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9年第二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企业的文化责任 / 珞 珈
专论·特约稿
·30年前时代的见证 / 许力以
·改革是三十年发行业的主旋律 / 介子平
·数字时代的阅读 / [美] 练小川
·儿童文学出版的市场表现及价值诉求 / 韩 进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选择的普世价值 / 崔 丽
·期刊印前设计技术与版式的变化 / 罗再武
·科技论文的审美价值研究 / 李 辉
·名牌栏目——集聚效应与扩散效应研究 / 吴忠才
出版学·出版工作
·基于STP的大学出版物市场创新性研究 / 崔 明  宋 婵
·出版业务外包与核心能力培养 / 顾金亮 史建农
·数字时代出版与新媒体竞合探究 / 张美娟 李密珍
·国内独立杂志浅探 / 郑智斌 陈 懿
·对“以读者为中心”出版理念的辩证思考 / 刘 艺
·解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中的出版文化元素 / 姚建琴
博士论坛
·垄断竞争和寡头垄断条件下的出版市场分析 / 吴 赟

 

儿童文学出版的市场表现及价值诉求

韩 进
摘 要: 介绍我国儿童文学出版的大众化趋向,分析当前儿童文学出版的三种方式。同时指出市场经济条件下儿童文学是出版的必然选择,随着出版产业的发展,我国儿童文学出版必将走向大繁荣。
关键词: 儿童文学出版 市场表现 价值诉求



(时代出版传媒股份公司,合肥,230071)
    [中图分类号] G23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853(2009)02-0021-06
    [Abstract] The thesis introduces the popular trend of children’s literature publishing, analysis of three ways of the current children’s literature publishing.At the same time,the thesis points out that children’s literature publishing is an inevitable choice for publishing under market economy conditions. With the developing of the publishing industry, children’s literature publishing will moved toward prosperity.
    [Key words] Children’s literature publishing Market performance The value of the demand
    出版是联系创作与市场的桥梁,出版人是沟通作者与读者的纽带。从出版的角度凝望儿童文学出版,出发点是要落到出版如何更好地为创作服务,更好地引导读者阅读;出版人如何与作家、读者一起构建创作、出版、市场、读者等出版要素之间互动互利的积极关系,合力打造一个有利于儿童文学创作与出版的产业链,营造一种有利于儿童文学又好又快发f展的和谐环境。
1 大众化趋向:更加娱乐化、新闻化、通俗化
    近两年来,儿童文学出版保持引进版畅销书、原创儿童文学、重组名家名作 “三分天下”的基本格局,缺少大波澜、大事件、大热点,在市场化转型、新媒体挤压、快餐阅读引领下,儿童文学出版正迅速与娱乐场、新闻场相联通,表现出娱乐化、新闻化、通俗化的大众化出版趋向,纯文学出版被功利出版、浮躁出版逼向一隅,成为难以企及的美好愿景。
    综合北京开卷市场信息和行业其他有关数据,近5年来童书市场整体表现持续上扬,2003年、2004年出版童书数量约占图书市场总份额的8.5%,2005年、2006年上升到9.5%,2007年达到11%,同比增长24.40%。从童书市场各板块竞争力之此消彼长中可以发现,儿童文学市场份额随大势持续走强,对童书市场贡献率呈增长态势。有媒体指出,2007年,儿童文学约占整个童书码洋的半壁江山(接近50%),在100种畅销童书排行中,儿童文学约占80%;在前50名中,约占90%;在前10名中,全部是儿童文学,单品种销售册数在8万至30万之间。“虹猫蓝兔”、“淘气包马小跳”、“哈利·波特”、“超级冒险小虎队”和“小鲤鱼历险记”等一群所谓的“儿童文学畅销书”,成为拉动2007年我国图书零售市场快速增长的主力军。2008年儿童文学市场的走势也日益明朗,杨红樱、郑渊洁、曹文轩等名家儿童文学作品成为出版与市场共同的亮点。
    一个有趣的现象值得重视,在众多童书畅销排行中,平时阅读印象中那些有价值、有分量的儿童文学作家作品,往往不在排行之列;那些非典型的儿童文学,诸如影视联动的动漫作品和引进版玄幻作品则大行其道。这让人联想到在专业分工越来越细的今天,在出版社市场化转型和读者娱乐化阅读的双重挤压下,已有的“儿童文学场”开始明显地发生倾斜,“文学的”阅读与“大众的”阅读分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突出。这给当下儿童文学的教学、批评、评奖、研究带来混乱,甚至动摇学术界对儿童文学既有的一些基本认识,让人感到繁华背后的沉重危机。
    儿童文学需要发展,需要与时俱进,但长久形成的儿童文学得以独立的那些基本的艺术标准不能动摇!降低进入儿童文学门槛之日,就是儿童文学开始消亡之时。
2 三大突围:绘本文学、网络出版、走出国门
    出版作为人类传承文明的精神活动,本质是与时俱进,总会在突破传统中向前发展,表现出属于这个时期的新追求、新拓展、新气象。
2.1 绘本文学成为一种明显的出版现象
    有人把2007年称为“绘本丰收年”。绘本这一出版形式经过十年来的倡导,特别是近三年来的出版实践与市场预热,原来三五千册出版社不敢印,现在印到三五万册的为数不鲜,像《猜猜我有多爱你》《逃家小兔》《活了100万次的猫》等绘本文学,都有非常好的市场业绩。
    绘本文学成为一种明显的出版现象。很多作家热衷绘本创作,众多出版者亲昵绘本出版,一大批读者追捧绘本“悦”读,引导了儿童文学概念的大转变:将绘本作为“幼儿文学”的一种典型样式,作为一种时尚的新儿童文学来推广。
    出版社关注绘本出版不再是追赶时髦的行为,更多的是从国际童书市场发展大势中得到启示,抢先投入,抢占先机,抢据未来童书市场的制高点。但出版社的行为决策又不是孤立的,首先得益于经济的持续发展,极大地激发大众对文化的需求,提高了大众购买力,促进了消费观念转变,出版投入也有了经济保障;另一方面,70后、80一代的父母群开始成长起来,他们文化素质较高,观念较新,对图书选择的标准也越来越个性化、时尚化、惟美化,已经成为绘本读者群的主体。文化繁荣程度与经济发展水平一般成正比,这不仅仅因为文化建设、文化发展需要经济投入做后盾,还因为经济持续增长提高大众购买力,这一点也突出表现在绘本出版的成长性上。
2.2 网络写作代表了儿童文学出版的方向
    近年来,以网络出版、手机阅读为主要表现形式的新媒体出版异军突起,形成与传统单一纸介质出版分庭抗礼的态势,而且传统出版受制于新媒体出版的案例已经非常普遍。
    网络用户的主体和儿童文学服务的对象都是青少年,网络与儿童文学出版的融合是必然趋势,虽然目前出版与网络的结合主要表现为在线组稿、在线编辑、在线阅读及销售宣传某些重要的出版环节,但各专业少年儿童出版社都在积极主动地谋划童书数字出版工程,必将给儿童文学出版带来革命性的转折。
    要特别尊重与重视民间网络写作以及那些冲破“自办出版社”政策瓶颈的作家网站。几乎所有有影响的儿童文学作家都有自己的网站,他们自由地发表自己的作品,自由地讨论创作心得,自由地交流观念看法;他们还通过播客、博客的形式直接与网络读者沟通交流,最能了解读者的需求,最能贴近生活,贴近心灵。面对无所不包的网络读者,特别是少年儿童和有一定文化素养的年轻人这一消费主体,儿童文学网络出版对普及社会儿童观和社会儿童文学意识,提升儿童文学作家知名度和儿童文学认知度,扩大儿童文学传播,促进儿童文学销售,有着明显的积极作用。
    笔者认为,网络儿童文学出版的自由性、民间性、群众性、自发性、直接性,最能体现出版自由的本质,最能发挥作家的聪明才智,最能满足变化丰富的大众需求,最能落实“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艺方针,代表了儿童文学出版的方向,是推进儿童文学大发展大繁荣的基本动力,必须给予高度关注。
    主要的儿童文学类网站有:中国少儿文学网(www.81816.com)、中国儿童文学网(www.61w.cn)、小书房——世界儿童文学网(www.dreamkidland.cn)、国际华文儿童文学网(www.bjccl.com)、中华少年文学网、中国儿童文学网(www.jhnewcentury.com)、中国儿童资源网(www.tom61.com)、少儿文学网(www.shaoer.net.cn)、儿童的街——儿童文学网(www.etdej.com)、阿凡提儿童文学网    (www.afanti.cc)、小河儿童文学网(www.ypes.tpc.edu.tw)、小飞鱼儿童文学网(www.xiaofy.com)、小书包儿童文学网(www.xiaoshubao.com)、儿童文学创作(www.etwx.net)等。
2.3 “走出去”拓展中国儿童文学的国际影响
    文化是属于全人类的,出版“走出去”是提升一国文化软实力的重要途径,而儿童文学被认为是最具有世界性的文学,是最容易“走出去”的文化产品,关键看作品水平、作家实力、出版社品牌。
    中国因为人口众多,是自然的儿童大国,儿童读物出版大国,但还不是儿童文学出版强国。我国儿童文学的历史还不长,需要进一步对外开放,引进更多国外优秀儿童文学作品,让我国儿童与世界儿童同步享受优秀儿童文学;同时,我们更需要对外交流,抢抓机遇,创造机会,把我国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推荐到世界各地,让世界了解中国儿童文学,为人类的儿童文学发展做出我们的贡献。这是一种眼光,一种胸怀,一种自信,更是一种战略。
    近年来,为了让中国儿童文学真正走出国门,走向世界,重点是走进欧美市场,走进非华文地区,儿童文学作家和出版人共同付出了巨大努力,取得了令人欣慰的成果。如21世纪出版社2007年输出图书6种40多册,主要是儿童文学作品,其中就有童话大王郑渊洁的“皮皮鲁总动员”(30册)和童话《魔法小仙子》。
    输出儿童文学最突出的是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该社在原创儿童文学作品版权输出领域打破了一个又一个“不可能”的神话。仅黄蓓佳一位作家的作品,就屡创佳绩。继《我要做好孩子》《亲亲我的妈妈》分别于2002年、2005年被法国比基耶出版社购买欧共体版权后,2007年,韩国出版社一举拿下黄蓓佳的3部作品《我要做好孩子》《亲亲我的妈妈》《我飞了》版权。同年,瑞士出版社购买了《我要做好孩子》德语版权。此外,曹文轩的《山羊不吃天堂草》输出韩国,《青铜葵花》版权被海外多家出版商争购。金波的《和树谈心》《影子人》也输出韩国。
    由于语言、文化、审美习惯、价值观念的不同,以往“走出去”的市场主要在华文地区。但2007年出现了重大转折,美国、英国、德国、意大利、法国、瑞士、澳大利亚、加拿大、韩国、越南等欧美及非华文市场逐渐成为主要输出地。
    2007年,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开风气之先,第一次在博洛尼亚国际儿童书展上设立展台,达成“绘本中国故事”(12册)输出北美地区,美国沈氏出版社买走了版权。
    接力出版社出版的杨红樱的“淘气包马小跳”系列中的4种由法国比基耶出版社出版了法文版。2007年,该系列中的8种,又被美国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购买了全球英文版权,2008年4月在美国和英国出版英文版,在澳大利亚、加拿大发行销售。明天出版社出版的“杨红樱亲子绘本故事”也同时输出越南和我国港台地区。
新蕾出版社出版的我国具有世界影响、被誉为中国安徒生的张天翼的代表作《宝葫芦的秘密》《大林和小林》《秃秃大王》,以及《汉族的神话传说》(5本)也成功输出韩国。
    儿童文学成功“走出去”,得益于国家出版“走出去”发展战略。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发展儿童文学的基本路线之一,就是向世界学习,向西方学习,引进了一大批优秀儿童文学作品,通过“拿来主义”,丰富自己,壮大自己,提高自己,发展自己。
    2005年,国家确立了“走出去”发展战略,中国童书出版“走出去”由自发进入自觉,引进与输出比差逐年缩小,很多出版社主动出击,在年度选题出版计划中都有针对海外市场需求专题策划的产品,出版社将这类选题称之为“外向型”或“走出去”选题。
    在版权贸易过程中,出版社抓住德国法兰克福国际书展、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儿童书展,设立中国少儿图书专区专架,集中推介中国儿童文学版权;有的与国际上有影响的出版集团、出版机构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有的在国外设立出版分支机构,出版物分销机构,不仅有版权贸易,还有实物贸易;有的“借船出海”,通过外国出版公司将自己的图书产品在海外出版销售;有的尝试与国外童书出版机构共同策划、共同投资、异地同时出版,中国优秀儿童读物可以在第一时间与国内市场同时走进国际市场。
3 市场经济条件下儿童文学出版的必然选择
    出版社为什么要出版儿童文学?值得观察和研究。
    我国出版实行专业分工制,儿童文学出版理所当然地划归少年儿童出版社。全国专业少年儿童出版社不到40家,约占全国出版社的6%,是我国儿童文学出版的主力军。此外与文学有关的出版社也出版一些儿童文学,如人民文学出版社、作家出版社、春风文艺出版社以及各省文艺出版社等,这是对专业少儿出版社儿童文学出版的重要补充。现在,一些民营出版机构也有意出版儿童文学原创及经典名作。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出版机构,不分国有民营,都有儿童读物出版,但真正涉及原创儿童文学出版的,还非常少。更多的出版社将儿童文学出版的重点放在经典儿童文学作品的整理和重组出版上,放在与学校教育配套的课外儿童文学读物的出版上,他们的目标很明显,就是教育市场,就是追求可观的经济效益。
    原创儿童文学出版一般有较大的市场风险,而名家原创新作的出版成本往往居高不下,非品牌出版社一般难有资源拿到名家新作,很多中小出版社往往没有经济实力与营销能力来出版名家新作。出版社不愿意在原创儿童文学方面冒险,更多地转向对已有儿童文学经典的重述重组,转向对当代国外儿童文学畅销书的引进。
那些坚持并在原创儿童文学出版方面做出成绩的出版者,也是各有心态与所求。
    作为企业,出版社有生存与发展两大基本主题,第一是生存,第二是发展,第三是稳定,第四是良性循环。出版企业有传承文明文化,承担社会责任的职业道德,但只有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都很好的出版社,有了稳定的收益,在现今中国才能占有更多更好的出版资源,才能有又好又快的发展基础,才能在良性循环中持续发展。
    儿童文学出版往往在两个效益方面都能给出版社带来现实的实惠。如人民文学出版社引进《哈利·波特》、浙江少儿社引进《冒险小虎队》,都给两社带来巨大的社会反响和经济收益。
    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曹文轩、黄蓓佳等的原创儿童文学,不仅让该社在历届国家“三大图书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图书奖、中国出版政府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奖)评奖中屡屡获奖,给出版社带来明显的品牌效益,而且在市场销售中也有良好的业绩。
    儿童文学出版不仅提高了上述出版社的社会影响、行业地位、出版品位,还内化为该社的核心竞争力,在未来的出版资源竞争与市场竞争中,占有优势地位。
    出版社的竞争说到底是产品的竞争,就是看出版的图书是否适合市场需求,用出版术语来说,就是打造畅销书和常销书。基本方法有二:一是原创,自己制造;二是引进,拿来主义。引进出版如“哈利·波特”系列、“冒险小虎队”系列、《窗边的小豆豆》、《猜猜我有多爱你》、《逃家小兔》、《活了100万次的猫》等,因为是超级畅销书才被引进过来。原创如“曹文轩纯美小说系列”、“黄蓓佳倾情小说系列”、杨红樱“淘气包马小跳”系列等。
    对出版社来说,畅销书做增量,常销书做恒量。畅销书可遇不可求,常销书才是基本竞争力。畅销书凭借市场影响与品牌效应,不仅可能带动同类书形成销售热点,而且在一段畅销后平稳下来,往往会加入常销书队列。常销书如持续稳定销售达到一定量,也会成为炙手可热的畅销书。既有超级畅销书,又有一批常销书,出版社就有了核心竞争力。
    当前出版业的竞争很不规范,难以简单地用比拼核心竞争力来形容,而是全方位、多层面的整体实力、软实力的对抗,甚至是进入了非对称竞争的战略决胜阶段。儿童文学出版很难不被用作竞争的工具和出奇制胜的武器,这是儿童文学的悲哀,也是儿童文学另类求生的方式。
    对于一家少年儿童出版社来说,出版原创儿童文学是它义不容辞的职责所在。长期坚持原创儿童文学出版,不仅在业界有良好的声誉,而且会有更多优质的作家资源,能够带动非儿童文学的出版,从而实现良性循环,为出版社整体出版水平的提高与综合竞争力的形成,创造良好环境。
    原创儿童文学作品多,被列入新闻出版总署每年扶持的“三个一百原创”的机会就更多,入选新闻出版总署每年“六一”前推荐的“百种推荐青少年阅读书目”的可能性就更大,评为国家“三大图书奖”的概率就更高。所以,从理论上说,少儿出版社坚持并加大原创儿童文学出版,有百利而无一害。
    实际上,很少有出版社能长期坚持下来,其中重要的原因可能有二:一是没有人做。想做还要会做,想做还要有能力做,缺乏理解并热爱儿童文学出版的社长老总,缺乏一支了解并热爱儿童文学出版的编辑队伍。二是没有坚持。胜利往往在于努力一下的坚持之中,尤其是不能在低谷中坚持,在困境中坚持,改弦易张,前功尽弃。呼唤经典,呼唤新人,呼唤精品,呼唤对儿童文学的坚守,成为当前儿童文学出版最紧迫的任务。
    有的出版社将原创儿童文学的出版定位在每年的图书大奖评选上,每年选择一两位作家,出版一两部作品,集中全社资源,不惜一切代价,精心打磨,深耕细作,打造成原创精品,炒作成畅销名品,在一本书上获得突出的两个效益,通过获得国家大奖,提升出版社影响和图书品牌。这种“精品战略”具有普遍性,很多出版社都采取了这种“以少胜多”的战法。
    有的出版社,着眼更长远,从出版社行业职责社会责任出发,将扶持原创儿童文学出版作为一项长期的任务,怀有崇高礼拜的心情,从事神圣的儿童文学出版事业。追求的不是一书的单本效益,不是一时的短期行为,这是最值得尊敬的。与此相反,也有少数少儿出版社多年没有出版原创儿童文学的计划,一心向“钱”,经济效益至上,作为企业,这样的行为无可厚非,但作为一家专业少年儿童出版社,它的出版价值与出版追求却很难认同。
    很多非少儿专业的出版社出版原创儿童文学,看重的就是它巨大的潜在市场,儿童文学往往一试成功,一夜成名,要影响有影响,要市场有市场,叫好又叫座,也往往能够成功,让专业少儿社的老总们汗颜。为什么非专业的比专业的做得更好?也许越是专业的,越是狭隘的;越是专业的,越是保守的。思想不够解放,眼界不够远大,心胸不够开阔,能力没有提高,可能是最根本的原因。
    具体到一部儿童文学作品的出版上,其实有它的“潜规则”,有最低层次的成本需求和最高层次的价值追求。出版企业必须自己养活自己,一切出版行为必然是惟利是图,撇开出版专业分工和职业道德不论,出版社每出一本书都要有它的利益所在,出版者必须在投入后有所回报,或社会效益,或经济效益,即便是“人情稿”“关系稿”,也是在着眼长远、积聚资源考量下的理性选择,糊里糊涂出一本书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综观出版儿童文学的动因,无外乎四种基本态度:
    一是追求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统一,叫好又叫座。能评大奖,又畅销市场,这是梦寐以求的理想状态,出版人追求的最高境界,但很少有这样两全齐美的好事。
    二是看重社会效益,即评大奖的书。目标是国家认定的四大奖项:中宣部主评的“五个一工程”一本好书奖、新闻出版总署主评的中国出版政府奖、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主评的中华优秀出版物奖、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主评的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获奖不仅仅是荣誉,更有层出不穷的实惠。上述“四大奖”,尤其是前“三大奖”,是出版社评优评级、编辑评优评职称的必备条件,何况高额的奖金给单位和个人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这样名利双收的事情,出版社肯定不愿放过。对这类作品的要求,一般是原创长篇,重大题材,弘扬主旋律,内容健康,思想性与艺术性较好的结合,同时要有一定量的销售业绩。
    三是追求经济效益,走市场的书。面向大众阅读,打造畅销品牌。这类作品不以追求原创儿童文学为目标,多运用商业炒作,追逐市场效应,制造市场热点,符合当下成人对儿童的教育期待,迎合儿童阅读的兴趣和阅读方式,新颖、时尚、游戏,追求大众的娱乐的儿童文学的一切元素。
    走市场图书的策划,不再局限于原创,更多是名家名作的重新组合。这类作品分量约占整个儿童文学图书市场的一半以上,如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的“百年百部中国儿童文学经典书系”,21世纪出版社的“皮皮鲁总动员”,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的“曹文轩纯美小说系列”、“黄蓓佳倾情小说系列”,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影响孩子一生的中国十大名著”,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世界文学名著宝库丛书”等。
    四是理论著作,积聚资源。大多有“人情”“关系”的背景和“报恩”心态,出版者的得失并不在理论著作本身,而是隐藏在其后的大奖评选与名家资源积聚上,这正应着一句名言:没有免费的午餐。
    上述四类是传统儿童文学出版的常态选择,作者主要是有一定影响的名家。出版社不愿意在培养年轻作者上下工夫,一是培养的成本很高,风险很大;二是出版市场的作者竞争尚不规范,即使培养成功也很快被高价挖走,于是都把眼光盯住名家名作,抓不住眼前的,就抓经典的。由此可见出版儿童文学在作者、作品资源方面的单一和贫乏。
4 出版繁荣:儿童文学大发展的前提
    繁荣发展儿童文学是一个系统工程,系统中每一个环节都有它特定的组织功能和对于系统有序运行的特殊意义。十分明显,儿童文学这座大厦是由创作(作者)、出版(出版者)、发行(发行者)、阅读(读者)共同支撑起来的。
    从出版的角度看创作,作者是出版者的内容提供商,提供作品;出版者是作者的内容运营商,生产产品;再通过渠道的营销推广,最终从市场消费者——读者阅读那里实现创作、出版与发行的价值,读者从阅读中实现消费的价值。创作、出版、发行、阅读虽然分属儿童文学生产的不同流程,作者、出版者、发行者、读者虽然分属不同流程的实践主体,但它们间都有清晰的因果逻辑的线形关系。反过来亦然,读者通过购买行为反作用于市场与生产,对出版与创作起引导作用。其实,儿童文学系统的四个环节已经悄然形成了一个联通回环的稳定内核,支撑起儿童文学这个独立的文学王国,要找寻儿童文学繁荣的动力,不能不从这四个矢量来考量;要评议儿童文学发展的得失,也不能不从这四个方面来探讨。这也表明儿童文学的发生发展实际上有一个内在动力结构,人们可以通过研讨四大流程的 “互动共生”的结构关系,寻找当下加速儿童文学大发展大繁荣的着力点、突破口,也就是笔者在2005年青岛原创儿童文学会议期间呼吁的“构建原创儿童文学创作与出版的和谐生态”。
    作为中间环节的出版,承上启下,使儿童文学生产的过程得以顺利进行,对上游的创作与下游的市场有着积极的引导作用。我国出版实行审批制,出版社对作家作品能否出版有生杀大权,而且很多情况下,出版社策划选题,邀请作家创作,包销作家作品,制造市场热点,引导读者消费。因而,从某种意义上说,市场繁荣表现为创作繁荣,实质是出版繁荣。繁荣的首要表现是“量”的增长,有规模有市场,是基本面的数量指标;核心是“质”的提升,有品牌有品位。质是核心,是本质面的水平指标。一个时期的儿童文学成就,最终取决于精品的数量以及精品所达到的艺术高度。
    只有被阅读的作品才是文学史的一部分。量的统计可以给人们大体而具体的印象,这一年我们大致出版了多少作品,又是哪些作家的哪些作品。
    事实上,进入市场销售的作品量远远小于作家作者的创作量,一是因为很多作者的创作没有得到出版的机会,还有不少作品通过网络、博客、播客、手机等非图书的形式直接传播;二是因为一些出版的作品由于渠道不畅还存放在仓库里,即使进入市场的作品,也被淹没在浩如烟海的卖场里,要找一本书往往非常困难,惟有那些摆放在显眼位置的书才容易被发现。但发现与购买不是一回事,只有吸引读者、打动读者、符合读者需求的作品,才有可能实现购买行为。
    可以说,在眼花缭乱、繁花似锦的卖场陈列中,真正能让人主动购买、主动阅读的作品可能不多;给人印象深刻、让人感动、口耳相传的好作品可能更少;被当作儿童文学精品、进入儿童文学经典、能够传之久远的优秀作品更是凤毛麟角。这种基本作品非常多,优秀作品非常少,经典作品很难找的“非常态结构”,表明我们的儿童文学出版还没有进入良性循环和良好发展阶段。
    有人认为,中国已经步入了“儿童文学出版大国”。几乎所有的儿童文学作家都有作品出版,甚至有的作者一年中就有二三十部;所有的书店都有儿童文学出售,而且摆在很好的位置;所有的媒体都在热议儿童文学,形成了一种文化时尚;似乎儿童文学作家已经开始成为社会最可尊敬的人,儿童文学出版开始成为社会最受关注的领域,儿童文学作品开始成为老少皆宜的馈赠礼品,儿童文学工作者开始受到社会的普遍尊重。所有这些,似乎在传达了一个令人振奋的“儿童文学走向繁荣”的春天气息。
    其实,作为一名儿童文学出版经营者亲历体会到的是另一番情形。我国儿童文学整体仍然处于自发无序自由发展状态,在出版社改企转型与市场主体重塑的起步阶段,出版社不仅要满足市场需求与读者需求,同时还要无条件地满足政府与社会赋予出版的政治任务与社会责任,在政府与市场、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划定的方圆规矩内,多方努力。当下中国儿童文学出版有了几许鹅黄的绿意,但真正春天的到来,无疑还需要全社会特别是直接生产儿童文学的作者、出版者付出巨大的努力。
    当前,适应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时代主题,儿童文学出版的环境将更加优化,面临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与此同时,随着市场经济不断完善,儿童文学出版将更加商业化,对出版资源的竞争将更加激烈,面对不断变化着的3亿多儿童的不同需求,儿童文学出版又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培养名家大家、创作名品精品、打造畅销常销、呼唤经典永恒,仍然是当下儿童文学出版最本位的追求;抓住作者,抓牢原创,抓出精品,抓活市场,抓好推广,抓紧规划,成为儿童文学出版者的当务之急。

(收稿日期:2008-10-31)
 (ID:1240)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