋势及未来的发展 / [德]乌苏拉·劳腾伯格 安 欣 译
·网络期刊的发展及其评价研究 / 谢新洲 万 猛 柯贤能
·论数字时代出版人才能力之培养 / 罗紫初

 

图书载体材料与阅读方式的变迁

易 真
摘 要: 图书载体材料由天然材料、人工合成植物纤维材料演变至今,随着信息技术、数字技术和计算机技术的不断发展,在文献信息储存领域出现了许多新型的文字载体,跨媒体出版已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
关键词: 图书载体材料 阅读 数字技术 跨媒体出版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武汉,430072)
    [中图分类号] G237.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853(2009)01-0102-04
    [Abstract] Book carrier has experienced the form of natural material and synthetic fiber plant material, as the development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digital technology and computer technology, there have been many new text carriers in the field of document storage, cross-media publishing has become an irresistible trend.
    [Key words] Book carrier materials Reading Digital technology Cross-media publishing
    自有文字开始,人们就设法利用各种载体材料,表达知识内容,传递思想文化。在文字出现初期,树叶、树皮、龟甲、金石、泥陶、竹子、木板等天然材料,都曾被当作书写之物,它们取材便利,手边之物,予取予求。与简策同时期使用的缣帛,从技术的角度来看,因为是人造纤维,已然不是天然材料,但由于价格昂贵,不能大范围推广。汉代造纸术的发明,提取植物纤维人工合成,特别是蔡伦对造纸技术的改进,使纸张逐渐价廉物美,成为人们日常书写的工具。到了20世纪中期,随着信息技术、数字技术和计算机技术的不断发展,在文献信息储存领域出现了许多新型的文字载体,主要包括缩微载体、音像载体和机读型图书、E-book的电子载体、网络载体,以及被称为第五媒体的手机等。
    在图书载体材料的历史变迁过程中,应该说,相关科学技术的发展,是其决定性的因素,但在各种载体材料的使用上,使用者和制造者的主观因素也往往有不可忽略的影响。这种影响可从社会心理因素和阅读因素两个方面进行分析。
1 影响图书载体材料变迁的社会心理因素
    数千年的文字文明,各种载体材料层出不穷。但是图书载体的更新换代并非一蹴而就。竹帛掺杂使用千余年,纸简并用三百年,缣帛与纸张共存也有数百年之久,现在新型图书载体日新月异,而传统的纸张仍然大行其道。何以出现这种情况?社会心理因素是造成新旧载体不能完全替代的重要原因之一。
1.1 社会因素
    第一,以示权威。东汉时纸张已经发明出来,但是未立刻代替简帛。纸张发明之后,即使到三国时纸张已开始普及,公文书写仍用简牍。据《后汉书·祢衡传》记载,刘表“与诸文人共草章奏”,“衡乃从求笔札,须臾立成,辞义可观。”这“求笔札,须臾立成”,可证明建安年间奏章仍沿袭用简牍。在历史剧中我们也能看到,两千多年的中国古代封建王朝皇诏皆用绢帛书写颁发,代表着某种载体的“威严”。
    第二,以示地位。纸张发明之后,仍有许多贵族官宦钟情于缣帛。用绢帛书写,并不是纸张短缺,史书记载,东汉朝廷少府内已有负责保管和供应纸张等物品的官员。蔡伦造纸后,简、帛、纸都是朝廷不可缺少的办公用品。帛书以其稀贵难求,类同于欧洲古代的小羊皮,并不具有大众性,从未在中国社会上普及过,使用它,但可显示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这就是为什么考古发现先秦就有帛书,而到宋元以后帛书仍然不绝的缘故。
    第三,以示尊重。由于缣帛的珍贵性,帛书也表现了写书人对受者的尊重。《墨子·明鬼》一篇中说:“故先王之书,圣人之言,一尺之帛,一篇之书,语数鬼神之有也。”以帛书祭祀祖先及神灵,以示尊崇。宋代词人李清照有词“云中谁寄锦书来”,这“锦书”便是一种缣帛所写之书,以示与夫君的思念爱慕——放在心上最尊贵的位置。成语“鱼传尺素”中“尺素”也是指帛书,乃书写所用缣帛的统称。又如在现代,即使有电子邮件数秒之内便可发送至收件人的快捷便利,人们仍不放弃用一张张或洁白素净或华丽花哨的信纸传达心意,亲笔书写,表达着对收信人的尊敬。
1.2 心理因素
    综观目前图书市场上的各种不同载体、不同质材,以及不同装帧形式的出版物,不难发现读者的购买行为也受到各种不同心理因素的影响,这些因素反映到出版者那里,就变成了一部部顺应读者心理的出版产品。在众多心理因素中,怀旧和求廉,是对图书载体材料影响明显的两种重要因素。
    第一,怀旧心理。我们常看到当今的书店(非古旧书店)中,码放着新近出版的“简牍”“帛书”,包装精美,制作精良,若没有相当数量的读者需求,定然不会产生这种现象。对古代文化的好奇和收藏者复杂的怀旧心理,使其然也。从中也使我们看到了更为古老的书写载体所承载的久远魅力。
    第二,求廉心理。经济性永远是消费者对任何商品的要求,图书作为一种商品亦不例外。帛书虽易卷、易折、易携带、易储存、易书写,绢面莹洁,但它昂贵的价格让一般人望而止步,始终无法成为图书载体主流。而简策,便因其价廉易得,在纸张发明之前成为图书的流行载体。纸张的发明,正结合了竹帛二者的优点,物美价廉,一千多年来,稳坐图书载体材料龙头位置。一本电子书的内容虽然价格比传统纸型书便宜一些,但阅读器和计算机的价格却相当不菲,我国每年网民的数量确实在大幅度增加,但是计算机和网络还远没有达到“普及”的程度,这就影响了新载体材料的广泛使用。
2 影响图书载体材料变迁的阅读因素
2.1 阅读需求因素对图书载体材料的影响
    读者从阅读方面考虑,对载体材料提出种种要求,如是否便于保存携带,是否便于翻检查找,是否便于圈注批写等,只有最大程度满足读者阅读需求的载体材料,才会获得更长足的发展。
    第一,载体材料的保存。竹简材料本身虽可保存相当时间,但其文字容易磨灭,不易存留。古人为记功追远等用途,自公元二世纪以来,儒、释、道三家便以石刻的方式,保存其经典,石刻对温度、湿度等条件要求不高,既有定本之示范,又可做长期之存留。人们常说“纸寿千年”[1],主要指纸张中文字的价值,但也可用来说明某些经过特殊工艺处理的纸张的物理品质。晋代人们就发明了一种叫“染潢”的方法,使纸张避免遭虫蛀之灾。此外,每年到一定季节,人们会将书籍拿出来晾晒,这也是增加纸张寿命的方法。许多千年古纸文献和书画,由此至今保存完好。这是纸张的优点。缩微复制品体积小,节约库房,有研究者说可以保存五百年之久,但其条件要求相当苛刻,除了要维持一定的温度、湿度外,还要定期防止卷片发生粘连,与纸质材料相比,对环境要求更高。磁带与缩微复制品同样有一定的保管要求,而且磁带上的信息会随着使用次数的增加而有所毁损。电子载体有磁介质、光介质和电介质的保存形式,与纸质载体相比,保存在磁盘、光盘等存储介质上的信息内容更容易因操作不当而丢失,或者受到磨损、震动等的破坏。这些就限制了人们对新载体的认可程度。相比较而言,网络载体最令人省心,它具有虚拟性,只要能上网便有“载体”,不存在保存之虞,因而受到人们的普遍欢迎。
    第二,载体材料的携带。青铜器和碑石,其笨重自不用说,挪动一下就是大动静。竹简的体积重量同样也不可小视。《史记·东方朔传》记载,东方朔朝见汉武帝,“公车上书,凡用三千奏牍。公车令两人共持举其书,仅然能胜之。”这三千简牍就需要两个人抬,其重量可知。与简策同时使用的缣帛,轻则轻矣,却非寻常人家可以问津。这就为新型载体材料的出现,提出了社会需求,纸张的发明便应运而生。纸的发明,很好地解决了载体材料不易携带的问题。一本二三百页的图书不到半斤重,可以随身携带,随需随取。新型载体材料中的缩微复制品、磁带、磁盘、光盘,既轻且薄,论携带之方便,优势更胜于纸张,若非其他阅读因素的限制,它们所显示的生命力会更加强劲。
    第三,信息储存。竹简木牍因载体材料本身质地的局限,不可能存有多的信息内容;帛书大多只书写一面,容量亦有限;纸张正反双面印刷,信息密度大为扩容,但毕竟人的视力不可能无限放大,印刷字体又不能太小以致无法适应阅读。这就为新型载体材料的运用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缩微复制品的存储密度,比以纸张为载体的信息存储,节省书库面积85%—98%;光盘的存储量更大,一张CD的存储量相当于五百张缩微胶片。而网络载体的信息存储空间可以说是无限的,它的信息容量不像传统的载体那样要受到版面和页数的限制,也不像音像载体和电子载体那样要受到存储空间的制约,网络可以通过采用大容量的磁、光、电等存储介质,从而实现其“海量存储”的目的。可以看出,图书载体材料的信息存储是向着密度越来越大、存储量越来越丰富的方向发展的。
    第四,信息检索。对图书内容信息检索的便利性,是读者阅读中的一项重要要求,尤其是在这个知识爆炸的时代,为了及时获得有用的信息,人们多没有耐心为了查找一个诗句,去遍翻书架上的一本本书籍;或是对着灯光眯起眼睛,去查看一张张缩微制品;或是不停地快进快退,需要重复多次才能搞定的烦心磁带,希望仅需一两个简单易行的操作,便能将所需资料擒获囊中。电子载体便很好地满足了读者的这一需求,输入关键词,便能瞬间查出所有相关检索结果。网络载体比电子载体在信息检索的广泛性上,走得更远:首先,网络载体的资源利用是全球性的。互联网庞大的信息资源为网络提供了大量可供利用的信息;其次,网络具有交互性的特点,读者不仅根据自身需要对网络上的信息进行选择,而且可以通过E-mail、BBS和即时通讯软件等各种形式,与信息内容提供者及时进行交流和反馈。新型载体强大的信息检索功能,恰似一把锋利的锐剑,把传统载体逼得节节后退。
    第五,信息内容的更新。古时知识更新缓慢,工业革命开始以后,由于通讯和交通的发展,科学技术的应用和传播速度大为加快,尤其是今天的网络技术,使大洋彼岸最新公布的知识成果,能在数秒之内便被获知。这样的速度,是传统纸张印刷方式望尘莫及的,即使如今出版流程实现电子化和数字化,纸质图书的出版周期大大缩短了,然而要等待一本新书的出版,仍然要数十天的时间。电子载体和网络载体在这方面显示了无可比拟的巨大优势,解决了信息即时更新的问题。只要把修正过的电子图书内容放到网站上,读者便可下载到最新的版本。
2.2 读者的阅读习惯与喜好对图书载体材料的影响
    在某种图书载体作为主流使用材料期间,由于其性质特点,往往会使读者不自觉地形成某种阅读习惯和审美偏好,从而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读者对新的载体材料的接受和使用。
    第一,阅读习惯因素。首先,两千年纸张的使用,使人们养成了纸上阅读的习惯。纸张作为印刷载体的清晰度和舒适度,让读书人留恋不已,于是有模仿纤维纸的电子纸的出现,只是目前因为成本的关系,尚未达到普及的程度。另外,纸质图书在阅读时可以思考琢磨,勾点批注,任意摘抄,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而新型载体如缩微载体、电子书、光盘和网络载体在阅读时,就不能随意加注和改批,让读者失去了许多阅读的乐趣。这就为纸质图书生命的延续,提供了坚实的保障。
    第二,审美因素。古人造纸,会染以各种不同的颜色,以增加美观。在晋代,四川已采用缥绿、青、赤等多色染成“桃花笺纸”,唐代更染成深红、杏红、明黄、深青、蓝绿和“浅云”等十种不同的色彩。此外,还有私人笺纸,如特别设计的红色小幅的“薛涛笺”,为古代许多女性所喜爱。现代造纸技术更生出许多有各种形式花纹的特种纸,以之印刷成书,兼以专门的装帧设计,从多个方面符合人们的审美情趣。那些新型的缩微载体及电子载体等,则似乎少了许多纸质文献书刊的韵味。这种韵味,也使纸张有了与新型载体抗衡的资本。
    因而,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新型载体材料会层出不穷,越来越有特点,但鉴于上述因素,纸质图书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还不会被技术更为先进的新型载体材料所代替,载体材料的变迁还保持着某种历史的“惰性”。
3 跨媒体出版成为必然趋势
    很早就有关于传统印刷型图书与电子载体图书孰存孰亡的争议,美国一个叫兰斯特的情报学家曾预测,到2001年印刷品只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存在,他断言道:“社会正是由主要依靠纸张印刷品作为正式通信途径的社会演变为无论正式或非正式通信途径都将主要是电子方式的社会。”“可以预料,到本世纪(下转21页)(上接104页)末(他指的是二十世纪末),电子方式将在人类通信的许多方面压倒或代替纸张方式的传播。”[2]显然,2008年的今天,我们可以断言,他的预测并未完全实现。一种新的载体材料的出现,并不能代表其他载体材料的消亡,今天纸张仍然占据着主导地位。
    但我们同时也应看到,随着通讯、计算机、网络等信息技术的跃进,社会正向着信息化、数字化发展。图书载体材料的变革是必然的,各种载体材料各取所长,正成为人们力图开发的目标,人们盼望兼具纸质载体和非纸质载体特点的新的综合载体。正是在这种需求下,“跨媒体出版”的概念,开始被业界广泛认可。跨媒体出版的本质是跨越介质形态,它对出版单位这种内容生产企业来说,就不应是单纯生产某一介质的产品。出版单位需要通过流程再造,采用以数字内容为核心的管理系统,打通产业链,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跨媒体出版,把非结构化的信息制作成图书、报刊、光盘、网页等产品,供用户以各种媒体形式进行阅读、检索、查询、分析和共享。这是出版界对各种载体材料综合运用,整合各种载体优势,使广义概念的“图书”更具可读性和实用性,从而更加吸引读者的出版方式。我们亦有理由相信,未来图书载体材料的综合发展,将为读者带来更棒的阅读享受。
注 释
[1] 关于“纸寿千年”的提法主要是指宣纸,唐代便有“纸寿千年,墨润万变”之说。至于是谁最先提出这个说法,史书上并没有详细的记载。
[2] F.W. Lancaster and Linda C. Smith. On Line Systems in The Communication Process: Projections[J]. Journal of ASIS, 1980(5)

(收稿日期:2008-09-27)
 (ID:1234)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